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主菜单

魏武宣卞皇后编辑

魏志》曰:武宣卞皇后,琅琊人,文帝母也。本倡家,年二十,太祖于譙納后爲妾。后隨太祖至洛。及董卓爲亂,太祖微服東出避難。袁術傳太祖凶問,時太祖左右在洛者皆歸,后止之曰:「曹君吉凶未定,未可知,今日還家,明日若在,何面目復相見也?正使禍至,共死何若!」遂從后言。太祖聞而善之。建安初,丁夫人廢,遂以后爲繼室。諸子無母者,太祖皆命后養之。文帝爲太子,左右長御賀后曰:「將軍拜太子,天下莫不忻喜,后當傾府藏賞賜。」后曰:「王自以丕年大,故用爲嗣,我但當以免無教導之過,爲幸甚耳,亦何當賜遺乎!」長禦還,以語太祖,太祖悅曰:「怒不變容,喜不改節,是最爲難。」二十四年,拜爲王皇后。文帝踐祚,尊曰太后,稱永壽宮。

《魏書》曰:后以漢延熹三年生齊郡白亭,有黃氣滿室移日。父敬侯怪之,以問卜者王旦,旦曰:「此吉祥也。」爲太后,見外親,不假以顔色,常言「居處當務節儉,不當妄賞賜,念自勉也。」帝爲太后弟秉起第,第成,太后幸弟請諸家外親,設下厨,無异膳。太后左右,菜食粟飯,無魚肉。其儉如此。

文甄皇后编辑

魏志》曰:文甄皇后,中山無極人,明帝母。父逸,上蔡令。后三歲失父。後天下兵亂,加以饑饉,百姓皆賣金銀珠玉寶物,時后家大有儲穀,頗以買之。后年十餘歲,白母曰:「世今亂,多買寶物,匹夫無罪,懷璧爲罪。又左右皆饑乏,不如以穀賑給親族鄰里,廣爲恩惠也。」舉家稱善,即從后言。建安中,袁紹爲中子熙納后。冀州平,文帝納后于鄴,有寵,生明帝。郭后、李、陰貴人幷愛幸,后愈失意,有怨言。帝大怒,遣使賜死,葬于鄴。明帝即位,有司奏請追謚,又別立寢廟。太和元年,追封謚曰敬侯;適孫像襲爵。初營宗廟,掘地得玉璽,方一寸九分,其文曰「天子羨思慈親」,明帝爲之改容,以太牢告廟。又嘗夢見后,于是舅氏親疏高下,叙用各有差,賞賜累巨萬。

《魏書》曰:甄后每寢寐,家中仿佛見人持玉衣覆其上者,常共怪之。相工劉良相后曰:「此女貴乃不可言。」后自少至長,不好戲弄。年八歲,外有立騎戲馬者,家人諸姊皆上閣觀之,后獨不行。年九歲,喜書,視字輒識,數用諸兄筆硯,兄謂后言:「汝當作女博士耶?」后答言:「聞古者賢女,未有不覽前世成敗,以爲己誡。不知書,何由見之?」及爲皇后,寵愈隆而彌挹。每因閑宴,常言:「昔黃帝子孫蕃育,蓋由妾媵衆多,獲斯。願廣求淑媛,以豐繼嗣。」帝心喜焉。

文郭皇后编辑

魏志》曰:文德郭皇后,安平廣宗人也。祖世長吏。后少而父永奇之,曰:「此乃吾女中王也。」遂以女王爲字。早失二親,喪亂流離,沒在銅鞮侯家。太祖爲魏公時,得入東宮。后有智數,時有所獻納。文帝定爲嗣,后有謀焉。太子即王位,后爲夫人,及踐祚,爲貴嬪。甄后之死,由後后之寵也。遂立爲后。黃初五年,帝東征,后留許昌永始台。時霖雨百餘日,城樓多壞,有司奏請移止,后曰:「昔楚昭王出游,貞薑留漸台,江水至,使者迎而無符,不去,卒沒。今帝在遠,吾幸未有是患,而便移止,奈何?」明帝即位,尊后爲皇太后,稱永安宮。

