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王部八 太平御覽
卷八十四.皇王部九
皇王部十 

周文王编辑

史記》曰:周後稷,名弃。其母有邰氏女,曰薑嫄。薑嫄爲帝嚳元妃。薑嫄出野,見巨人迹,心欣然悅之,遂踐之而孕。居期而生子,以爲不祥,弃之隘巷,牛羊過者皆避不踐;徙置林中,適會山林多人,遷而弃渠中冰上,飛鳥以其翼覆薦之。薑嫄以爲神,遂收養之。因名爲弃。弃爲兒時,游戲好種樹麻、菽,麻、菽溢美。及成人,遂好耕農,相地之宜,親稼穡。堯聞之,舉爲農師。天下得其利,封之於邰,音胎。號曰後稷,別姓姬氏。後稷之興,在唐、虞之際,皆曰有令德。後稷卒,子不窋陟律反。立,不窋末年,夏後氏政衰,去稷不務,不窋失其官而奔戎狄之間。不窋卒,子鞠立。鞠卒,子公劉立。公劉雖在戎狄之間,復修後稷之業,務耕種,行地宜,百姓懷之,多從而保歸焉。周道興,蓋自此也。公劉卒,子慶節立,國于邠。九世至古公亶父,復修後稷、公劉之業,積德行義,國人皆戴之,獯鬻戎狄攻之,欲得地與民,民皆怒,欲戰。古公曰:「有民立君,將以利之。今戎狄所攻戰,以吾地與民。民之在我,與在彼,何異?民欲以我故戰,殺人父子而君之,予不忍爲。」乃以與私屬去邠,渡漆、沮,逾梁山,止于歧下。邠人舉國老弱盡歸于歧下,及他旁國聞古公仁,亦多歸之。于是古公乃貶戎狄之俗,營築城郭室屋而邑別居之,民皆歌頌其德。古公有長子曰太伯,次曰虞仲。太姜生少子季曆,季曆娶大任,皆賢婦人,生昌,有聖瑞。古公曰「我世當有興者,其在昌乎?」長子太伯、虞仲知父欲立季曆以傳昌,乃二人如荊蠻,文身斷發,以讓季曆。古公卒,季曆立,是爲王季。王季修古公之道,篤于行義,諸侯順之。王季卒,子昌立,是爲西伯。西伯曰文王,遵後稷、公劉之業,則古公、王季之法,篤仁,敬老,慈少。禮下賢者,日中不暇食以待士。伯夷、叔齊、太顛、閎夭、散宜生、鬻子、辛甲之徒皆歸之。崇侯虎譖西伯于紂曰:「西伯積德,諸侯向之,將不利于帝。」紂囚西伯于羑裏。閎夭之徒乃求有莘氏美女、驪戎之文馬,因殷嬖臣費仲獻之紂。乃赦之。紂喜,賜之弓矢斧鉞,使得征伐,謂西伯曰:「愬汝者,崇侯虎也。」西伯乃獻洛西之地,以請除炮烙之刑。西伯遂爲諸侯决平。虞、芮人有獄不能决,如詣周。入其界,見耕者皆讓畔,未見西伯而慚,相謂曰:「吾所爭者,周所耻也。」遂還。明年,伐犬夷。又明年,伐密須。又明年,伐崇侯虎,而徙都于豐,諸侯多歸之都豐。明年而薨,太子發立。

《尚書帝命驗》曰:季秋之月甲子,赤雀銜丹書入豐,止昌戶,拜稽首。稽首,頭至地也。至于磻溪之水,呂尚呂氏,尚名。釣涯,王下趣拜急見也。曰:「公,望七年,曰公乎,我相望七年,言久也。乃今見光景于斯!」尊之辭。斯,此也。答曰:「望釣得玉璜,半璧曰璜,釣得魚中有璜。刻曰:姬受命,呂佐旌。」受天命爲天子,呂佐旌,理之也。遂置車左,王躬執驅,下賢也。車尊曰左,王身執轡而驅焉。號曰師尚父。

《周書》曰:文王昌曰:「吾聞之無變古,無易常,無陰謀,無擅制,無更創,爲此則不祥。」太公曰:「夫天下,非常一人之天下也;天下之國,非常一人之國也。莫常有之,惟有道者取之。古之王者,未使民民化,未賞民民勸,不知怒,不知喜,愉愉然其如赤子。此古善爲政也。」

