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親部七 太平御覽
卷一百四十二.皇親部八
皇親部九 

蜀劉備甘后编辑

《蜀志》曰:先主甘皇后,沛人。産後主,值曹公軍至,追先主于當陽長阪,于時困逼,弃後及後主,賴趙雲保護,得免于難。後卒,追謚皇思夫人,遷葬于蜀,未至而先主殂殞。丞相亮上言:「皇思夫人宜號昭烈皇后,與大行皇帝合葬。」制曰可。

穆后编辑

《蜀志》曰:先主穆皇后,陳留人也。兄吳壹,素與劉焉有舊,是以舉家隨焉入蜀。焉有异志,而聞善相者,使相後,雲當大貴。焉時將子瑁自隨,遂爲瑁納後。瑁死,後寡居。先主既定益州,而孫夫人還吳,群下勸先主聘後。先主疑與瑁同族,法正進曰:「論其親疏,何與晋文之于子圉乎?」于是納後。延熙八年,薨,合葬惠陵。

劉禪張後后编辑

《蜀志》曰:後主敬哀皇后,車騎將軍張飛長女。章武元年,納爲太子妃。建興元年,立爲皇后。

小張后编辑

《蜀志》曰:後主小張皇后,飛小女。隨後主遷于洛陽。

吳孫堅吳后编辑

《吳志》曰:孫堅吳夫人,權之母也。本吳人,徙錢塘,早失父母,與弟居。孫堅聞其才貌,欲娶之。吳氏親戚嫌堅輕狡,將距焉,堅甚慚恨。夫人謂親戚曰:「何愛一女以取禍乎?如有不遇,命也。」于是遂許爲婚,生四男一女。及權少年統業,夫人助理國政,甚有補益。建安七年,臨薨,引見張昭等,囑以後事。

孫權步后编辑

《吳志》曰:吳主孫權步夫人,臨淮淮陰人也。以美麗得幸于權,寵冠後宮。性不嫉妒,多所推進,故久見愛。權爲王及帝,意欲以爲后,群臣議在徐氏,權依違者十餘年,然宮內皆稱皇后,親戚上疏稱中宮。及薨,臣下緣權旨,請追正名號,乃贈皇后印綬。

二王后编辑

《吳志》曰:吳主權王夫人,琅琊人也。夫人以選入宮,得幸,生孫和。權將立爲後,而全公主素憎夫人,數加譖毀。及權寢疾,言有喜色,由是權深責怒,以憂死。

《吳志》曰:吳主權王夫人,南陽人也。生孫休。及和爲太子,和母貴,諸姬有寵者,皆出居外。夫人出在公安,卒,因葬焉。休即位,遣使追尊曰敬懷皇后,改葬敬陵。

潘后编辑

《吳志》曰:吳主權潘夫人,會稽句章人。父爲吏,坐死。夫人與姊俱輸織室,權見而异之,召充後宮。得幸,有身,夢有以龍頭授己者,己以蔽膝受之,遂生孫亮。明年,立夫人爲皇后。性妒媚容,自始至卒,譖害甚衆。權不豫,夫人使問中書令張昭呂后專制故事。侍寢疲勞,因以羸病,諸人伺其昏臥,共縊殺之,託言中惡。後事泄,坐死者六七十人。權尋薨,合葬蔣陵。

謝妃编辑

《吳志》曰:吳主權謝夫人,會稽山陰人也。權聘以爲妃,愛幸有寵。後權納姑孫徐氏,欲令謝下之,謝不肯,由是失寵,早卒。

徐妃编辑

《吳志》曰:吳主權徐夫人,吳郡富春人也。初適同郡陸尚,尚卒,權聘以爲妃,使母養子登。後權以夫人妒忌,廢之。以疾卒。

孫亮全后编辑

《吳志》曰:孫亮全夫人,全尚女也。立爲皇后。孫綝廢亮爲會稽王,隨亮之國。

《吳錄》曰:亮妻惠解有容色,吳平乃歸。永寧中,卒。

孫休朱后编辑

《吳志》曰:孫休朱夫人,朱據女。孫綝廢亮,休立,夫人爲皇后。休卒,群臣尊夫人爲皇太后。孫皓即位月餘,貶爲景皇后,稱安定宮。

孫皓母何太后编辑

《吳志》曰:孫和何姬,丹陽句容人也。父遂,本騎士。孫權嘗游幸諸營,而何姬觀于道中,權望見异之,命宦者召入,以賜子和。生男,權喜,名之曰彭祖。彭祖即皓也。後徙和居新都,遣使賜死,嫡妃張氏自殺,何姬曰:「若皆從死,誰當養孤?」遂撫育皓,及其三弟。皓即位,尊和爲昭獻皇帝,何姬爲昭獻皇后,月餘,進爲皇太后焉。

