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親部四 太平御覽
卷一百三十九.皇親部五
皇親部六 

後魏叙后事编辑

《後魏書》:魏故事,將立皇后,必令手鑄金人,以成者爲吉,不成則不得立也。又世祖、高宗緣報母劬勞之恩,極尊崇之義,雖事乖典禮,而觀過知仁。

魏神元竇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神元竇皇后,沒鹿回部大人賓之女。賓臨終,誡其二子速侯、回題,令其善事帝。及賓卒,速侯等欲因帝會喪爲變,語頗漏泄,帝聞之,知其終不奉順,乃先圖之。于是使勇士于中營,晨起以佩刀殺后,馳使告速侯等言曰:后暴崩。速侯等驚走,因執而殺之。

文封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文帝皇后封氏,生桓、穆二帝,後早崩。和帝立,乃葬。高宗初,穿天淵池,獲一石銘,稱桓帝葬母氏,遠近赴會二十桓萬人。有司以聞,命藏太廟。次妃蘭氏,生二子,長子曰藍,早卒;次子,思帝也。

桓維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桓帝后維氏,生三子,長曰普根,次惠帝,次煬帝。平文崩,後攝國事,時人謂之曰女國。後性猛忌,平文之崩,後所爲也。

平文王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平文皇后王氏,廣寧人。年十三,因事入宮,得幸于平文,生昭成。平文崩,昭成在繈褓,時國有內難,將害諸皇子,後匿帝于雲中,懼人知,祝曰:「若天祚未終者,汝便無聲。」遂良久不啼,得免于難。烈帝之崩,國祚殆危,興復大業,後之力也。十八年,崩,葬雲中金陵。太祖即位,配饗太廟。

昭成慕容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昭成皇后慕容氏,慕容元真之女也。有寵,生獻明帝及秦明王。後性聰敏多智,沉厚善决斷,專理內,每事多從。建國二十三年,崩。太祖即位,配饗太廟。

獻明賀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獻明皇后賀氏,父野幹,東部大人。後少以容儀選入東宮,生太祖。苻洛之內侮也,後與太祖及故臣民避難北徙。俄而,高車奄來抄掠,後乘車與太祖避賊而南。輅失轄,後懼,仰天告曰:「國家胤胄,豈正爾絕滅也!惟神靈扶助。」遂馳,輪正不傾,而免難。其後劉顯使人將害太祖,帝姑爲顯弟亢{泥土}妻,知之,密以告後。後乃令太祖去之,後夜飲顯使醉之。向晨,故驚厩中群馬,使起視馬,後泣而謂曰:「吾諸子始皆在此,今盡亡失,汝等誰殺之也?」故顯不使急追。太祖至賀蘭即部。顯怒,將害後,後夜奔亢泥家,匿神車中及三日,亢{泥土}舉室請救,乃得免。會劉顯部亂,始得亡去。皇始元年,崩,時年四十六。葬于盛樂金陵。追尊謐,配饗焉。

道武慕容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道武皇后,慕容寶之季女也。中山平,入充掖庭,得幸。左丞相衛王儀等奏請立后,帝從群臣議。後鑄金人,成,乃立之,告于郊廟。封后母孟爲溧陽君,後崩。

道武劉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道武宣穆皇后,劉眷女也。登國初,納爲夫人,生華陰公主,後生明元。后專理內事,寵待有加,鑄金人不成,故不得登后位。魏故事,後宮産子將爲儲貳,其母皆賜死。太祖末年,後以舊法薨。太宗即位,追尊謚號,配饗太祖。自此後宮子爲帝,母皆正位,配饗焉。

明元姚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明元昭哀皇后,姚興女也,興封西平長公主。太宗以後禮納之,後爲夫人。後以鑄金人不成,未登尊位,然帝寵幸之,出入居處如後焉。是後猶欲正位,而後謙讓不當。五年,薨。帝追恨之,贈皇后璽綬而後加謚,葬雲中金陵。

