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主菜单
 州郡部八 太平御覽
卷一百六十三.州郡部九 河北道下
州郡部十 

目录

蒲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蒲州,河東郡,置在河東縣。本漢蒲阪地,蓋堯、舜所都。

《左傳》曰:晋獻公滅魏,以賜畢萬。服虔注曰:在晋之蒲阪。

史記》曰:季布爲河東太守,文帝謂布曰:「河東,吾股肱郡也。」

《博物志》曰:河東有山澤近鹽。沃土之人不才,漢興,少有名人。

《魏志·杜畿傳》曰:畿爲河東太守,開置學官,親執經教,郡中化之。自後河東多儒者,閭閻之間,習于程法。

《春秋左氏傳》曰:晋人謀去故絳,諸大夫皆曰:「必居郇音旬。瑕氏之地,郇瑕,古國名。河東解縣西北,郇城。沃饒而近盬,盬,鹽。猗氏縣鹽池是也。國利君樂,不可失也。」韓獻子曰:「不可。郇瑕氏土薄水淺,其惡易覯,易覯則民愁,民愁墊隘,于是乎有沉溺重直僞切之疾。不如新田,土厚水深,居之不疾,有汾、澮以流其惡。夫山澤林鹽,國之寶也。國饒則民驕佚,近寶則公室乃貧,近寶則民不務本。不可謂樂。」公說,從之。

《郡國志》曰:猗氏縣,猗頓所居之地。猗頓,魯窮士也,問術于陶朱公,公教之蓄五,遂富。漢因之名縣。

史記》曰:魏都安邑。惠王三十一年,秦用商君,東侵地至河,而齊、趙數破我。我安邑近秦,于是徙居大梁。

《漢志》曰:河東郡,秦置。王莽曰兆陽。領縣二十四。

又曰:蒲反,故曰蒲,秦更名。王莽曰蒲城。應劭曰:秦始皇東巡見長阪,故因加反。孟康云:晋文公以賂秦,後秦人還蒲,魏人喜曰:「蒲反矣。」遂名之。師古曰:應說是。

絳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絳州,絳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春秋時屬晋。戰國時爲魏地。秦三十六郡爲河東郡。

《後漢書》曰:章帝元和三年,行幸安邑,觀鹽池。

《晋太康地志》曰:安邑有司鹽都尉,別領兵五千。

《圖經》曰:晋穆侯遷都于絳。曾孫孝侯改絳爲翼,翼爲晋之舊都。後獻公復爲絳。絳在今曲沃故城二里,有絳邑故城。是故絳在翼城東南,有故翼城是也。

《十道志》曰:正平縣有九原,一名九原,即趙簡子觀處。

《禮記》曰:趙文子與叔譽觀于九原,文子曰:「死者如可作也,吾誰與歸?」叔譽曰:「其陽處父乎?」文子曰:「見利不顧其君,其仁不足稱也。我則隨武子乎!利其君,不忘其身;謀其身,不遺其友。」

漢書》曰:元鼎六年,上幸緱氏,至此聞南越破,遂立爲聞喜縣。

《圖經》曰:聞喜縣有董澤。《左傳》曰:「董澤之蒲可勝既乎!」

晋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晋州,平陽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,堯、舜所都。周爲冀州地。春秋時其地屬晋。戰國時屬韓。秦爲河東郡地。

《十道志》曰:本漢平陽縣地。

《漢志》曰:平陽縣,屬河東郡。以其在平水之陽,故名之。

《前趙錄》曰:太史令言於元海曰:「蒲子崎嶇,非可久安。平陽,唐堯所都。」于是徙居平陽也。

《兩河記》曰:洪洞縣,以此地固重復,控據要險,故曰洪洞焉。

《漢志》曰:襄陵,屬河東郡。王莽曰昌。以晋襄公之陵以爲名。

《十道志》曰:霍邑,漢彘縣也。

《漢志》曰:彘,屬河東郡。周厲王所奔也。王莽曰黃城。

澤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澤州,高平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城。春秋時屬晋。戰國時屬韓、魏,後屬韓。秦兼天下,今州即上党郡高都縣之地也。

史記》曰:秦使武安君白起攻趙,趙發兵拒秦,秦大破趙于長平。長平在高平縣,西北有長平故城。

《十道志》曰:澤州,以鄜澤爲名。

《漢志》曰:鄜,屬河東郡。《禹貢》析城山在西南音胡虢反。

《墨子》曰:舜漁于鄜澤。

《十道志》曰:晋城縣,本漢高都縣也。

《漢志》曰:高都,屬上黨郡。有天井關。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高平縣,本漢泫氏縣也。泫音胡玄反。

