偏霸部四 太平御覽
卷一百二十一.偏霸部五
偏霸部六 

前燕慕容廆编辑

崔鴻《十六國春秋·前燕錄》曰:慕容廆,字奕洛環,昌黎棘城人。昔高辛氏游于海濱,留少子厭次以君北夷,世居遼左,號曰東胡。秦漢之際爲匈奴所敗,分保鮮卑山,因復以爲號。曾祖莫護跋,于魏初率其諸部入居遼西,從司馬宣王討公孫淵,拜率義王,始建國大棘城之北。見燕代少年多冠步搖冠,意甚好之,遂斂暐襲冠,諸部因呼之步搖,其後音訛,遂爲慕容焉。祖木延,從毋丘儉征高麗有功,加號大都督。父涉歸,以全柳城勛進拜單于,遷邑遼東,于是漸變胡風。自雲慕二儀之德,繼三光之容,遂以慕容爲姓。廆身長八尺,有大度。晋安北將軍張華一見奇之,謂曰:「君後必爲命世之器,匡難濟時者也。」

涉卒,弟耐立,將謀殺廆,廆亡潜于遼東徐鬱家。太康元年,國人殺耐,迎廆立之。太康十年,又還于徒河之青山。元康四年,定都大棘城,所謂紫蒙之邑也。永嘉六年,王沉承制以廆爲散騎常侍、冠軍將軍、前鋒大都督、大單于,皆讓不受。擢舉賢才,官方授任。魯國孔纂,宿德清望,請爲賓友;平原劉贊,儒學洽通,爲東庠祭酒;世子率國胄受業焉。太興四年,晋遣謁者拜廆使持節、督幽平東夷諸軍事、車騎將軍、平州牧,封遼東郡公,丹書鐵券,承制海東。咸和元年,加侍中,位特進。八年夏五月,薨于文德殿,年六十五,葬于青山。晋遣使者贈車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,謚襄公。廆爲燕王,追謚武宣王。儁稱尊,追尊曰武宣帝。廟號高祖。

《晋書》曰:廆在位四十九年。

慕容皝编辑

崔鴻《十六國春秋·前燕錄》曰:慕容皝字元真,廆第二子,小字萬年。長七尺八寸,雄毅善權略,博學多才藝。晋建武元年,拜振武將軍。永昌初,拜左賢王,太寧末,拜平北將軍、朝鮮公。咸和八年六月,即遼東公位,行平州刺史,督攝部內。九年八月,晋遣謁者拜皝鎮軍大將軍、平州刺史、大單于、遼東公,承制一如廆故事。咸康二年七月,立子儁爲世子。四年,以左司馬封奕爲左長史。九月,奕等以皝任重位輕,宜稱燕王,于是上議。十月,僭即燕王位于文德殿,大赦境內。改備群司,以封奕爲相國。追尊先公爲武宣王,先妣爲王后。起文昌殿,出入警蹕。立夫人段氏爲王后,世子儁爲太子。是歲,棘城黑石谷有大石自立而行。八年七月,晋使鴻臚郭忱持節拜皝侍中、大都督河北諸軍事、大將軍、燕王,餘如故,封諸功臣百餘人。九月,遷都龍城宮闕。十二年四月,黑龍一、白龍一見于龍山。皝率群僚觀龍,去龍二百步。祭以太牢。二龍交首嬉翔,解角而去。皝大悅,赦境內,號新宮曰和龍,立龍翔寺于山。皝雅好文籍,親造《太上章》以代《急就》,又著《典誡》十五篇,幷以教胄子。十四年,皝親臨東庠考試學生,其通經秀異者,擢充近侍。十月,饗群僚于承乾殿,右長史宋諺性貪,賜布百匹,令自負而歸,以愧其心。十五年八月,皝因見白兔,馳射,馬倒。輦而還宮,引太子儁囑以後事,謂曰:「今中原未平,方須經建,委賢任哲,此其時也。恪智勇兼濟,力堪任重,汝其委之,以成吾志。」九月,薨于承乾殿,年五十二。十月,葬龍山,謚文明王。儁稱尊,追尊曰文明皇帝,廟號太祖,陵曰龍平。

