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親部六 太平御覽
卷一百四十一.皇親部七
皇親部八 

唐高祖竇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:高祖太穆皇后竇氏,京兆始平人,隋定州總管神武公毅之女也。后母,周武帝姊襄陽長公主。后生而髮垂過頸,三歲與身齊。周武帝特愛重之,養于宮中。時武帝納突厥女爲后,無寵。后尚幼,竊言於帝曰:「四邊未靜,突厥尚强,願舅抑情撫慰,以蒼生爲念。但得突厥之助,則江南、關東不能爲患矣。」武帝深納之。毅聞之,謂長公主曰:「此女才貌如此,不可妄以許人,當爲求賢夫。」乃於門屏畫二孔雀,諸公子有求婚者,輒與兩箭射之,潜約中目者許之。前後數十輩莫能中,高祖後至,兩發各中一目。毅大悅,遂歸於我帝,及周武帝崩,后追思如喪所生。隋文帝受禪,后聞而流涕,自投於床曰:「恨我不爲男,以救舅氏之難。」毅與長公主遽掩口曰:「汝勿妄言,滅吾族矣!」后事元貞太后以孝聞。聞太后素有羸疾,時或危篤。諸姒以太后性嚴,懼譴,皆稱疾而退。唯后晝夜扶侍,不脫衣履者,動淹旬月焉。善書,學類高祖之書,人莫能辨。工篇章,而好存規誡。大業中,高祖爲扶風太守,有駿馬數匹。常言於高祖曰:「上好鷹愛馬,公之所知,此堪進御,不可久留,人或言者,必爲身累,願熟思之。」高祖未决,竟以此獲譴。未幾,后崩于涿郡,時年四十五。高祖追思后言,方爲自安之計,數求鷹犬進之,俄而擢拜將軍,因流涕謂諸子曰:「我早從汝母之言,居此官久矣。」初葬壽安陵,後葬獻陵。上元元年八月,改上尊號曰太穆順聖皇后。

太宗長孫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太宗文德順聖皇后長孫氏,長安人,隋右驍衛將軍晟之女也。后少好讀書,造次必循禮則。年十三,嬪於太宗。武德元年,册爲秦王妃。九年,册拜皇太子妃。太宗即位,立爲皇后。后性尤儉約,凡所服御,取給而已。太宗彌加禮待。十年六月己卯,崩於立政殿,時年三十六。葬於昭陵。后嘗撰古婦人善事勸戒十卷,名曰《女則》,自爲之序。又著論駁漢明德馬皇后,以爲不能抑退外戚,令其當朝貴盛,乃戒其龍馬水車,此乃開其禍源而防其末事耳。且誡主守者曰:「此吾以自防閑耳,婦人著述無條貫,不欲至尊見之,慎勿言。」崩後,宮司以聞,太宗覽而增慟,以示近臣曰:「皇后此書,足可垂於後代。我豈不達天命而不能割情乎!以其每能規諫,補朕之闕,今不復聞善言,是內失一良佐,以此益令人哀耳。」上元元年,改上尊號曰文德順聖皇后。

徐妃编辑

《唐書》曰:太宗賢妃徐氏,名惠,右散騎常侍堅之姑也。生五月而能言,四歲誦《論語》、《毛詩》,八歲好屬文。其父孝德試擬《楚辭》,云「山中不可以久留」,詞甚典美。自此遍涉經史,手不釋卷。太宗聞之,納爲才人。其所屬文,揮翰立成,詞華綺瞻。俄拜婕妤,再遷充容。時軍旅亟動,宮室互興,百姓頗倦勞役,上疏諫之。太宗善其言,優賜甚厚。及太宗崩,追思顧遇之恩,哀慕愈甚,發疾不自醫。疾甚,謂所親曰:「吾荷顧實深,志在早歿,魂其有靈,得侍園寢,吾之志也。」因爲七言詩及連珠以見其志。永徽元年,卒,時年二十四。詔贈賢妃,陪葬于昭陵之石室。