又曰:文王在鎬,召太子發,曰:「嗚呼,我身老矣。吾語汝,我所保與我所守,傳之子孫:吾厚德而廣惠,忠信而志愛;吾不爲驕侈,不爲太靡,不淫于美;吾栝柱而茅茨,吾爲民愛費也;春夏育山林不升□,以成草木之長而慎天時;水澤不內舟楫以成魚鱉之長;不麛、不卵以成鳥獸之長;畋獵惟時,不殺童羊,不夭胎,童牛不服,童馬不馳不騖,澤不行害,土不失其宜,萬物不失其性,天下不失其時。」

又曰:文王獨坐,屏去左右,深念遠慮,召太公望曰:「帝王猛暴無文,强梁好武,侵淩諸侯,苦勞天下,百姓之怨心生矣。其灾,予奚行而得免于無道乎?」太公曰:「因其所爲,且興其化,上知天道,中知人事,下知地理,乃可以有國焉。」

《帝王世紀》曰:文王昌,龍顔虎肩,身長十尺,胸有四乳。晏朝不食,以延四方之士。文王合六州之諸侯以朝紂,紂以崇侯之讒而怒,諸侯請送文王弃于程。十年正月,文王自商至程。太姒夢見商庭生棘,太子發取周庭之梓,樹之于闕間,梓化爲松柏柞棫。覺而驚,以告文王。文王不敢占,召太子發,命祝以幣告于宗廟群神,然後占之于明堂,及發幷拜吉夢,遂作程寤。始,文王繼父爲西伯,都于雍州之地。及受命,復兼梁荊二州,化被于江漢之域。于是諸侯歸附之者六州,而文王不失臣節。先是,文王夢日月之光著身,又鸑鷟鳴于岐,作武象之樂。神農氏始作五弦之琴,以具宮、商、角、徵、羽之音。曆九代,至文王復增其二弦曰少宮、少商。文王嗣位五十年,即《周書》所謂「文王受命,享國五十年」是也。

《雒書靈准聽》曰:蒼帝姬昌,日角烏鼻,身長八尺二寸。

《詩》曰:文王在上,于昭于天。周雖舊邦,其命維新。

又曰:維此文王,小心翼翼。昭事上帝,聿懷多福。

又曰:文王曰:「諮,諮汝殷商!匪上帝不時,殷不用舊。」

《詩含神霧》曰:太任夢長人感己,生文王。

《春秋元命苞》曰:文王龍顔,柔肩望羊。柔肩,言象龍膺曲起。

又曰:伐殷者,爲姬昌。姬昌之言基始也。昌兩日重見,言明象。生于岐,立于豐。岐,雍州之山最大者也豐亦丈。精翼日,爲日精所羽翼,故遂以爲名也。衣青色。木神以其方色表衣。遷造西,十刻消。遷造西,蓋文王爲西伯時,西方造意東入討紂十刻之間即消滅之。言聖人所向無前也。

又曰:文王四乳,是謂含良,蓋法酒旗,布恩舒惠。酒者乳也。能乳天下,布恩之謂也。

《春秋感精符》曰:孔子按《錄書》含觀五常英人,知姬昌爲蒼帝精。

《孟子》曰:昔者文王之治岐也,耕者九一,仕者世祿,關市譏而不征,澤梁無禁,罪人不孥。言往者文王爲西伯時,始行王政,使岐民修井田,八家耕八百畝,百畝以爲公田及廬井,故曰九一也。紂時稅重,文王復行古法也。仕者世祿,賢者子孫必有土地。關以譏難非常不徵稅也。孥,妻子也。《詩》之樂爾妻孥。罪人之子不孥,惡止其身,不及妻子也。陂澤魚梁不設禁,與民共也。老而無妻曰鰥,老而無夫曰寡,老而無子曰獨,幼而無父曰孤。此四者天下之窮民而無告者。文王發政施仁,必先斯四者。

《墨子》曰:赤雀銜珪之岐社,曰命周文王伐于殷。

《韓子》曰:周有玉板,紂令戾索之,王與也。

《呂氏春秋》曰:文王立八年,歲六月,文王寢疾,五日而地動東西南北,不出周郊,百吏皆請曰:「臣聞地之動也,爲人主也。今王寢疾五日而地動四面,不出周郊,群臣皆恐,請移之。」文王曰:「若何移?」對曰:「興事動衆,以增城。」王曰:「是重吾罪也,不可昌也。請改行重善以移之,其可以免之乎。」于是謹其禮秩皮革,以交諸侯;飾其辭令、幣帛,以禮豪士;頒其爵列等級田疇,以賞群臣。無幾何,疾乃止。