《漢志》曰:泫氏,屬上黨。泫水所出也。

《竹書紀年》曰:梁惠王九年,晋取泫氏。

史記》曰:趙成侯十六年,與韓、魏分晋,封晋君于端氏也。

潞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潞州,上黨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殷爲黎國。春秋時屬晋,又曰兼有潞子之國。秦爲上黨郡地。

《左傳·宣十五年》曰:潞子嬰兒之夫人,晋景公之姊也。酆舒爲政而殺之,又傷潞子之目。酆舒,潞相。晋侯伐之,滅潞,酆舒奔衛,衛人歸諸晋,晋人殺之。

《戰國策》曰:秦有安邑,則韓必無。上党以遠韓近趙故,卒歸趙。

《隋圖記》曰:上党、南陽,古以爲縣,實都也。

《漢志》曰:上党郡,秦置。屬幷州。有上党關。

又曰:壺關,屬上黨郡。黎侯國,今有黎亭。

《釋名》曰:上黨,黨所也。在山上,其所最高,故曰上黨。

《上黨記》曰:高平赤壤,其地山阻,百姓不居,即此郡也。

《圖經》曰:後周建德七年,于襄垣縣立潞州,以其浸汾、潞爲名。

《漢志》曰:長子縣,屬上黨郡。周史辛甲所封。師古曰:長讀長短之長。

《竹書紀年》曰:梁惠王十二年,鄭取屯留、尚子。即長子之地也。

《左傳·襄十九年》曰:晋人執衛行人石買于長子,執孫蒯于屯留。長子屬上党。

又曰:鄭伯如晋,晋人執諸銅鞮。

《晋太康地記》曰:銅鞮,故晋大夫羊舌赤邑,時號赤爲銅鞮伯華。漢以爲縣。

遼州编辑

《圖經》曰:遼州,樂平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春秋時其地屬晋。戰國屬韓,後屬趙。秦、漢爲上黨郡。貞觀中避諱,改爲儀州,後又爲箕州,復爲遼。

《十道志》曰:和順縣,本漢沾縣地,即諱閼與邑。

史記》曰:秦昭襄三十八年,攻趙閼與。趙奢曰:「其道遠險扼,譬如兩鼠鬥于穴中,將勇者勝。」乃使趙奢將,大破秦軍,乃解閼與之圍。

《漢書·高帝紀》曰:韓信破代相夏說于閼與。

漢書》曰:沾縣,屬上黨郡。有沾水出壺關。沾音他兼反。

沁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沁州千浸切,陽城郡。本漢遠縣地。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春秋時其地屬晋。戰國時屬韓。在秦爲上黨郡地。今州即漢上黨之遠屬地。

《漢志》曰:遠,屬上黨郡。王莽曰近。

《晋地記》曰:遠,今名孤遠,後代語訛耳。

《十道志》曰:綿上縣,亦遠縣之地。以縣西有綿上地,因名之。舊屬介休縣,隋分置綿上焉。蓋晋介子推之地。

隰州编辑

《圖經》曰:隰州,大寧郡。夏殷已前,其地與箕沁同。在周爲晋之北鄙。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春秋時爲晋地。七國時屬魏。秦爲河東郡地。漢爲蒲子縣,屬河東郡。

《國語》曰:驪姬謂晋獻公曰:「蒲與屈,君之疆也,不可以無主。若子主蒲與屈,乃可以威民而懼戎。」太子,申生也;二子,重耳、夷吾也。蒲:陽平,蒲子縣。

《郡國志》曰:以州前二里有泉,下濕,故取下濕之義爲名。

《十道志》曰:永和縣,本漢狐訁聶縣也。訁聶音之涉反。

《漢志》曰:狐訁聶,屬河東郡。

慈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慈州,文成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春秋時晋之屈邑,獻公子夷吾所居也。秦幷天下,即河東郡之北屈縣。

《漢志》曰:北屈,王莽曰朕北。應劭曰:有南屈,故稱北。瓚曰:《汲郡古文》「翟章救鄭,次于南屈。」

《左傳·僖二年》曰:晋荀息請以屈産之乘,與垂棘之璧,假道與虞以伐虢。屈地生良馬。

《元和郡縣圖》曰:吉昌縣有姚襄城,西臨黃河,控帶龍門、孟門之險,周、齊交爭之地。齊後主武平二年,遣斛律明月破周兵于此城下。

《郡國縣道記》曰:呂香,本漢之北屈,有騏縣。

《漢志》曰:騏,屬河東郡。侯國。

汾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汾州,西河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其在虞、夏及周,屬幷州。春秋時晋地。七國時屬趙。秦幷天下,屬太原郡。

