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親部十 太平御覽
卷一百四十五.皇親部十一
皇親部十二 

编辑

《尚書·堯典》曰:厘降二女于嬀汭,嬪于虞。降,下。嬪,婦也。舜爲匹夫,能以義理下帝女之心于所居嬀水之汭,使行婦道于虞氏。

《詩推度灾》曰:《關雎》知原,冀得賢妃,正八嬪。嬪,婦也。八婦正于內,則可以化四方矣。

《周禮·天官·內宰》曰:以陰禮教九嬪。不言教夫人,世婦,舉中言,省文也。

又曰:九嬪,掌婦學之法以教九禦婦德、婦言、婦容、婦功,各帥其屬而以時禦叙于王所。嬪,婦也。婦德謂貞慎也,婦言謂辭令也,婦容謂婉娩也,婦功謂絲也。自九嬪以下而禦,各帥其屬者,使亦九九相與從王所息之燕寢也。群妃禦見之法,卑者宜先,尊者宜後。禦女八十一人,當九夕世;婦二十七,當三夕;嬪九人,當一夕;夫人三,當一夕。亦十五日而遍,雲自望後足之。凡祭祀,贊玉,贊後薦,徹豆籩。,玉敦,黍稷器也。若有賓客,則從後。大喪,則帥叙哭者亦如之。亦從後也。

《周禮·冬官·匠人》曰:內有九室,九嬪居之。外有九室,九卿朝焉。

《禮記》曰:仲春之月,玄鳥至之日,以太牢祀于高,天子親往,后妃親帥九嬪御。乃禮天子所禦,帶以弓蜀,授以弓矢于高之前。

又曰:古者天子後立六宮、三夫人、九嬪、二十七世婦、八十一禦妻。

《國語》曰:齊襄公卑聖侮士而唯女是崇,九妃六嬪,陳妾數百。

漢書》曰:王莽備九嬪,視九卿。

《魏志》曰:文帝增貴嬪,位次皇后。

又曰:文德郭皇后,文帝踐祚,爲貴嬪。甄後之死,由後之寵也。

王隱《晋書》曰:武帝采諸葛沖等女五十餘人入殿,賜采女食,皆憂,不食。帝使縵鄣,楊後曰:「可但入障,其中者以絳系臂。」胡芳泣,左右止之曰:「陛下聞之。」芳曰:「死不畏,何畏陛下?」帝壯其言,故遂敬之。芳父奮聞女中,亦哭曰:「老奴不死,唯有二兒,男在九地之下,女在九天之上。」拜芳爲貴嬪。

《晋書》曰:胡貴嬪,名芳。父奮。泰始九年,簡良家子以充內職,拜芳爲貴嬪。每有顧問,不飾言詞,率爾而答,進退方雅。最蒙愛幸,侍御服飾亞于皇后。常與樗蒲,傷上指,帝怒曰:「此固將種也。」芳對曰:「北伐公孫,西拒諸葛,非將種而何?」芳生武安公主。

王隱《晋書》曰:又采侍御史齊國左維女爲修儀,有文才。

《晋書》曰:左貴嬪,名芬。兄思。芬少好學,善綴文,名亞于思,武帝聞而納之。拜修儀,後爲貴嬪,以才德見禮。體羸多患,常居薄室,每游華林,輒回輦過之。語及文義,辭對清華,左右侍聽,莫不稱美。及楊皇后崩,芬獻誄。咸寧二年,納悼後,芬受詔作頌。及帝女萬年公主薨,帝痛悼不已,詔芬爲誄,其文甚麗。帝重芬辭藻,每有方物异寶,必詔爲賦頌,以是屢獲恩賜焉。

《晋諸公贊》曰:舊制,貴嬪、夫人比三公,假金紫;淑媛、淑儀、修容、修儀、婕妤、容華、充華爲九嬪,比九卿,假銀青。

《晋起居注》曰:泰始三年,使使持節兼五官中郎將宗正丞司馬恢拜崇陽園妾李琰爲修華,王宣爲修容,徐琰爲修儀,吳淑爲婕妤,趙雲延爲充華。九年,有司奏:「禮,爲皇后聘以圭,無妾媵設玉之制。」詔曰:「拜授可依魏氏故事。」十年,上臨軒,使持節兼太常洛陽令司馬啓拜采女胡芳爲貴嬪;又使使持節兼御史中丞太子舍人司馬誕拜采女劉媛爲淑妃,臧曜爲淑媛,芳爲淑儀,趙粲爲修華,陳琇爲修容。咸寧三年,拜美人左嬪爲修儀,邢蘭爲婕妤,朱姜爲容華。

