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王部九 太平御覽
卷八十五.皇王部十
皇王部十一 

周康王编辑

《紀年》曰:成康之際,天下安寧,刑措四十餘年不用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康王元年,釋喪冕,作誥申諸侯,命畢公作策,分民之居裏于成周之郊。王在位二十六年,崩。子瑕代立,是謂昭王。

《述异記》曰:廬山有康王穀,巔有一城,號爲釗城。天每欲雨,輒聞山上鼓角笳簫之聲,聲漸至城而風雨晦合。時人以爲常候。傳云:「此周康王之城。」康王愛奇好异,巡曆名山,不遠而至。城中每得古器、大鼎及弓弩金之屬,知非常人之所處也。而山有康王之號,城又以釗爲稱,斯言將有征。

昭王编辑

《左傳》曰:齊侯伐楚。楚子使與師言,管仲對曰:「爾貢包茅不入,王祭不供,無以縮酒,寡人是征。昭王南征不復,寡人是問。」對曰:「貢之不入,寡君之罪也,敢不共給?昭王之不復,君其問諸水濱。」昭王時,漢水非楚境,故不受罪也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昭王在位五十一年,以德衰,南征及濟于漢,船人惡之,乃膠船進王,王禦船至中流,膠液解,王及祭公俱沒水而崩。其右辛游靡長臂且多力,拯得王。周人諱之,王室于是乎大微。王娶於房,曰「房後」,生太子滿,代立,是謂穆王。《漢上記》曰:「咋額至橫桑三十里。」桑字,本作喪,辛游靡取昭王喪處。

《呂氏春秋》曰:周昭王親征荊,高誘注曰:秦莊王名楚,故曰荊。還。及涉漢,梁敗,王杜于漢中,杜,尤粉切。訓墜也。辛游靡拯王北濟。

穆王编辑

《歸藏》曰:昔穆王天子筮出于西征,不吉,曰:「龍降于天而道里修遠,飛而中天,蒼其其羽。」

《左傳》曰:穆王有塗山之會。周穆王,會諸侯于塗山。

又曰:昔穆王欲肆其心,周行天下,將必皆有車轍馬迹焉。祭父作《祁招》之詩,以止王心。王是以獲歿于祗宮。

史記》曰:穆王即位,春秋已五十矣。而王道衰微。王將征犬戎,祭公謀父諫曰:「不可!」王遂征之,得四白狼四白鹿以歸。自是荒服者不至。諸侯有不睦者,甫侯言于王,作修刑辟,命曰《甫刑》。穆王立五十五年,年一百五歲而崩,子恭王翳扈立。

《穆天子傳》曰:天子北征,乃絕漳水。郭注曰:絕猶截也。今在鄴縣也。于是即井鈃山之下。即井鈃山也。今在常山石邑縣。鈃音刑。癸未,雨雪,天子獵于井鈃山之西河。河山足坡。乃至于昆侖之丘,以觀舂山之寶。乃披圖視典,用觀天子之寶器。省河所出禮圖。玉果、石似美玉,所謂如果者也。璇珠、璇,玉類也。音璇。燭銀、有精光如燭也。黃金之膏。金膏亦猶玉膏,皆其精汋。宿于昆侖之阿,赤水之陽;昆侖山有赤水東北流,見《山海經》也。升于昆侖之丘,以觀黃帝之宮。黃帝巡游四海,登昆侖山而起宮室,其上見新涪也。天子北征,舍乎珠澤,此澤出珠,乃因名之。今越舊平舊出青海。北升于舂山之上,以望四野。曰:「舂山是惟天下之高山者也。」癸丑,天子乃遂西征。吉日甲子,天子賓于西王母,西王母如人,虎齒、蓬發、戴勝,善嘯。《紀年》曰:穆王十七年,西征于昆侖之丘,見西王母。辛丑,來賓于招宮。乃執白珪玄璧以見西王母,執贄者,致敬也。獻錦組百純。乙丑,天子觴西王母于瑤池之上,西王母爲天子謠謠,徒歌也。曰:「白雲在天,山陵自出。道里悠遠,山川間之。將子無死,將,請。尚能復來。」尚,庶幾也。己酉,天子飲于溽水之上。音汙,溽也。六師之人畢至于曠原,乃奏廣樂。六師之人翔畋于曠原,翔,猶游也。得獲無疆,無疆,猶無限也。鳥獸絕群。言取盡也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穆王修德教,會諸侯于塗山。命呂侯爲相,或謂之甫侯。五十一年,王已百歲老耄,以呂侯有賢能之德,于是乃命呂侯作《呂刑》之書。五十五年,王年百五歲,崩于祗宮。