明元杜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明元密皇后杜氏,魏郡鄴人,陽平王超之妹也。初以良家子選入太子宮,有寵,生世祖。太宗即位,拜爲貴嬪。太常五年,薨。謚密貴嬪,葬雲中金陵。世祖即位,追尊號謚,配饗太廟。又立後廟于鄴,刺史四時薦祀。後甘露降于後廟庭。高祖時,相州刺史高閎表修後廟,詔:「婦人外成,理無獨祀,陰必配陽,以成天地,未聞有莘之國,立太姒之饗。便罷祀。」先是,世祖保母竇氏,初以夫家坐事誅,與二女俱入宮。操行純備,進退以禮,太宗命爲世祖母。性仁慈,勤撫導。世祖感其恩訓,奉養不异所生。及即位,尊爲保太后,後尊爲皇太后。真君元年,崩,時六十三。謚曰惠,葬崞山,從後意。初,後嘗謂左右曰:「吾于先朝本無位次,不可違禮以從園陵林。北山之上,可以終托。」故葬焉。別立後寢廟于崞山,建碑頌德。

太武赫連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太武皇后赫連氏,屈萬女也。世祖平統萬,納後及二妹,俱爲貴人,後立爲皇后。高宗初,崩。葬金陵。

太武賀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太武敬皇后賀氏,代人也。初爲夫人,生恭宗。神元年,薨。追贈貴嬪,葬雲中金陵。後追加謚號,配饗太廟。

景穆閭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景穆恭皇后郁久閭氏,河東王毗妹也。少選以入東宮,有寵。真君元年,生高宗。世祖末年,薨。高宗即位,追尊號謚,葬于雲中金陵。是時高宗乳母常氏,本遼西人。太延中,以事入宮,世祖選乳高宗。慈和履順,有劬勞保護之功。高宗即位,爲保太后,尋尊爲皇太后,謁于郊廟。和平元年,崩。謚曰昭,葬于廣寧磨笄山,俗謂之鳴鶏山,太后遺志也。

文成馮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文成文明皇后馮氏,父朗,秦、雍二州刺史、西郡公。母樂浪王氏,生後于長安,有神光之异。朗坐事誅,後遂入宮。世祖昭儀,後之姑也,雅有母德,撫養教訓。年十四,高宗踐極,以選爲貴人,後立爲皇后。高宗崩,故事:國有大喪,三日之後,禦服器物一以燒焚,百官及中宮號泣而臨之。後悲叫自投火中,左右救之,良久乃蘇。顯祖即位,尊後爲皇太后。丞相乙渾謀逆,顯祖年十三,居于諒暗,太后密定大策,誅渾,遂臨朝聽政。及高祖生,太后躬親撫養,是後罷令,不聽政事。太后行不正,內寵李弈,顯祖因事誅之,太后不得意。顯祖暴崩,時言太后爲之也。承明元年,尊號曰太皇太后,復臨朝聽政。太后性聰達,自入宮掖,粗學書計。及登尊極,省决萬機。高祖詔曰:「朕以虛寡,幼纂寶曆,仰恃慈明,緝寧四海,欲報之德,正覺是憑,諸鷙傷生之類,宜放山林。其以此地爲太皇太后經始靈塔。于是時罷鷹師曹,以其地爲報德佛寺。太后與高祖游于方山,顧瞻川阜,有終焉之志,因謂群臣曰:「舜葬蒼梧,二妃不從。豈必遠山陵,然後爲貴哉!吾百年之後,神其安此。」高祖乃詔有司營建壽陵于方山,又起永固石室,將終爲清廟焉。刊石立碑,頌太后功德。太后以高祖富于春秋,乃作《勸戒歌》三百餘章,又作《皇誥》十八篇。又制:內屬五廟之孫,外戚本親緦麻,皆受復除。素儉,不好華飾,躬禦縵繒。而已太后多智略,猜忌,能行大事。是以威福兼作,震動內外。故王遇、張祐、符承丞等拔自微閹,歲中而至王公。王睿出入臥內,數年之間便爲宰輔,賞賚財帛以千萬億計,金書鐵券,許以不死之誓。李沖雖以器能受任,亦由見寵帷幄,密加賜賚,不可勝數。太后曾與高祖幸靈泉池,宴群臣及藩國使人,諸方渠師,各令爲其方舞。高祖率群臣上壽于太后,忻忻然自歌,高祖亦和歌,遂命群臣各言其志,于是和歌者九十人。太后外禮民望元丕、游明根等,頒賜金帛輿馬,每至褒美睿等,皆引丕等而參之,以示無私也。十四年,崩於太和殿,年四十九。其日,有雄雉集于太華殿。高祖酌飲不入口五日,毀慕過禮。謚曰文明太皇太后,葬于永固陵。高祖毀瘠,絕酒肉,不禦內者三年。初,高祖孝于太后,乃于永固陵東北里餘營壽宮,有終焉瞻望之志。及遷洛陽,乃自表西以爲山園之所,而方山靈宮石室至今猶存,號曰千年堂。