孫皓滕后编辑

《吳志》曰:孫皓滕夫人,故太常胤之族女也。胤夷滅,夫人父牧以疏遠徙邊郡。孫休即位,大赦,得還,以牧爲五官中郎。皓既封烏程侯,聘牧女爲妃。皓即位,爲皇后,封牧高密侯,拜衛將軍、錄尚書事。時人以牧尊戚,頗推令諫爭。而夫人寵漸衰,皓滋不悅,皓母何恒左右之。又太史言,「于運曆中,後不可易」。皓信巫覡,故得不廢,常供養升平宮。長秋宮僚,備員而已,受朝賀表疏如故。皓內諸寵姬,佩皇后璽紱者多矣。天紀四年,隨皓遷于洛陽。

前趙劉淵母呼延妃编辑

崔鴻《三十國春秋·前趙錄》曰:左賢王妃呼延氏,魏嘉平中祈子于龍門,俄而有一大白魚,頭有二角,軒髯躍鱗于而至于祭所,久之乃去。巫覡皆异之,曰:「此嘉祥也。」其夜夢旦所見魚變爲人,左手把一物,大如半鶏子,光影非常,授延氏曰:「此是日精,服之生貴子。」自是十三月而生淵。

劉淵張后编辑

崔鴻《三十國春秋·前趙錄》曰:劉淵皇后張氏,夢日入懷,寤而告淵,淵曰:「吉征也,慎勿言之。」自是十五月生聰。

劉聰呼延后编辑

崔鴻《三十國春秋·前趙錄》曰:劉聰皇后呼延氏,淵後之從父妹,有美色,恭孝稱于宗族,淵後愛聰姿貌,故以配焉。每謂聰曰:「父終子紹,古今之大典,陛下自承高祖之嗣,太弟何爲者哉?陛下百年後,粲兄弟必無種也,願陛下深思之。」聰亦信之,曰:「然,吾當爲計。」後曰:「事留變生,太弟見粲兄弟幷大,必有不安之志矣;或有小人構間其中,未必不禍發于今日。妾常聞陛下說魯隱公事,一何相似,竊爲陛下寒心。」聰深其言,于是相圖之計起矣。

大劉后编辑

崔鴻《三十國春秋·前趙錄》曰:劉聰皇后劉氏,殷長女也,字麗芳,以左貴嬪立爲皇后。聰將起皇儀殿,廷尉陳元達諫,聰大怒,將斬之。後時在後堂,聞而密遣中常侍敕左右停刑,于是手疏啓曰:「伏聞敕旨將爲妾營殿,今四海未一,禍難猶繁,廷尉之言,社稷之計。當賞以美爵,而反欲誅之。陛下此怒,由妾而起;廷尉之禍,由妾而招。自古國敗家喪,未始不由婦人。妾每覽古事,忿之不忘,何意今日,妾自爲之!後人觀妾,猶妾之視前人,復何面目仰侍巾櫛,請歸死此堂,以塞陛下誤惑之過。」聰覽之色變,曰:「朕此來得微風之患,意怒不自由。元達,忠臣。」命其冠履就坐,引元達以劉後表示之曰:「外輔如公等,內輔如此後,朕亦何憂矣。」

小劉后编辑

崔鴻《三十國春秋·前趙錄》曰:聰後劉氏,殷小女,字麗華。童齒聰惠,膚异常,晝營女工,夜誦經傳,母每止之,敦玩彌甚。與諸兄爭論經義,理旨超然,諸兄常深嘆謝。性孝友,善風儀,進止如璋焉。以貴嬪立爲皇后。殷二女四孫,皆姿色超世,女德冠時。聰幷納之,自是六劉之寵,傾于後宮。建元中,流星起于牽牛,入紫微,龍形尾蛇,其光照地,落平陽北十里。視之則肉臭聞于平陽,肉旁常有哭聲,晝夜不止,聰甚惡之。劉後産一蛇一虎,各害人而走,尋之不得,頃見隕肉之旁。劉後卒,僞謚武宣皇后。乃失此肉,哭聲亦止。

劉曜劉后编辑

崔鴻《三十國春秋·前趙錄》曰:劉皇后,侍中暟女。年十三,長七尺八寸,手垂過膝,髮與身齊,姿色才德,邁于列后。

後趙石勒劉后编辑

崔鴻《三十國春秋·前趙錄》曰:石勒劉皇后,侍中閏之妹,後部胡人也。勒納之于胡關,美色,有特寵。張枰反于襄城,後抽劍斬之,勒賴後濟。後性惠,有略,助理軍國之務,有呂氏輔漢之風,然嚴整貞婉容裕不妒忌過之也。石弘即位,尊爲皇太后。與彭城王堪謀殺石虎,謀泄,虎殺之。

後燕慕容垂段后编辑

崔鴻《三十國春秋·前趙錄》曰:垂皇后段氏,字元妃,光祿大夫儀之女。後少而婉惠,有節操,嘗謂妹季妃曰:「我終不能爲庸人之妻。」季妃曰:「妹亦不爲庸天之婦。」鄰人聞而笑之。內黃人張定善相,見儀二女,大驚曰:「君家大興,當由二女。」儀深异之,至年二十餘而不嫁。儀子麟謂儀曰:「張定何知,而拒求者。」儀曰:「吾女輩志行不凡,故且踟蹰,以擇良配。」垂稱燕王,垂納元妃爲繼室,遂有殊寵。范陽王德亦聘季妃焉。姊妹俱爲垂、德皇后,卒如其志。

