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親部五 太平御覽
卷一百四十.皇親部六
皇親部七 

後魏宣武于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宣武皇后于氏,太尉烈弟勁之女也。世宗始親政事,烈時爲領軍,總心膂之任,以嬪御未備,因左右諷諭,稱后有容德,世宗乃迎入爲貴人。時年十四,甚見寵愛,立爲皇后,謁于太廟。后靜默寬容,性不妒忌,生皇子昌,三歲夭沒。其後暴崩,宮禁事秘,莫能知悉,而世議歸咎于高夫人。葬永太陵,謚曰慎皇后。

宣武高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宣武高皇后,文昭弟偃之女也。世宗納爲貴嬪,生皇子,早夭;又生建德公主。後拜爲皇后,甚見禮重。性妒忌,宮人稀得進御。及肅宗即位,上尊號曰皇太后。尋爲尼,居瑤光寺,非大節慶,不得入宮中。建德公主始五六歲,靈太后恒置左右,撫愛之。神龜元年,太后出覲母武邑君。時天文有變,靈太后欲以太后當禍,是夜暴崩,天下怨之。喪還瑤光佛寺,葬殯皆以尼禮。世宗暮年,高后悍忌,嬪御有至帝崩不蒙侍接者。由是在洛二世,二十餘年,皇太子全育,惟肅宗而已。

宣武胡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宣武靈皇后胡氏,安定臨涇人,司徒國珍之女。后母皇甫氏産后之日,赤光四照。京兆山北縣有趙胡者善于卜相,國珍往問之,胡云:「賢女有大貴之表,方爲天地母,生天地主。勿過三人知也。」后姑爲尼,能講道,世宗初,入講禁中。積數歲,諷左右稱后姿行,世宗聞之,乃召入掖庭,爲承華世婦。而椒庭之中,以國舊制,相與祈祝,皆願生諸王、公主,不願生太子也。惟后每謂夫人等言:「天子,豈可獨無兒子,何緣畏一身之死而令皇家不育冢嫡乎?」及肅宗在孕,同列猶以故事相恐,勸爲諸計。后固意確然,幽夜獨誓云:「但使所懷是男,次第當長子,子生身死,所不辭也。」既誕肅宗,進爲充華嬪。先是,世宗頗喪皇子,自以春秋長矣,深加慎護。爲擇乳母,皆取良家宜子者。養于別宮,皇后及充華嬪皆莫得而撫視焉。及肅宗踐祚,尊后爲皇太妃,后尊爲皇太后。臨朝聽政,猶稱殿下,令以行事。后改令稱詔,群臣上書曰陛下,自稱曰朕。太后以肅宗沖幼,未堪親祭,欲傍周禮夫人與君交獻之義,代行祭禮,訪尋故式。門下召禮官、博士議,以爲不可。而太后欲以帷幔自鄣,觀三公行事,重問侍中崔光。光便據漢和熹熹,音熙。鄧后薦祭故事,太后大悅,遂攝行祠祀。太后性聰悟,多才藝,姑既爲尼,幼相依託,略得佛經大義。親覽萬機,手筆斷决。幸西林園法流堂,命侍臣射,不能射者罰之。又自射針孔,中之。大悅,賜左右布帛有差。先是,太后敕造申訟車,時復御焉,出自雲龍大司馬門,從宮西而北,入自千秋門,以納冤訟。又親策孝秀、州郡計吏于朝堂。太后以肅宗幸華林園,宴群臣于都亭曲水,令王公以下賦七言詩。太后詩曰:「化光造物含氣貞。」肅宗詩曰:「恭己無爲賴慈英。」王公以下賜帛有差。太后父薨,百寮表請公除,太后不許。尋幸永寧寺,觀建刹于九級之基,僧尼士女赴者數萬人。后幸左藏,公主嬪女已下從者百餘人,皆令任力負布絹,即以賜之。尋幸闕口溫水,登鶏頭山,自射象牙簪,一發中之,敕示文武。時太后得志,逼幸清河王懌,淫亂肆情,爲天下所惡。領軍元叉、長秋卿劉騰等奉肅宗於顯陽殿,幽太后於北宮,於禁中殺懌。自劉騰死,叉又寬怠。太后與肅宗及高陽王雍爲計,解叉領軍。太后復臨朝,大赦,改元。自是朝政疏緩,威恩不立,天下牧守,所在貪惏。鄭儼寵私宮掖,勢傾海內;李神軌、徐紇幷見親侍。一二年中,位總禁要,手握王爵,輕重在心,宣淫于朝,爲四方之所厭穢。文武解體,所在亂逆,土崩魚爛,始于此矣。及武泰元年,爾朱榮稱兵渡河,太后盡召明帝六宮,皆令入道,太后亦自落髮,榮遣騎拘送太后及幼主河陰。太后對榮多所陳說,榮拂衣而起。太后及幼主幷沉於河水。太后妹馮翊君收瘞于雙靈寺,武帝時始葬以后禮,而追加謚焉。

