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親部十四 太平御覽
卷一百四十九.皇親部十五
皇親部十六 

太子四编辑

《唐書》曰:廢太子瑛,玄宗第二子也。景杬年,封真定郡王。開元三年,立爲皇太子。母趙麗妃,本伎人也,有才貌,善歌舞,玄宗在潞州得幸。及武惠妃寵幸,麗妃恩乃漸弛。惠妃女咸宜公主出降于楊洄,洄希惠妃之旨,規利于己,日求其短,譖于惠妃。惠妃泣訴于玄宗,以太子結党,將害于妾母子,亦指斥于至尊。玄宗惑其言,震怒,謀于宰相,意將廢黜。中書令張九齡奏曰:「陛下纂嗣鴻業,將三十年,太子已下,常不離深宮,日受聖訓。今天下之人皆慶陛下享國日久,子孫蕃育,不聞有過,陛下奈何以一日之間廢弃三子?且太子國本,難于動搖。昔晋獻公惑寵嬖之言,太子申生憂死,國乃大亂。漢武威加六合,受江充巫蠱之事,禍及太子,遂至城中流血。晋惠帝有賢子爲太子,容賈後之譖,以至喪亡。隋文帝取寵婦之言,廢太子勇而立晋王廣,遂失天下。由此而論之,不可不慎。今太子既長無過,二王又賢,臣待罪左右,敢不詳悉。「玄宗默然,事且寢。二十五年四月,楊洄又構于惠妃,言瑛兄弟三人與太子妃兄駙馬薛鏞常構异謀。玄宗遽召宰相籌之,李林甫曰:「此蓋陛下家事,臣下不合參加。」玄宗意乃决矣。使中官宣詔于宮中,幷廢爲庶人。天下之人不見其過,鹹惜之。寶應元年,詔贈皇太子。

又曰:靖恭太子琬,玄宗第六子也。天寶十四年,安祿山反于范陽。其月,制以琬爲征討元帥,高仙芝爲副,令仙芝徵河、隴兵募屯于陝郡以禦之。數日,琬薨。琬素有雅稱,風格秀整,時士庶冀琬有所成功,忽然殂謝,遠近鹹失望焉。贈靖恭太子,葬于西原。

又曰:承天皇帝亻炎音談既爲張良娣所構,肅宗怒而幽死,又欲搖動代宗。時代宗收復兩京,遣判官李泌入朝獻捷。從容語及亻炎事,泌曰:「臣幼稚時念得《黃台瓜辭》,陛下聞其說乎?高宗大帝有子八人,天后所生四子自爲行第,故睿宗第四。長曰孝敬皇帝弘,爲太子監國,仁明孝悌。天後方圖臨朝,乃鴆殺之,立雍王賢。賢每自憂惕,知必不保全,與二弟同侍父母之側,無由敢言。乃作《黃台瓜辭》,令樂工歌之,冀天后聞之哀湣。辭曰:『種瓜黃台下,瓜熟子離離。一摘使瓜好,再摘令瓜稀,三摘尚自可,摘絕抱蔓歸。』太子賢終爲天后所逐,死于黔中。陛下有今日運祚,已一摘矣,慎無再摘。」上愕然曰:「卿安得有是言!」自是奪宗之計不行。

又曰:憲宗章武皇帝,順宗長子。母王太后。六七歲時,德宗抱置膝上,問曰:「汝誰子,在吾懷?」對曰:「是第三個天子。」德宗异而憐之。貞元四年,封廣陵王。順宗即位之年,封册爲皇太子。

又曰:懿宗恭惠皇帝,宣宗長子。母曰元昭皇太后晁氏。大和七年,生於藩邸。封鄆王。大中十三年,宣遺詔立爲皇太子,姿貌瑰杰,有异稠人。藩邸時當重疾,郭妃侍醫,見黃龍出入于臥內。妃以告,帝曰:「慎勿言。」