明帝毛皇后编辑

魏志》曰:明帝悼毛皇后,河內人。以選入東宮,明帝時爲平原王,進禦有寵,出入與同輦。及即位,爲皇后。初,明帝爲王,始納河內虞氏爲妃,帝即位,虞氏不得立,卞太后慰勉焉。虞氏曰:「曹氏好立賤,未有能以義舉者也。」后父嘉本典車工,卒暴富貴,舉動甚蚩駭,語輒自稱侯身,人以爲笑。帝之幸郭皇后也,后愛寵日衰。景初元年,帝游後園,召才人以上宴樂,左右:「宜延皇后。」帝不許。乃禁左右,使不得宣。后知之,明日,帝見后,后曰:「昨日游宴北園,樂乎?」帝以左右泄之,所殺十餘人。賜后死,然猶加謚,葬湣陵。

明帝郭皇后编辑

《魏志》曰:明帝郭皇后,西平人。世河右大族。黃初中,本部反叛,遂沒入宮。明帝即位,甚見愛幸,拜爲夫人。帝疾困,遂立爲皇后。齊王即位,尊后曰皇太后,稱永寧宮。值三主幼弱,宰輔親政,與奪大事,皆先啓太后,然後施行。丘儉、鍾會等假其命,以爲亂焉。景元四年,崩。

晋宣穆張皇后编辑

《晋書》曰:宣穆皇后張氏,諱春華,高祖同郡人也。母河內山氏,司徒濤之從祖姑也。后少有德行智識。初,高祖辭仕,以風痹不能起,居曝書,遇雨,自起收書。家惟一婢見之,后懼言語泄漏,乃手殺之,而自執爨焉。帝由是重之。其後柏夫人有寵,后罕得進見。帝嘗臥疾,后往省病,帝曰:「老物可憎,何煩出也!」后慚恚不食,將自殺,諸子亦不食。帝驚而致謝,后乃止。退而謂人曰:「老物不足惜,慮困我好兒耳!」魏正始八年,崩。武帝受禪,追尊爲太后。

景懷夏侯皇后编辑

《晋書》曰:景懷夏侯皇后,沛國譙人也。父尚,魏征南大將軍。母曹氏,魏德陽鄉主。后雅有識度,帝每有所爲,必預籌畫。魏世,皇帝居上將之重,諸子幷有雄才大略。后知帝非魏之純臣,而后既魏氏之甥,帝深忌之。青龍三年,以鴆崩。武帝登祚,始加號謚。

文明王皇后编辑

王隱《晋書》曰:文明皇后,王肅女。秉德清貞,體行純和。八歲,誦《詩》、《論》,特精喪服;苟有文義,過目則識。祖司徒朗异之曰:「興吾家者,必此女矣,惜不爲男。」每居大喪,常身不勝衣。時鍾會見任,言于文帝曰:「會好爲事端,寵過必弊。」太始元年,尊曰皇后,宮曰崇禮。自即尊位,眷戀素業,忽弃華麗。四年,薨。

晋書》曰:后諱元姬,年十二,祖朗薨,后哀戚哭泣,發于自然,其父益加敬异。既笄,歸于文帝,生武帝。

武元楊皇后编辑

《晋書》曰:楊元后,父炳。言后相貴,故文帝爲武帝娶之。生惠帝。武帝疑惠帝不堪奉大統,密以語后,后曰:「立嫡以長不以賢,豈可動乎?」帝采諸葛沖等五十人女入殿,呈露面常衣,令后選取。后不取端正,唯取長白。時卞藩女有美色,帝舉扇鄣面,語后曰:「藩女可」。后曰:「藩三世皇后,不宜枉以卑位。」其中者以絳紗系臂,遂取胡芳。芳啼哭,左右曰:「陛下聞聲。」芳曰:「死且不畏,何畏陛下?」帝壯其言。父奮聞女中,亦哭曰:「老奴不死,唯有二兒,男在九地之下,女在九天之上。」帝拜芳爲貴嬪。元后疾甚,見上素敬胡夫人,恐立之,又慮太子不安。臨終,枕帝膝曰:「從妹男涓有德色,不足,復娶异姓。」帝許之,崩於光明殿。