《淮南子》曰:文王歸自商,乃爲玉門,築靈台,相女童,擊鐘鼓,玉門,以玉飾門爲柱樞也。相女童,視之也。以待紂之失也。紂聞之曰:「周伯昌改道易行,吾無憂矣。」乃爲炮烙,剖比干,剔孕婦,殺諫者。文王乃遂其謀。

又曰:文王之時,紂爲天子,賦斂無度,殺無止,康梁流湎,宮中成市。康梁鴆樂,流湎酒也。成市,言集者多。作爲炮烙之刑,刳諫者,剔孕婦,天下同心而苦之。文王四世累善,太王、王季、文王、武王,凡四世也。修德行義,處岐、周之間,地方不過百里,天下二分歸之。文王欲以卑弱制强暴,以爲天下去殘除賊而成王道,故太公之謀主也。太公爲周陳陰符兵謀也。

《賈誼書》曰:文王晝臥,夢人登城而呼己曰:「我東北陬之腐骨也,速以人君葬我。」文王曰:「諾!」覺,召吏視之,信有焉。文王曰:「速以人君葬之。」吏曰:「此無主,請以五大夫。」文王曰:「吾夢中已許之矣,奈何其背也。」士民聞之曰:「我君不以夢之故背腐骨,况于生人乎!」

《桓子新論》曰:《文王操》者,文王之時,紂無道,爛金爲格,溢酒爲池,宮中相殘,骨肉成泥,璇室瑤台,藹雲翳風,鐘聲雷起,疾動天地,文王躬被法度,陰行仁義,援琴作操。故其聲紛以擾,駭角震商。琴操曰「受命者,謂文王受天命。文王以紂時爲岐侯,躬修道德,執行仁義,百姓附親。是時,紂爲無道,刳胎斬涉,廢壞三仁,天統易運,諸侯瓦解,皆歸文王。其後,有鳳凰銜書于郊。文王曰:「殷帝無道,虐亂天下,皇命已移,不得復久。」乃作《鳳凰》之歌曰:「翼翼翔翔,鸞皇兮。銜書來游,以命昌兮。瞻天案圖,殷將亡兮。蒼蒼皓天,始有萌兮。五神連精,合謀房兮。」

又曰:文王修德,百姓親附。是時,崇侯虎與文王列爲諸侯,德不能及文王,常嫉妒之。乃譖文王于紂曰:「西伯昌,聖人也。長子發,中子旦,皆聖人也。三聖合謀,君其慮之。」乃囚文王于羑裏。

《呂氏春秋》曰:周文王使人扣地,得人之骸,吏以聞文王,文王令葬之。吏曰:「此無主矣。」文王曰:「有天下者,天下之主;有一國者,一國之主。今我非其主耶?」遂令以衣棺葬之。天下聞之,曰:「澤及枯骨,又况于人乎哉!」或得寶以危其國,文王得朽骨以喻其意,故聖人之于物也,無不被才也。

又曰:文王處岐事紂,冤侮雅孫,朝夕必時,雅,正;孫,順。紂雖冤枉侮慢之,而文王猶正順諸侯之禮,不失其時也。止貢必適,祭祀必敬。紂喜,命文王稱西伯,賜之千里之地。文王再拜稽首而致辭曰:「願爲民請去炮烙之刑。」紂見熨斗爛人手,因作銅柱布火其下,令人走其上,墮火而死,以之爲樂,方之𦘴炮,故名爲炮烙也。文王非惡千里之地也,以爲民請去炮烙之刑,必得民心,得民心則賢于千里之地矣。

《呂氏春秋》曰:文王修德,百姓親附,是時,崇侯虎與文王同列爲諸侯,德不能及文王,常嫉妒之。乃譖文王于紂曰:「西伯昌聖人也,長子發、中子旦皆聖,合謀,君其慮之。」紂乃囚文王于羑裏,將欲殺之。于是文王四臣散宜生等乃周流海內,經歷豐土,得美女二人,水中文貝、白馬、朱鬛以獻于紂,陳于中庭。紂立出西伯。文王在羑裏時演《易》八卦爲六十四,作鬱厄之辭,困于石,據于蒺藜,乃申憤以作歌曰:「殷道混混,浸濁煩兮。朱紫相合,不別分兮。迷亂聲色,信讒言兮。閻閻之虐,使我愆兮。幽閉牢阱,由其言兮,遘我四人,憂勤勤兮。」