文成李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文成皇后李氏,梁國蒙縣人母,頓丘王峻之妹也,後之生也,有异于常,父方叔恒云:「此女當大貴。」及長,姿質美麗。世祖南征,永昌王仁出壽春,軍至後宅內,得後。及仁鎮長安,遇事誅,後與其家人送平城宮。高祖登白樓望見之,謂左右曰:「此婦人佳乎?」左右咸曰:「然。」乃下臺,後得幸于齋庫中,遂有娠。常太后後問後,後云:「爲帝所幸,乃有娠。」時守庫者亦私書壁記之,別加驗問,皆相符同。生顯祖,拜貴人,薨。後謚曰元皇后。葬金陵,配饗太廟。

獻文李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獻文思皇后李氏,中山安喜人,南郡王惠之女也。姿德婉淑,年十八,選入東宮。顯祖即位,爲夫人,生高祖。皇興三年,薨。上下莫不悼惜。葬金陵。承明元年,追崇號謚,配饗太廟。

孝文林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孝文貞皇后林氏,平凉人。叔父金閭起自閹宮,有寵于常太后,位至尚書,封平凉公。金閭兄勝爲平凉太守。金閭,顯祖初爲定州刺史,未幾,爲乙渾所誅,兄弟皆死。勝無子,有二女入掖庭。後容色美麗,得幸于高祖,生皇子恂,將爲儲貳。太和七年,依舊制薨。謚曰貞皇后,葬金陵。及恂以罪賜死,有司奏廢後爲庶人。

孝文廢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孝文廢後馮氏,太師熙之女。太和十七年,立爲後。高祖遵經典禮,後及夫人、嬪妃下接禦,皆以次進。車駕南伐,後留京師。高祖又南伐,後率六宮遷洛陽。及後父熙、兄誕薨,高祖爲書慰以叙哀情。及車駕還洛,恩遇甚厚。高祖後引後姊昭儀至洛,稍有寵,後禮愛漸衰。昭儀自以年長,且前入宮掖,素見待念,輕後而不率妾禮。後雖性不妒忌,時有愧恨之色。昭儀規爲內主,譖構百端。尋詔廢爲庶人。後貞謹有德操,遂爲練行尼。