武悼楊皇后编辑

《晋書后妃列傳》曰:后諱芷,字季蘭,小字男涓,武帝繼室也,太傅楊駿女。咸寧二年,即后位。婉罪慝音翳,才色映椒房,寵禮尤隆。后無子。賈庶人爲太子妃時,數以肆情忌嫉,失帝意,帝慮始終之事,欲廢焉。后爲妃陳請曰:「賈公有勛于王府,猶將數世宥之,况賈妃親則其子。夫妒忌,亦婦人之常事,不足以一眚而忘大德。」帝納焉。晏駕,尊曰皇太后。賈庶人五日一朝,后既喪所,夫常有戚容,庶人謂不悅在己,愈自嫌。及星辰有變,占于母家不利,殿中典兵中郎孟觀等遂進勸庶人:「有先倡者有福,后廢者受禍。」庶人遂陷誅后父駿三族及內外親屬,遷后于永寧宮。賈庶人尋諷百僚,奏太后廢爲庶人,母龐付廷尉行刑。詔初欲宥之,卒不可。事奏,太后截稽顙稱妾,以請母于賈庶人,而龐遂見刑。后不勝憂哀,崩于幽宮,春秋三十有四。謚曰武悼皇后。

《晋后略》曰:賈后既殺楊庶人于金墉城,又信妖巫,謂人既死,必訴怨于先帝,乃覆而殯之,施諸厭劾符書藥物以合瘞之。

惠帝賈皇后编辑

王隱《晋書》曰:后諱南風,武帝謀太子婚,久不决,上欲取衛瓘女,元后欲娶賈充女,上曰:「衛女有五可,賈女有五不可。衛家種賢而多子,端正長白;賈女種妒少子,醜而短黑。」郭槐多輸寶物于后,遂娶南風。八年,將納妃,帝知太子不慧,故試之。盡召東宮官屬,作飲食,而密封詔,使太子决,停信待之。賈妃大懼,召人答詔草。給使張泓曰:「太子不學,而答引古義,必責草主,更益譴負,不如直以意答。」妃大喜,語泓:「便爲我好答,得富貴,與汝共之,」泓素有小才,具草,令太子自寫。武帝大喜。賈妃酷妒,手擊數人,或以刀戟擲孕妾,子乃墮地。上大怒,治金墉城,將廢之。趙粲、荀勖深救之,故得不廢。洛陽尉部小吏忽有好物,尉疑爲盜,召詰之。賈后疏親欲求盜物,往聽對辭。云「先行逢一老嫗,說家有疾,師卜當得城南年少厭塞,漸相煩,尋重報。小吏從之,上車下帷,內著簾箱,中行十餘里,過六七門限,開簾,忽見樓閣好屋。問此何處,雲天上,即以香湯見浴,好衣美食將入。見一婦人,年三十五六,短小青黑色,眉后有疵。見留數日,共宿,得此衆物。」賈氏親疏聞其形狀,知是賈后,慚而去,尉亦解意。雲時他人多殺之不出,唯此小吏,以愛得出。賈后詐有身,內物爲産,遂取妹夫韓壽兒,托之諒暗所生,故弗顯。賈庶人臨廢,遙喚帝曰:「陛下有婦,使人廢之,亦行自廢。」詔賜死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:齊王冏入廢后,后驚曰:「卿何爲來?」冏曰:「有詔收后。」后曰:「詔當從我出,何詔也?」又問曰:「誰起事?」冏曰:「梁、趙。」后嘆曰:「系狗當系其頸,今反系其尾,何得不然!」