《晋書》曰:皝嘗畋于西鄙,將濟河,見一老父,服朱衣,乘白馬,舉手麾皝曰:「此非獵所,王其還也。」秘之不宣。遂濟河,連日大獲,後見白兔,馳射之,馬倒被傷,乃說所見。輦而還宮,引儁囑以後事。以永和四年死,在位十五年。

慕容儁编辑

崔鴻《十六國春秋·前燕錄》曰:「慕容儁,字宣英,皝第二子,小字賀賴跋。十三月而生,有神光之異。身長八尺一寸,善屬文,雅長辭賦,至于器服、車、室皆著銘贊以爲勸戒。皝之八年,晋遣使者拜皝燕王,以儁爲安北將軍、東夷校尉。十一年,進拜使持節、鎮東將軍。皝薨,即燕王位,赦其境內。元年春正月,儁依春秋列國故事,稱元年。五月,聞趙亂,乃嚴兵將爲進取之計。七月,晋使謁者陳沈拜儁侍中、都督河北諸軍事、幽冀幷平四州牧、大將軍、燕王,承制封拜,一如廆、皝故事。元璽元年正月,司南車成,儁大悅,告于皝廟。四月,遣輔國恪、相國奕討冉閔,戰于魏昌廉台,閔師大敗,擒送之。閔大將軍蔣幹輔閔子智固守鄴城。遣輔弼評等帥騎一萬以討之,鄴北郡縣悉降。輔國奕等二百一十人勸稱尊號,令曰:「非常之事,匪寡德所宜聞也。」八月,克鄴。輔弼評等送閔後董氏、太子智、太尉申鍾幷乘輿服物及六璽送于中山。傳國璽蔣幹先以送晋。儁欲神其事業,言數運在己,乃詐雲閔妻得之以獻,賜閔妻號奉璽君。封冉智爲海濱侯,以輔弼評爲司州刺史鎮鄴。十月,輔國恪等三百五人奉皇帝璽。十一月,僭即皇帝位于正陽前殿,大赦,改年。時晋遣使詣,儁謂之曰:「還白汝天子,我承人乏,爲中國所推,己爲帝矣。」庚午,書曰:「追崇祖考,古人之令典。武宣王遵爲高祖武宣皇帝,文明王爲太祖文明皇帝。」二年正月,立後可足渾氏爲皇后。

升平元年正月,立中山王暐爲皇太子,赦其境內,改年曰光壽。初,廆有駿馬曰赭白,有奇相逸力。石虎之伐棘城,皝將出避難,欲乘之,馬悲鳴蹄嚙,人莫能近。皝曰:「此馬見異先朝,孤嘗仗之濟難,今不欲出者,蓋先君之旨也。」乃止。虎尋奔退,皝益奇之。至是年四十九歲,而駿逸不虧,儁比之于鮑氏騘,命鑄銅以圖其像,親爲銘贊,鐫頌其旁,置之薊城東掖門。是月,象成而馬死。十一月,自薊遷鄴。十二月,入鄴宮,大赦。繕宮殿,復銅雀台。以吳王垂爲東夷校尉、平州刺史,鎮遼東。二年三月,常山寺大樹自拔根,出璧七十三,光色精奇,有異常玉。以爲岳神之命,遣尚書郎段勤以太牢祀之。五月,遼西獲黑兔。三年三月,儁夜夢石虎嚙其臀,寤而惡之,命發其墓,剖棺出尸,踏而駡之曰:「死胡,安敢夢生天子!」遣御史中尉伯約數其殘酷之罪,鞭而投之漳水。十二月,儁寢疾,謂大司馬恪曰:「吾患悵頓,恐不濟。修短命也,復何所恨!但二寇未除,景茂沖幼,慮其未堪家國多難。吾欲遠追宋宣,以社稷屬汝。」恪曰:「太子雖幼,天縱聰聖,必能勝殘致治,不可以亂正統。」儁怒曰:「兄弟之間豈虛飾乎!」恪曰:「陛下若以臣堪荷天下之任者,寧不能輔少主也!」儁曰:「若汝行周公之事,吾復何憂!」四年正月,儁薨于應福前殿,年五十三。僞謚景昭皇帝,廟號烈祖,葬龍陵。儁雅好文籍,性嚴重,未曾以慢服臨朝,雖閑居宴處,亦無懈怠之色。