高宗廢王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高宗廢后王氏,幷州祁人也。父仁祐。同安長公主即后之從祖母也。公主以后有美色,言於太宗,遂納爲晋王妃。高宗登儲,册爲皇太子妃。永徽初,立爲皇后。初,武皇后貞觀末隨太宗嬪御居于感業寺,后及左右數爲之言,高宗由是復召入宮,立爲昭儀。俄而漸承恩寵,遂與后及良娣蕭氏遞相譖毀。帝終不納后言,而武昭儀寵遇日厚。后懼不自安,密與母柳氏求巫祝厭勝。事發,帝大怒,斷柳氏不許入宮,將廢后。長孫無忌、褚遂良等固諫,乃止。俄又納李義府之策。永徽六年,廢后及蕭良娣皆爲庶人,囚之別院。武昭儀令人皆縊殺之。

中宗趙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中宗和思皇后趙氏,京兆長安人。父環,尚高祖女常樂公主。中宗爲英王時,納后爲妃。既而妃母公主得罪,妃亦坐廢,幽死于內侍省。則天臨朝,瑰爲壽州刺史,坐與越王貞連謀被誅,公主亦坐死。神龍元年,贈后謚爲恭皇后。及中宗崩,將葬于定陵,追謚后爲和思。莫知瘞所,以皇后禕衣于陵所寢宮招魂,置衣于魂輿,以太牢告祭,遷衣于寢宮,舒于御榻之右,覆以夷衾而葬焉。

中宗廢韋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中宗韋庶人,京兆萬年人也。中宗爲太子時,納後爲妃,仍擢後父玄貞爲豫州刺史。嗣聖元年,立爲皇后。其年,中宗見廢,後隨從房州。時中宗懼不自安,每聞制使至,惶恐欲自殺。後勸王曰:「禍福倚伏,何常之有?豈失一死,何遽如是也!」累年同艱危,情義甚篤。所生懿德太子,永泰、永壽、長寧、安樂四公主,安樂最幼,生于房州,帝自脫衣裹之,遂名曰裹兒,特寵异焉。及中宗復立爲太子,又立後爲妃。中興初,復立爲皇后。帝在房州時,常謂後曰:「一朝見天日,誓不相禁忌。」及得志,乃受上官昭容邪說,引武三思入宮中,升御床,與後雙陸,帝爲點籌,以爲歡笑,醜聲日聞于外。景龍四年六月,帝遇暴暴崩,後懼,秘不發喪。及臨淄王勒兵入內,後惶駭遁入殿前飛騎營,及武延秀、安樂公主皆爲亂兵所殺,追貶爲庶人。

上官昭容编辑

《唐書》曰:中宗上官昭容,名婉兒,西台侍郎儀之孫也。父庭芝,與儀同被誅,婉兒時在繈褓,隨配入掖庭。及長,有文詞,明習史事。則天時,婉兒忤旨當誅,則天惜其才不殺,但黥其面而已。自聖曆已後,百司表奏,多令參决。中宗即位,又令專掌制命,深被信任。尋拜爲昭容。婉兒既與武三思淫亂,每下制敕,多因事推尊武氏而排抑皇家。節湣太子深惡之,及舉兵,至肅章門,扣閣索婉兒。婉兒大言曰:「觀其此意,即當次索皇后以及大家。」帝與后遂激怒,幷將婉兒登玄武門樓以避兵鋒,俄而事定。婉兒常勸帝廣置昭文學士,盛引當朝詞學之臣,數賜游宴,賦詩唱和。婉兒每代帝及后,長寧、安樂二公主,數首幷作,辭甚綺麗,時人咸諷誦之。婉兒俄又通于吏部侍郎崔,引知政事。嘗充使開商山新路,功未半而中宗崩,婉兒草遺制,曲叙其功而加褒賞。及韋庶人敗,婉兒亦斬于旗下。

睿宗劉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睿宗肅明順聖皇后劉氏,父延景,陝州刺史。儀鳳中,睿宗居藩,納后爲孺人,尋立爲妃。生寧王憲,壽昌、代國二公主。睿宗即位,册爲皇后;及降爲皇嗣,從降爲妃。長壽中,與昭成皇后同被譴,爲則天所殺。景杬年,追謚肅明皇后。招魂葬于東都城南,陵曰惠陵。

睿宗竇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睿宗昭成順聖皇后竇氏,父孝諶,潤州刺史。後姿容婉順,動循禮則。睿宗爲相王時,爲孺人,甚見禮异。光宅元年,立爲德妃。生玄宗及金仙、玉真二公主。長壽二年,爲戶婢團兒誣贊與肅明皇后厭蠱咒詛。正月二日,朝則天皇后于嘉豫殿,既退而同時遇害。梓宮秘密,莫知所在。睿宗即位,謚曰昭成皇后。招魂葬於都城之南,陵曰靖陵。

