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主菜单
 州郡部七 太平御覽
卷一百六十二.州郡部八 河北道中
州郡部九 

目录

魏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魏州,魏郡。《禹貢》兗、冀二州之域。在夏即觀扈之國。春秋時爲晋地。戰國時爲衛、魏二國之地。秦滅魏,置東郡;滅趙,置邯鄲郡。漢以秦邯鄲之南部、東郡之邊縣置魏郡。後漢封曹操爲魏王,治鄴。

史記》曰:邯鄲亦漳、河之間一都會也,北通燕、涿,南有鄭、衛。俗與趙相類,然近梁、魯,重義而務節。

漢書》曰:邯鄲土廣俗雜,大率精急,高氣勢,輕爲奸。漢初,分邯鄲之南部置魏郡。

《漢志》曰:魏郡,王莽曰魏成。領鄴、館陶等十八縣。

又曰:元城,屬魏郡。魏武侯公子元食邑于此,因而氏焉。

《後漢書》曰:曹操爲魏公。操分魏郡爲東、西部,置都尉。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元城縣有沙麓山,即《春秋經》所書「沙麓崩」。後爲漢元後興之象也。

博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博州,博平郡。《禹貢》兗州之域。春秋時齊之西界聊攝地也。戰國時爲齊地。秦、漢爲東郡地。

《左傳》齊晏子對景公曰:「聊攝以東,其爲人也多矣。」

史記》曰:齊田單攻聊城歲餘,士卒多死而聊不下。魯仲連爲書約之,矢以射城中。燕將得魯連書,泣三日,猶與不能决,乃自殺。

史記》曰:齊威王伐晋,至博陵。徐廣注曰:東郡之博平也。

莫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莫州,大安郡。其地歷代所屬與瀛州同。唐景雲二年,分瀛州置。

漢志》曰:鄚縣,屬涿郡。王莽曰言符。

《郡國志》曰:鄚縣有易京城,後漢末公孫瓚築京以自固。圍塹十重,以鐵爲門,諸將家家作樓,以千計,幷高五六丈。爲袁紹所攻,城樓皆陷沒。

《圖經》曰:清樂縣,本漢樂鄉縣也。

《漢志》曰:樂鄉,屬信都。王莽曰樂丘。

史記》曰:漢高祖過趙,問:「樂毅有後乎?」對曰:「有樂臣叔。」遂封樂叔于此。

後漢書》曰:獻帝初,公孫瓚據幽州。先是有童謠曰:「燕南垂,趙北際,中間不合大如礪,惟有此中可避世。」瓚以易地當之,乃築京以自固也。

深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圖》曰:深州,饒陽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七國時爲趙地。秦爲钜鹿郡地。漢爲饒陽縣。隋置深州,以州西故深城爲名也。

《漢志》曰:饒陽,屬涿郡。在饒河之陽,故名之。

又曰:安平,屬涿郡。王莽曰廣望亭。《漢書》:高帝六年,封鄂千秋爲安平侯。

《後漢書》曰:王郎起,光武自薊東南馳,晨夜草舍。至饒陽之無蔞亭時天寒烈,衆皆饑疲,馮异上豆粥。明旦,光武謂諸將曰:「昨得公孫豆粥,饑寒俱解。公孫异字。

易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易州,上穀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虞舜分冀州爲幷州,則爲幷州之地。春秋時燕、趙之分。秦幷天下,爲上穀郡地。漢置涿郡,今州即涿郡之故安地也。

又曰:易縣,本漢故安縣也。

《漢志》曰:故安,屬涿郡。

漢書》曰:文帝封申屠嘉爲故安侯。

《九州記》曰:易縣西南三十里有送荊陘,即荊軻入秦之路也。

《河北記》曰:易縣前有五公城。王潭不從王莽,潭子興生五子,避隱于此,世祖幷封爲侯。

《十道志》曰:淶水縣,本漢遒縣也。

《漢志》曰:遒,屬涿郡。莽曰遒屏。

《漢書·年表》曰:景帝封匈奴降王隱强爲遒侯。

又曰:容城,屬涿郡。莽曰深澤。

《十道志》曰:遂城,戰國時武遂縣,漢之北新城。

史記》曰:趙悼襄王二年,李牧將攻燕,拔武遂。

《漢志》曰:北新城,屬中山國。莽曰朔平。《土地十三州志》曰:「河間有新城,」故此加北。

幽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幽州,范陽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虞舜十二州爲幽州。夏、殷省幷冀。周復置幽州。秦爲漁陽、上穀等五郡。漢高分上穀置涿郡;武帝開東夷,又置玄菟、樂浪二郡。

