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親部八 太平御覽
卷一百四十三.皇親部九
皇親部十 

齊蕭道成母陳后编辑

蕭子顯《齊書》曰:宣孝陳皇后,諱道正,臨淮東陽人。後生太祖。太祖年二歲,乳人乏乳,後夢人以兩甌麻粥與之,覺而乳大出,异而悅之。宣帝從任在外,後常留家治事,教子孫。有相者謂後曰:「夫人有貴子而不見之。」後嘆曰:「我三兒,誰當應之。」呼太祖小字曰:「正應是汝。」太祖雖從官,而家業本貧,爲建康令時,高宗等冬月猶無縑纊,而奉膳甚厚,後每撤去兼肉,曰:「我于此過足矣。」殂于縣舍,年七十三。建元元年,重追尊孝皇后。

蕭道成劉后编辑

蕭子顯《齊書》曰:高昭劉皇后,諱智容,廣陵人也。父壽之,員外郎。後母桓氏夢吞玉勝生後,時有紫光滿室。後寢臥,家人常見上如有雲氣焉。年十餘,太祖,嚴整有禮法,家庭肅然。宋泰豫元年,殂。葬宣帝墓側,今泰安陵也。門生王清與墓工始下鍤,有白兔跳起,尋之不得,及墳成,兔還栖其上。建元元年,尊謚昭皇后。

蕭昭業母王后编辑

蕭子顯《齊書》曰:文安王皇后,諱寶明,琅琊臨沂人。建元元年,爲南陽王妃。四年,爲皇太子妃,無寵。太子爲宮人制新麗衣服及首飾,而後床帷陳設古舊,釵鑷十餘枚,永明十一年,爲皇太了太妃。郁林王即位,尊爲皇太后,稱宣德宮。

蕭昭業何妃编辑

蕭子顯《齊書》曰:郁林王何妃,名婧英,廬江適人,撫軍將軍戢之女。後將拜,鏡在床無因墮地。其冬,與太后同日謁太廟。後禀性淫亂,爲妃時,與外奸通。左右楊瑉之與同寢處如伉儷,又與帝相愛褻,故帝恣之。迎後親戚入宮,賞賜人數十萬,以世祖耀靈殿處後家屬。帝被廢,貶爲王妃。

梁蕭衍母張后编辑

《梁書》曰:太祖獻皇后張氏,諱尚柔,范陽方城人也。祖次惠,宋濮陽太守。後母蕭氏,即文帝從姑。宋元嘉中,嬪于太祖,生長沙宣武王懿、永陽昭王敷,次生高祖。初,後嘗于室內,忽見庭前菖蒲生花,光彩照灼,非世中所有。後驚視,謂侍者曰:「汝見不?」對曰:「不見。」後曰:「常聞見者當富貴。」因遂取吞之。是月,産高祖。將産之夜,後見庭內有若衣冠陪列焉。次生衡陽宣王暢、義興昭長公主令罪慝。宋泰始七年,殂于秣陵縣同夏裏舍,葬武進縣東城裏山。天監元年五月甲辰,追上尊號爲皇后,謚曰獻。

蕭衍郗后编辑

高祖德皇后郤氏,諱徽,高平金鄉人也。祖紹,宋國子祭酒,領東海王師。父燁,太子舍人,早卒。初,母尋陽公主方娠,夢人云:「當生貴子。」及生後,有赤光照于室內,器物盡明,家人皆怪之。巫言「此女光適有所妨」,乃于水濱祓除之。後幼而明慧,善隸書,讀史傳,女工之事,無不閑習。宋後廢帝將納爲後;齊初,安陸王緬又欲結婚,郗氏幷辭以女疾,乃止。建元末,高祖始聘焉。生永興公主玉姚、永世公主玉琬、永康公主玉環。建武五年,高祖爲雍州刺史,先之鎮,後乃迎後至州。未幾,殂于襄陽官舍,時年三十二。明年,歸葬南徐州武進縣。二年,齊朝進高祖位相國,封梁公,詔贈後爲梁公妃。高宗踐祚,追崇爲皇后。