《論衡》曰:文王飲酒千鍾,聖人能以德將酒也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文王晏朝不食,以延四方之士。是以太顛、閎夭、散宜生、南宮適之屬鹹至,是爲四臣。文王雖在諸侯之位,襲爲西伯,紂既囚文王,文王之長子曰伯邑考,質于殷爲紂禦,紂以爲羹,賜文王曰:「聖人當不食其子羹。」文王得而食之。紂曰:「誰謂西伯聖者,其子羹尚不知也。」

魏陳思王曹植《文王贊》曰:于赫聖德,實維文王。三分有二,猶復事商。化加虞芮,旁暨四方。王業克昭,武嗣遂光。

又《文王赤雀贊》曰:西伯積德,天命攸顧。赤雀銜書,爰集昌戶。瑞爲天使,和氣所致。嗟爾後王,昌期而至。

周·庾信《文王見呂尚贊》曰:言歸養老,垂釣西川。岸上磐石,溪惟小船。風雨未感,意氣怡然。有此相望,于今幾年。

武王编辑

《書》曰:武王戎車三百乘,兵車一乘,步卒七十三人,凡二萬一千,全數也。虎賁三百人,虎賁善戰,言其猛也。與紂戰于牧野,作《牧誓》。

《尚書中候》曰:太子發以紂存,三仁附,三仁,箕子、比干、微子也。即位不稱王,渡于盟津,中流受文命,待天謀。白魚躍入王舟,王俯取魚,長三尺,赤文,有字題目下,名授右。右,助也。天告以伐紂之意,是其助也。有火自天出于王屋,流爲赤烏五至,以穀俱來。流,行也。五至猶五來。赤烏成文,雀書之福。文王得赤雀丹書,今武王致赤烏,俱應周尚赤,故言成文也。

《詩》曰:考卜維王,宅是鎬京。維龜正之,武王成之。

《禮》曰:武王纘太王、王季、文王之緒,一戎衣而有天下,身不失天下之顯名,尊爲天子,富有四海之內。宗廟享之,子孫保之。纘,繼也。緒業也。戎,兵也。衣讀爲殷,聲之誤。一者,一伐殷也。

又曰:昔殷紂亂天下,脯九侯,以享諸侯。是以周公相武王以伐紂。

《樂稽耀嘉》曰:武王承命興師,誅于紂,萬國鹹喜。軍渡盟津,前歌後舞。後乃太安,家給人足,酌酒鬱搖。鬱搖,喜貌。

《春秋元命苞》曰:武王駢齒,是謂剛强。承命誅害,以順天心。

史記》曰:武王即位,太公望爲師,周公旦爲輔,召公、畢公之徒左右王,修文王業。九年冬,東觀兵盟津。爲文王木主,載以居中軍。自稱太子發,言奉文王以伐,不敢自專。乃告司馬、司徒、司空,遂興師渡河。時諸侯不期而會盟津者八百,諸侯皆曰:「紂可伐矣。」武王曰:「朱可。」乃還師。居二年,聞紂昏亂滋甚,剖比干,囚箕子。太師庇、少師强抱其樂器而奔周。于是武王乃渡盟津以卒馳紂,紂師皆倒兵戰,紂軍潰,叛走,登鹿台之上,蒙衣其珠玉,自燔于火而死。王遂入,至紂死所。武王自射紂三發而後下車,以黃鉞斷紂頭,懸太白之旗。紂嬖妾妲己二女皆自殺。王又射三發,斬以玄鉞,懸其頭小白之旗。出,復于軍。其明日,遂除紂宮,誓殷民,即帝位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武王自盟津還,返于周,見暍人,王自左擁而右扇之。四年,起師至鮪水。甲子,至于商郊牧野,王襪系解,五人侍于前,莫肯爲王系襪,皆曰:「臣所以事君王,非爲系襪也。」王乃釋旄而系之,與紂戰,紂師敗績,擒費仲、惡來,紂赴于京,自燔于宣室而死。乃以大旗麾諸侯入殷都。百姓咸行于郊。王使告曰:「上天降休。」商人皆拜,王亦答拜。以兵人造紂及妲己,王親射,射之三發,然後下車以劍擊之。周公爲司徒,使以黃鉞斬紂頭;召公爲司空,又使以玄鉞斬妲己。明日,天雨。王命除道修社,入商宮,朝成湯之廟。登堂見美玉,入室見美女,王皆取而歸之諸侯。天下聞之,以廉于財色矣。置旌于商容之閭,釋箕子之囚,散鹿台之財,發钜橋之粟,以賑貧民。命南宮括、伯達、史佚,遷九鼎于洛邑,命閎夭封比干之墓。殷民鹹喜。十年冬,王崩于鎬,殯于岐。時年九十三歲矣。太子誦立,爲成王。

