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親部九 太平御覽
卷一百四十四.皇親部十
皇親部十一 

昭儀编辑

《漢書·外戚傳》曰:武帝制婕妤、娙娥、容華、充衣,各有爵位,而元帝加昭儀之號,位次丞相,爵比諸侯王。婕妤視上卿,比列侯。

漢書》曰:孝元傅昭儀,哀帝祖母也。父河內人。少爲上官太后才人,元帝進幸有寵。爲人有才略,善事人,下至宮人左右,飲酒酹地,皆祝延之。産一男一女,女爲平都公主,男爲定陶恭王。

漢書》曰:孝元馮昭儀,平帝祖母也。父奉世,爲執金吾。上幸虎圈鬥獸,後宮皆坐。熊佚出圈,攀檻欲上殿。左右貴人、昭儀等皆驚走,馮婕妤直前當熊而立,左右殺熊。上問:「人情驚懼,何故前當?」婕妤曰:「猛獸得人而止,妾恐熊至御坐,故身當之。」元帝嗟嘆,以此倍敬重焉。男立爲信都王,尊婕妤爲昭儀。元帝崩,爲信都太后,與王俱居儲元宮。

又曰:孝成趙皇后,本長安宮人。生時父母不舉,三日不死,乃收養。及壯,屬陽阿主家,學歌舞,號曰飛燕。帝微行,過陽阿主,作樂。見飛燕而悅之,召入官,大幸。有女弟復召入,俱爲婕妤,貴傾後宮。許后廢,立爲皇后。後寵小衰,而弟更幸,爲昭儀。居昭陽舍,其中庭彤朱,殿上髹漆,砌皆銅沓金塗,白玉階,璧帶往往爲黃金釭,金公蘭田璧,明珠、翠羽飾之,後宮未嘗有焉。

《魏志·序》曰:魏因漢法,母后之號,皆如舊制,自夫人以下,世有增損。太祖建國,始命王后,其下五等:有夫人、昭儀、婕妤、容華、美人。明帝又置淑妃、昭華。

《後魏書》曰:世祖左昭儀,文明皇后馮氏之姑。父朗,坐事誅,後遂入宮。昭儀雅有母德,鞠養教誨。年十四,高宗踐極,選後爲貴人。皆是昭儀撫訓之力。

又曰:孝文馮昭儀,廢后馮氏姊也。高祖還洛,后恩遇甚厚。昭儀先以疾病,文明太后遣還家爲尼。太后崩,服終,高祖重引爲左昭儀,至洛,稍有寵,後禮愛漸衰。昭儀自以年長,且前入宮掖,譖見待厚,規爲內主,索構百端。帝遂廢后爲庶人。昭儀寵愛過本,專寢當夕,宮人稀復進見,後遂立爲皇后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:漢元帝制昭儀,世祖省之。晋泰始二年,又制昭華、昭儀等,以備九嬪也。

崔鴻《三十國春秋·前趙錄》曰:嘉平二年,立司空王育女爲左昭儀,尚書令任顗女爲右昭儀。

《晋書·載記》曰:石勒定昭儀、夫人位視上公,貴嬪、貴人視列侯,員各一人;三英、九華視伯,淑媛,淑儀視子,容華、美人視男,務簡賢淑,不限員數。

《西京雜記》曰:趙后腰體弱,筆行步進止,女弟昭儀不能及。但昭儀弱骨豐肌,尤善笑語。二人幷色如紅玉,爲當時第一,皆擅寵後宮。

《唐書》曰:高宗六年,將立昭儀武氏爲皇后,長孫無忌屢言不可。帝后召于志寧等謂曰:「武昭儀有令德,朕欲立爲皇后,卿等以爲如何?」志寧曰:「自貞觀二十三年後,先朝付託遂良,望陛下問其可否。」竟不從無忌等言,而立昭儀爲皇后。

夫人编辑

《周禮注》曰:三夫人之于后,猶三公之于王,坐而論。婦,禮無官職者矣。

《禮記·婚義》曰:古者天子立六宮、三夫人、九嬪、二十七世婦、八十一禦妻,以聽天下之內治,以明章順,故天下內和而家理。

《五經要義》曰:古者,后夫人必有女史彤管之法。后妃群妾,以禮御于君所。女史書其日月,授其環,以進退之。生子月娠,則以金環退之。當御者以銀環進之,著於左手;既御,著于右手。左手陽也,以當就男,故著。右手陰也,既御而復故。此女史之職也。

