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王部二 太平御覽
卷七十八.皇王部三
皇王部四 

天皇编辑

項峻《始學篇》曰:天地立,有天皇十二頭,號曰天靈,治萬八千歲,以木德王。

《洞冥記》曰:天皇十二頭,一姓,十二人也。

徐整《三五曆記》曰:溟涬始芽,濛鴻滋萌,歲起攝提,元氣肇啓,有神靈人十,二頭號曰天皇。

《洞紀》曰:古人質以頭爲數,猶今數鳥獸以頭計也。若雲十頭鹿,非十頭也。

《春秋緯》曰:天皇,地皇,人皇,兄弟九人,分爲九州,長天下也。

《河圖括地象》曰:天皇九翼,題名旋復。

《帝系譜》曰:天地初起,即生天皇,治萬八千歲,以木德王。

《遁甲開山圖》曰:天皇被迹在柱州昆侖山下。榮氏注曰:天皇兄弟十二人,身貌相類,不可分別,治在柱州,昆侖也。

地皇编辑

項峻《始學篇》曰:地皇十二頭,治萬八千歲。

《洞紀》曰:地皇十二頭。

《帝系譜》曰:地皇治一萬八千歲,以火德王。

《二五曆紀》曰:有神聖人十二頭,號地皇。

《遁甲開山圖》曰:地皇興于熊耳、龍門山。榮氏注曰:地皇兄弟十人,面貌皆如女子,貌皆相類,蛇身獸足,生于龍門山中。

人皇编辑

《春秋命曆序》曰:人皇氏九頭,駕六羽,乘雲車,出穀口,分九州。宋均注曰:九頭,兄弟九人。

項峻《始學篇》曰:人皇九頭,兄弟各三分,人各百歲。依山川土地之勢財度,爲九州,各居其一,乃因是而區別。

《遁甲開山圖》曰:人皇起于刑馬。榮氏注曰:人皇兄弟九人,生于刑馬山,身有九也。

《三五曆紀》曰:有神聖人九頭,號人皇。馬摠云:一百六十五代,合四萬五千六百年。天皇、地皇、人皇爲太古。

有巢氏编辑

《禮》曰:昔先王未有宮室,冬則居營窟,夏則居橧巢。鄭玄注曰:冬則居土,暑則聚薪居其上也。

項峻《始學篇》曰:上古皆穴處,有聖人教之巢居,號大巢氏。今南方人巢居,北方人穴處,古之遺俗也。皇甫謐以爲有巢在女媧之後。

《韓子》曰:上古之世,人民少而禽獸多,人不勝禽獸蛇虺。有聖人作,構木爲巢,以避群害,而人悅之,使王天下,號之曰:「有巢氏」。

《遁甲開山圖》曰:石樓山在琅琊,昔有巢氏治此山南。王天下百有餘代,未詳年代也。

燧人氏编辑

《易通卦驗》曰:燧皇始出,握機矩表計冥圖,其刻曰:「蒼渠通靈。」鄭玄注曰:矩,法也。燧皇也,謂燧人,在伏犧前,作其圖謂之計冥,時無書,刻石而謂之耳,刻曰蒼精渠之人能通神靈之意也。

《尚書大傳》曰:燧人爲燧皇,燧人以火紀。火,陽也。陽尊,故托燧皇于天。

《禮含文嘉》曰:燧人始鑽木取火,炮生爲熟,令人無腹疾,有异于禽獸,遂天之意,故謂燧人。

《古史考》曰:古之初,人吮露精,食草木實,穴居野處。山居則食鳥獸,衣其羽皮,飲血茹毛;近水則食魚鱉、螺蛤。未有火化腥臊,多害腸胃。于是有聖人以火德王,造作鑽燧出火,教人熟食,鑄金作刃,民人大悅,號曰燧人。

《禮》曰:昔者先王未有火化,食腥也。食草木之實,鳥獸之肉,飲其血,茹其毛。此上古之時也。後聖人有作,作,起。然後修火之利,范金鑄作器用。合土,瓦瓴瓮及大㼶。以炮以燔,以烹以炙,以爲醴酪。

王子年《拾遺錄》曰:遂明國,有大樹,名遂,屈盤萬頃。後世有聖人游日月之外,至于其國,息此樹下,有鳥啄樹,粲然火出,聖人感焉,因用小枝鑽火,號燧人氏。

太昊庖犧氏编辑

《皇王世紀》曰:太昊帝庖犧氏,風姓也,蛇身人首,有聖德,都陳。作瑟三十六弦。燧人氏沒,庖犧氏代之,繼天而生,首德于木,爲百王先。帝出于震,未有所因,故位在東方,主春。象日之明,是稱太昊。制嫁娶之禮,取犧牲以充庖厨,故號曰庖犧皇。後世音謬,故或謂之,「宓犧」。一解云:宓古伏字。後誤以宓爲密,故號曰密犧。一號雄皇氏,在位一百一十年。

