太平御覽/0072

 地部三十六 太平御覽
卷七十二.地部三十七
地部三十八 

编辑

《說文》曰:藪,大澤也。

《周禮》曰:揚州之澤藪曰具區,荊州之澤藪曰雲夢,豫州之澤藪曰甫田,青州之澤藪曰孟諸,兗州之澤藪曰大野,雍州之澤藪曰弦蒲,幽州之澤曰醫無閭,冀州之澤曰昭餘祁。虞候、祈望,皆官名也。

《國語》曰:穀、洛鬥,將毀王宮,王欲壅之。太子晋諫曰:「古之長民者不隳山,不崇藪,不防川,不竇澤。夫山,土之聚也;藪,物之歸也。」

又曰:其後伯禹念前之非度,度,法也。厘改制量,象物天地,比類百則,儀之于民,而度之于群生,共之從孫,四岳左焉。高高下下,疏川導滯,鍾水豐物,豐殖九藪,汨越九原,宅居九隩,隩內,九州之內,皆可宅居也。合通四海。故天無伏陰,地無散陽,水無沉氣,火無灾燀,神無間行,民無淫心,時無逆數,物無害生,帥象禹之功,度之于軌儀,莫不嘉績,克厭帝心。皇天嘉之,祚以天下。

《爾雅》曰:魯有大野,今高平钜野縣東北大澤。晋有大陸,今钜鹿北廣河澤。秦有楊紆,音謳。今在扶風汧縣西也。宋有孟諸,今在梁國睢陽縣東北也。楚有雲夢,今南郡華容縣東南巴丘湖是也。吳越之間有具區,今吳縣南太湖,即震澤也。鄭有甫田,今滎陽中牟縣西甫田澤。周有焦獲,音互。今扶風池縣陽瓠中是也。謂之十藪。

漢書》曰:司馬相如諭巴蜀父老文雲鷦雕鵬已翔于寥廓之宇,而羅者猶視于藪澤。

《風俗通》曰:藪,厚也。草木魚鱉所以厚養人君與百姓也。

《呂氏春秋》曰:昭餘祁,一名大昭,又名漚澤。《周禮》幷州藪,俗名鄢城泊是。按藪自太原祁縣連延西接至此。

《關中記》曰:弦蒲藪,案《周禮職方氏》雍州,其藪曰弦蒲。

《晋太康地志》云:汧澤有蒲穀鄉弦中穀,乃雍州之弦蒲也。按《漢書地理志》取蒲藪即弦蒲藪是焉。

《水經注》曰:汧水,源出汧山蒲穀鄉雍中穀,决爲弦蒲藪。

编辑

《釋名》曰:下有水曰澤,言潤澤也。

又曰:水泆出所爲澤曰掌,水停處如手掌中也。今兗州人謂澤曰掌。

《說文》曰:坳澤在昆侖墟下。荷澤在山陽胡陸南。

《易》曰:麗澤,兌,君子以朋友講習。

又曰:澤中有雷,隨,君子以鄉晦入宴息。

又曰:上天下澤,履,君子以辨上下,定民志。

又曰:澤上有地,臨,君子以教思無窮,容保民無疆。

又曰:山上有澤,咸,君子以虛受人。

又曰:上火下澤,睽,君子以同而异。

又曰:澤上有雷,歸妹,君子以永終知敝。

又曰:山下有澤,損,君子以懲忿窒欲。

又曰:澤上于地,萃,君子以除戎器,戒不虞。

又曰:澤上有水,節,君子以制數度,議德行。

又曰:澤中有火,革,君子以治曆明時。

又曰:澤上有風,中孚,君子以議獄緩死。

又曰:澤滅木,大過,君子以獨立不懼,遁世無悶。

又曰:澤無水,困,君子以致命遂志。

又曰:象曰:澤上于天,夬,君子以施祿及下,居德則忌。

《河圖曰》曰:大迹出雷澤,華胥履之生伏犧。雷澤,澤也。

《書》曰:雷夏既澤,灉沮會同。孔安國注曰:雷夏,澤名。

《書大傳》曰:舜漁于雷澤。鄭玄注曰:雷澤,今屬濟陰。

《詩》曰:彼澤之陂,有蒲與荷。

《周禮》曰:川澤,其動物宜鱗物,其植物宜膏物,其民黑而津。

又曰:澤虞,掌國澤之政令,爲之厲禁,使其地之人守其財物,以時入于王府,頒其餘于萬民。

《禮》曰:獺祭魚,然後虞人入澤梁。

《禮稽命征》曰:王者,德禮之制者,澤谷有朱鳥白玉,赤蛇赤龍出焉。

《傳》曰:宣十五年,晋侯救宋。伯宗曰:「不可。古人有言,曰雖鞭之長,不及馬腹。天方授楚,未可與爭,雖晋之强,能違天乎?諺曰高下在心,度時制置。川澤納污,受污濁也。山藪藏疾。……君其待之。」