玄宗廢王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玄宗廢後王氏,同州下邳人,梁冀州刺史神念之後。上爲臨淄王時,納後爲妃。上將起事,頗預密謀,贊成大業。先天元年,立爲皇后,以父仁皎爲太僕卿。後兄守一以後無子,嘗懼有廢立,導以符厭之事。有左道僧明悟爲祭南北斗,刻霹靂木書天地字及上諱,合而佩之,且咒曰:「佩此有子,當與則天皇后爲比。」事發,上親究之,皆驗。下制廢爲庶人,守一賜死。其年十月,庶人卒,以一品禮葬于無相寺。寶應元年,雪冤,復尊爲皇后。

玄宗武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玄宗貞順皇后武氏,則天從父兄子恒安王攸正女也。攸正卒後,後尚幼,隨例入宮。上即位,漸承恩寵。及王庶人廢後,特賜號爲惠妃,宮中禮秩,一同皇后。惠妃開元初産夏悼王及懷安哀王、上仙公主,幷繈褓不育,上特垂傷悼。及生壽王瑁,不敢養于宮中,命寧王憲于外養之。又生盛王琦,咸宜、太華二公主。惠妃以開元二十五薨,年四十餘。

楊貴妃编辑

《唐書》曰:玄宗楊貴妃,父玄琰,蜀州司戶。妃早孤,養于叔父玄珪敫。開元初,武惠妃特承恩遇,故王皇后廢黜。二十四年,惠妃薨,帝哀悼久之,後庭數千,無可意者。或奏玄琰女姿色冠代,宜蒙召見。時妃衣道士服,號曰太真。既進見,玄宗大悅。不期歲,恩禮如惠妃。太真姿質豐艶,善歌舞,通音律,智算過人。每倩盼承迎,動移上意。宮中呼爲娘子,禮數實同皇后。有姊三人,皆有才貌,玄宗幷封國夫人。天寶中,安祿山大立邊功,上深寵之。祿山來朝,帝令貴妃姊妹與結爲兄弟,祿山母事妃,每宴賜,錫賚稠沓。及祿山叛,露檄數國忠之罪。河北盜起,玄宗以皇太子爲天下兵馬元帥,監撫軍國事。國忠大懼,諸楊聚哭,貴妃銜土陳請,帝遂不行內禪。及潼關失守,從幸至馬嵬,禁軍大將陳玄禮密啓太子,誅國忠父子。既而六軍不散,玄宗遣力士宣問,對曰:「賊本尚在。」蓋指貴妃也。力士復奏,帝不獲已,與妃决,縊死于佛室。時年三十八,瘞于驛西道側。

玄宗楊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玄宗元獻皇后楊氏,弘農華陰人。後景杬年八月,選入太子宮。時太平公主用事,尤忌東宮。宮中左右持兩端,而潜附太平者,必陰伺察,事雖纖芥,皆聞于上,太子心不自安。後時方娠,太子密謂侍讀張說曰:「用事者不欲吾多息裔,恐禍及此婦人,其如之何?」密令說懷去胎藥而入,太子于曲室躬自煮藥,醺然似寐,夢神人覆鼎。既寤如夢,如是者三。太子异之,告說,說曰:「天命也,無宜他慮。」既而太平誅,後果生肅宗皇帝。太子妃王氏無子,後班在下,後不敢母肅宗。王妃撫鞠,慈甚所生。開元中,肅宗爲忠王,後爲妃,又生寧親公主。張說以舊恩特承寵异,說亦奇忠王儀錶,心知運曆所鍾,故寧親公主降說子。開元十七年,後薨,葬細柳原。