又曰:惠帝元康二年,詔曰:「才人謝玫進爲淑妃。」有司奏:「當與三夫人以下同拜,詔宜在後也。」永寧四年,詔曰:「峻陽園淑妃公孫明識貞粹,今進位爲貴人。」

《後魏書》曰:高祖改定內官,三嬪視三卿,六嬪視六卿。

《山海經》曰:鮒隅山,顓頊葬于其陽,九嬪葬其陰。

《左貴嬪集》有《離思賦》、《相風賦》、《孔雀賦》、《松柏賦》、《泣漚頌賦》、《納皇后頌》、《楊皇后登祚贊》、《芍藥花頌》、《郁金頌》、《菊花頌》、《神武頌》、四言詩四首、《武元皇后誄》、《萬年公主誄》。

世婦编辑

《周禮》曰:世婦,掌祭祀、賓客、喪紀之事,帥女宮而灌概,爲盛。及祭之日,莅陳女宮之具,凡內羞之物。莅,臨也。內羞,房中之羞。

《周禮·天官·冢宰》曰:世婦。不言數者,君子不苟于色,有婦德者乃充之,死則有闕。

《周禮·春官》曰:世婦:每宮卿二人,女史二人。世婦居宮,王者六宮。女史,有才智也。

《禮記·月令》:仲春之月,後親帥九嬪御,禦,謂從往祀也。《禮》,天子有世婦、女禦,獨出帥九嬪者,舉中言。祠于高之前。太祝酌飲高之庭。

又曰:季春之月,後齋戒,親東向躬桑。后妃親采桑,示師先天下也。東向者,時氣也。是時明其不常留養蠶者所卜夫人與世婦及諸臣之妻也。

《禮記·婚義》曰:古者天子二十七世婦,以聽天下之內治,以明章婦順,故天下內和而家理。

蔡邕《月令章句》曰:仲春之月,以太牢祀于高。高祀名,高猶尊也,吉事先見之象,蓋謂之人見所以祈子孫之祀也。玄鳥感陽而至,故重至日因以用之,簡以玄鳥至之日有事高而生契焉。故《詩》云:「天命玄鳥,降而生商。」「后妃率九嬪御」,後者,天子妻也;妃命也,嬪婦也,禦妾也。《周禮》天子一後、三妃、九嬪、二十七世婦、八十一禦妻,以應外朝公卿大夫之數。世婦不見,卑者文略;禦妾皆行,世婦可知也。后妃將九嬪女禦皆會,以祈孕妊也。「乃醴天子所禦,帶以弓」,天子所禦,謂后妃以下至妾妊有萌牙者也。,弓衣也。祝以高之命,飲之醴酒,帶以弓,尚使得男也。「授以弓矢于高之前」,弓矢者,男子之事也;孕妊者于高登位之前也。

又曰:「季春之月,后妃齋戒,親東鄉躬桑。」齋戒者,事于先蠶也。東向,盛德也。躬桑者,手三糸,猶天子親耕三推也。古者天子諸侯必有公桑蠶室,近川而爲之,築宮仞有三尺,棘墻而外閉之。卜夫人世婦之吉者使入蠶室奉種,浴于川,公桑以食之。蠶事既升,升,成也。分繭稱絲,絲以斤兩,故曰稱,知其多少。以供郊廟之服。天子諸侯所服以祭者,必後夫人所親蠶也。禮,世婦卒蠶,獻繭于夫人。受之,親繰三盆,手朱祿之,玄黃之,以爲黼黻文章。君服之以祀先王先公,敬之至也,故曰無或敢怠。

又曰:孟夏之月,蠶事既畢,后妃獻繭于天子,進其成功也。乃修蠶稅,以桑爲均十而取一曰稅,乃收世婦以下所蠶之稅也。以桑爲平者,用桑多則繭多,少則繭少也。貴賤長少如一,貴謂世婦,賤謂妾禦,長謂力壯者也。言無尊卑老壯,各自以桑爲平,不得以高下爲差也。