又曰:僖宗恭定皇帝,懿宗第五子。母曰惠安皇后王氏。初封普王。懿宗大漸,制曰:「朕守大器之重,居兆人之上,日懼一日,如履如臨。旰昃勞懷,寢興思治,涉道猶淺,道化未孚。而攝養乖方,寒暑成厲,實有慮于闕政,且無暇而怡神。考茲舊章,謀于卿士,思闡鴻業,式建皇儲。第五男晋王孝敬溫恭,寬和博厚,日新令德,天假英姿,言皆中規,動必由禮。俾崇邦本,允葉人心,宜立爲皇太子,權勾當軍國政事。諮爾中外卿士,暨于腹心之臣,各竭乃心,永安黎獻。」

太弟编辑

王隱《晋書》曰:惠帝永寧二年,立清河王覃爲太子。成都、河間王復廢覃爲清河王,立成都王爲皇太弟。

《晋陽秋》曰:永興元年,河間王顒表拜成都王穎爲皇太弟。司空越、高密王簡、平昌公模等以大駕北征,廢皇太弟穎,立豫章王熾爲皇太弟。

崔鴻《十六國春秋》曰:晋成都王穎爲皇太弟,領丞相,自鄴懸秉朝政,事無大小,皆先關諮。

《唐書》曰:武宗肅皇帝,穆宗第五子。母曰宣懿皇后韋氏。長慶元年,封穎王。開成五年,文宗疾,兩軍中尉仇士良、魚志弘矯詔迎穎王于十六宅,曰:「朕自嬰疾疹,有加無瘳,懼不能躬總萬機,日厘庶政。稽于古訓,謀及大臣,用建親賢,以貳神器。親弟穎王氵厘,昔在藩邸,與朕嘗同師訓,動成儀矩,性禀寬仁。俾奉昌圖,必諧人欲。可立爲皇太弟,應軍國政事,便令勾當。百辟卿士,宜竭乃心。」

又曰:昭宗景文皇帝,懿宗第七子。母曰惠安太后王氏。帝于僖宗,母弟也,尤相親睦,自艱難播越,嘗隨侍左右。僖宗不豫,遺詔立爲皇太弟。

太孫编辑

王隱《晋書》曰:趙王倫既廢賈後,皇帝使使持節追復皇太子,拜皇孫臧爲臨淮王、尚爲襄陽王。又詔立臧爲皇太孫,文武官屬即轉爲太孫官屬,車服侍從,皆湣懷之舊也。趙王倫篡位,太孫廢爲濮陽王,薨。惠帝復祚,立襄陽王尚爲皇太孫。薨,謚沖皇太孫,幷追謚前太孫爲哀皇太孫。

《晋惠帝起居注》曰:拜皇孫臧爲臨淮王、尚爲襄陽王。又詔臧爲皇太孫。臧廢到銅駝街,宮人哭從,皆哽咽,路人收泪焉。桑復生于西厢,長丈餘,太孫廢乃枯。

又曰:惠帝詔以太常成粲爲太孫太傅,前城閭校尉梁柳爲太孫太傅。

又曰:惠帝使使持節兼司空任城王濟策命湣懷皇太子前妃爲皇太孫太妃。是日也,以復妃告于太廟。

《後魏書》曰:高宗文成皇帝,景穆帝之長子也。母曰閻氏。帝少聰達,太武常置左右,號世嫡皇孫。

又曰:劉尼,代人也。父祖皆爲方面大人。少壯健,有膂力,世祖善之,拜羽林中郎。宗愛既殺南安王餘于東廟,秘之,唯尼知之。尼勸愛立高宗。愛自以負罪于景穆,聞而驚曰:「君大痴人,皇孫若立,豈忘正平時事乎?」尼以狀告殿中尚書源賀。仍謀于南部尚書陸麗,麗曰:「唯有密奉皇孫耳。」于是賀與長孫渴侯嚴兵守衛,尼與麗迎高宗于苑中。麗抱高祖馬上,入于京城。尼馳還東廟,大呼曰:「宗愛殺南安王,大逆不道。皇孫已登大位,有詔,宿衛之士皆可還宮。」衆鹹唱萬歲。

