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主菜单
 州郡部六 太平御覽
卷一百六十一.州郡部七 河北道上
州郡部八 

目录

懷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圖》曰:懷州,河內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,覃懷之地。周爲畿內及衛、邗、雍三國。春秋時屬晋。七國時屬韓、魏二國。秦兼天下,滅衛,爲三川郡。

《禹貢》曰:覃懷底績,至于衡漳。

《後漢書》曰:光武定河內而難其守,問于鄧禹曰:「諸將誰可使守河內者?」禹曰:「昔高祖任蕭何于關中,無復西顧之憂。今河內帶河爲固,戶口殷實,北通上党,南迫洛陽。寇恂文武備足,非此了不可也。」乃拜恂爲河內太守。恂移書屬縣,講兵肄射,伐湛園之竹以爲矢,養馬收租以給軍。

《左傳》曰:周與鄭人蘇忿生之田:州、陘、隤、懷。州,今河內縣。

又曰:襄王賜晋文公以陽樊、溫、原、攢茅之田。晋于是始啓南陽。在晋山之南,河之北,故曰南陽。

《元和郡縣圖》曰:河內縣,《春秋》野王邑也。

《左傳》曰:晋人執晏弱于野王。

《漢志》曰:武德縣,屬河內。始皇東巡,自以武德定天下,故名之也。

《十道志》曰:修武,本寧邑也。

《韓詩外傳》曰:武王伐紂,勒兵于寧,故改曰修武。

《韓非書》曰:秦昭王敗趙長平,西伐修武。

漢書》曰:漢武帝將幸緱氏,至汲縣之新中鄉,得南越相呂嘉首,因立爲獲嘉縣。

孟州编辑

《圖經》曰:孟州,河陽郡。《禹貢》冀、豫二州之境,則武王伐紂,會盟津是也。周爲畿內,蘇忿生之邑。後爲晋邑。

《左傳》曰:晋侯召王,以諸侯見,且使王狩。仲尼曰:「以臣召君,不可以訓。」故書曰:「天王狩于河陽。」

《北齊書》曰:神武使潘岳鎮北城,又使高永樂守南城,以備西魏;又東魏所築中氵單城仍置河陽關;故有河陽三城侯使。

《冀州圖經》曰:河陽,在河內郡南六十四里,有宮有關。

《晋書》曰:潘岳才名冠世,爲衆所嫉,出爲河陽令。

《左傳·隱三年》曰:鄭祭足帥師取溫之麥。秋,又取成周之禾。

又《僖十年》:狄滅溫,今河內溫縣。溫子奔衛。周襄王以地賜晋文公。

衛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圖》曰:衛州,汲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,後爲殷都,衛縣界朝歌是也。戰國時屬魏。秦屬河東郡。漢爲汲縣地。

《地理志》曰:河內,殷之舊都,周既滅殷,分其畿內爲三國,《詩·風》邶、鄘、衛是也。邶以封紂子武庚;鄘,管叔尹之;衛,蔡叔尹之;以監殷人,謂之三監。

史記》曰:周旦以成王命興師,殺武庚祿父,殺管叔,放蔡叔,以殷餘民封康叔爲衛君,居河、淇之間故商墟。

《漢志》曰:朝歌,屬河內,紂所都。周武王弟康叔所封,更名衛。王莽曰雅歌。

《劉子》曰:邑號朝歌,墨子回車。

《後漢書》曰:虞詡爲朝歌令,多盜,連年不解,親舊多勞吊之,曰:「得朝歌何衰也!」詡笑曰:「難者不避,易者必從,臣之節也。」詡謁河內太守馬棱,棱曰:「君儒者,乃在朝歌?甚爲君憂之。」詡曰:「賊犬羊相聚,以求飽暖耳。去敖倉不過百里,不知取以爲糧;青、冀州民,不知掠以爲衆,守其厄塞,此爲斷天下之右臂也。今則不然,此無大計之效也。」詡悉平之。