史記》曰:中宮天極星,後勾四星,末星正妃,餘三星後宮之屬也。

漢書》曰:軒轅前大星,女主象;旁小星,禦者後宮屬也。

范曄《後漢書》曰:世婦主知喪祭、賓客。

《後魏書》曰:高祖改定內宮,世婦視中大夫。

又曰:宣武靈皇帝胡氏初召入掖庭,爲承華世婦,生肅宗明皇帝。

《後周書》:武帝建德中,詔曰:「正位于中,有聖通典。質文相革,損益不同。五帝則四星之象,三王立六宮之數。劉、曹已降,等級彌繁,選擇遍于生民,命秩方于庶職。椒房丹地,有僸如雲。本由嗜欲之情,非關風化之義。朕運當澆季,思復古始,無容廣集子女,屯聚宮掖。弘贊後庭,事從約簡。可置妃二人、世婦三人、禦妻三人,自茲以外,宜悉减省。

御女编辑

《周禮·天官·冢宰》曰:女禦。《婚義》所謂御妻,御猶進也,侍也。

范曄《後漢書》曰:八十一禦女,序于王之燕寢,頒官分務,各有典司。

《後漢書》曰:高祖定內官,御女視元士。

《淮南子》曰:孟春之月,東宮禦女青色,衣青彩,鼓琴。孟夏之月,南宮女禦赤色,衣赤彩,吹笙竽。孟秋之月,西宮禦女白色,衣白彩,撞白鐘。孟冬之月,北宮禦女黑色,衣黑彩,擊磬石。

美人编辑

漢書》曰:漢興,因秦之稱號,適稱皇后,妾皆稱夫人,及有美人之號焉。至武帝各有爵位,美人視二千石。

又曰:萬石君奮,其父趙人也,姓石氏。趙亡,徙居溫,過河內,時奮年十五,爲小吏,侍高祖。高祖與語,愛其恭敬,問曰:「若何有?」對曰:「有姊,能鼓琴」。高祖曰:「若能從我乎?」曰:「願盡力。」于是高祖詔其姊爲美人。徙其家長安中戚裏,以姊爲美人故也。

又曰:孝惠張皇后,宣平侯敖女也。呂太后欲爲重親,以公主女配帝。欲其生子,萬方終無子。乃使佯爲有娠,取後宮美人子名之,殺其母,立所名子爲太子。

又曰:孝成趙皇后弟,絕幸爲昭儀,謂成帝「紿我言從中宮來,即從中宮,許美人兒從何生?許氏竟當復立耶?今許美人有子,竟負若約,謂何?」帝曰:「約趙氏,故不立許氏。使天下無出趙氏上者,無憂也。」

范曄《後漢書》曰:夏殷以上,后妃之制,其文略矣。周禮,王者備內職焉。光武中興,置美人,無爵秩,歲時賞賜充給而已。

又曰:虞美人者,以良家子十三選入掖庭,生舞陽長公主。自漢興,母氏莫不尊寵。順帝既未加美人爵號,而沖帝早夭,梁冀秉政,忌惡他族,虞氏抑而不登,但稱大家而已。

又曰:王美人,趙國人也。豐姿色,聰敏有才能,明書會計,以良家子應法相選入掖庭。爲何後所鴆。靈帝思美人,作《追德賦》、《令儀頌》。

《魏志》曰:漢制,內官十有四等。魏因漢法,皆如舊制,自夫人以下,世有增損。太祖建國,始命王后,其下五等,有美人。暨太和中,自夫人以下爵凡十二等,美人視二千石。

《江表傳》曰:孫皓以張布女爲美人,有寵。後美人忤皓,皓怒,棒殺之。

沈約《晋書》曰:夏殷以上,內職無聞。姬氏之隆,婦官爲盛,前漢列終十四,世祖受命,又有美人以比職焉。

《後魏書》曰:高祖改定內官,美人視三品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:宋武帝采漢魏前事之制,置三夫人,其餘有美人,視爵千石。太祖以美人爲散使。