楊子《法言》曰:周穆王少不好學,至乎耄長。

《抱樸子》曰:周穆王南征,一軍盡化,君子爲猿、爲鵠,小人爲蟲、爲沙。

恭王编辑

《帝王世紀》曰:恭王能庇昭、穆之闕,故《春秋》稱之。周自恭至夷王四世,年紀不明。是以曆依魯爲正。王在位二十年崩,子囏代立。

懿王编辑

史記》曰:懿王之時,王室遂衰,詩人作刺,懿王在位二十五年,崩。恭王弟辟方立,是爲孝王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懿王二年,徙都犬丘。

孝王编辑

史記》曰:孝王在位十五年,崩。諸侯復立懿王太子燮,是爲夷王。

夷王编辑

《禮》曰:禮,天子不下堂而見諸侯。下堂而見諸侯,天子之失禮也。由夷王已下也。

史記》曰:夷王崩,子厲王胡立。

《紀年》曰:夷王二年,蜀人、呂人來獻瓊,賓于河,用介珪。三年,王致諸侯,烹齊哀公于鼎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夷王即位,諸侯來朝,王降與抗禮,諸侯德之。三年,王有惡疾,愆于厥身。諸侯莫不幷走群望,以祈王身。十六年,王崩。

厲王编辑

史記》曰:厲王即位三十年,好利,近榮夷公。大夫芮良諫王,不聽。卒以榮公爲卿士,用事。王行暴虐侈傲,國人謗王。召公諫曰:「民不堪命。」王怒,得衛巫,使監謗,以告,則殺之。其謗鮮矣,諸侯不朝。三十四年,王益嚴,國人莫敢言,道路以目。三年,相與叛,襲厲王。厲王出奔于彘。太子靜匿召公之家,國人聞,乃圍之。召公以其子代太子,竟得脫。召公、周公二人相共行政,號曰「共和」。共和十四年,厲王死于彘,太子靜長于召公家,二相乃共立之,是爲宣王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厲王荒沉于酒,淫于婦人。

宣王编辑

史記》曰:宣王即位,二相輔之修政,法文、武、成、康之遺風,諸侯復宗周。十二年,魯武公來朝。宣王不修籍于千畝,虢文公諫曰不可,王弗聽。三十九年,戰于千畝,王師敗績于薑戎。王在位四十六年,崩,子幽王宮涅立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宣王元年,以邵穆公爲相,秦仲爲大夫,誅西戎。是時,天大旱,王以不雨遇灾而懼,整身修行,欲以消去之,祈于群神,六月乃得雨。大夫仍叔美而歌之,今《雲漢》之詩是也。是歲,西戎殺秦仲,王于是進用賢良,樊侯仲山父,尹吉父,程伯休父,虢文公,申伯韓侯顯父,南仲方叔、仍叔、邵穆公,張仲之屬,幷爲卿佐。自厲王失政,獫狁、荊蠻交侵中國,官政隳廢,百姓離散,王乃修復宮室,興賢人,納規諫,安集兆民。命南宮仲、邵虎、方叔、吉父幷征定之,復先王境土,繕車徒,興畋狩,禮天下,喜王化復行,號稱中興。

《墨子》曰:周宣王殺杜伯,不辜。杜伯曰:「死若有知,三年必使君知之。」宣王田于圃田,從人滿野。日中,杜伯乘白馬素車,朱衣朱冠,手執朱弓,挾朱矢射王而中其心,折脊伏㢰而死。從者莫不聞見。

幽王编辑

《國語》曰:幽王之二年,西周三川皆震。伯陽父曰:「周將亡矣。夫天地之氣,不失其序,若過其序,民亂之也。陽伏而不能出,陰迫而不能蒸,于是有地震今三川實震,陽失其所而鎮于陰也。」

史記》曰:幽王得褒姒而篤愛之。乃欲廢後幷太子,用褒姒爲後,以其子伯服爲太子。褒姒爲人不好笑,悅之萬方故不笑。幽王爲烽燧火鼓,寇至則舉烽火。于是諸侯悉至,至而無寇,褒姒乃大笑。幽王悅之,爲數舉烽火。其後諸侯不信,幷不至。幽王以虢石父爲卿用事,國人皆怨之。石父爲人佞巧,善訁臾好利,王用之。幽王又廢申後、去太子也。申侯怒,乃與繒西夷犬戎共攻幽王。王舉烽火徵兵,兵莫至。遂殺幽王驪山之下,虜褒姒,盡取周之財而去。于是諸侯乃即申侯而共立故太子宜臼,是爲平王,以奉周祀。平王乃東徙洛邑,避戎寇也。幽王在位凡一十一年。