史記》曰:武帝時,幸夫人尹婕妤。邢夫人號娙娥,秩比中二千石。尹夫人、邢夫人同時幷幸,有詔不得相見。尹夫人自請,武帝許之。即令他夫人飾,徒御者數十人,來前。尹夫人見之,曰:「非邢夫人身也。」帝曰:「何以言之?」對曰:「視其貌形體狀,不足以當人主。」于是有詔使邢夫人衣故衣,獨身來前。尹夫人望見之,曰:「真是矣。」于是乃低頭俯而泣,自痛其不如也。諺曰:「美女入室,惡女之仇。」

漢書》曰:漢興,因秦之稱號,妾皆稱夫人。有美人、良人、八子、七子、長使之號焉。

又曰:漢王得定陶戚姬,愛幸,生趙隱王如意。高祖崩,惠帝立,呂後爲皇太后,乃令永巷囚戚夫人,髡鉗衣赭衣,令舂。戚夫人舂歌曰:「子爲王,母爲虜,終日舂薄暮,常與死爲伍!相離三千里,當誰使告汝?」太后遂斷戚夫人手足,去眼熏耳,飲以藥,使居鞠域中,名曰人彘。

又曰:高帝薄姬,文帝母也。少時與管夫人、趙子兒相愛,約曰:「先貴無相忘也。」而管、趙先幸。漢王四年,坐河南城皋靈台,此兩美人相與笑。問其故,兩人俱以實告。王心凄然憐薄姬,是日,召而幸之。

又曰:孝武李夫人,本以倡進。初,夫人兄延年性知音,善歌舞,武帝愛之。每新聲變曲,聞者莫不感動。延年侍上起舞,歌曰:「北方有佳人,絕世而獨立,一顧傾人城,再顧傾人國,寧不知傾城與傾國,佳人不可得!」上嘆息曰:「善!世豈有此人乎?」平陽主因言延年有女弟,上乃召見之,實妙麗善舞。由是幸,生一男,是爲昌邑哀王。李夫人少而蚤卒,上憐閔焉,圖畫其形于甘泉宮。齊人少翁能致其神,乃夜張燈燭,帷帳,陳酒肉,而令上居他帳,望見好女如李夫人之貌,不得就視,上愈益悲感,爲作詩曰:「是耶,非耶?立而望之,偏何姗姗,其來何遲!」令樂府諸音家弦歌之,上自爲作賦,以傷悼夫人。

又曰:孝武鈎弋趙婕妤,昭帝母也,家在河間。武帝巡狩過河間,望氣者言此室有奇女天子氣,使召之。既至,女兩手皆拳,上自披之,手即時伸。由是得幸,號曰拳夫人。

《後漢書》曰:陳夫人者,家本魏郡。少以聲伎入孝王宮,得幸,生質帝。亦以梁氏故,榮寵不及焉。

《魏志》曰:魏因漢法,母后之號,皆如舊制,自夫人以下,世有增損。太祖建國,始命王后,其下五等:有夫人,有昭儀,有婕妤,有容華,有美人。明帝增淑妃、昭華、修儀。太和中,始覆命夫人,登其位于淑妃之上。自夫人以下,爵凡十二等:貴嬪、夫人,位次皇后。

《魏志》曰:文德郭皇后有智數,時有所獻納。文帝之爲嗣,後有謀焉。太子即位,後爲夫人。

王隱《晋書》曰:胡芳以選入宮,父奮哭曰:「老奴不死,唯有二兒,男入九地之下,女上九天之上。」後拜芳夫人。元後臨終,有命先來臨者有賞,胡夫人自排人徑前辭决。咸寧二年,立皇后楊氏,封父駿臨晋侯。駿漸驕慢,奮語駿:「卿恃女更豪也?與天家作婚者,未有不滅門。」駿曰:「卿女不在天家也?」奮曰:「我女與卿女作婢耳,何能增損?」