蕭子顯《齊書》曰:六宮位號,漢魏以來,因寵增置,世不同矣。建元元年,有司奏置美人爲散職。

才人编辑

范曄《後漢書》曰:和帝數失皇子,鄧後憂繼嗣不廣,數選進才人,以博帝意。

《魏志》曰:明帝游後園,召才人以上曲宴極樂。明日,帝見毛后,後曰:「昨游宴北園,樂乎?」帝以左右泄之,所殺十餘人。

《魏略》曰:明帝青龍三年,于別殿之北立八坊,諸才人以上轉南附焉。其秩石擬百官之數。

王隱《晋書》曰:太康七年,出後宮才人、妓女已下百七十人歸家。

又曰:初,惠帝幼,世祖遣美人謝玖給惠帝,因是有娠。臨娶賈妃,迎玖西宮,遂生湣懷。

臧榮緒《晋書》曰:懷帝王太后,諱媛姬。初入,武帝拜中才人,早卒。懷帝即們,追尊曰皇太后也。

《晋書興書》曰:謝夫人,名玖。家本貧賤,父以屠羊爲業。玖清惠貞正,有淑姿,選入後宮,爲才人。

《後魏書》曰:高祖置女職,中才人視五品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:晋武帝采漢魏之制,置才人、中才人,爵視千石以下。高祖受命,省二才人。世祖又置中才人以爲散位。

崔鴻《三十國春秋·後趙錄》曰石虎杜皇后,名珠,不知何許人。平幽州,在王浚妓中,虎見而悅之,因請于勒。勒引見,號曰才人,以賜虎。性恭惠柔婉,寵幸亞于鄭後也。

保林编辑

漢書》曰:元帝加昭儀之號,凡十四等,保林視百石。

《晋武帝起居注》詔曰:今出清商掖庭及諸署才人、妓女、保林已下二百七十餘人還家。

女侍中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高祖置女侍中,視三品。

又曰:陸昕之容貌柔謹,尚獻文女常山公主。高祖以其主婿,特垂昵眷。昕之亡,公主奉姑有孝稱。神龜初,與穆氏琅琊公主幷爲女侍中。

又曰:于忠後妻,中山王尼須女。微解書,靈太后此爲女侍中。

又曰:靈太后妹爲元叉妻,封平郡君,拜女侍中。

《鄴中記》:石虎置女侍中,皆貂蟬,直侍皇后。

女尚書编辑

《魏略》曰:明帝游宴在內,選女子知書可付信者爲女尚書,省奏事,當畫可。

《魏書》曰:高祖置女尚書,視三品。

《晋東宮舊事》曰:迎太子妃之日,諸長禦皆在幄賬,左右侍宮人重行,東面以准女尚書,西面以准女侍中。

《鄴中記》曰:石虎征詩所得美女萬餘,以爲宮人,簡其有才藝者爲女尚書。

女史编辑

《毛詩》曰:《靜女》,刺時也。衛君無道,夫人無德也。「靜女其孌,貽我彤管。既有靜德,又有美色,又遺我以古人之法,可以配人君者。後、夫人必有女史分其日月而以環進退之,生子月娠則金環退之。當禦者以銀環進之,著于左手,既禦著于右手。事無大小,記以成法。箋云:彤管,色赤貌。彤管有煒,悅懌女美。」煒,赤貌。彤管以赤心正人者。箋云:赤管然煒,女史以悅懌妃妾之德美之也。

《毛詩義疏》曰:女史彤管,法如國史,主記後夫人之過。人君有柱下史,後有女史,外內各有官也。

《周禮》曰:女史八人,女史,女奴曉書也。掌王后之禮,掌內治之藏,以詔後內治內政。內治之法,本在內掌書而藏之。送內宮。考六宮之計。書內治之藏以令。後之命也。凡後之事,以禮從。亦如太史之于王。

漢書》曰:班婕妤《自傷賦》曰:「陳女圖以鏡鑒,顧女史而問詩。」

范曄《後漢書》曰:頒官分務,各有典司。女史彤管,記功書過。

《晋記》曰:元康中,司空張華懼後族之盛,乃作《女史箴》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:女史執策記言,是司過身戒夕蠱,國畏晨。

《後魏書》曰:高祖置內職,女史、賢人視三品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:太宗留心後記,擬百官,備置內職。紫極房、光興房備置女史一人。

崔鴻《三十國春秋·後趙錄》曰:石虎置女太史于靈台,仰觀灾祥,以考外太史,驗察虛實。

 皇親部十 ↑返回頂部 皇親部十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