《左傳·昭元年》曰:昔金天氏有裔子曰昧,爲玄冥師,生允格、台駘。台駘能業其官,宣汾、洮,障大澤,汾,洮,二水。以處太原。太原,晋陽也。帝用嘉之,封諸汾川。

又曰:昔高辛氏有二子,長曰閼伯,次曰實沈,居于曠林,不相能也。後帝不臧,遷閼伯于商丘,主辰。商人是因。遷實沈于大夏,大夏,今晋陽縣。主參。唐人是因。其季世曰唐叔虞。及成王滅唐而封太叔焉,故參爲晋星。叔虞封唐,是爲晋侯。

又《昭二年》曰:齊陳無宇送女,晋侯謂之少齊。謂陳無宇非卿,執諸中都。中都、晋邑,在河西介休縣。

又《僖二十四年》曰:晋侯賞從亡者,介之推不言祿,祿亦弗及。遂隱而死。晋侯求之,不獲,以綿上爲之田,曰:「以志吾過,且旌善人。」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子夏居西河,吳起守西河,皆爲此也。

《禮記·檀弓》曰:子夏喪其子而喪其明,曾子吊之。子夏哭曰:「天乎!予之無罪也。」曾子怒,曰:「商!汝何無罪也?吾與汝事夫子于洙、泗之間,退而老於西河之上。使西河之民疑汝于夫子,爾罪一也。」

《唐書》曰:高祖初起兵,師次霍邑,隋將宋金剛拒,不得進,屯軍賈胡堡。會霖神語曰:「若向霍邑,當東南傍山取路。八日雨止,我當助破之。」賈胡堡,在靈石縣。

幷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圖志》曰:幷州,太原府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春秋時爲晋。戰國時爲趙地。秦幷天下,置太原郡。

《尚書·禹貢》曰:既修太原,至于岳陽。

《春秋元命苞》曰:幷之爲言,精合交幷。

《釋名》曰:幷者,兼幷也。言或幷或設。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中國曰太原,夷狄曰大鹵。按晋、大鹵、太原、大夏、夏墟、晋陽六名,其實一也。

《左傳》曰:晋荀吳敗狄于大鹵。《釋名》曰:地不生物曰鹵。

《太康地記》曰:幷州不以衛水爲號,不以恒山爲稱,而雲幷者,蓋以在兩穀之間乎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帝堯始封于唐,又徙晋陽;及爲天子,都平陽。平陽即今晋陽,即太原也。

又曰:禹自安邑都晋陽。至桀,徙都安邑。至周成王以封弟叔虞,是爲晋侯。

史記》曰:成王與叔虞戲,削桐葉爲珪,曰:「以是封汝。」周公請封于唐,王曰:「吾戲耳。」周公曰:「天子無戲言。」遂以封之。

《魏志》曰:高祖圍袁尚于鄴,時袁紹外甥高幹爲幷州刺史,牽招說幹曰:「幷州左有恒山之險,右有大河之固,北有强胡,宜速迎尚,幷力觀變。」幹不從,故敗。

史記》曰:智伯率韓、魏攻趙襄子于晋陽,引汾水灌其城,不沒者三板。

《春秋後語》曰:張孟談謂趙襄子曰:「董安于之在晋陽,公宮之垣皆荻蒿。」

《隋圖經》曰:幷州,其氣勇抗誠信。韓、趙、魏謂之三晋,剽悍盜賊,常爲他郡劇。

《漢志》曰:太原郡,秦置。有鹽官,在晋陽。屬幷州。領縣二十一。

又曰:榆次,屬太原郡。王莽曰太原亭。

《史記·秦本紀》曰:莊襄王使蒙敖攻趙榆次。

《漢志》曰:陽曲,屬太原。應劭曰:黃河千里一曲,當其陽,故曰陽曲。

石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石州,昌化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虞及周屬幷州。春秋時屬趙,亦爲白狄之地。在秦爲西河郡之離石地。