《易下·繫辭》曰:古者庖犧氏之王天下,仰則觀象于天,俯則觀法于地,中觀鳥獸之丈,與天地之宜。近取諸身,遠取諸物,于是始作八卦,以通神明之德,以類萬物之情,結繩而爲網罟,以畋以漁,蓋取諸《離》。

《河圖》曰:伏犧禪于伯牛,鑽木作火。

《易坤靈圖》曰:宓犧時,立元部,民易理。

《易通卦驗》曰:宓犧方牙蒼精作《易》,無書以畫事。鄭玄曰:宓犧時質樸,作易以爲政令而不書,但以畫其事之形象而已。

《詩含神霧》曰:大迹出雷澤,華胥履之,生庖犧。宋均注曰:雷澤地名。華胥伏母。

《禮含文嘉》曰:伏者,別也。犧者,獻也,法也。伏犧德洽上下,天應之以鳥獸文章,地應之以龜書。伏犧乃則象作《易》卦。

《左傳》曰:郯子曰:「太皞氏以龍紀,故爲龍師,而龍名。」杜預注曰:太皞伏犧氏,風始祖也。有龍瑞,故以龍令官。

《春秋內事》曰:伏犧氏以木德王天下。天下之人未有室宅,未有水火之和,于是乃仰觀天文,俯察地理,始畫八卦,定天地之位,分陰陽之數,推列三光,建分八節,以文應氣,凡二十四氣,消息禍福,以制吉凶。

又曰:天地開闢,五緯各在其方,至伏犧乃合,故以爲元。

《孝經援神契》曰:伏犧氏,曰角、衡、連珠。宋均曰:伏羲木精人也。日角者,骨表,取象日所出房所立有星,衡中有骨表而連珠象玉衡有星也。

又曰:《鈎命訣》曰:「華胥履迹,恠生皇犧。」迹,靈威仰之迹也。履迹而生,以爲奇怪也。

《遁甲開山圖》曰:仇夷山西絕孤立,太昊之治,伏犧生處。

《帝系譜》曰:伏犧,人頭蛇身,以十月四日人定時生。

崔寔《政論》曰:太昊之世,設九庖之官。

魏陳思王曹植《庖犧贊》曰:木德風姓,八卦創焉。龍瑞名官,法地象天。庖犧厨祭祀,罟網魚畋。瑟以象時,神德通玄。

女媧氏编辑

《帝王世紀》曰:女媧氏,亦風姓也。承庖犧制度,亦蛇身人首,一號女希,是爲女皇。未有諸侯,有共工氏,任智刑以强,伯而不王,以水承木,非行次,故《易》不載。

《歸藏》曰:昔女媧筮,張雲幕,枚占之曰:「吉。昭昭九州,日月代極;平均土地,和合四國。」

《山海經》曰:女媧之腸化爲神,處粟廣之野。郭璞注曰:女媧,古神女而帝者,人面蛇身,一日中七十變,其腸化爲此神。粟廣,野名也。

《禮》曰:女媧之笙簧。女媧,三皇承伏犧者。笙簧,笙中之簧也。《世本》曰:女媧作笙簧也。

《淮南子》曰:往古之時,四極廢,九州裂,天不兼覆,地不周載,火濫焱而不滅,水浩洋而不息,猛獸食精民,高誘注曰:精,善也。鷙鳥攫老弱。于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,女媧陰氏,佐伏犧治者也。斷鰲足以立四極,黑龍水精也。故力牧太山稽殺之以止雨也。極猶幹也。冀州,九州中,謂合四海之內。積蘆灰以止淫水,蘆,葦也。葦生于水,故積聚其灰以止其淫水,平地出水爲淫水。民生背方州,抱周天,方州,地也。和春、陽夏、殺秋、約冬,枕方寢繩。方,矩四寸也。寢繩,直身而臥也。

《風俗通》曰:俗說天地開闢,未有人民,女媧摶黃土作人,劇務,力不暇供,乃引繩于縆泥中于舉以爲人。故富貴者黃土人也,貧賤凡庸者縆人也。

《遁甲開山圖》曰:女媧氏沒,大庭氏王,有天下,五鳳异色。次有柏皇氏,中央氏,栗陸氏,驪連氏,赫胥氏,尊盧氏,祝融氏,混沌氏,昊英氏,有巢氏,葛天氏,陰康氏,朱襄氏,無懷氏,凡十五代皆襲庖犧之號。自無懷氏已上,經史不載,莫知都之所在。共工氏水德,君木火之間,霸而不王。女媧是三皇之,稱三皇者多有不同,以太昊炎帝爲二皇,其一或稱女媧,或稱祝融,或稱共工,未知孰是,自女媧至無懷十五代合一萬七千七百八十七歲。