《釋名》曰:幽州,北幽昧之地,故曰幽州。

《晋地道記》曰:幽州,因幽都以爲名。

山海經》曰:北荒有幽都之山。

爾雅》曰:北方之美者,幽都之筋角焉。

《晋地道記》曰:舜以冀州南北廣大,分燕北地爲幽州。

《漢志》曰:漁陽郡屬幽州,莽曰通路。

史記》曰:顓頊都于帝丘,其地北至幽陵。

又曰:周武王之滅紂,封召公于北燕。《世本》曰:居北燕。宋忠曰:有南燕,故曰北。

《郡國志》曰:箕星散爲幽州,分爲燕國。其氣躁急。通齊、趙,渤海之間一都會也。

史記》曰:燕、秦千樹粟,與封侯等。士馬所生,有魚鹽桑棗之利。

後漢書》曰:公孫瓚破劉虞,盡有幽州之地。

三國典略》曰:東魏薛叔嘗夢山上挂絲,以告所善張亮,曰:「山上絲,幽字也。君必爲幽州。」後果如之。

禮記》曰:武王克商,封黃帝之後于薊。

史記》曰:鄒子之燕,昭王擁彗前驅,請爲弟子受業,築碣石宮以處鄒子,親往師之。

又曰:昭王謂郭隗曰:「願得賢士,以身事之。」隗曰:「王必欲致士,先從隗始。况賢于隗者,豈遠千里哉!」于是昭王爲隗改築宮而師事之。樂毅自魏往,鄒衍自齊往,劇辛自趙往,士爭歸燕。

《漢志》曰:安次縣,屬渤海郡。又《續漢志》曰:安次,屬漁陽郡。

《圖經》曰:武清縣,本漢之雍奴縣也。

酈元《注水經》曰:雍奴,藪澤之名。四面有水曰壅,不流曰奴。

《魏志》曰:《張囿傳》曰:「從擊潭于渤海,別將圍雍奴,大破之。」

順州编辑

《方輿志》曰:順州,順義郡,在范陽郡。唐天寶初置,又改爲順義、歸化二郡。亦曰思順州。

歸順州编辑

《方輿志》曰:歸順州,其地乃燕之北境,燕太子丹使荊柯獻地圖即謂此也。即元順州之北境,唐天寶初以置歸化、順義二郡,同領懷柔一縣,復又立歸順州以理焉。

涿州编辑

《圖經》曰:涿州,涿郡。古涿鹿之地,舜十二州爲幽州地。《禹貢》爲冀州之域。春秋戰國爲燕國之涿邑。漢高帝置涿郡。

史記》曰:黃帝與蚩尤戰于涿鹿之野。

《漢志》曰:涿郡,高帝置。莽曰垣輸。屬幽州。領縣二十九。

薊州编辑

《圖經》曰:薊州,漁陽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春秋及戰國時屬燕。秦時于此置漁陽郡,二漢因之。

又曰:漁陽縣,本北無終子國也。有無終山城。

《春秋左氏傳》曰:莊十三年,齊人伐山戎。杜預注曰:山戎、北狄、無終,三名其實一也。

《漢志》曰:無終,屬右北平。故無終子國也。

燕州编辑

《釋名》曰:燕,宛也。在涿鹿山南宛宛然,因以名之。

《春秋說題辭》曰:箕尾爲燕,陰氣浸生。故俗雲貪利,地宜栗。

史記》:蘇秦說燕文侯曰:「燕東有朝鮮、遼東,北有林胡、樓煩,西有雲中、九原,南有呼沱、易水,地方二千里,帶甲數十萬。南有碣石、雁門之饒,北有棗栗之利,民不佃作而足于棗栗矣。此所謂天府也。

又《貨殖傳》曰:燕、秦千樹栗,以比封侯。

檀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檀州,密雲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春秋戰國時幷爲燕地。秦爲漁陽郡。在漢領白檀等十二縣。

又曰:本漢豀縣,屬漁陽郡。

《漢志》曰:豀,屬漁陽郡。莽曰敦德。虒音題。

又曰:燕東有漁陽郡。

漢書》曰:漢李廣弭節白檀。

《魏書》曰:曹公越北塞,曆白檀,破烏丸于柳城。

《續漢書》曰:白檀縣,即右北平。

嬀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嬀州,嬀川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舜暨周爲幽州之域。春秋戰國幷屬燕國。秦幷天下,爲上谷郡爲潘縣也。

《漢志》曰:燕西有上穀郡。

又曰:上谷郡,秦置。莽曰朔調。屬幽州。領縣十五。

又曰:潘縣,屬上穀郡。莽曰樹武。潘曰普半反。

《晋太康地裏記》曰:潘縣,更屬廣寧郡。

史記》曰:軒轅黃帝戰于阪泉之野。

《十道志》曰:阪泉,在懷戎縣。

《周書》曰:黃帝殺蚩尤于中冀,名曰絕轡之野。亦其地。

史記》曰:燕築長城自造陽至襄平。造陽即嬀州之地名也。

平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平州,北平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舜十二州爲營州之境。周爲幽州之地。春秋時爲山戎孤竹、白狄肥子二國地。秦兼天下,爲遼西郡肥如縣地。