史記》曰:秦伐趙,取離石。

《前趙錄》曰:今離石,左國單于所徙庭是也。

《十六國春秋》曰:晋惠帝以劉元海爲離石將兵都尉。

嵐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嵐州,樓煩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春秋時爲晋國,後屬趙,本樓煩故地。秦爲太原郡。漢爲太原郡之汾陽地。

史記》曰:趙惠文王主父行地,遂出代,西遇樓煩王于西河,而破其兵,取其地爲縣。

《漢書·項羽傳》曰:漢有善射者曰樓煩,楚挑戰,樓煩輒射殺之。使射羽,羽大怒,瞋目叱之,樓煩目不能視,手不能發。樓煩縣屬雁門北,縣人善騎射。

《莊子》曰:堯治天下之民,平海內之政,往見四子藐姑射之山、汾水之陽,然喪其天下。

代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圖》曰:代州,雁門郡。古幷州之域。春秋時晋地。戰國時屬趙。秦置三十六郡,雁門是其一焉。漢因之。

《河東記》曰:代句注,在州西北雁門界西陘山是也。

史記》曰:趙襄子與韓、魏共滅智伯,分晋地,則趙有句注之地。

《爾雅》曰:北陵,西逾雁門是也。郭璞注曰:西逾雁門山也。

《地理志》曰:自代傍陰山至高闕,代王以爲塞。

《漢志》曰:雁門郡,秦置。句注山在陰館。王莽曰填狄。屬幷州。領縣十四。

《山海經》曰:雁門出其間,在高柳代中。

史記》曰:趙襄子與代王會于夏屋,以銅鬥擊殺代王,而取其地。

《十道志》曰:五台縣,本漢慮虒縣。

《漢志》曰:慮虒,屬太原郡。師古曰:慮虒音盧夷。

又曰:崞縣,屬雁門。王莽曰崞張。

又曰:繁,屬雁門。王莽曰當要。

忻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忻州,定襄郡。古幷州之域。春秋時爲晋國。戰國時爲趙地。秦、漢爲太原郡地,今州即漢太原郡之陽曲縣也。

《十道志》曰:忻州,置在秀容縣。本漢陽曲縣,後漢末,于此置九原縣。

《十三州志》曰:漢末大亂,匈奴侵邊,自定襄已西盡雲中、雁門之間遂空。建安中,丞相曹公集荒郡之戶以爲縣,聚之九原界,以立新興郡,領九原等縣,屬幷州。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秀容城,劉元海新築。元海感神而生,姿容秀美,因以爲名。

蔚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蔚州,安邊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虞及周,屬幷州。春秋時,地屬晋。戰國時屬趙。秦、漢爲代郡。

《漢志》曰:靈丘,屬代郡。瓚曰:靈丘之號,在趙武靈王之前也。

漢書》曰:酈食其說漢王曰:「杜白馬之津,距飛狐之口。」

《晋書》曰:建興中,劉琨自代出飛狐口,奔于安次。

朔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朔州,馬邑郡。屬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虞及周,爲幷州地。春秋時爲北狄地。戰國時屬趙。秦爲雁門郡。漢爲雁門郡之馬邑也。

《漢志》曰:馬邑,屬雁門郡。王莽曰章昭。

《晋太康地記》曰:秦時建此城,輒崩不成,有馬周旋馳走反復,父老异之,因依以築城,遂爲馬邑。

《後魏書》曰:道武天興元年,遷都平城。孝文遷都之後,于此置朔州。

《冀州圖》云:趙武靈王胡服而征,遂有獫狁之地。漢高帝以韓王信壯武,乃以太原郡爲韓國,徙信以備胡。信以晋陽去塞遠,請理馬邑。上乃許之。後匈奴圍信,信數求救,上賜書責信。信懼,以馬邑降胡。

雲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圖》曰:雲州,雲中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虞及周,爲幷州之地。春秋時爲北狄地。戰國時,其地屬趙,其後屬秦雁門郡地。漢雁門郡之平城縣也。

《漢志》曰:平城,東郡都尉治。王莽曰平順。

《郡國志》曰:雲中、五原,唾出口成冰,言苦寒也。

漢書》曰:七年,上自將擊韓王信于銅鞮。縣名。信亡走匈奴,與匈奴共距漢。上從晋陽連戰,乘勝逐北。遂至平城,爲匈奴所圍,七日,用陳平秘計得出。

《元和郡縣圖》曰:後魏道武于此建都,東至上穀,西至河,南至中山,北至五原,地方五千里,以爲甸服。孝文改爲司州牧,置代尹。

 州郡部八 ↑返回頂部 州郡部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