又曰:靈太后頗事莊飾,數出游幸。元順面諍曰:「禮,婦人夫喪,自稱未亡人,首去珠珥,衣不被彩。陛下母臨天下,年垂不惑,過修容飾,何以示後世?」靈太后慚而還入,召順,責曰:「千里相徵,豈欲衆見辱也?」順曰:「陛下盛服炫容,不畏天下所笑,何耻臣之一言乎!」

孝明胡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孝明胡皇后,靈太后從兄冀州刺史盛之女也。靈太后欲榮重門族,故立爲皇后。肅宗頗有酒德,專嬖充華潘氏,及嬪御幷無過寵。太后爲肅宗選納,抑屈人流。時博陵崔孝芬女、范陽盧道約女、隴西李瓚等女,俱爲世婦。諸人訴訟,咸見忿責。武太初,后既入道,遂居于瑤光寺焉。

西魏孝武高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孝武皇后高氏,齊神武長女也。帝見立,乃納爲后。及帝西幸關中,降爲彭城王妃。

文帝乙弗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文帝文皇后乙弗氏,河南洛陽人也。其先世爲吐谷渾渠帥,居青海,號青海王。凉州平,后之高祖莫瑰擁部落入附,拜定州刺史,封西平公。自莫瑰後,三世尚公主,女乃多爲王妃,甚見貴重。父瑗,儀同三司、兗州刺史。母淮陽長公主,孝文之第四女也。后美容儀,少言笑,年數歲,父母异之,指示諸親曰:「生女何妨也,若此者,實勝男。」年十六,文帝納爲妃。及帝即位,以大統元年册爲皇后。后性好節儉,蔬食故衣,珠玉羅綺絕于服玩。又仁恕,無嫉妒之心,帝益重之。生男女十二人,多早夭,惟太子及武都王戍存焉。時新都關中,務欲東討,蠕蠕寇邊,未遑北伐,故帝結婚以撫之。于是更納悼后,命后遜居別宮,出家爲尼。悼后猶懷猜忌,復徙后居秦州,依子秦州刺史武都王。帝雖限大計,恩好不忘,後密令養髮,有追還之意。然事秘禁,外無知之者。六年春,蠕蠕舉國渡河,前驅已過,而頗有言虜爲悼后之故興此役。帝曰:「豈有百萬之衆爲一女子舉也?雖然,致此物論,朕亦何顔以見將帥耶!」乃遣中常侍曹寵賫手敕令后自盡。后奉敕,揮泪謂寵曰:「願至尊享千萬歲,天下康寧,死無恨也。」因命武都王前,與之訣。遺語皇太子,辭皆凄愴,因慟哭久之。侍御咸垂涕失聲,莫能仰視。召僧設供,令侍婢數十人出家,手爲落髮。事畢,乃入室,引被入自覆而崩,年三十一。鑿麥積崖爲龕而葬,神柩將入,有二叢雲先入龕中,頃之,一滅一出,后號寂陵。及文帝山陵畢,手書云萬歲後令后欲配饗。公卿乃議追謚曰文皇后,祔于太廟。廢帝時,合葬於永陵。

郁久閭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文帝悼皇后郁久閭氏,蠕蠕主阿那瑰之長女。容貌端嚴,夙有成智。大統初,蠕蠕屢犯北邊,文帝乃與通好結婚,扶風王孚受使奉迎。蠕蠕俗以東爲貴,后之來,營幕戶席,一皆東向。車七百乘,馬萬匹,駝千頭。到黑鹽池,魏朝鹵簿文物始至。孚奏請正南面,后曰:「我未見魏王,故蠕蠕女也。魏仗向南,我自東面。」孚無以辭。四年正月,至京師,立爲皇后,時年十四。六年,后懷孕,將産,居于瑤華殿,聞上有狗吠聲,甚惡之。又見婦人盛飾來至后所,后謂左右曰:「此爲何人?」醫巫傍侍,悉無見者,時以爲文后之靈。産訖而崩,年十六,葬于少陵原。十七年,合葬永陵。當會橫橋北,后梓宮先至鹿苑,帝轀輬後來,將就次所,軸折不進。