《漢志》曰:肥如,屬遼西郡。肥子奔燕,燕封于此。

史記》曰:齊桓公北征山戎至孤竹,至卑耳之溪,見一人長八尺,具衣冠,右祛衣,走馬前。桓公問于管仲,對曰:「山之神有俞兒,霸王之君興則前導,祛衣示前有水,右祛衣從右方涉。」至卑耳之溪,從左方涉,其深至膝;自右已涉。桓公拜曰:「仲父之聖至于此。」

《魏志》曰:曹公北征烏丸,田疇自盧龍道引軍出盧龍塞,塹山堙穀五百餘里,經白檀,曆平岡,登白狼,望柳城。道今在盧龍縣。

營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營州,柳城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其在十二州爲營州地。周爲幽州。春秋爲山戎之地。戰國時屬燕。秦、漢爲遼西郡。

《郡國志》曰:地當營室,故曰營州。

《漢志》曰:遼西郡,秦置。屬幽州。領縣十四。

《後漢書》曰:遼西郡,即烏丸鮮卑蹋頓所居。

《十六國春秋·慕容傳》曰:柳城之北,龍山之南,所爲福德之地也。可營制規模,築龍城,構宮室。改柳城爲龍城縣,遂都之,改曰和龍宮。

《後漢輿地記》曰:舜分齊營州之域燕西,置營丘郡于其域內。今柳城縣有營丘城。

德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德州,平原郡。《禹貢》兗州之域。春秋戰國時齊地。秦兼天下,爲齊郡地。漢分齊郡置平原郡。

《漢志》曰:平原郡,高帝置。王莽曰河平。領縣十九。

《十道志》曰:縣,本漢條縣也。景帝封周亞夫爲條侯。後改爲

《漢志》曰:縣,屬信都。莽曰脩治。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安德縣有鬲津枯河,《禹貢》九河之一。

《漢志》曰:鬲縣,屬平原。王莽曰河平亭。

棣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棣州,樂安郡。《禹貢》青州之域,又曰兗州之域。春秋時爲齊地。秦幷天下,爲齊郡。漢爲平原、渤海、千乘三郡地。

《左氏傳》曰:錫我先君履,東至于海,西至于河,南至于穆陵,北至于無棣。

《十道志》曰:厭次,本漢富平縣。

《漢志》曰:富平,侯國。屬平原郡。王莽曰樂安亭。後漢明帝改爲厭次。

《漢書·東方朔傳》曰:朔,平原厭次人也。

《十道志》曰:滴河縣,本漢朸縣也。朸,音力。

《漢志》曰:朸,屬平原郡。莽曰張鄉。

《十道志》曰:蒲台,本漢濕沃縣也。

《漢志》曰:濕沃,屬千乘郡。莽曰近亭。

《三齊記》曰:蒲台高八十尺,始皇所頓處。台下縈蒲系馬,今蒲猶縈也。

滄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滄州,景城郡。《禹貢》兗州之域。虞舜及周,爲幽州之域。春秋時屬齊、晋。七國時屬齊、趙。秦幷天下,以齊地置齊郡,以趙地置钜鹿郡。漢高帝分钜鹿置渤海郡,分齊郡置平原郡。

《漢志》曰:渤海郡,高帝置。莽曰迎河。在渤海之濱,因以爲名。

《圖經》曰:渤海,實滄州之地,屬趙分居多。

漢書》曰:趙分地薄人衆,丈夫相遇游戲,悲歌慷慨,起則椎剽掘冢,作奸巧,多弄物,爲倡優。

《十三州志》曰:渤海風俗鷙戾,高氣力,輕奸凶。

《十道志》曰:清池縣,漢之浮陽縣也。

《漢志》曰:浮陽,屬渤海郡。莽曰浮成。

《十三州志》曰:浮陽,浮水所出,東入海。

漢書》曰:宣帝時,渤海饑,盜賊起。龔遂單車入境平之。後勸叛者賣劍買牛,民皆知勸。

《漢志》曰:平童縣,靈帝改曰饒安。屬渤海郡。

又曰:樂陵縣,屬平原郡。莽曰美陽。

貝州编辑

元和郡縣圖志》曰:貝州,清河郡。《禹貢》兗州之域。春秋時屬晋。七國時屬趙。秦兼天下,以爲钜鹿郡。漢又分置清河郡。

《十道志》曰:周武建德六年,北齊于此置貝州,以貝丘爲名。

左氏傳》曰:齊襄公田于貝丘。

《漢志》曰:清河郡,高帝置。王莽曰平河。屬冀州。領縣十四。

《圖經》曰:清河縣,秦爲厝縣。厝音翅亦反。漢爲信城縣。

《漢志》曰:厝,屬清河郡。王莽曰厝治。安帝以孝德皇帝葬於厝,改曰甘陵。

《十道志》曰:武城,趙邑東武城也。

史記》曰:趙平原君勝封東武城。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夏津縣,本鄃縣也。

《漢志》曰:鄃縣,屬清河郡。王莽曰善陸。

漢書》曰:高後封呂他爲鄃侯。

 州郡部七 ↑返回頂部 州郡部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