《晋后略》曰:載賈后以簾車,出承明東掖東門,詣金墉城,食金屑而死。

惠羊皇后编辑

臧氏《晋書》曰:惠羊皇后,諱獻容,太山南城人也。父玄之,字弘猷。永康元年,立爲皇后。將入宮中,衣中有火。永興元年,河間王顒使將張方廢后于金墉城。七月,陳午等唱伐成都王,復后位。八月,張方又廢后。十一月,張方逼遷大駕幸長安,留台復后位。永興二年,張方又廢后。河間王顒矯詔賜后死,劉暾他昆切。等上表,后得免。帝還洛,迎復后位。後洛陽令何喬又廢后。懷帝即位,尊后爲惠皇后,居弘訓宮。洛陽敗,沒于劉曜。曜僭位,以爲皇后。因問曰:「朕何如司馬家兒?」后曰:「胡可幷焉?陛下開基之聖主,彼亡國之暗夫,有一婦一子及身三耳,不能庇之。貴爲帝王,而妻子辱于凡庶之手。妾爾時實不思生,何圖復有今日。妾生于高門,嘗謂世間男子皆然。自奉巾櫛已來,始知天下有丈夫耳。」曜甚愛寵之,生二子而死,僞謚獻文皇后。

謝夫人编辑

《晋書》曰:謝夫人,名玖。本貧賤,父以屠羊爲業。玖清惠貞正,而有淑姿,選入後庭,爲才人。惠帝在東宮,將納妃。武帝慮太子未知帷房之事,乃遣玖往東宮侍寢,由是得幸,有身。賈后忌之,求還西宮,遂生湣懷。乃立爲太子,拜玖爲淑媛。乃湣懷遇鴆,玖亦被害焉。永康初,詔改葬太子,因贈玖夫人印綬,葬顯平陵。

懷王太后编辑

臧氏《晋書》曰:懷王皇太后,諱姬。初入武帝宮,拜中才人,早崩。懷帝即位,追尊曰皇太后。

梁皇后编辑

臧氏《晋書》曰:梁皇后,諱蘭璧,安定人也。祖鴻季,儀同三司。父芬,司徒。后初爲豫章王妃,懷帝即位,爲皇后。永嘉中,沒胡賊。

元帝夏侯太妃编辑

《晋書》曰:夏侯太妃,名光姬,沛國譙人也。父莊,淮南太守。妃生自華宗,幼而明慧。琅耶武王爲世子覲納焉,生元帝。元帝立,稱王妃。永嘉元年,薨於江左,葬琅耶。國初有讖云「銅馬入海建業期」,太妃小字銅環,而元帝中興于江左矣。

元敬虞皇后编辑

《晋書》:元敬虞皇后,諱孟母,濟陽外黃人。父豫。元帝爲琅耶王,納后爲妃,無子。永嘉六年,薨。大興三年,册贈皇后璽綬,于太廟。

《晋書》曰:豫章君荀氏,元帝宮人也。初有寵,生明帝及琅琊王伷,由是虞后所忌,漸見疏薄。明帝即位,封建安君,別立第宅。太寧元年,帝迎還台內,供奉隆厚。及成帝立,尊同于太后。咸康元年,薨。詔曰:「朕少遭憫凶,慈訓無禀,撫育之勤,建安君之仁也。一旦薨殂,實思報復,永懷平昔,感痛哀摧。」其贈豫章郡君,別立廟于京都。

明帝庾皇后编辑

《晋中興書》曰:明穆皇后庾氏,諱文君,左將軍琛第三女也。后少以璋特异,令儀淑美。故中宗爲肅祖納焉。初爲世子妃,仁和有禮,深見敬重。后生顯宗成皇帝,顯宗即位,尊后曰皇太后。群臣奏:「天子幼沖,宜依漢和熹皇后故事。」后辭讓數四,不得已遂臨朝攝萬機。蘇峻作逆,王師敗績,后以憂逼,崩,時年三十三。