《晋書》曰:儁在位十一年,自初即位至于末年,講論不倦,覽政之暇,惟與侍臣錯綜義理,凡所著述四十餘篇也。

慕容暐编辑

崔鴻《十六國春秋·前燕錄》曰:慕容暐,字景茂,儁之第三子。元璽三年,封中山王,尋立爲皇太子。光壽四年,僭即帝位,大赦,改元。建熙元年,以太原王恪爲太宰、錄尚書,行周公事,專百揆上;庸王評爲太傅,副贊朝政;司空陽騖爲太保;吳王垂爲河南大都督十州諸軍事,兗州牧,鎮梁國。四年正月,暐南郊。十月,太尉奕迎神主和龍。初,暐委政太宰恪,專受經于博士王勸、助教尚鋒、秘書郎杜詮,幷以明經講論左右。至是通諸經,祀孔子于東堂,以勸爲國子祭酒,鋒國子博士,詮散騎侍郎,其執經侍講皆有拜授。八年,太宰恪卒。九年十二月,有神降于鄴,自稱湘女,有聲,與人相接,數日而去。十年四月,立貴妃可朱渾氏爲皇后。六月,晋大司馬桓溫率衆五萬來伐,遂至枋頭,吳王垂大敗之,斬獲三萬餘級,溫奔還淮南。垂既敗溫,威德彌振。太傅評大不便之,太后遂與評謀殺垂。十二月,垂出奔秦。

十一年六月,秦輔國將軍王猛、鎮南將軍楊安率衆六萬來伐。以太傅評、下邳王厲等帥精卒三十萬,拒秦師于潞川。州郡盜賊大起,鄴中怪異非常。十月,評及猛戰于潞川,評師敗績,單騎遁還。猛乘勝追奔,長驅至鄴。十月,苻堅帥衆會猛來攻,拔鄴。城外亂,散騎侍郎徐蔚等率扶餘、句麗及上黨質民子弟五百餘人夜開城北門,引納秦師。暐與太傅評、左衛將軍孟高等數十騎出奔昌黎。堅遣將軍郭慶帥騎五千追之,及暐于高陽,秦將巨虎執暐,將縛之,暐曰:「汝何小人,而敢縛天子!」虎曰:「我梁山巨虎,受詔縛賊,何謂天子也!」執暐送鄴。堅問其本狀,暐曰:「狐死首丘,欲歸死于先人陵墓!」堅哀而釋之,令還宮率文武出降。堅入鄴宮,升正陽殿,徙暐及王公已下幷諸鮮卑四萬餘戶于長安,封暐新興郡侯,邑五千戶,尋拜尚書。堅征台城,爲平南將軍別部都督。淮南之敗,隨堅還長安。既而吳王垂攻苻丕于鄴,中山王沖起兵關中,暐謀殺堅,事發,爲堅所誅,年三十五。德稱尊號,僞謚幽皇帝。

《晋書》曰:始廆以武帝太康六年稱公,至暐四世。暐在位十一年,以海西公太和五年滅,通皝凡八十五年。

前秦苻洪编辑

崔鴻《十六國春秋·前秦錄》曰:苻洪,字廣世,略陽臨渭氐人。其先有扈氏之苗裔,子孫强盛,世爲氐酋。其後家池生蒲,長五丈,節如竹形,于時鹹異之,謂之蒲家,因以氏焉。父懷歸,爲部落小帥。母姜氏,寢産洪。先是隴右大雨霖,百姓苦之,謠曰:「雨若不止,洪水必起。」故名之曰洪。年十二,父卒,代爲部帥。好學多權略,善騎射。

