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御覽/0160

 州郡部五 太平御覽
卷一百六十.州郡部六 河南道下
州郡部七 

滑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:滑州,靈昌郡,置在白馬縣。《禹貢》兗州之域。春秋時衛地。戰國時屬魏。秦爲東郡地。

《左傳》曰:狄滅衛,衛立戴公,以廬于曹。今白馬地即曹邑。衛文公自曹邑遷于楚丘。今衛南縣也。衛成公又遷于帝丘。今濮陽縣。

史記》曰:秦始皇五年,拔魏十五城,始置東郡。

《漢志》曰:白馬,屬東郡。

又曰:酈食其說沛公曰:「守白馬之津,以示諸侯形制之勢,則天下知所歸矣。」

《西征記》曰:古有神白馬,因以名縣。

又《開山圖》曰:白馬群行水上,悲鳴則河决,馳走則山崩。

《後漢書》曰:樊封燕侯,即東郡也。

濮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濮州,濮陽郡,置在鄄城縣。《禹貢》兗州之域。春秋時衛地。戰國時屬齊。秦幷天下,即東郡地。在漢爲濟陰郡之鄄城縣。

《左傳》曰:齊桓公會諸侯于鄄。杜注曰:衛邑,今東郡鄄城是也。

史記》曰:齊威王九年,趙伐我,取鄄。

《左傳》曰:衛侯夢于北宮,見人登昆吾之墟。注云:衛有觀在昆吾之墟,今濮陽城是。

史記》曰:舜耕于曆山,耕者讓畔。應劭曰:曆山即雷澤中山也。

《水經》曰:昔師延爲紂作靡靡之樂,武王伐紂,延東走,自投濮而死。衛靈公將之晋,舍于濮水之上,夜聞歌聲,召師涓受之。

濟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濟州,濟陽郡,置在廬縣。《禹貢》兗州之域。春秋時,其地屬齊。秦兼天下,爲東郡荏平地。

《左傳》曰:齊、鄭盟于石門,尋盧之盟。杜注曰:今盧縣故城是。

史記》曰:扁鵲生盧,故曰盧醫。

酈元《元注水經》曰:槁磝城西即故荏平縣城,槁磝即今州是也。沈約《宋書》作「敲囂」字。

《宋書》曰:元嘉七年,到彥之北征,拔槁磝,後失之。至二十七年,以王玄謨爲寧朔將軍先鋒入河,平之,于此固守,因置槁磝城。

《郡國志》曰:後魏置濟州于單于城中,即石勒于耕處聞鼓角之聲是此。

《圖經》曰:東阿,春秋時齊之柯地也。

《郡國志》曰:其地出繒縑,故秦王服阿縞。

《十道志》曰:石,在長清縣。

《左氏傳》曰:齊晋戰于鞍,齊師敗績,齊侯自徐關入,見女子,曰:「君免乎?」曰:「免。」「銳司徒免乎?」曰:「免。」既而問之,壁司徒之妻也。與之石

鄆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鄆州,東平郡,置在須昌縣。

《元和郡縣圖》曰:《禹貢》兗州之域。春秋時屬宋,即魯附庸須句國。戰國時,其地屬魏。秦爲薛郡地。漢爲東平國。

《左傳》曰:晋人執季文子于苕丘,公還待于鄆。杜注曰:「鄆,魯西邑。」

又《僖二十二年》:伐邾須句。僖公時也。

又《哀十四年》:西狩于大野,叔孫氏之車子鉏商獲麟,賜虞人。大野即钜鹿縣。

青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青州,北海郡,置在益都縣。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少昊氏之墟,古青州之地。舜時以青州越海遼遠,分爲營州。武王克商,封師尚父于齊營丘。周成王少時,命太公東至于海,西至于河,南至于穆陵,北至于無棣,五侯九伯,實得征之。後子孫爲秦所滅,分齊地置齊、琅琊二郡。漢爲臨淄郡。

《圖經》曰:少昊之代爽鳩氏,虞、夏則有季,湯有逢公伯陵,殷末有蒲姑,皆爲諸侯,國于此地。周成王時,蒲姑與四國作亂,成王滅之,以封太公。

史記》曰:齊有清濟、濁河,可以爲固;長城钜防,足以爲塞。

又曰:蘇秦東說齊宣王曰:「齊南有泰山,東有琅琊,西有清河。北有渤海,此所謂四塞之國也。齊地方二千餘里,齊軍之良,進如鋒矢,戰如雷霆,解如風雨。即有軍役,未嘗倍泰山,絕清河,涉渤海也。臨淄甚富,其民無不吹簫,鼓瑟彈琴,擊築,鬥鶏走狗。臨淄之塗,車轂相擊,人肩相摩,連袂成帷,舉袂成幕,揮汗成雨,家給人足,志氣高揚。