西魏廢帝宇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廢帝皇后宇文氏,周文帝女也。後初産之日,有雲氣滿室,芬氣久之。幼有風神,好陳列女圖,置之左右。周文曰:「每見此女,良慰人意。」廢帝之爲太子,納爲妃。及即位,爲皇后。志操明秀,帝深重之,專寵後宮,不置嬪御。帝既廢崩,后亦以忠于魏室罹禍。

恭帝若干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恭帝皇后若干氏,司空長樂公正惠之女也。有容色,恭帝納之爲妃。及即位,立爲皇后。後出家爲尼,在佛寺薨,竟無謚。

東魏孝靜高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孝靜高皇后,齊神武王之第二女也。天平四年,詔聘以爲皇后。王前後固辭,帝不許。興和初,詔侍中司空孫騰、司空公襄城王旭、兼尚書令司州牧西河王、兼太常卿及宗正卿元孝支等奉詔致禮,幷備宮官侍衛,以後駕迎于晋陽丞相第。五月,立爲皇后,大赦天下。齊受禪,降爲中山王妃。

後周文元皇后编辑

《後周書》曰:文元皇后,魏孝武妹。初封平原公主,[木開]府張歡。遇後無禮,帝殺歡。改封後馮翊公主,以配太祖,生孝閔。薨,葬成陵。

文叱奴后编辑

《後周書》曰:文叱奴後,太祖爲丞相,納後爲姬,生高祖。高祖即位,後尊爲皇太后。建德三年三月己酉,崩。四月丁巳,葬永固陵。

閔元后编辑

《後周書》曰:閔元皇后,名胡摩,魏文帝第五女。初封晋安公主,湣帝爲洛陽公,尚焉。及踐祚,立爲皇后。帝被廢,後出俗爲尼。高祖誅晋公護,上帝尊號爲湣帝,以後爲孝湣皇后,號崇義宮。隋氏革命,出居裏第。大業十二年,殂。

明獨孤后编辑

《後周書》曰:明獨孤后,太保衛公信之長女也。帝在藩,納爲夫人。帝即位,立爲皇后,在位數日,崩。葬昭陵。世宗崩,與后葬之。

武阿史那后编辑

《後周書》曰:武阿史那后,突厥木杆可汗俟斤之女。突厥滅蠕蠕而恕反。後,盡有塞表之地,控弦十數萬,于是陵逼中原。太祖方與齊人爭衡,結以爲援。俟斤初欲以女配帝。保定五年二月,詔陳國公純等,備皇后文物及行殿,幷六宮已下一百二十人,至俟斤牙帳所,迎后。俟斤又許齊人以婚,將有异志。純等在彼累載,不得返命。會雷風大起,飄壞其穹廬等,旬日不止。俟斤大懼,以爲天譴去戰切,乃禮送后及純等設行殿,列羽儀,奉之以歸。高祖行親迎之禮。后有姿貌,善容止,高祖深敬焉。宣帝即位,尊爲天元上皇太后。隋開皇二年,殂,年三十一。隋文詔后葬孝陵。

孝帝李后编辑

《後周書》曰:武帝李後,名娥姿,楚人也。于謹平江陵,後家被籍沒。至長安,太祖以後賜高祖,幸之,生宣帝。宣帝即位,尊爲天元聖太后。宣帝崩,靜帝尊爲大帝太后。隋開皇初,出俗爲尼,改名常悲。薨,以尼禮葬于京城南。

宣帝楊后编辑

《後周書》曰:宣帝楊后,名麗華,隋文帝長女。帝在東宮,高祖爲帝納后爲皇太子妃。宣政元年,立爲天元皇后。后性柔婉,不妒忌,四皇后及嬪御等咸愛而仰之。帝後昏暴滋甚,喜怒乖度。嘗譴后,欲加之罪,后進止詳閑,辭色不撓。帝大怒,遂賜后死,逼令引决。后母獨孤氏聞之,詣閣陳謝,叩頭流血,然後得免。帝崩,靜帝尊后爲皇太后,號弘聖皇太后。初,宣帝不豫,詔隋文帝入禁中侍疾。及大漸,劉昉、鄭譯等因矯詔以后父受遺輔政。后雖初不預謀,然以嗣主幼沖,恐權在他族,不利于己,聞昉、譯已行此詔,甚悅。后知父有异圖,意頗不平,形于言色。及行禪代,憤惋愈甚。隋文帝既不能譴責,心甚愧之。開皇六年,封后爲樂平公主。後又議奪其志,后誓不許,乃止。大業中,殂,葬定陵。