成恭杜皇后编辑

《晋書》曰:成恭杜皇后,諱陵陽,鎮南將軍預之曾孫也。成帝以后奕世名德。咸康二年,備禮拜爲后。后少有姿色,然長猶無齒,有來求婚者輒中止。及納采之日,一夜齒盡生。七年三月,后崩,年二十一。在位六年,無子。先是,三吳女子相與簪白花,望之如素柰,傳言天公織女死,爲之著服,至是而后崩。

康帝褚皇后编辑

《晋中興書》曰:康獻皇后褚氏,字蘇子,太傅褒之女也。后聰明有器識,以名家女入爲琅琊王妃,生孝宗穆皇帝。孝宗即位,尊后曰皇太后。泰元元年,太后詔曰:「皇帝婚冠禮備,遐邇宅心,宜當陽親覽,緝熙惟始。今歸政事,率由舊典。」于是復稱崇德太后。九年,崩于顯陽殿。

簡文鄭皇后编辑

《晋中興書》曰:簡文宣太后鄭氏,諱阿春,滎陽人。先適田氏,生一男,夫又亡,后依于舅吳氏。中宗爲丞相,敬后先崩,將納吳氏女爲夫人。后及吳氏女幷游後園,有見之者言于中宗曰:「鄭氏女雖嫠居,賢于吳氏遠矣。」遂以德色納爲夫人,甚有寵。后雖貴幸,而恒有憂色,中宗問其故,對曰:「妾有妹,中者適長沙王褒,餘二妹未出,恐妹爲人妾,無復求者。」中宗從容謂劉隗曰:「鄭氏有二妹,卿可求佳對,使不失舊。」隗舉其從子傭娶第三者,以小者適漢中李氏,皆得舊門。帝稱尊號,后雖爲夫人,詔太子及東海、武陵王皆母事之。帝崩,後稱建平園夫人。咸和元年,薨。

孝武李太后编辑

《晋書》曰:孝武李太后,諱陵容,本出微賤。始,簡文帝爲會稽王,有三子,廢黜,早夭;其後,諸姬絕孕將十年。帝令卜者扈謙筮之,曰:「後房中有一女,當育二貴男,其一終盛晋室。」乃令善相者召諸愛妾而示之,皆云非其人,又悉以諸婢媵示焉。時后爲宮人,在織坊中,形長而色黑,宮人皆謂之昆侖。既至,相者驚云:「此其人也。」帝以大計,召之侍寢。后數夢兩龍枕膝,日月入懷,帝聞异而焉,遂生孝武帝。

王皇后编辑

《晋中興書》曰:孝武定皇后王氏,字法惠。寧康三年,中軍將軍桓沖、侍中臣康奏:「晋陵太守王蘊女天性柔順,惠心塞淵,儀度既同,四業允備。且盛德之兆,美善先積。參議,可以配德乾元,恭承宗廟,貞進六宮,母儀天下。」故烈宗納焉。后性嗜酒驕妒,帝深患之,乃召蘊于東堂,具說后過狀,令加訓誡。蘊免冠謝焉。后于是少自改飾。太元五年,崩。

安帝陳太后编辑

《晋中興書》曰:安德太后陳氏,松滋人也。諱歸女。父廣,以倡進,仕至平昌太守。后以美色能歌彈入宮,初爲淑媛,生安、恭二帝。太元十五年,薨,贈夫人,追崇曰皇太后。

恭帝褚皇后编辑

《晋書》曰:恭思褚皇后,諱靈媛,河南陽翟人,義興太守爽之女也。后初爲琅琊王妃。元熙元年,立爲皇后,生海鹽、富陽公主。及帝禪位于宋,降爲零陵王妃。宋元嘉十三年,崩,葬沖平陵。

 皇親部三 ↑返回頂部 皇親部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