《後魏書》曰:明元昭哀皇后,姚興之女。太宗以後禮納之,後爲夫人。後以鑄金人不成,未登尊位,然帝寵幸,出入居處,禮如後焉。

《晋中興書》曰:簡文宣皇后鄭氏,字阿春,滎陽人也。先適渤海田氏,生一男,夫亡,後依舅濮陽吳氏。中宗爲丞相,敬後先崩,將納吳氏女爲夫人。後及吳氏女幷游後園,有見之者言于中宗曰:「鄭氏雖嫠居,賢于吳氏遠矣。」遂以德色納爲夫人,甚有寵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:晋武采漢魏之制,置貴嬪、夫人、貴人,是爲三夫人,位視三公。

《晋起居注》曰:有司奏今月九日當拜鄭夫人,後、婕妤按儀注,應服雀釵襈。

《列仙傳》曰:鈎弋夫人右手拳,姿色甚偉。帝披其手,得一鈎,而手尋伸。生昭帝。既而,帝害之。殯,尸不臭而香。數月,昭帝既即位,更葬之,棺空,但有系履。故名其宮曰鈎翼,後避諱改爲弋,廟有神祠焉。

《西京雜記》曰:高帝、戚夫人善鼓瑟擊築。帝擁夫人倚瑟而弦歌,畢,泣下流連。夫人善爲翹袖折腰之舞,歌《出塞》、《望歸》之曲,侍婢數百人皆爲之。後宮齊唱,常入雲霄。

又曰:戚夫人以百煉金爲彄環,照見指骨,上惡之,以賜侍兒鳴玉、曜等各四枚。

又曰:戚夫人侍兒賈佩蘭,後出爲扶風人段儒妻。說在內時,戚夫人侍高祖,常以趙王如意爲言,高祖思之,或半日不言,嘆息凄愴,而未知其術。輒倚夫人,夫人擊築,高祖自歌《大風詩》以和之。

又曰:武帝以象牙爲簟,賜李夫人。

又曰:武帝遇李夫人,就取玉簪搔頭,自此宮人搔頭皆用玉。

貴人编辑

《東觀漢記》曰:光烈陰皇后,上即位,立爲貴人。上以後性賢仁,宜母天下,欲授以尊位,後輒退讓,自陳不足以當大位。

又曰:章帝宋貴人時,竇皇后內寵方盛,以貴人名族,節操高妙,心內害之。欲爲萬世之計,陰設方略,讒毀貴人,由是母子見疏。數月,誣奏貴人使婢爲蠱道祝詛。七年,遂被譖暴卒。

又曰:孝和陰皇后聰慧敏達,有才能,善史書。永元二年,選入掖庭爲貴人,托以先後近屬,故有寵。

《後漢書》曰:順烈梁後,永建三年,與姑俱入掖庭,時年十三。太史卜兆得封房,又筮得坤之比,遂以爲貴人。常時被引禦,從容辭曰:「願陛下思雲雨之均澤,識貫魚之次序,使小妾得免罪謗之累。」由是帝加敬焉。

又曰:桓思竇後,延熹八年,選入掖庭爲貴人,其冬,立爲皇后,而禦見甚稀,帝所寵唯采女田聖等。永康元年冬,帝寢疾,遂以聖等九女皆爲貴人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:申貴人生孝穆皇帝,趙夫人爲穆皇后,夫人生桓帝。帝既立,追謚趙夫人爲穆皇后,夫人爲博園貴人。和平元年,桓帝詔曰:「博園貴人,履高明之懿德,諮淑美之嘉會,與天合靈,篤生朕躬。欲報之德,詩所感嘆,今以貴人爲孝崇皇后。」

又曰:孝桓帝鄧後,字猛。父香,早死。猛母宣,改嫁爲掖庭民梁紀妻,紀者,襄城君孫壽之男也。壽引進,令入掖庭,得寵爲貴人,故冒姓爲梁氏。

《續漢書》曰:光武郭皇后聖通,世祖至真定,納聖通,有寵。世祖即位,以爲貴人。

《魏志》曰:文帝納甄後于鄴,有寵,生明帝。郭后、李貴人幷愛幸,後愈失意,有怨言。

王隱《晋書》曰:武帝臨軒,拜諸葛婉爲夫人,李曄爲貴人。

《後魏書》曰:文成馮後,生有神光之异。高祖踐極,以選爲貴人。

又曰:文成元皇后李氏,梁國蒙縣人也,頓丘王峻妹。後之生也,有异于常,父方叔常言:「此女當大貴。」及長,姿質美麗。永昌王仁得後,後遇事誅,後與其家人送平城宮。高祖登白樓望見之,謂左右曰:「此婦人佳乎?」乃下臺,後得幸于齋庫中,遂有娠。守庫者亦私書壁記之,後驗問,皆相符同。生顯祖,拜貴人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:貴嬪,文帝所制。貴人,漢光武制。泰始二年,又省貴人,置貴姬。