魏陳王曹植《女媧贊》曰:古之國君,製造笙簧。禮物未就,軒轅纂成。或云二君,人首蛇形。神化七十,何德之靈。

炎帝神農氏编辑

《帝王世紀》曰:神農氏,薑姓也。母曰任姒,有喬氏之女,名女登,爲少典妃。游于華陽,有神龍首感女登于常,生炎帝,人身牛首,長于姜水,有聖德。以火承木,位在南方,主夏,故謂之炎帝,都于陳,作五弦之琴。凡八世,帝承、帝臨、帝明、帝直、帝來、帝哀、帝揄岡。又曰本起烈山,或時稱之,一號魁隗氏,是爲農皇,或曰帝炎。時諸侯夙沙氏叛不用命,炎帝退而修德,夙沙之民自攻其君而歸炎帝,營都于魯。重八卦之數,究八八之體爲六十四卦,在位百二十年而崩,葬長沙。

《易下·系》曰:神農氏作,斫木爲耜,揉木爲耒。耒耜之利以教天下,蓋取諸益。

《禮含文嘉》曰:神者,信也。農者,濃也。始作耒耜,教民耕,其德濃厚若神,故爲神農也。

《古史考》曰:炎帝有火應,故置官司皆以火爲名。

《傳》曰:郯子曰:「炎帝以火紀,故爲火師,而火名。杜預注曰:神農,姜姓之祖也。有火瑞,以火紀事名官也。

《春秋命曆序》曰:有神人名石耳,蒼色大眉,戴玉理,日月清明有次序,故神應和氣以生也。玉理猶玉英玉勝也。駕六龍,出地輔,號皇。神農始立地形,甄度四海,東西九十萬里,南北八十一萬里。所爲如此,其教如神,農殖樹木,使民粒食,故天下號曰皇神農也。甄紀地形遠近,山川林澤所至。

《孝經鈎命訣》曰:任巳感龍,生帝魁。任巳,帝魁之母也。魁,神農名,巳,或作姒。

《典略》曰:武王伐紂,封神農之後于譙。

《文子》曰:赤帝爲火灾,故黃帝禽之。

《越絕書》曰:神農不貪天下,而天下共富之;不以其智自貴于人,天下共尊之。

《莊子》曰:妸荷甘與神農同學于老龍吉,神農隱几,闔戶晝瞑。妸荷甘日中奓戶而入,曰:「老龍死矣!」神農隱几擁杖而起,嚗然放杖而笑,曰:「天知予僻陋慢誕,故弃予也而死已。」悟死不足驚,故還,放杖而笑。

《尸子》曰:神農氏夫負妻戴以治天下。堯曰:「朕之比神農,猶旦之與昏也。」

又曰:神農氏七十世有天下,豈每世賢哉?牧民易也。

《淮南子》曰:古者民茹草飲水,采樹木之實,食蠃蚌之肉,時多疹病毒傷之害。于是神農乃始教民播種五穀,相土地之宜,燥濕肥磽高下,嘗百草之滋味、泉水之甘苦,令民知所避就。當此之時,一日而遇七十毒。

又曰:神農之治天下也,神農馳于國中,知不出于四域,懷其仁試之心;甘雨以時,五穀蕃殖;春生夏長,秋收冬藏;月省時考,終歲獻貢;以時嘗穀,祀于明堂。明堂之制,有善而無惡;風雨不能襲,燥濕不能傷;養民以公,其民樸重端愨,不忿爭而財足,不勞形而成功,因天地之貢資而與之和同。是故威厲而不試,刑措而不用,法省而不煩,教化如神。其地南至交趾,北至幽都,東至陽穀,西至三危,莫不聽從。當此之時,法寬刑緩,囹圄空虛,而天下壹俗,莫懷奸心。

又曰:神農皇帝襲九空,重九望。九空,九天也。九望,九地也。

《神農本草》曰:神農稽首再拜,問于太一小子曰:「曾聞古之時,壽過百歲而殂落之。咎獨何氣使然耶!」太一小子曰:「天有九門,中道最良。」神農乃從其嘗藥以拯救人命。

《周書》曰:神農之時,天雨粟。神農耕而種之,作陶冶斤斧,爲耒耜、鉏耨,以墾草莽,然後五穀興。

《呂氏春秋》曰:神農教曰:「士有當年不耕者,則天下或受其饑矣;女有當年不績者,則天下或受其寒矣,故夫親耕,妻親績。」

《賈誼書》曰:神農以爲走獸難以久養民,乃求可食之物,嘗百草實,察鹹苦之味,教民食穀。

陸景《典略》曰:神農嘗百草,嘗五穀,蒸民乃粒食。

《荊州圖記》曰:永陽縣西北二百三十里,厲鄉山東有石穴。昔神農生于厲鄉,《禮》所謂烈山氏也。後春秋時爲厲國。穴高三十丈,長二百丈,謂之「神農穴」。

 皇王部二 ↑返回頂部 皇王部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