《春秋後序》曰:太康五年,吳寇始平,餘自江陵還襄陽,解甲休兵,乃申予舊意,修成《春秋釋例》及《經傳集解》。始訖,會汲郡汲縣有發其界內舊冢者得古書,皆簡編科斗文字,發冢者不以爲意,往往散亂。科鬥書久廢,推尋不能盡通,始者藏在秘府,餘晚得見之。

劉澄之《山川古今記》曰:黎陽,古黎國也。《詩》曰:「黎侯寓于衛」是也。

相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圖》曰:相州,鄴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春秋時地屬晋。戰國時屬魏,魏文侯使西門豹守鄴是也。秦幷天下,爲邯鄲、上黨二郡之地。漢高祖分置魏郡,治鄴。

《尚書》曰:河亶甲居相。

《後魏書》曰:道武幸鄴,訪立州名,尚書崔光對曰:「昔河亶甲居相,宜曰相州。」道武從之。

《漢志》曰:魏郡,領鄴、館陶、斥丘等一十八縣。

《後魏書》曰:文帝太和十八年,卜遷都,經鄴,登銅雀台,御史崔光等曰:「鄴城平原千里,漕運四通,有西門使、起舊迹,可以饒富,在德不在險,請都之。」孝文曰:「君知其一,未知其二,鄴城非長久之地,石虎傾于前,慕容滅于後。國富主奢,暴成速敗。且西有枉人山,東有列人縣,北有柏人城。君子不飲盜泉,惡其名也。」遂止。

《魏書》曰:黃武二年,以魏郡東部爲陽平郡,西部爲廣平郡。廣平、陽平、魏平三郡爲三魏也。

《圖經》曰:安陽,紂都也,在淇、洹二水之間,本殷墟所謂北冢是也。

《戰國策》曰:紂昔聚兵百萬,左飲淇水使竭,右飲洹水不流。

《晋書·載記》曰:石勒諸將佐議欲都鄴,將攻三台,張賓進曰:「三台險固,攻守未可卒下。」于是進襄國。

《漢志》曰:內黃,屬魏郡。《春秋》「吳子、晋侯會于黃池。」今黃澤在西,陳留有外黃,故加內云。

洛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洛州,廣平郡。屬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春秋時爲赤狄地,後屬晋。

左傳》:「晋荀林父敗赤狄于曲梁」是也。七國時屬趙。秦幷天下,爲邯鄲郡。漢初,置廣平國。

《禹貢》曰:覃懷底績,至于衡漳。衡漳在肥鄉縣。

《左傳》曰:公會單頃公及諸侯,同盟于鶏澤。杜注云:鶏澤在廣平曲梁縣。

漢志》:廣平國,領縣十六。武帝征和二年改爲平幹國,宣帝復故。王莽曰富昌。

《十道志》曰:洛水縣,本漢斥漳縣也。

《漢志》曰:以其國斥鹵,故云斥漳。

又曰:曲周,屬廣平國。莽曰直周。

《圖經》曰:邯鄲,單,盡也;邯,山名,謂邯山之所盡也。

邢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邢州,钜鹿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秦幷天下,于此置信都縣,屬钜鹿郡。

《左傳》曰:凡蔣、邢、茅,周公之胤也。

又《成十五年》:楚大夫申公奔晋,晋以爲邢大夫。東陽,晋之山東,魏州廣平是。

《郡國志》曰:邢州尚書坊東平地,周百餘步,其所鳴響,人馬行上轟轟有聲,掘之即火出。

《十三州記》曰:钜鹿,唐虞時大麓之地。《尚書》:「堯試舜百揆,納于大麓。」麓則林之大者。堯之禪舜,欲使天下皆見之,故合群臣與百姓,納之大麓之野,然後授舜,以明己禪也。

《張耳傳》曰:高祖從平城還,過趙,趙王自上食,禮甚卑。高祖箕踞。趙相貫高等乃壁人柏人,要之。上過欲宿,心動,問:「縣名爲何?」曰:「柏人。」上曰:「柏人者,迫於人也!」不宿而去。柏人,今堯山縣。