肅宗張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肅宗張皇后,本南陽西鄂人,後徙家昭應。祖母竇氏,玄宗母昭成皇太后之妹也。昭成爲天后所殺,玄宗幼失所恃,爲竇姨鞠養。景雲中,封鄧國夫人。父去逸。天寶中,選入太子宮,爲良娣。後辯惠豐碩,巧中上旨。祿山之亂,玄宗幸蜀,太子與良娣俱從,車駕渡渭,百姓遮道,請留太子收復長安。肅宗性仁孝,以上皇播越,不欲違離左右。宦者李靖忠啓太子請留,良娣贊成之,白于玄宗。太子如靈武,時賊已陷京師,從官單寡,道路多虞。每太子次舍宿止,良娣必居其前。太子曰:「捍禦非婦人之事,何以居前?」良娣曰:「今大家跋履險艱,兵衛非多,恐有倉卒,妾自當之,大家可由後而出,庶幾無患。」及至靈武,産子,三日起縫戰士衣。太子勞之曰:「産忌作勞,安可容易?」後曰:「此非妾自養之時,須辦大家事。」肅宗即位,册爲淑妃。贈父去逸左僕射,母竇氏封義章縣主。乾元元年,册爲皇后。肅宗崩,太子監國,遂移後于別殿,幽崩。

肅宗吳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肅宗章敬皇后吳氏,濮陽人。後父坐事,沒入掖庭。開元二十二年,玄宗幸忠王邸,見王服禦蕭然,傍無媵侍,命將軍高力士選掖庭宮人賜之,而後在籍中。容止端麗,性多謙抑,寵遇益隆。明年,生代宗皇帝。二十八年,薨,葬于春明門外。代宗即位,群臣以肅宗山陵有期,准禮以先太后

代宗沈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代宗睿真皇后沈氏,吳興人,世爲冠族。父易直,秘書監。開元末,以良家子選入東宮,賜太子,生男廣平王。天寶元年,生德宗皇帝。祿山之亂,玄宗幸蜀,諸王、妃、主從幸不及者,多陷于賊,後被拘于東都掖庭。及代宗破賊,收東都,見之,留後于宮中。方經略北征,未暇迎歸長安。俄而,史思明再陷河、洛。及朝義敗,復收東都,失後所在,莫測存亡。代宗遣使求訪,十餘年寂無所聞。德宗即位,下詔遙尊爲皇太后。

代宗獨孤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代宗貞懿皇后獨孤氏,父穎,左威衛錄事參軍。後以美麗入宮,嬖幸專房,故長秋虛位,諸姬罕所進禦。後始册爲貴妃,生韓王迥、華陽公主。大曆十年五月,薨。追謚曰貞懿皇后,殯于內殿,累年不忍出宮。十三年十月方葬,命宰臣常袞爲哀册。

德宗王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德宗昭德皇后王氏,父遇,官至秘書監。德宗爲魯王時,納後爲嬪。上元二年,生順宗皇帝,特承寵异。德宗即位,册爲淑妃。貞元二年,妃病。十一月甲午,册爲皇后,是日,崩于兩儀殿。

韋賢妃编辑

《唐書》曰:德宗韋賢妃,不知氏族所出。初爲良娣,貞元二年,册爲賢妃。性敏惠,言無苟容,動必由禮,德宗深重之,六宮師其德行。及德宗崩,請于崇陵終喪紀,因侍于寢園。元和四年,薨。

順宗王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順宗莊憲皇后王氏,琅琊人。父顔,衛尉卿。後幼以良家子選入宮,爲才人。順宗在藩時,代宗以才人賜之,時年十三。大曆十三年,生憲宗皇帝,立爲宣王孺人。順宗升儲,册爲良娣。後言容恭謹,宮中稱其德行。順宗即位,疾恙未平,後供侍醫藥,不離左右。屬帝不能言,册禮將行復止。及永貞內禪,册爲太上皇后。中和元年正月,順宗晏駕。五月,尊太上皇后爲皇太后,册禮畢,憲宗禦紫宸宣赦。太后居興慶宮。後性仁和恭遜,深抑外戚,無絲毫假貸,訓厲內職,有母儀之風焉。元和十三年三月,崩于咸寧殿,謚曰莊憲。

憲宗郭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憲宗懿安皇后郭氏,尚父子儀之孫,駙馬都尉曖之女。母代宗長女升平公主。憲宗爲廣陵王時,納後爲妃。以母貴,父祖有大勛于王室,順宗深寵异之。貞元十一年,生穆宗皇帝。元和元年,册爲貴妃。時後庭多私愛,以後門族華盛,慮正位之後,不容嬖幸,以是册拜後時。穆宗嗣位,册爲皇太后。敬宗即位,尊爲太皇太后。宣宗繼統,即後之諸子也,恩禮愈异于前朝。大中年,崩于興慶宮。謚曰懿安,葬于景陵。後歷位七朝,五居太母之尊,人君行子孫之禮,福壽隆貴,四十餘年,雖漢之馬、鄧,無以加焉。