婕妤编辑

漢書》曰:婕妤視上卿,比列侯。

又曰:孝宣皇帝之爲曾孫也,暴室嗇夫許廣漢有女平君,年十四五,配曾孫。數月,曾孫立爲帝,平君爲婕妤。是時,霍將軍有小女,與皇太后有親。公卿議更立皇后,皆心議霍將軍女,亦未有言。上乃詔求微時故劍,大臣知旨,白立許婕妤爲皇后。

又曰:孝宣王皇后,父奉光少時鬥鶏,宣帝在民間數與奉光會,相識。奉光有女,年十餘歲,每當適人,所當適者輒死,故久不行。及宣帝即位,召入後宮,爲婕妤。是時,館陶公主母華婕妤及淮陽憲王母張婕妤、楚孝王母衛婕妤皆愛幸。皇后廢後,上憐許太子早失母,幾爲霍氏所害,于是乃選後宮素謹慎而無子者,遂立王婕妤爲皇后,令母養太子。

又曰:孝成班婕妤,成帝初即位選入後宮。始爲少使,俄而大幸,爲婕妤,居增城合歡宮,再就館,有男,數月失之。成帝游于後庭,嘗欲與婕妤同輦載,婕妤辭曰:「觀古圖書,聖賢之君皆有名臣在側,三代末,主乃有嬖女,今欲同輦,得無近似之乎?」上善其言而止。太后聞之,喜曰:「古有樊姬,今有班姬。」

《世說》曰:漢成帝幸趙飛燕,讒班婕妤咒詛,帝乃考問婕妤,對曰:「妾聞死生有命,富貴在天;修善尚不蒙福,爲邪欲以何望?若鬼神有知,不受邪佞之訴;如其無知,訴之何益,故不爲也。」

漢書》曰:成帝隆于內寵,班婕妤進侍者李平,得幸,立爲婕妤。上曰:「始衛皇后亦從微起。」乃賜平姓曰衛,所謂衛婕妤。

又曰:中山衛姬,平帝母也。父子豪,中山盧奴人,官至衛尉。子豪女弟爲宣帝婕妤,生楚孝王;長女又爲元帝婕妤,生平陽公主。成帝時,中山孝王無子,以衛氏吉祥,以子豪少女配孝王。元延四年,生平帝。

《魏志》曰:太祖建國,始命王后,其下有婕妤五等。

《晋服制令》曰:婕妤,銀印青綬,配朱雲賣玉。

《婦人集》曰:漢元帝賜婕妤書曰:「問飛燕趙婕妤,夫上有誠,必應以實,憤懣充中,必形于色。」詩云:「鼓鐘于宮,聲聞于外。」猶此言之真僞之效難以欺矣。夫君子貴素,文足通殷勤而已,亦何必華辭哉!自以親婕妤异于他人,故不能無言,亦不以深相過望。前數以顔色不平,應對舒遲不譴,卒不能自改。婕妤方見親幸之時,老母在堂,兩弟皆簪金貂,幷侍于側,同列比舍,豈不謂婕妤妹弟尊幸哉?今遇蒙譴,獨謂老親兩弟何?班婕妤報諸侄曰:「記言屬見元帝所賜趙婕妤書以相比。」元帝被病無,但鍛煉後宮貴人書也。類多華辭,至如成帝則推誠寫實,若家人夫婦相與書矣,何可比矣?故略陳其長短,今汝曹自評之。

《後魏書》曰:御史中尉李彪有女,幼而聰令,彪每奇之,教書學,讀誦經傳。曾謂所親曰:「此女當興我家,卿曹各得其力。」彪亡後,世宗聞名,納爲婕妤。在宮常教帝妹書誦,授經史。世宗崩,婕妤爲比丘尼,通習經義,法座講說,諸僧嘆重之。

 皇親部九 ↑返回頂部 皇親部十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