冀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冀州,信都郡。

《元和郡縣圖》曰:春秋時屬晋。七國時屬趙。在秦屬钜鹿郡。

李公緒《趙記》曰:趙孝成王造壇台之宮爲趙都,朝諸侯,故曰信都。

史記》曰:秦時有說客說張耳曰:「兩君羈旅,難以獨立;立趙後,扶以義,可以就功。」乃求趙歇,立爲趙王,居信都。

漢書》曰:項羽分趙,立張耳爲常山王,居信都,改曰襄國。

《晋書》曰:張賓說石勒曰:「襄國因山憑險,實形勢之國,可都之。」遂都於此。

《晋書》曰:初,童謠云:「古在左,月在右,讓去言,或入口。」「古在左,月在右」,胡字也。「讓去言」,襄字也。「或入口」,爲國也。尋爲石勒所都。

《後漢書》曰:王郎僭號,河北悉應。光武自薊南行,至下博,惶惑不知所之,有白頭父在道傍,指曰:「努力!信都爲長安守。」光武即馳赴信都,太守任光開門出迎。

《魏志》曰:韓馥爲冀州牧,公孫瓚欲襲之。袁紹使高元才諷馥,令以冀州讓紹。馥素恇怯,因然其計,馥長史耿武諫曰:「冀州雖鄙,帶甲百萬,谷支十年。袁紹孤客窮軍,譬如嬰兒在股掌之上,絕其乳哺,立可餓殺,奈何以州與之?」馥不從,以州與紹。

盧植《冀州風土記》曰:冀州,聖賢之泉藪,帝王之舊地。

《十三州志》曰:冀州之地,古京也。人患剽悍,故語曰:「仕宦不偶值冀部。」

《後漢書》曰:王郎起,光武自薊南馳,及至南宮,遇大風雨,光武引車入道傍空舍,馮异抱薪,鄧禹火,光武對灶燎衣。异進麥飯兔肩。

《魏志》曰:太祖拔鄴,領冀州牧,或說太祖「宜復古置九州,冀州所制者廣,天下服矣。」太祖將從之,荀曰:「若是,則冀州當得河東、馮翊、扶風、西河、幽、幷之地,所奪者衆。今分冀州,將皆動心。一旦生變,天下未易圖也。」公從之。

趙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圖》曰:趙州,趙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春秋時屬晋。戰國時屬趙。秦爲邯鄲郡。漢爲常山郡平棘縣地,又趙國。自兩漢及魏,以封建子弟。

《趙記》云:女子盛飾冶容,習絲竹,長袖,傾絕諸侯。

《左傳》曰:師及齊師、衛孔圉、鮮虞伐晋,取棘蒲。即今平棘縣也。

史記》曰:蘇秦說趙曰:「當今之時,山東之建國莫强于趙。趙地方二千里,西有常山,南有漳河,東有清河,北有燕代。」

《漢志》曰:元氏,屬常山縣。王莽曰井關亭。趙公子元之封邑,故曰元氏。

《後漢書》曰:光武北征彭寵,陰後從行,生明帝于元氏傳舍。章帝幸元氏,祠光武、顯宗于縣舍,又祠顯宗于始生堂,皆奏樂,用新詩,復元氏祖。

《十道志》曰:高邑縣,趙房子之邑,《竹書紀年》作魴子。漢以爲高阝縣。後漢復改爲高邑。

《後漢書》曰:光武至高阝,群臣請即帝位,于是設壇場于高阝南千秋高亭五成陌。今趙州柏鄉縣。

鎮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鎮州,常山郡。

《元和郡縣圖》曰: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周爲幷州地。春秋時爲鮮虞國。戰國時屬趙。秦兼天下,爲钜鹿郡。