《紀年》曰:幽王立褒姒之子伯服,以爲太子。

《瑣語》曰:宣王之元妃後,獻不恒期月而生,後弗敢舉。天子召問群王之元史,史皆答曰:「若男子也,身體有不全,諸骨節有不備,者則可,身體全骨節備,不得于天子也,將必喪邦。」天子曰:「若而,不利餘一人,命弃之。」仲山父曰:「天子年長矣,而未有子,或者天將以是弃周,雖弃之何益!」天子弗弃之。

平王编辑

史記》:平王之時,王室微弱,而諸侯以强幷弱,齊、楚、秦、晋始大,政由方伯。五十一年,平王崩。太子泄父早死,立其子林,是爲桓王。桓王,平王孫也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平王元年,鄭武公爲司徒,與晋文侯股肱周室,夾輔平王,率諸侯戮力一心,東遷洛邑。

桓王编辑

史記》曰:桓王在位二十三年,崩,子莊王他立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桓王既失于信,禮義陵遲,男子淫奔,讒僞幷作,諸侯背叛,構怨連禍,九族不親,故詩人刺之。

莊王编辑

史記》曰:莊王四年,周公黑肩欲殺莊王而立王子克。辛伯告王,王殺周公。王子克奔燕。十五年,莊王崩,子僖王胡齊立。

僖王编辑

史記》曰:僖王三年,齊桓公始霸。五年,僖王崩,子惠王閬立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僖王自即位以來,變文武之制,作玄黃華麗之飾。宮室峻而奢侈,故孔子譏焉。五年,王崩。子凉洪代立。

惠王编辑

《左傳》曰:有神降于莘,惠王問內史過曰:「是何故也?」對曰:「國之將興,明神降之,監其德也;將亡,神又降之,觀其惡也。故有得神以興,亦有以亡。虞、夏、商、周皆有之。」

史記》曰:初,莊王嬖姬姚,生子頽,頽有寵。及惠王即位,奪其大臣蒍國之田以爲囿,故大夫邊伯等五人作亂,謀召燕、衛之師,伐惠王。惠王奔溫,居鄭之櫟,立僖王弟子頽爲王,遂享諸大夫樂及遍舞。鄭、虢君怒。四年,鄭與虢君伐殺子頽,復立惠王。惠王在位二十五年,崩。子襄王鄭立。

襄王编辑

史記》曰:襄王母蚤死,後母曰惠後。後生叔帶,有寵于惠王,襄王畏之。三年,叔帶與戎翟謀伐襄王,襄王欲誅叔帶,叔帶奔齊。齊桓公使管仲平戎于王。十五年,王以翟師伐鄭,王德翟人,將以其女爲後。富辰諫不聽。十六年,王絀翟後,翟人來誅,殺譚伯。富辰曰:「吾數諫不從。」乃以其屬死之。初,惠後欲立王子帶,故以其党開翟,翟人遂入周。襄王出奔于鄭,鄭居王于汜。子帶立爲王,取襄王所絀翟後與居溫。十七年,襄王乃告急于晋,晋文公納王而誅叔帶。襄王于是賜晋文公秬鬯弓矢爲伯,以河內地與晋。二十年,晋文公又召襄王,襄王會之河陽。《書》曰:「天王狩于河陽。」三十二年,襄王崩,子頃王壬臣立。

頃王编辑

史記》曰:頃王六年,崩,子匡王班立。

匡王编辑

史記》曰:匡王六年,崩,弟瑜代立,是爲定王。

定王编辑

史記》曰:定王元年,楚莊王伐陸渾之戎,次于洛,使人問九鼎之重輕。王使王孫滿應設以辭,楚兵乃去。二十一年,定王崩,子簡王夷代立。

簡王编辑

史記》曰:簡王十三年,晋殺其君厲公,迎子周于周,立之爲悼公。十四年,簡王崩,子靈王泄心立。

靈王编辑

《傳》曰:王子朝使告于諸侯曰:「定王六年,秦人降祓,曰:周其有髭王,亦克能修其職。至于靈王,生而有髭。王甚神聖,無惡于諸侯。」

《國語》曰:靈王二十二年,穀、洛鬥,將毀王宮。賈逵注曰:穀洛二水合,有似鬥,洛在王城南,穀在城北者。王欲壅之,太子晋諫曰:「不可。晋聞古之長民者,不隳山,不崇藪,不防川,不竇澤。夫山,土之聚也;藪,物之歸也。川,氣之導也;澤,水之鍾也。天地成聚于高,歸物于下。疏爲川穀,以導其氣,陂塘污原以鍾其美。聚萬物合之,美,大也。伯屬封崇九山,决泊九川,陂障九澤,豐殖九原。故天無伏陰,地無散陽。觀之詩書與民之憲言,則皆亡主之爲也。王其圖之。」王卒壅之,亂于是始。