又曰:衛侯出奔齊,孫氏追之,敗公徒于柯澤。濟北東阿縣西南有大澤是也。

又曰:叔向母曰:「深山大澤,實生龍蛇。」

《廣雅》曰:方澤,祭地也。

《太公金匱》曰:夏桀之時,有芩山之水,桀常以十月發民鑿山穿陵,通于河。民諫曰:「孟冬鑿山穿陵,是泄天氣,發地藏,天子失子道,後必有敗。」桀殺之。期年,苓山一旦崩爲大澤。

《戰國策》曰:淳于髡一日見七人于齊宣王。王曰:「千里而一士,是比肩而立,百世而一聖,若隨踵而至。」淳于髡曰:「今求桔梗於沮澤,則累世不得一矣。」桔梗,山中之草。

史記》曰:陳餘與張耳相失,余解印綬付耳,亡入澤中捕魚。

又曰:《封禪書》云:上郊雍,通回中道,春至鳴澤。

漢書》曰:高祖以亭長送徒驪山,徒道亡,到豐西澤中停飲,夜皆解縱,曰:「公等皆去,吾亦從此逝矣。」

又曰:秦始皇帝常曰,東南有天子氣。于是,東游以厭當之。高祖即自疑亡匿,隱岩石之間,呂後與人俱求,常得之,高祖怪而問之,呂後曰:「季所居,上常有雲氣,故從往,常得季。」高祖心喜,沛中子弟或聞之,多欲附者。

《西域傳》曰:康居國西北二千里有奄蔡國,控弦十萬,臨大澤而居。

又曰:河有兩源,合東注鹽澤,一名昌蒲海,去玉門關三百里,廣輪四百里,水冬夏不减,皆以爲潜行地下。

《續漢書》曰:吳祐嘗牧豕于長垣澤中。

《晋中興書》曰:劉牢之至五橋澤中敗績,兵士殆盡,牢之馬超五丈澗得免。

《晋書》曰:陶侃少時,漁于雷澤,嘗網得一織梭,以挂于壁,有頃雷雨至,遂爲龍而去。

《穆天子傳》曰:天子北征,舍于珠澤。

《山海經》曰:稷澤。後稷神所憑,因以爲名也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雀山之地,一夕爲大澤,而深九尺。

戴延之《西征記》曰:巨澤,魯之西界,孔子獲麟處。

《管子》曰:北澤燒火照台下。管子曰:「萬乘之國,不可無薪而炊。今北澤燒,農夫得賣其薪蕘,一束十倍。」

又曰:涸澤數百歲水不絕者,生慶忌,其狀若人,長四寸,黃衣黃冠,戴黃蓋,乘水鳥,好疾馳,以其名呼之,可使千里外,一日反報,此涸澤之精也。

《文子》曰:高莫高于天,下莫下于澤,天高澤下,聖人法之。

《韓非子》曰:魯人燒積澤。天北風,火南倚,恐燒國。哀公懼,自將衆趨救之。

《新序》曰:晋公逐獸于碭,入大澤,迷不知所出,問漁者,送出澤,因以諫之。公令記其名,漁者曰:「公亟反國,臣亦反漁所。」

又曰:楚威王問于宋玉曰:「先生其有遺行也,何士民衆庶不譽之甚?」宋玉對曰:「鯨魚朝發昆侖之墟,暮宿于孟諸,夫尺澤之鯢,豈能與之量江海之大哉?世俗之民,又安知臣之所爲哉?

《風俗通》曰:水草交曰澤,言潤萬物以阜民用。

《水經注》曰:路溫舒,钜鹿縣之東裏人,裏監門使溫舒牧羊澤中,取蒲葉用寫書,即此澤也。

又曰:坳澤,河水之所潜也,其源渾渾泡泡者也。東去玉門陽關一千三百里,廣輪四百里。其水澄停,冬夏不减。其中洄湍雷輪轉,爲隱淪之脉,當其圜流之上,飛禽奮翮于霄中者,無不墜于淵波。即河水之所潜,而出于積石也。

又曰:徐州豐西澤,即高祖斬白蛇之所。

又曰:中牟縣圃田澤,北與陽武分,水澤多麻黃草,故《述征記》曰:「踐縣境便睹斯卉,斯卉窮,則知逾界。」今雖不能然,諒亦非謬。《詩》所謂「東有甫草」也。皇武子曰:「鄭之有原圃,猶秦之有具囿。」澤在中牟縣,西限長城,東極官渡,北佩渠水,東西四十許裏,南北二十許裏,中有沙岡,上下二十四浦,津流徑通,淵潭相接,各有名焉。有大斬、小斬,有大灰、小灰、義魯、練秋、大白楊、小白楊、散嚇、禺中、羊圈、大鵠、小鵠、龍澤、蜜羅、大哀、小哀、大長、小長、大縮、小縮、伯丘、大蓋、牛眼等浦,水盛則北注,渠溢則南播。故《竹書紀年》云:梁惠成王十五年,入河水于甫田。又爲大溝而引甫水者也。