丁貴嬪编辑

《梁書》曰:高祖丁貴嬪,諱令光,譙國人也,世居襄陽。貴嬪生于樊城,初産,有神光之异,紫烟滿室,故以爲名。相者云:「此女當大貴。」高祖臨州,丁氏因人以聞。嬪時年十四,高祖納焉。初,貴嬪生而有赤志在左臂,治之不滅,至是無何忽失所在。事德皇后小心祗敬,嘗于供養經案之側,仿佛若見神人,心獨异之。高祖義師起,昭明太子始誕育,貴嬪與太子留在州城。京邑平,乃還京都。天監元年五月,有司奏爲貴人,未拜;其年八月,又爲貴嬪,位在三夫人上,居于顯陽殿。

阮修容编辑

高祖阮修容,諱令嬴,本姓石,會稽餘姚人也。齊始安王遙光納焉。遙光敗後,入東昏宮。建康城平,高祖納爲彩女。天監六年八月,生世祖。尋拜爲修容,常隨世祖出藩。大同六年六月,薨于江州內寢,時年六十七。歸葬江寧縣通望山,謚曰宣。世祖即位,追崇爲文宣太后。

蕭綱王后编辑

《梁書》曰:太宗簡皇后王氏,諱靈賓,琅琊臨沂人也。祖儉,太尉南昌文獻公。後幼而柔明淑德,叔父暕見之曰:「吾家女師也。」天監十一年,拜晋安王妃。生哀太子大器、南郡王大連、長山公主妙。大通三年十月,拜皇太子妃。太清三年三月,薨于永福省,時年四十五。其年,太宗即位,追崇爲皇后,謚曰簡。大寶元年九月,葬莊陵。

蕭繹徐妃编辑

《梁書》曰:元帝徐妃,諱昭佩,東海郯人也。祖孝嗣,齊太尉枝江文忠公。父緄,侍中、信武將軍。妃以天監十六年十二月拜湘東王妃,生世子方等、益昌公主含貞。妃無容質,不見禮,帝三二年一入房。妃以帝眇一目,每知帝將至,必爲半面裝以俟,帝見則大怒而出。妃性嗜酒,多洪醉,帝還房,必吐衣中。既而貞惠世子方諸母王氏寵愛,未幾而終,元帝歸咎于妃;及方等死,愈見疾。太清三年,遂逼令自殺,妃知不免,乃投井死。帝以尸還徐氏,謂之出妻。葬江陵瓦官寺。

陳陳霸先章后编辑

《陳書》曰:高祖宣皇后章氏,諱要兒,吳興烏程人也。本姓鈕,父景明,爲章氏所養,因改姓焉。景明,梁代官至散騎侍郎。後母蘇氏,嘗遇道士以小龜遺己,光彩五色,曰:「三年有徵。」及期,後生而紫光照室,因失龜所在。後少而聰慧,美容儀,手爪長五寸,色紅白,每有期功之服,則一爪先折。後善書計,能誦《詩》及《楚詞》。高祖自廣州南征交趾,命後與衡陽王昌隨世祖由海道歸于長城。侯景之亂,高祖下至豫章,後爲侯景所囚。景平,高祖爲長城縣公,後拜夫人。及高祖踐祚,永定元年,立爲皇后。高祖崩,後與中書舍人蔡景曆定計,秘不發哀,召世祖入纂。世祖即位,尊後爲皇太后。下令黜廢帝爲臨海王,命高宗嗣位。太建元年,册尊後爲皇太后。二年三月景申,崩于紫極殿,時年六十。