女學士宋尚宮编辑

《唐書》曰:女學士尚宮宋氏者,名若昭,貝州清陽人。父庭芬,世爲儒學,至庭芬有詞藻。生五女,皆聰慧,庭芬始教以經藝,既而課爲詩賦,年未及笄,皆能屬文。長曰若華,次曰若昭、若倫、若憲、若荀。若華、若昭文尤淡麗,性復貞素雅,不尚芳華之飾,嘗白父母,誓不從人,願以藝學揚名顯親。若華教誨四妹,有如嚴師,著《女論語》十篇,其言模仿《論語》,以韋逞母宣文君宋氏代仲尼,以曹大家等代顔、閔,其間問答,悉以婦道所尚。若昭注解,皆有理致。貞元四年,昭義節度使李抱真表薦以聞。德宗俱召入宮,試以詩賦,兼問經史中大義,深加賞嘆。德宗能詩,與侍臣唱和相屬,亦令若華姊妹應制。每進禦,無不稱善。嘉其節概不群,不以宮妾遇之,呼爲學士先生。庭芬起家受饒州司馬,習藝館內,教賜第一區,給俸料。元和末,若華卒,贈河內郡君。自貞元七年以後,宮中記注簿籍,若華掌其事。穆宗復令若昭代司其職,拜尚宮。姊妹中,若昭尤通曉人事,自憲、穆、敬三帝,皆呼爲先生,六宮嬪媛、諸王、公主、駙馬皆師之,爲之致敬。進封梁國夫人。寶曆初,卒。將葬,詔所司供鹵簿。敬宗復令若憲代司宮籍。文宗好文,以若憲能屬文,能論議奏對,尤重之。大和中,坐駙馬沈事,幽若憲于外第,賜死。

穆宗王太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穆宗恭僖皇太后王氏,越人。父紹卿,婺州金華令。後少入太子宮。元和四年,生敬宗。穆宗皇帝即位,立爲妃。長慶四年二月,尊爲皇太后。文宗即位之初,號寶曆太后。

穆宗蕭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穆宗貞獻皇后蕭氏,福建人。初,入十六宅爲建安王侍者,元和四年,生文宗皇帝。寶曆三年,敬宗崩,中尉王守澄率兵討賊,迎江王即位。文宗踐祚之月,奉册上尊號曰皇太后。武宗即位,供養彌謹,徙居積慶殿,號積慶太后。會昌中,崩。謚曰貞獻。

敬宗郭貴妃编辑

《唐書》曰:敬宗郭貴妃,父義,右威衛將軍。長慶末,以姿貌選入太子宮。敬宗即位,爲才人,生晋王普。帝以少年有子,復以才人容德冠絕,特寵异之。俄册爲貴妃。及昭湣遇盜,宮闈變起,文宗即位,尤憐晋王,有若己子,故貴妃禮遇不衰。

昭宗何皇后编辑

《唐書》曰:昭宗積善皇后何氏,東蜀人。侍壽王邸,婉麗多智,特承恩顧,生德王、輝王。昭宗即位,立爲淑妃。乾寧中,車駕在華州,册爲皇后。自乾符已後,盜滿天下,妖生九重,宮廟榛蕪,奔播不暇。景福之際,奸臣內侮,后于蒙塵簿狩之中,嚐膳禦侮,不離左右。天祐初,朱全忠逼遷輿駕,東幸洛陽。其年八月,昭宗遇弑。翌日,宰相柳璨、獨孤損等詐宣皇后令云:「帝爲宮人所害,輝王祚宜升帝位。」仍尊皇后爲皇太后。遭罹變故,迫以凶威,宮中哭泣,不敢聲聞于外。明年十二月,全忠將僭立,先行九錫,然後受禪。全忠牙將蔣玄輝在洛陽宮知樞密,宣徽副使趙殷衡素與不葉,且欲代知樞密事,因使于梁,誣告云:「玄輝私于何太后,相與盟詛,誓復唐室,不欲王受九錫。」全忠大怒,即日遣使至洛陽,誅玄輝,太后亦被害于積善宮,又殺宮人阿秋、阿虔,仍乃廢太后爲庶人。

 皇親部六 ↑返回頂部 皇親部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