屬劉氏之亂,散千金,招延儁杰,戎晋繈負奔之,推爲盟主。劉聰遣使拜平遠將軍,不受,自稱護氐校尉、秦州刺史、洛陽公,群氐推爲首。劉曜以洪爲氐王,及曜敗于洛陽,洪率部人西堡隴山。石虎將軍攻上邽,洪詣虎,降。虎跣出迎之,拜冠軍將軍、監六夷諸軍事、涇陽伯。趙建平四年,石生起兵于關中,洪遂西結張駿,自稱晋北平將軍、雍州刺史。石虎既滅生,洪遂率戶二萬下隴東,如馮翊,虎拜洪護氐校尉,進爵爲侯。徙秦雍州民羌十餘萬戶于關東,遷洪龍驤將軍、流民都督,處之枋頭。從征段遼有功,進封西平郡公。佛圖澄言符氏有王氣,虎陰欲殺之。洪稱疾不朝。

太寧元年,進位侍中、車騎大將軍、開府儀同三司、雍州刺史,進封本國略陽郡公。時姚弋仲亦圖據關中,恐洪先之,遣子襄率衆五萬來伐洪。洪逆擊,敗之。于是安定梁擾楞等幷關西民望說洪曰:「今胡運已終,中原喪亂,明公神武自天,必繼踪周、漢,宜稱尊號,以副四海之望。」洪以讖文有「草付應王」,又孫堅之生背有「符」字,遂改姓符氏,自稱大將軍、單于、三秦王。初,趙將軍麻秋西鎮孢音符罕,聞冉閔之亂,率衆歸鄴,洪使子龍驤雄逆擊獲之,以爲軍師將軍。秋說洪西都長安。既而秋因宴鴆洪,將幷其衆,世子健收而殺之。洪將死,謂健曰:「關中周、漢舊都,形勝之國,吾亡之後便可鼓行而西。」言終而薨,年六十六。

符健编辑

崔鴻《十六國春秋·前秦錄》曰:健字建業,洪第三子。母薑氏夢感大羆而生。生之夜,洪夢族曾氐王蒲健謂之曰:「是兒興家門,可以吾名字之。」於是名羆,字世健,後避石虎外祖張羆之名,故改焉。晋永和六年,自稱晋征西大將軍、開府、都督關西諸軍事、雍州刺史。于是盡衆西行,至盟津,起浮橋以濟,濟訖焚橋。三輔堡壁悉降。十一月,入都長安,于是左長史賈玄碩等依諸葛亮、劉備故事,表健爲秦王。玄碩等乃上尊號,健僞讓再三,乃從之。皇始元年正月,僭即天王位于南郊,大赦,改晋永和七年爲皇始元年。追尊父洪爲太祖武惠皇帝,繕宗廟、社稷于長安。立妻强氏爲皇后,子萇爲皇太子,靚爲平原公,生爲淮南公,弟雄丞相、東海公,其餘封授各有差。是年,野蠶成繭,野禾被原,百姓采野繭而衣,收野粟而食,關西家給人足。

二年正月,丞相雄等固請:「宜依漢、晋,兼皇王之美,不可過自謙沖,同趙之初號。」健從之,僭即皇帝位于太極殿,大赦。諸公進爵爲王,立五等之封,以次進之。三年正月下書曰:「其令公卿已下,歲舉賢良方正、孝廉、清才多略、博學秀才、異行各一人,或獻書規諫,或面陳朕過。其速以聞,勿俱貴賤。」四年,丞相東海王雄卒,贈相國,進封魏王,謚敬武王。雄字元才,洪之季子,趙建武中拜龍驤將軍,頭大足短,故軍中稱爲大頭龍驤。健甚重之,曰:「元才,吾之姬旦。」五年四月,立淮南王生爲皇太子。六月,健寢疾,引太師魚尊、丞相雷弱兒、太傅毛貴、司空王隨等囑以後事,受遺輔政。乙酉,薨于太極前殿,年四十九。葬原陵,僞謚明皇帝,廟號世宗。永興初,追尊曰景明皇帝,廟號高祖。