《十三州志》曰:真定,本名東垣,以河東有垣,故此加東耳。

漢書》曰:高祖時,代相陳豨反,使趙利守東垣。上自攻之,不下,卒駡帝,帝怒,增兵急攻城,斬駡者,改曰真定。

《漢志》曰:井陘,屬常山郡。

《穆天子傳》曰:天子獵于山。注曰:燕、趙謂山脊爲,即今井陘是。

史記》曰:秦始皇十八年,攻趙,王剪下井陘。

《元和郡縣圖》曰:靈壽縣,本中山國都也。

《十三州志》曰:中山武公本周之同姓,其後桓公不恤國政。晋太史餘見周王,王問之:「諸侯孰先亡?」對曰:「中山之俗以晝爲夜,以臣觀之,中山其先亡乎?」其後魏樂羊爲文侯將,拔中山,封之靈壽。

《戰國策》曰:九門縣本有九室而居,趙武靈王改爲九門縣。

史記》曰:趙惠王三十八年,藺相如城九門大城。

定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定州,博陵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虞舜十二州,蓋井州之域。春秋時鮮虞白狄之國,後改爲中山國。

張曜《中山記》曰:郡理中山,以其城中有山,故謂之中山。又云:郡治中人城。

《漢志》曰:盧奴縣,屬中山國。盧水出焉。

《圖經》曰:安喜縣,即古盧奴縣也。有黑水故池,深而不流;俗謂黑水爲盧,不流爲奴。

《漢書·外戚傳》曰:宣帝母王夫人,微時與父泣別于柳宿城。在豐義縣。

《十道志》曰:唐縣,本春秋時鮮虞邑也,漢爲唐縣地。

《漢志》曰:唐縣,屬中山國。王莽曰和親。故堯國也。堯爲唐侯,邑于此。堯山在唐東北望都界。孟康曰:晋荀吳伐鮮虞,入中人,今中人亭是。

應劭《風俗通》曰:中人城北四十里有左人亭,鮮虞故邑。左人亭即唐縣也。

漢書》曰:望都,屬中山國。莽曰順調。堯山在北,堯母慶都山在南,登堯山見都山,故以爲名。

《圖經》曰:陘邑縣,本七國時中山國之苦陘縣也。

史記》曰:李克爲中山相,苦陘之吏上計,入多于前,克曰:「苦陘上無山林之饒,下無藪澤牛馬之息,而入多于前,是擾亂吾民也。」於是免之。

《十道志》曰:鼓城縣,春秋鼓子之邑,漢下曲陽之地。

《春秋左氏傳》曰:晋荀吳圍鼓,以鼓子鳶歸。钜鹿下曲陽有鼓衆。

《十三州志》曰:中山有上曲陽,故加下耳。

《圖經》曰:北平縣,本秦曲逆縣之地,屬中山國。

漢書》曰:高祖北征還過曲逆,上其城,望室甚大,曰:「壯哉縣!吾行天下,獨見洛陽與是耳。」于是封陳平爲曲逆侯。

《後漢書》曰:章帝北巡北岳,以曲逆名不善,改爲蒲陰。

瀛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瀛州,河間郡。《禹貢》冀州之域。舜十二州爲幷州之境。春秋時屬燕、趙二國。秦幷天下,爲河間郡。漢爲河間國。

《郡國志》曰:瀛州,以地帶滄海,物産滋瀛,故以名之。又云:以瀛海爲名。

《漢志》曰:河間國,領縣四:樂成、侯井、武隧、弓高。王莽曰朔定。應劭曰:在兩河之間。

漢書》曰:武帝時,望氣者云「西北有女極貴」,遂訪之于河間,得鈎弋夫人。

《十道志》曰:博野縣,本漢蠡吾縣地。

《十三州志》曰:太初元年,蠡吾侯志入繼孝質,是爲孝桓帝。追尊其父蠡吾侯翼爲孝宗皇帝,陵曰博陵,因改爲博野縣。

《漢志》曰:高陽縣,屬涿郡。王莽曰高亭。以其在高河之陽,故曰高陽。

《漢志》曰:東平舒,屬渤海郡。以代郡有平舒,故此加東也。即平舒縣。

 州郡部六 ↑返回頂部 州郡部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