《圖經》曰:晋有大陸,《呂氏春秋》云:晋之大陸,猶趙之钜鹿也。按《隋圖經》云:大陸、大鹿、大河,即一澤而异名也。《漢書》云:路溫舒取蒲于此也。澤亦《尚書》云:「納于大麓」,是此也。

《河南圖經》曰:廣成澤,在梁縣西四十里。

《後漢書》云:安帝永初元年,以廣成游獵地假與貧人,于時馬融作《廣成頌》云:「大漢之初基也,揆厥靈囿,營于南郊,右曫三途,左枕嵩岳,面據衡陰,箕背王屋,浸以波溠,演以榮洛,金山石林,殷起乎中,神泉側出,丹水湟池,怪石浮磬,焜乎其陂。」是此澤也。隋大業中,置馬牧焉。亦名廣陂,其灌溉之利,至今百姓賴之。

《輿地志》曰:梓澤在王城西北三十里,與金穀相近。又《郡國志》云:「澤即金穀也,有金水出焉,故謂之金谷,晋石季倫別墅在焉。

编辑

《說文》曰:陂,池也。

《書》曰:九川滌源,九澤既陂。陂,澤也。

《詩》曰:彼澤之陂,有蒲與荷。

史記》曰:高祖母雲劉媼,嘗息大澤之陂,夢與神遇,時雷電晦冥,見蛟龍于其上,巳而有娠,遂産高祖。

又曰:寧成抵罪得脫,乃詐馳傳出關歸家,稱曰:「仕不至二千石,賈不至千萬,安可比人乎?」乃貰貸,買陂田千餘頃,假貧民,役數千家焉。

漢書》曰:汝南舊有鴻隙大陂,郡以爲饒,成帝時,關東數水,陂溢爲害。翟方進爲烝相,以爲决去陂水,其地肥美,省堤防之費,遂奏罷之。及翟氏敗後,鄉里歸惡于方進,言方進請陂下良田不得而奏罷陂。顧野王云:王莽時嘗苦旱,因追怨方進,童謠云:「壞陂誰?翟子威。飯我豆,食美芋。魁反乎覆,陂當復。誰言者?兩黃鵠。」建武中,太守鄧晨使許陽典復鴻郤,以陽爲都水掾。陽曰:「昔成帝夢上天,天帝怒曰:何故壞我濯龍池。」于是,乃因高下形勝,起塘四百餘里,數年乃立。

《續漢書》曰:郭林宗交汝南黃叔度,先過袁奉高,不宿而去,信從黃憲,累日方還。泰曰:「叔度之量,汪汪若萬頃之陂,澄之不清,擾之不濁,不可量也。」

謝承《後漢書》曰:汝南許陽,曉以術承地脉,太守鄧晨署爲平水掾,使治鴻郤陂,陂成,人譖陽言取錢,晨系陽于獄,戶自開,械自解,晨釋之出,時日暮,陂上有火光引前,清德之感也。

《魏略》曰:明帝出次摩陂,有龍見于井中,帝出觀龍,因改摩陂爲龍陂。

《异苑》曰:東鄉太湖,吳庚申歲于此有一軍士五百人,將破堰取魚,先以酒肉祈神,約令水涸。夜夢人云,塘水速竭,若見巨鱗,慎勿殺也;又有銅釜,幷不可發。明往决水,翕然而盡,得白魚,形狀非常,小人貪利,剖而治之,見昨所祭餘食充溢腸內。須臾復得釜,又取發,水便暴出,五百人一時沒溺。惟督監得存,具說事狀,于今猶名此湖爲五百陂。

《汝南先賢傳》曰:鄭敬去吏,隱居于蟻陂之陽,以漁釣自娛,彈琴咏詩,常方坐于陂側,隨杞柳之蔭,鋪茅蘼爲席。

《淮南子》曰:譬若同陂而溉田,其受水均也。

《孫綽子》曰:海人曰,橫海有魚,一吸萬頃之陂。

《抱樸子》曰:葛仙公每酒醉,常入家門前陂水中臥,竟日乃出。

《方輿記》曰:新蔡縣葛陂,費長房化竹之所,後漢于此立葛陂縣。

《河南圖經》曰:洛水,自苑內上陽宮南彌浸東注,當宇文愷版築之時,因築斜堤,今東北流。水衡作堰九所,形如偃月,謂之月陂。

《壽春圖經》曰:芍陂在安豐縣。《淮南子》曰:「楚相作期思之陂,灌雩婁之野。」又《輿地志》、崔實《月令》雲,孫叔敖作期思陂,即此是也。故漢王景爲廬江太守,重修起之,境內豐給。又按芍陂上承渒水,南自霍山縣北界騶虞石入,號曰濠水是。北流注陂中,凡經百里,灌四萬頃。

 地部三十六 ↑返回頂部 地部三十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