《後周書》曰:建德二年夏六月壬子,皇孫衍生,文武官普加一階。

蕭子顯《齊書》曰:文惠太子長懋,字雲喬,世祖長子也。世祖年未弱冠,而生太子,爲太祖所愛。建元元年,封南郡王,邑二千戶。江左未有嫡皇孫封王,始自此也。

又曰:郁林王昭業,字元尚,文惠太子長子也,小名法身。文惠太子薨,立昭業爲皇太孫,居東宮。昭業少美容止,好隸書。世祖敕皇孫手書不得妄出,以貴重之。

《唐書》:貞觀十七年,誕皇太孫,宴宮寮于弘教門。太宗幸東宮,自殿北門入,謂宮臣曰:「頃來生業稍可,非乏酒食,而唐突公等宴會,朕有甲觀之慶,故就卿爲樂耳。」謂太子曰:「爾國之儲,貳府藏是同,金玉綺羅不足爲賜。但先聖典籍,可爲鏡誡耳。」因賜《尚書》、《毛詩》、《孝經》各一部。

又曰:永淳元年,立皇孫重昭爲皇太孫,將置府寮,上召吏部侍郎裴敬彝、郎中王方慶問曰:「今立太孫,前代故事如何?」方慶進曰:「臣按《周禮》,有嫡孫。漢魏已來,皇太子在,亦不立太孫,但封王耳。今陛下肇建皇孫,創斯盛典,所以彰子孫千億之盛,福祚靈長之應也。」上悅。

太子妃编辑

《白虎通》云:妃者,匹也。妃匹者何謂也?相與偶然。古者天子後宮嫡庶皆曰妃。史記》曰:黃帝有四妃。帝嚳有四妃。虞舜有二妃。周以天子之正嫡爲皇后。秦稱皇帝,因稱皇后,以太子之正嫡稱妃。漢因之。

《漢書·外戚傳》云:太子妃有良娣、有孺子,妻妾凡三等是也。魏晋以後鹹遵之。

漢書》曰:孝景薄皇后,孝文薄太后家女也。景帝爲太子時,薄太后取以爲太子妃。及帝即位,立爲皇后。

又曰:孝武陳皇后,長公主嫖女也。初武帝得立爲太子,長主有力,取主女爲妃。帝即位,立爲皇后。

又曰:元帝爲太子,司馬良娣死後,太子悲恚發病,忽忽不樂。宣帝令皇后擇後宮家人子可以娛侍太子者,王禁女政君預焉。時預擇者五人,政君獨衣絳緣諸于。諸于,大掖衣也。侍中杜輔送入太子宮,見于丙殿。待禦幸,有身,立爲太子妃。

又曰:孝成許皇后,平恩侯嘉女也。元帝選配皇太子。初入太子家,上令中常侍黃門親近者侍送,還白太子欣說狀,元帝喜謂左右:「酌酒賀我!」左右皆稱萬歲。及成帝即位,立許妃爲皇后。

又曰:孝哀帝傅皇后,定陶傅太后從弟子也。哀帝爲定陶王時,傅太后欲重親,取以配王。王入爲太子,傅氏女爲妃。哀帝即位,立爲皇后。

《後漢書》曰:明帝馬皇后,伏波將軍援小女也。初,援征五溪蠻,卒于師,虎賁中郎將梁松、黃門侍郎竇氏等因譖之,由是家益失勢,又數爲權貴所侵侮。後從兄嚴不勝憂憤,白太夫人絕竇氏婚,求進女掖庭。乃上書曰:「臣叔父援辜恩不報,而妻小特獲恩全,戴仰陛下,爲天爲父。竊聞太子、諸王妃匹未備,援有三女,大者十五,次者十四,小者十三,儀狀膚,上中以上,皆孝順小心,婉順有禮。願下相工,簡其可否。如有萬一,援不朽于黃泉。」由是選後入太子宮,時年十三。