陳沈后编辑

《陳書》曰:世祖沈皇后,諱妙容,吳興武康人也。父法深,梁安州錄事參軍。後年十餘歲,以梁大同中歸于世祖。高祖之討侯景,世祖時在吳興,景遣使收世祖及後。景平,乃獲免。高祖踐祚,永定元年,後爲臨川王妃,世祖即位,立爲皇后。

陳頊柳后编辑

《陳書》曰:高宗柳皇后,諱敬言,河東解縣人也。曾祖世隆,侯景之亂與弟盼往江陵依梁元帝,以長城公主之故,待遇甚厚。及高宗赴江陵,元帝以後配焉。承聖二年,後生後主于江陵。明年,江陵陷,高祖遷于關右,後與後主留穰城。天嘉二年,與後主還朝,後爲安城王妃。高宗即位,立爲皇后。後美姿容,身長七尺二寸,手垂過膝。初,高祖居鄉里,先娶吳興錢氏女,及即位,拜爲貴妃,甚有寵幸。後傾心下之,每尚方供奉之物,其上者皆推于貴妃,而己禦其次焉。高宗崩,始興王叔陵爲亂,後主賴後與吳媼救而獲免。後主即位,尊後爲皇太后,宮曰弘範。當此之時,新失淮南之地,隋師臨江,又國遭大喪,後主病瘡不能聽政。其誅叔陵、供大行喪事、邊境防守及百司衆務,雖假以後主之命,實皆决之于後。後主瘡愈,乃歸政焉。陳亡,入長安。隋大業十一年,薨于東都,時年八十三。葬洛陽之芒山。

陳叔寶沈后编辑

《陳書》曰:後主沈皇后,諱婺華,儀同三司憲侯君理之女也。母,高祖女會稽穆公主。主早亡,時後尚幼,而毀瘠過甚。服畢,每至歲時朔望,恒獨坐泣涕,哀慟左右,內外咸敬异焉。太建三年,納爲皇太子妃。後主即位,立爲皇后。後性端靜,寡嗜欲,聰敏强記,涉獵經史,工書翰。初,後主在東宮,而後父君理卒,後居憂,處別殿,哀毀逾禮。後主遇後既薄,而張貴妃寵傾後宮,後宮之政幷歸之,後淡然未嘗有所忌怨。而居處儉約,衣服無錦綉之飾,左右近侍才百許人,唯尋閱圖史、佛經爲事。陳亡,與後主俱入長安。及後主薨,後自爲哀詞,文甚酸切。隋煬帝每所巡幸,恒令從駕。及煬帝爲宇文化及所害,後自廣陵過江還鄉里,不知所終。

張貴妃编辑

《陳書》曰:後主張貴妃,名麗華,兵家女也。家貧,父兄以織席爲業。後主爲太子,選入宮。是時龔貴嬪爲良娣,貴妃年十歲,後主見而悅焉,因得幸,遂有娠,生太子深。後主即位,拜爲貴妃。性聰慧,甚被寵遇。後主每引見貴妃與賓客游宴,貴妃薦諸宮女預焉,後宮等鹹德之,競言貴妃之善,由是愛傾後宮。又好厭魅之術,假鬼神以惑後主,置淫祀于宮中,聚諸妖巫使之鼓舞。因參訪外事,人間有一言一事,妃必知之,以白後主。由此益重妃,內外宗族,多被引用。及隋軍陷台城,妃與後主俱入井,隋軍出之,晋王廣命斬妃于青溪中橋。