宋劉裕臧后编辑

沈約《宋書》曰:武敬臧皇后,諱愛親,東莞人。後槁祖,生會稽宣長公主。高祖以儉正率下,後恭敬不違。及高祖興復晋室,居上相之重,而後器服粗素,不爲親屬請謁。晋義熙四年正月甲午,卒于東城,時年四十八。追贈豫章公夫人,還葬丹徒。

胡婕妤编辑

《宋書》:武帝胡婕妤,諱道安,淮南人。義熙初,爲高祖所納,生文帝。五年,被譴賜死,時年四十二。高祖踐祚,追贈婕妤。太祖即位,上尊號曰章皇太后。

劉義隆袁后编辑

沈約《宋書》曰:文帝袁皇后,諱齊嬀,陳郡陽夏人,左光祿大夫湛之庶女也。太祖初拜宜都王妃,生太子劭及東陽獻公主英娥。上待後恩禮甚篤,袁氏貧薄,後每就上求錢帛以贍與之,上性節儉,所得不過三五萬、三五十匹。因此恚恨甚深,稱疾不復見上。上每入,必他處回避。上數掩伺之,不能得。疾篤,上執手流涕問所欲言,後視上良久,乃引被覆面。崩于顯陽殿,時年四十六。上甚悼痛之,詔永壽太守顔延之爲哀策文,其文甚麗也。

劉駿母路后编辑

沈約《宋書》曰:文帝路淑媛,諱惠男,丹陽建康人也。以色貌選入後宮,生孝武,拜爲淑媛。年既長,無寵,常隨世祖出藩。世祖入討元凶,淑媛留守尋陽。上即位,有司奉尊號曰皇太后。弟休之幷超顯職。太后頗預政事,賜與休之等財物,家累千金,居處器服,與帝子相侔。尋崩,年五十五。遷殯東宮,改東宮門題曰崇憲宮。

劉駿王后编辑

沈約《宋書》曰:孝武文穆王皇后,諱憲原,琅琊臨沂人。元嘉二十年,拜武陵王妃。生廢帝、山陰公主。世祖在藩,後甚有寵。上伐凶逆,與太后同還京都,立爲皇后。大明四年,率六宮躬桑于西郊。廢帝即位,尊曰皇太后,宮曰永順。其年,崩于含章殿,時年三十八。葬景寧陵。

劉彧母沈婕妤编辑

沈約《宋書》:文帝沈婕妤,諱容姬。納後宮,爲美人。生明帝,拜爲婕妤。元嘉三十年,卒,時年四十。世祖即位,追贈湘東國太妃。太宗即位,上尊號爲皇太后。

劉彧王后编辑

沈約《宋書》曰:明恭王皇后,諱貞風,琅琊臨沂人也。上嘗宮內大集,而裸婦人,觀之以爲歡笑。后以扇障面,獨無所言。帝怒曰:「外舍家寒乞,今共爲笑樂,何獨不視?」后曰:「爲樂之事,其方自多,豈有姑姊妹集聚,而裸婦人形體以爲樂。外舍之爲歡適,實與此不同。」帝大怒,遣后令起。廢帝即位,尊爲皇太后。元徽五年五月五日,太后賜帝玉柄毛扇,帝嫌其毛柄不華,因此欲加鴆害,已令太醫煮藥,左右止之曰:「若行此事,官家便應作孝子,豈復得出入交會。」帝曰:「汝語大有理。」乃止。孝建元年,薨于第,時年四十四。

陳妃编辑

沈約《宋書》曰:明帝陳貴妃,諱妙登,丹陽屠家女也。太妃家在建康縣東,家貧,有草屋兩三間。上出行見之,賜錢三萬,令起瓦房。尉自送錢與之,家人幷不在,唯太妃在家,時年十二三。尉見其容質甚美,即以白世祖,于是迎入宮,賜太宗。始有寵,一年許衰歇,以乞將軍李道兒,尋又還,生廢帝。故民中皆呼廢帝爲李氏子。廢帝踐祚,號曰皇太妃,輿服一如晋孝武太妃故事,置家令一人,改諸國太妃曰大姬。

劉昱江后编辑

沈約《宋書》曰:後廢帝江皇后,諱簡珪,濟陽考城人。太始五年,太宗求太子妃,而雅信小數,名家女多不合。后弱小,門無强蔭,卜筮最吉,爲太子納焉。太子即位,爲后。帝既廢,降爲蒼梧王妃。

劉准母陳昭華编辑

沈約《宋書》曰:明帝陳昭華,諱法容,丹陽人也。太宗晚年,諸弟姬人有懷孕者,輒取入宮,及生男,殺其母,而與六宮所愛者養之。順帝,桂陽王休範子也,以昭華爲母焉。順帝即位,進爲皇太妃。

劉准謝后编辑

沈約《宋書》曰:順帝謝后,諱梵境,光祿大夫莊孫女也。升明二年,立爲皇后。順帝禪位,降爲汝陰王妃。

 皇親部七 ↑返回頂部 皇親部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