《吳志》曰:太子孫和賜死,和與妃張决別。張曰:「吉凶當相隨,終不獨生活也。」亦自殺。

《蜀志》曰:後主敬哀皇后,車騎將軍張飛女也。章武元年,納爲太子妃。建興元年,立爲皇后。

王隱《晋書》曰:楊元後,武帝娶之,生惠帝。謀婚久不决,上欲娶衛瓘女,後欲娶賈充女。充妻郭酷妒宿著。上曰:「衛公女有五可,賈公女有五不可。衛家種賢而多子,端正而長白。賈家種妒少子,酷而短黑。」郭必欲使所生女配太子,既先使人言,又輸寶物于楊後。固啓必成。本當娶後妹午,午年十二,小太子一歲,定見短小,未勝衣。更娶南風,南風時年十五,大太子二歲。上乃聽之。帝知太子不惠,又聞衛瓘言,故試之。盡召東宮大小官屬,爲作飲食,而密封詔事,使太子决,停信侍之。賈妃大懼,請外人作答詔草。給使張泓行還,啓賈妃曰:「太子不學,而答詔引義,必致責,作草主,更益譴負。不如直以意答。」賈妃大喜,語泓:「便爲我好答,得富貴,與汝共之。」泓素有才,答之,高過。武帝大喜。于是賈妃諷旨于外,說張泓孝廉郎才,語領軍,舉高第。充遣語女曰:「衛瓘老奴,幾破汝家事。」于是賈妃銜之。

又曰:賈妃酷妒,手斫數人,或以戟レ孕妾,子乃隨刃墮地。上聞,大怒,垂廢之。荀勖深救之,故得不廢。

《晋氏后妃別傳》曰:武悼皇后,武帝繼室也,太傅楊駿女。賈庶人爲太子妃時,數以肆情,性忌妒,失帝意,帝欲廢焉。後爲妃陳請曰:「魯公有勛于王府,妃親則其子。妒忌,婦人常事,不足以一眚而忘大德。」帝納焉。

王隱《晋書》曰:初,世祖遣才人謝玖給事惠帝,因是有娠。臨娶賈妃,迎玖西宮,遂生湣懷太子。惠帝即位,立爲皇太子,爲聘王夷甫小女惠風。賈後暴戾日甚,乃表乞免爲庶人,送太子妃王氏入金墉城,妃父尚書令王衍見脅,表離婚。妃出金墉城,號哭感動左右,道路爲之悲愴也。

又曰:劉曜、王彌等入洛,盡將諸后妃去,湣懷太子王妃拔刀向賊,曰:「我,司徒公女,皇太子妃;死則已,終不爲賊婦。」賊乃害之。

《晋起居注》曰:元帝太興五年,上臨軒,使策命拜晋王太子妃庾氏爲皇太子妃。

《晋孝武帝起居注》曰:納采,聘太子妃;百官朱服,會于新安公主第,秘書監王操之爲主人。

《晋孝武帝起居注》曰:上臨軒,設懸而不樂,遣兼司空望蔡公謝琰,納太子妃王氏,詔曰:「太子諱婚,禮即就,仰祖宗遺烈,憑道德之資;保傅將翼,賢士竭誠;慎行修德,積善慶隆,豈惟在予!天賫賜所以宣其悅情。其便依舊。有賜。」左僕射王珣奏賜文武絹布,百官詣止車門上禮。

《甲辰儀》曰:皇太子妃、公妃夫人逢持節使者、高車使者,皆住車,相揖。妃、主皆住車,不揖。

《東宮舊事》曰:司徒會稽王道子等啓曰:「皇太子系體宸極,年德幷茂,宜簡國媛,緝宣內教。故中書令太常王獻之、新安公主息女,六行聿修,四德允備,加之世載簡正,慶深積善,僉曰宜作配儲宮,正位中饋。」太元二十一年,皇太子納妃琅琊臨沂王氏,時年十四。

王隱《晋書》曰:安僖皇后王氏,字神受,太常王獻之女,新安公主生,即安帝姑也。孝武帝以後少孤,無兄弟,故爲安帝納爲太子妃。

《東宮舊事》曰:有詔以皇太子納妃,賜帛各有差。使持節兼司空公尚書右僕射謝琰、副護軍將軍臨湘縣侯車胤迎。詹事尚書左僕射王珣率東宮屬迎于主第。

《東宮舊事》曰:皇太子納妃,織成袞帶、白玉佩、四望車、羽葆前後部、鼓吹各一部,步搖一具、九鈿函盛之同心雀鈿一具、函盛鬢花六五枝、登花一三五支、團樹花十株、碧紗座半綉一、丹羅杯文長命綺襡一。襡,音屬,別名。