史記》曰:靈王在位二十七年,崩。子景王貴立。

景王编辑

《左傳》曰:天王將鑄無射,周景王也。無射,鐘名。泠州鳩曰:「王其以心疾死乎?冷,樂官,州鳩其名也。夫樂,天子之職也。職,主也。夫音,樂之輿也。樂因音而行。而鐘,音之器也。音由器以發。天子省風以作樂,省風俗,作樂以移之。器以鍾之,鐘,聚也。輿以行之。樂須音而行。小者不窕,窕,細也。他雕切。大者不槬,槬橫大不入也。音畫。則和于物。物和則嘉成。喜樂成也。故和聲入于耳而和于心,心僖則樂,僖,安也。窕則不鹹,不充滿人心。槬則不容,心不堪容。心是以感,感實生疾。今鐘槬矣,王心弗堪,其能久乎?」

史記》曰:景王太子聖而早卒。王愛子朝,欲立之,玄崩,子丐之黨與爭立,國人立長子猛爲王,子朝攻殺猛。猛爲悼王。晋人攻子朝而立丐,是爲敬王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景王遇心疾,崩于榮錡氏。單穆公與劉文公立太子猛,是爲悼王。景王在位二十五年。

悼王编辑

《帝王世紀》曰:悼王以景王二十五年四月始即位,十一月崩。王立凡二百日。故《春秋》稱王子猛卒,不成喪。故不言天王崩也。立王母弟丐,是爲敬王。

敬王编辑

史記》曰:晋定公遂入敬王于周。四十四年。敬王崩。子元王仁立。

元王编辑

史記》曰:元王八年崩,子貞定王介立。

貞定王编辑

史記》曰:貞定王十六年,三晋滅智伯,分其地。二十八年,崩,子去疾立,是爲哀王。

哀王编辑

《帝王世紀》曰:哀王即位三月,弟叔襲殺王而立,是爲思王。

思王编辑

《帝王世紀》曰:思王即位五月,弟隗攻殺王而代立,是爲考哲王。

考王编辑

史記》曰:考王十五年,崩,子威烈王午立。

威烈王编辑

《帝王世紀》曰:威烈王在位二十四年,崩,子躭立,是爲元安王。

安王编辑

史記》曰:安王立,二十六年而崩,子烈王喜代立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安王子喜立,是爲烈王。

烈王编辑

史記》曰:烈王十年,崩,弟扁立,是爲顯王。

顯王编辑

史記》曰:顯王三十五年,致文武胙于秦惠王。四十四年,秦惠王稱王。其後諸侯皆爲王。四十八年,顯王崩,子慎靚王定立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顯王元年,趙成侯、韓哀侯來攻周。二年,西周威公之嗣曰惠公,始封惠公少子班于鞏,以奉王,是爲東周惠公。周于是始分爲東西。王室微弱,政在西周。

慎靚王编辑

《帝王世紀》曰:慎靚王六年,崩,子延代立,是爲赧王。

赧王编辑

史記》曰:東、西周分治,赧王徙都西周。五十九年,秦攻西周,王奔秦,頓首受罪,盡獻其邑三十六,口三十萬。秦受其獻,而歸其君于周。周王赧卒,周民遂東亡。秦取九鼎寶器,而遷西周公于憚狐。後七歲,秦莊襄王滅東、西周,東西周皆入于秦,周既不祀。既,盡也。

漢書》曰:幽、平之後,日以陵夷至乎崎嶇河洛之間,分爲二周,然天下謂之共主。雖後微弱,猶共以爲主。强大弗之敢傾,曆載八百餘年,數極德盡,暨于赧王,降爲庶人。號位以絕于天下,尚枝葉相持,莫得居其虛位,四海亡主三十餘年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赧王二十七年冬十月,秦昭襄王乃僣號西帝,齊閔王稱東帝。十一月,齊秦復去帝號爲王。四十五年,王如秦,得罪於秦,秦攻周。或說秦王,乃止。王各雖居天子之位,爲諸侯之所侵逼,與家人無异,多貰于民,無以歸之,乃上臺以避之。故周人因名其台曰:「逃債之台」,洛陽南宮謻台謻音夷,又音尸移切。是也。五十九年,秦攻韓、魏、趙,大破之。王懼,乃背秦與諸侯合從,將天下銳師出伊門攻秦,秦昭襄王大怒,使將軍樛音虬攻周王,王恐,乃入秦,頓首受罪,盡獻其邑,秦盡納其獻,使赧王歸于周,降爲庶人,以壽終。

《王逸正部》曰:幽、厲禮樂崩壞,諸侯力政,轉相吞滅,德不能懷,威不能制。至于王赧,遂喪王計。

 皇王部九 ↑返回頂部 皇王部十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