《越書》曰:八百諸侯,皆一旦會于盟津之上,不言同辭,不呼自來,盡知武王忠信,欲從伐紂。

《墨子》曰:天錫武王黃鳥之旗。

《淮南子》曰:武王伐紂,渡于盟津。陽侯之波,逆流而擊,疾風晦暝,人馬不見。于是武王左操黃鉞,右執白旄,瞋目而麾之曰:「餘在天下,誰敢害吾意者?」於是風濟而波罷。

又曰:武王克殷,欲築宮于五行之山。五行山,今太行山也。河內野王縣北上黨間。周公曰:「不可。夫五行之山,固塞險阻之地也。使我德能覆之,則天下納其貢職者回也;回,紆難也。使我有暴亂之行,則天下之伐我難。周公言我有暴亂之行,則天下當來伐我,無爲于五行之山,使天下來伐我者難也,言其依德不恃險也。此所以三十六世而不奪也。」

《說苑》曰:武王伐紂,過墜斬山,過水折舟,過谷發梁,過山焚萊,示民無返志。

成王编辑

史記》曰:成王少,周公攝政。管叔、蔡叔群弟疑周公,與武庚作亂,叛周。周公奉成王命,伐誅武庚,殺管叔、蔡叔,以微子開代殷後,國于宋。周公行政七年,成王長,周公反政成王,北面就群臣之位。成王在酆,使召公復營洛邑,如武王之意。周公復卜申視,卒營築,居九鼎焉。曰:「此天下之中,四方入貢道里均。」作《周官》。興正禮樂,制度于是改,而民和睦,頌聲興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周公居冢宰攝政。成王年少,未能治事,故號曰「孺子」。八年,王始躬親王事,以周公爲太師,封伯禽于魯。父子幷命,周公拜于前,魯公拜于後。王以周公有勛勞于天下,故加魯以四等之上,兼二十四附庸,地方七百里,革車千乘。王既營都洛邑,復居豐鎬。淮夷、徐戎及商奄又叛,又乃大搜于岐陽,東伐淮夷。七年,王崩,年十六矣。太子釗代立。

《淮南子》曰:成王問政于尹逸曰:「吾何德之行,尹佚,史佚也。而民親其上?」對曰:「使之時而敬順之。」王曰:「其度安至?」曰:「如臨深淵,如履薄冰。」王曰:「懼哉,王人乎!」尹逸曰:「天地之間,四海之內,善之則吾蓄也,不善則吾仇也。」

《呂氏春秋》曰:旦所朝窮巷之中,瓮牖之士者七十人,文王造之而未遂,武王遂而未成。周公旦抱少主而成之,故曰:「成王」。

《賈誼書》曰:周成王問鬻子曰:「寡人聞聖王在上位,使民富且壽。夫富則可爲也。壽則不在天乎。」鬻子對曰:「聖王在上位,則天下無軍兵之事,故諸侯不相攻,而民不私鬥、不相殺也,則民免于一死而得一生矣。聖王在上,君積于道,而吏積于德,民積于用,故婦人爲其所依,丈夫爲其所食,民免二死而得二生矣。聖王在上則君積于仁,而吏積于愛,而民積于順,則刑罰廢,無夭遏之誅,則民免于三死得三生矣。聖王在上則使民以時,而用之有節,則民無厲疾矣,則民免于四死,得四生矣。」

《琴操》曰:周金滕者,周公作《金滕》書也。武王薨,太子誦襲武王之業,年七歲,不能統理海內,周公爲攝政。是時,周公囚誅管、蔡之後,有謗公于王者,言公專國之權,詐策謀,將危社稷,不可置之。成王聞之,勃然大怒,欲囚周公,周公乃奔于魯而死。成王聞公死,且怒之,且傷之,以公禮葬之。天乃大暴風疾雨,禾稼皆偃,木折傷。成王懼,發《金滕》之書,見周公所爲武王禱,命以身贖之書。成王執書而泣曰:「誰言周公欲危社稷者!」取所讒公者而誅之,戮于國。天乃反風霽雨,禾稼復起。成王作思慕之歌。

 皇王部八 ↑返回頂部 皇王部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