孝文馮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孝文幽皇后,亦馮熙女也。母曰常氏,本微賤,得幸于熙,元妃公主薨後,遂主家事。生後與北平公夙。文明太皇太后欲家世貴寵,乃簡熙二女俱入掖庭,時年十四。其一早卒。後有姿媚,見愛幸。未幾疾病,文明太后乃遣還家爲尼,高祖遺留念焉。歲餘而文明太后崩。高祖服終後頗存訪之,又聞後素疾痊除,遣璽書勞問,遂迎赴洛陽。及至,寵愛過本,專寢當夕,宮人稀復進見。拜爲左昭儀,後立爲皇后。後高祖頻歲南征,後遂與閹宦高菩薩私亂。及高祖在汝南不豫,後便公然醜恣,中常侍雙蒙等爲其心腹。中常侍劇鵬諫而不從,憤懼致死。是時,彭城公主,宋王劉昶子婦也,年少嫠居。北平公馮夙,後之同母弟,後求婚于高祖,高祖許之。而公主志不願,後欲强之婚有日矣。公主密與侍婢及家僮十餘人,乘輕車,冒霖雨,赴懸瓠奉見高祖,自陳本意,因言後與菩薩亂狀,高祖聞因駭愕,未之全信而秘匿之,惟彭城王侍疾左右,具言其事。此後,後漸憂懼,與母常氏求托女巫,禱厭無所不至,願高祖疾不起,一旦得如文明太后輔少主稱令者,許賞報不資。乃取三牲宮中妖祠,假言祈福,專爲左道。高祖自豫州北幸鄴,後慮還見治撿,彌懷危怖,驟令閹人托參起居,皆賜之衣服,殷勤托寄,勿使泄漏。亦令雙蒙允行,皆其信者也。惟小黃門蘇興壽密陳委曲,高祖問其本末,敕以勿泄。至洛,執問菩薩、雙蒙等六人,迭相證舉,具得情狀。高祖臥含溫室,夜引後,幷列菩薩等于戶外。後臨入,令閹人搜衣中,稍有寸刃便斬。後頓首泣謝,乃賜坐東楹,去御筵二丈餘。高祖令菩薩等陳狀,又讓後曰:「汝母有妖術,可具言之。」後乞屏左右,有所密啓。高祖敕中常侍悉出,唯令長秋卿白整在側,後猶不言。高祖乃令以綿堅塞整耳,小語呼整再三,無所應,乃命後言。隱事,人莫知之。高祖乃呼彭城、北河二王令入坐,言:「昔是爾嫂,今乃他人,俱入勿避。」二王固辭,不獲命。及入,高祖云:「此老嫗乃欲白刃插我肋,汝可窮問本末,勿有所難。」高祖深自引過,致愧二王。又云:「馮家女不得復相廢逐,且使在宮中空坐,有心乃能自死,汝等勿謂吾猶有情也。」高祖素至孝,猶以文明太后故,未便行廢。良久,二王出,乃賜後辭决。再拜稽首,泣涕欷。令宿東房。高祖疾甚,謂彭城王勰曰:「後宮久乖陰政,自絕于天。若不早爲之所,恐成漢末故事。吾死之後,可賜自盡別宮,可葬以後禮,庶掩馮門之大過。」高祖崩,北海王祥奉宣遺旨,長秋卿整等入授後藥,後走呼不肯引决,執持强之,乃含椒而盡。殯以後禮,謚曰幽後,葬長陵營內。

孝文高皇后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孝文昭皇后高氏,司徒公肇妹也。父揚,母蓋氏,凡四男三女,皆生于東裔。高祖初,乃舉室西歸,達龍城鎮,表後德色婉艶,任充宮掖。及至,文明太后親幸北部,見後姿貌,奇之,遂入掖庭,年十三。初,後之幼也,曾夢在堂內立,而日光在窗中照之,灼灼而熱,後東西避之,光猶斜照不已。如是數夕,後自怪之,以白其父揚。揚以問遼東人閔宗,曰:「此奇徵也,貴不可言。」揚曰:「何以知之?」宗曰:「夫日者,君之德,帝王之象也。光照女身,將被帝命,誕育人君之象。」遂生世宗,後生廣平王,次長樂公主。及馮昭儀寵盛,密有母養世宗之意,後自代如洛陽,暴薨于汲郡之共縣。或云昭儀遣人賊後也。世祖之爲皇太子,三日一朝幽後,後遂撫念慈愛有加,親視櫛沐,母道隆備。其後有司奏請加謚曰貴人,高祖從之。世宗踐祚,追尊配饗。肅宗詔曰:「文昭皇太后,德協坤儀,美符大姒,作合高祖,實誕英聖,而夙世淪輝,孤塋弗。先帝孝感自衷,遷奉未遂,永言哀恨,義結幽明,廢呂尊薄,禮申漢代。」又詔曰:「文帝昭皇太后尊配高祖廟定號,促令遷奉,自然及始,太后當主,可更上尊號稱太皇太后。」初開終寧陵數丈,于梓宮上獲大蛇,長丈餘,黑色,頭有王字,蟄而不動。靈櫬遷還,置蛇舊處。

 皇親部四 ↑返回頂部 皇親部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