宣朱后编辑

《後周書》曰:宣朱皇后,名滿月,吳人也。其家坐事,沒入東宮。帝爲太子,后被選掌衣服,召而幸之,遂生靜帝。靜帝立,尊爲天元太皇后。後本非良家子,年又大帝十歲,疏賤無寵。以靜帝之故,特尊崇之。宣帝崩,靜帝即位,尊爲太后。隋初,出俗爲尼,改名法淨。後殂,以尼禮葬之。

宣陳后编辑

《後周書》曰:宣陳后,名月儀,自云潁川人。大將軍山提之女。以選入宮,拜爲德妃。月餘,立爲天元左大皇后。帝崩,出俗爲尼,改名華光。父山提,本爾朱兆之隸。仕齊,爲特進、開府、謝陽王。高祖平齊,拜大將軍。以后父超授上柱國,除大宗伯。

宣元后编辑

《後周書》曰:宣元皇后,名樂尚,河南洛陽人,開府晟之第二女也。年十五,被選入宮,拜貴妃。後立爲天元右大皇后。宣帝崩,出俗爲尼,名華勝。父晟,少以元氏宗室拜開府。

宣尉遲后编辑

《後周書》曰:宣尉遲皇后,名繁熾,蜀公回之孫女也。有美色,初適杞公亮之子西陽公溫,后以宗婦入朝,帝逼而幸之。後亮聞,謀逆。帝遂誅溫,追后入宮,立爲天元右大皇后。帝崩,出俗爲尼,改名華道。年四十殂。

靜司馬后编辑

《後周書》曰:靜帝司馬后,名令姬,柱國滎陽公消難之女。宣帝傳位于帝,納后爲皇后。隋文帝以后父消難擁衆奔陳,廢后爲庶人。後嫁爲隋司州刺史李丹妻。

隋文獨孤皇后编辑

《隋書》曰:文獻獨孤皇后,河南洛陽人,周大司馬河內公信之女也。信見高祖有奇表,故以后妻焉,時年十四。高祖與后相得,誓無异生之子。后初亦柔順恭孝,不失婦道。后姊爲周明帝后,長女爲周宣帝后,貴戚之盛,莫與爲比,而后每謙卑自守,世以爲賢。及周宣帝崩,高祖居禁中,總百揆,后使人謂高祖曰:「大事已然,騎獸之勢,必不得下,勉之!」高祖受禪,立爲皇后。性尤妒忌,上亦每事惟后言是用。后見諸王及朝士有妾孕者,必勸上斥之。時皇太子多內寵,妃元氏暴薨,后意太子愛妾適氏害之。由是風上竟廢太子,立晋王廣,皆后之謀也。仁壽二年八月甲子,月暈四重。己巳,太白犯軒轅。其夜,后崩于永安宮,時年五十,葬于太陵。

宣華夫人编辑

《隋書》曰:宣華夫人,陳宣帝之女也。性聰慧,姿貌無雙。及陳滅,配掖庭,後選入宮爲嬪。時獨孤皇后性妒,後宮罕得進御,唯陳氏有寵。晋王廣之在藩也,陰有奪宗之計,規爲內助,每致禮物,以取媚于陳氏。皇太子廢立之際,頗有力焉。及文獻皇后崩,進位爲貴人,專房擅寵,主斷內事,六宮莫與爲比。及上大漸,遺詔拜爲宣華夫人。煬帝嗣位之後,出居仙都宮。尋召入,歲餘而終,是年二十九。帝深悼之,爲製《神傷賦》。

煬帝蕭皇后编辑

《隋書》曰:煬帝蕭皇后,蕭明帝巋丘軌切。之女也。江南風俗,二月生子者不舉。后以二月生,由是季父岌收而養之。未幾,岌夫妻俱死,轉養舅氏張軻家。然軻甚貧窶具宇切,后躬親勞苦。煬帝之爲晋王,時高祖將爲王選妃于梁,遍占諸女,皆不吉。巋迎后于舅氏,令使者占之,曰:「吉。」于是遂策爲王妃。后性婉順,有智識,好學解屬文,頗知占候。高祖大善之,帝甚寵敬焉。及帝嗣位,詔立爲后。帝每游幸,未嘗不隨侍從。及宇文氏之亂,隨軍至聊城。化及敗,沒于竇建德。突厥處羅可汗遣使迎后於洺州,建德不敢留,遂入於虜庭。唐貞觀四年,滅突厥,乃以禮致之,歸于京師。

 皇親部五 ↑返回頂部 皇親部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