北齊高歡婁后编辑

《北齊書》:武明皇后婁氏,諱昭君,贈司徒內幹之女也。少明悟,强族多聘之,幷不肯行。及見神武于城上執役,驚曰:「此真吾夫也。」乃使婢通意,又數致私財,使以娉己,父母不得已而許焉。神武既有澄清之志,傾産以結英豪,密謀秘策,後恒參預。及拜渤海王妃,閫闈之事悉决焉。後高明嚴斷,雅遵儉約,往來外舍,侍從不過十人。性寬厚,不妒忌,神武姬侍,咸以恩待。神武嘗將西討出師,後夜孿生一男一女,左右以危急,請追告神武,後弗聽,曰:「王出統大兵,何得以我故輕離軍幕。死生命也,來復何爲!」神武聞之,嗟嘆良久。沙苑敗後,侯景言請精騎二萬,必能取之。神武悅,以告于後,後曰:「若如其言,豈有還理,得獺失景,亦有何利。」乃止。文襄嗣位,進爲太妃。文宣將受魏禪,後固執不許,帝所以中止。天保初,尊爲皇太后,宮宣訓。濟南即位,尊爲太皇太后。尚書令楊愔等受遺詔輔政,疏忌諸王。太后密與孝昭及諸大將定策誅之,令廢立。孝昭即位,復爲皇太后。孝昭帝崩,太后又下詔立武成帝。大寧二年春,太后寢疾,衣忽自舉,用巫媼言改姓氏。四月辛丑,崩于北宮,年六十二。合葬義平陵。

爾朱太妃编辑

《北齊書》:彭城太妃,爾朱榮之女,魏孝莊後也。神武納爲別室,敬重逾于婁后,見必束帶,自稱下官。神武迎蠕蠕公主還,爾朱迎于木井北,與蠕蠕公主前後別行,不相見。公主引角弓仰射翔鴟,應弦而落;妃引長弓邪射飛鳥,亦一發而中。神武喜曰:「我此二婦,幷堪擊賊。」後爲尼,神武爲起佛寺。天保初,爲太妃。及文宣狂酒,將無禮于太妃,太妃不從,遂遇禍。

高澄元后编辑

《北齊書》曰:文襄敬皇后元氏,魏孝靜帝之妹也。孝武帝時,封馮翊公主,而歸于文襄。容德兼美,曲盡和敬。初生河間王孝琬,時文襄爲世子,三日而孝靜幸世子第,贈錦彩及布帛萬匹,世子辭,求通受諸貴禮遺,于是十屋皆滿。次生兩公主。文宣受禪,尊爲文襄皇后。

高洋李后编辑

《北齊書》曰:文宣皇后李氏,諱祖娥,趙郡李希宗女也。容德甚美,初爲太原公夫人。及帝將建中宮,高隆之、高德正言漢婦人不可爲天下之母,宜更擇美配。楊愔固請依漢、魏故事,不改元妃。而德正猶固請廢后而立段昭儀,欲以結勛貴之援,帝竟不從而立后焉。帝好捶撻嬪御,乃至有殺戮者,唯后獨蒙禮敬。天保十年,改爲可賀敦皇后。孝昭即位,降居昭信宮,號昭信皇后。

高演元后编辑

《北齊書》曰:孝昭皇后元氏,開府元蠻女也。初爲常山王妃。天保末,賜姓步六孤。孝昭即位,立爲皇后。帝崩,梓宮之鄴,始渡汾橋,武成聞后有奇藥,追索之不得,使閹人就車頓辱。降居順成宮。武成既殺樂陵王,元被閟隔,不得與家相知。宮闈內忽有飛語,帝令檢推,得后父兄書信,元蠻由是坐免官。後以齊亡入周氏宮中。隋文帝作相,放還山東。

高湛胡后编辑

《北齊書》曰:武成皇后胡氏,安定胡延之女。其母范陽盧道約女,初懷孕,有胡僧詣門曰:「此宅瓠蘆中有月。」既而生后。天保初,選爲長廣王妃。産後主日,鴞鳴于産帳上。武成崩,尊爲皇太后。

高緯斛律后编辑

《北齊書》曰:後主皇后斛律氏,左丞相光之女也。初爲皇太子妃。後主受禪,立爲皇后。武平三年正月,生女,帝欲悅光,詐稱生男,爲之大赦。光誅,後廢在別宮,後令爲尼。

 皇親部八 ↑返回頂部 皇親部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