符生编辑

崔鴻《十六國春秋·前秦錄》曰:符生,字長生,健第三子。幼而粗暴,昏醉無賴,祖洪甚惡之。生無一目,七歲,洪戲之,問侍者曰:「吾聞瞎兒一泪,信乎?」侍者曰:「然。」生怒,引佩刀自刺出血,曰:「此亦一泪耶!」洪大驚,鞭之。生曰:「性耐刀槊,不堪鞭捶。」洪曰:「汝爲爾不已,吾將以汝爲奴。」生曰:「可不如石勒也。」及長,力舉千鈞,走及奔馬。

皇始五年,僭即皇帝位,大赦,改年。群臣奏「先帝晏駕甫爾,不宜改號。」生怒,不從,窮推議主。壽光元年七月,殺右僕射段純,以太子門大夫趙韶爲僕射,太子舍人趙誨爲中護軍,著作佐郎董榮爲尚書,幷以佞幸進也。九月,中書監胡文言于生:「昆頻有客星孛于大角,熒惑入東井。大角爲帝座,東井秦之分野,不出三年,國有大喪,大臣戮死。願陛下遠追周文,修德以攘之」。生曰:「皇后與朕對臨天下,足塞大喪之變。」于是殺皇后梁氏,誅太傅錄尚書毛貴、車騎尚書令梁楞、左僕射梁安。後,安之女孫。又誅丞相雷弱兒。諸羌悉叛。弱兒,南安羌酋也。生雖在諒暗,游飲荒淫,殺戮無道,彎弓露刃以見朝臣,錘鉗鋸鑿備置左右。未幾,后妃公卿已下至于僕隸,誅五百餘人。二年正月,嬖臣右僕射董榮言于生曰:「日蝕之灾,宜以貴臣應之。」生曰:「惟有大司馬。」「國之懿戚,不可,其在王司空。」生從之,誅司空王隨。壬戌,饗群臣于太極殿,樂奏,生親歌以和之。命尚書令辛牢典勸,既而生怒曰:「何不强酒?猶有坐者!」引弓矢射牢殺之。于是百僚大懼,無不引滿昏醉,污服,蓬頭僵僕,生以爲樂。

三年四月,姚襄遣姚蘭等衆二萬七千進據黃洛。生遣平王黃眉、東海王堅、建節將軍鄧羌等步騎萬五千以討之。羌僞不勝,引騎而退。襄追之,至于三原,羌回騎拒襄,大戰,獲襄。襄有駿馬,日行千里,是戰也,馬倒而擒之。眉等振旅而歸。

初,長安謠曰:「東海大魚化爲龍,男爲王,女爲公,問在何所洛門東。」東海,即堅封也,第在洛門東。生荒暴日滋,殘虐彌甚。群臣朔望漏盡請見,生曰:「知盡乎?須待飲訖。」或日暮而不出,百僚饑弊。或至申酉之間方出臨朝,酒怒色厲,多有殺戮。或連月昏醉,弗堪省覽。或使宮人與男子裸交于殿前,引群臣臨而觀之。或生剝牛羊驢馬,活閹鶏鴨,三五十爲群,放之殿中。或生剝死囚面皮,令其歌舞,觀以爲樂。勛戚忠良,殺害略盡。朝士奔逃草野,皆曰從虎口出。左右得度一日,如過十年。至於截脛、刳胎、拉助、鋸頭殺者動有千數。生夜對侍婢曰:「阿法兄弟亦不可信,明當除之。」是夜清河王符法夢神告之:「旦將禍集汝門,先覺,可以免。」寤而心悸。會侍婢來告,乃與特進梁平老等帥壯士數百人潜入雲龍門,東海王堅帥麾下三百人繼集,宿衛將士皆舍仗歸堅。生猶昏寢不寤,堅衆既至,生驚問左右曰:「此輩何等人?」引生至別室,廢爲越王,俄而殺之,時年二十三歲。謚厲王,封子馗爲越侯。

 偏霸部四 ↑返回頂部 偏霸部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