又曰:太子納妃,絳真文羅一幅、被子一,絳羅綉四幅、被一。

又曰:皇太子納妃,有絳真文羅、漆龍頭支髻、枕一、銀花環钅刃、自副金塗連盤鴨燈一、絳地文履一、量漆花簏一、絳地織成綺糸龍、有七采柸文綺一、絳石柸文綺被有一、又七采柸文綺、長命杯文綺

《晋令》曰:皇太子妃珮瑜玉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:皇太子妃,金璽龜鈕朱緩,佩瑜玉。

又曰:少帝司馬皇后,諱茂英,河內溫人,晋恭帝女也。初封海鹽公主,少帝以公子尚焉。宋初,拜皇太子妃。少帝即位,爲皇后。

又曰:前廢帝何皇后,諱令婉,廬江適人也。孝建三年,納爲皇太子妃。

又曰:後廢帝江皇后,諱簡珪,濟陽考城人,北中郎長史智淵孫女。太始五年,太宗訪太子妃,而雅信小數,名家女多不合。江氏雖世爲華族,而後父、祖幷已亡,弟又弱小,門無强蔭,以卜筮最吉,拜爲皇太子妃。

蕭子顯《齊書》曰:皇太子有厭翟車,如重翟車,飾微减。漆畫輪車,太子妃亦乘之。

又曰:文安王皇后,諱寶明,琅耶臨沂人。建元元年,爲南郡王妃。四年,爲皇太子妃,無寵。太子爲宮人制新麗衣裳及首飾,而後床帳陳古,釵鈐小釵也。十餘枚。

《唐書》曰:太宗文德皇后長孫氏,少好讀書,造次必循禮則。十三,嬪于太宗。武德九年,册拜皇太子妃。

又曰:高宗廢後王氏,同安長公主即後之從祖母也。公主以後有美色,遂納爲晋王妃。高宗登儲,册爲皇太子妃。

又曰:開元中,敕:「所選皇太子及諸王等妃,既是百官子女,禮合避人,今追就本縣。及過本司,未爲得所,其應預妃者,宜令所司具名錄奏,各令女及近親隨使于命婦朝堂待進止。」

良娣编辑

漢書》曰:衛太子史良娣,宣帝妃祖母也。太子有妻妾凡三等,子皆稱皇孫。史良娣家本魯國,母貞君,兄恭。元鼎四年,入爲良娣,生男,進號史皇孫。武帝末,巫蠱事起,衛太子及良娣、史皇孫皆遭害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:大明五年,上更爲太子置內職二等,曰保林,曰良娣。納南中郎長史太山羊贍女爲良娣。

蕭子顯《齊書》曰:建元三年,太子宮置三內職,良娣比開國侯。

《唐書》:肅宗張皇后,天寶中選入太子宮,爲良娣。

《唐書》曰:順宗莊憲皇后王氏,幼以良家子入宮,爲才人。順宗在藩邸時,代宗以才人賜之。生憲宗皇帝,立爲孺人。順宗升儲,册爲良娣。

孺子编辑

《後魏書》曰:劉芳沉雅方正。太子恂之在東宮,高祖欲爲納芳女,芳辭以年貌非宜。更敕芳舉其宗女,芳乃稱其族子長文之女。高祖乃爲恂聘之,與鄭懿女對爲左右孺子焉。

保林编辑

王隱《晋書》曰:湣懷太子廢爲庶人,考竟太子母淑妃謝玖,及太子所幸保林及母三弟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:大明五年,上爲太子納宜都守袁僧惠女爲保林。

蕭子顯《齊書》曰:太子保林,比五等侯。

才人编辑

王隱《晋書》曰:世祖遣才人謝玖給事惠帝,因是有娠。臨娶賈妃,迎玖西宮,遂生湣懷。

蕭子顯《齊書》曰:太子才人,比駙馬都尉。

家人子编辑

漢書》曰:史皇孫王夫人,宣帝母也,名翁須。皇孫妻妾無號位,皆稱家人子。生宣帝數月,衛太子、史皇孫敗,家人子皆坐誅。

 皇親部十四 ↑返回頂部 皇親部十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