又曰:齊所以名齊者,有天齊祠也。

又《封禪書》曰:始皇游海上,祠名山大川及八神。求羨門之屬八神,一曰天主,祠天齊。天齊,池名,在臨淄南郊山下。

漢書》曰:夫齊,東有琅琊、即墨之饒,南有泰山之固,西有濁河之限,北有渤海之利,地方二千里,持戟百萬,懸隔千里之外,齊得十二焉。

又曰:齊有三服之官,縱爲首服,紈素爲冬服,輕綃爲夏服。

《韓詩外傳》曰:齊景公游何牛山之上,北望齊國,曰:「美哉國乎!鬱鬱葱葱。使古人無死者,則寡人將去此?」俯而泣下沾襟。國子、高子曰:「然!臣賴君之賜,疏食惡衣,可得而食也;駑馬柴車,可得而乘也;且猶不欲死,而况君乎!」又俯而泣。晏子笑曰:「樂哉!今日之游宴也,見怯君一、諛臣二。使古而無死,則太公、丁公至今猶存。吾君方將被萊笠而立畎畝,惟農事之恤,何暇念死乎!」公慚,乃引觴自罰。

《韓子》曰:景公與晏子游于少海,登柏寢之台而望其國,曰:「美哉!堂堂乎!後代孰有此?」晏子曰:「其田氏乎!」公曰:「寡人有國,而田氏有之,奈何!」對曰:「君欲奪之,則近賢遠不肖,振窮恤孤。雖十田氏,其如君何!」

《齊記》曰:晋永嘉五年,東萊牟平曹嶷爲刺史,所築城有大澗甚廣,因之爲固,謂之廣固城。城側有五龍口。

崔鴻《十六國春秋·南燕錄》曰:慕容德初議所都,尚書潘聰曰:「青齊沃壤,號曰東秦,土方二千里,四塞之固,負海之饒,可謂用武之國。廣固者,曹嶷之所營,山川險峻,足爲王者之都。」從之。

齊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齊州,齊南郡,置在曆城縣。古兗州之域。

《周禮》曰:子爲玄枵,齊之分。

《左傳》曰:晋平公伐齊,戰于曆。

史記》曰:舜耕于曆山下。

《竹書·穆天子傳》曰:天子自五鹿東征,釣于漯水,以祭淑人。己巳,天子東征,飲于漯水之上。漯水在祝阿,即今禹城縣。

《郡國縣道記》曰:章丘,古高唐縣也,春秋時齊邑。

史記》曰:齊威王使眄子守高,趙人不敢東漁于河。

淄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淄州,淄川郡,置在淄川縣。《禹貢》青州之域。周之九州,爲幽州之境。春秋及戰國時,屬齊。秦爲齊郡。漢爲濟南郡之般陽縣。

《漢志》曰:般陽,屬濟南郡。應劭曰:在般水之陽。王莽曰濟南亭。

《圖經》曰:長山縣,本漢于陵縣也,隋改焉,以界內長白山爲名。

《漢志》曰:于陵,屬濟南郡。王莽曰于陸。

《郡國志》曰:長山于陵城,散宜生得瑞獸之地。

萊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萊州,東萊郡,置在掖縣。《禹貢》青州之域。周之九州,爲幽州之境。秦置三十六郡,屬齊郡。《漢志》:高祖置東萊郡,以其在齊國之東,故曰東萊。

《尚書·禹貢》曰:萊夷作牧。

《左傳》曰:齊侯伐萊,萊人使正輿子賂夙沙衛以索馬牛皆百匹,齊師乃還。後齊人復入萊,萊恭公俘柔奔堂,晏弱圍堂,滅之,遷萊子于兒阝。

史記》曰:周武王封太公于營丘,萊侯聞之,遂與太公爭營丘。

《左傳》曰:聊攝以東,姑尤以西,其爲人也多矣。聊攝,齊西界;姑尤,齊東界。謂聊城,攝城,姑水,龍水也,水在即墨縣。

《漢書·郊祀志》曰:武帝元封元年,大旱,禱萬里沙。孟康云:沙長三百里。沙在郡界。

《地理志》曰:長廣縣有奚養澤。長廣今昌陽縣。

《周禮·職方氏》曰:幽州之藪曰奚養。

登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登州,文登郡。漢牟平縣,屬東萊郡。文帝封齊悼惠王子將閭爲牟平侯,此即將閭邑也。

《圖經》曰:古萊子國也。戰國及秦,屬齊郡。漢已下,屬東萊郡。

又曰:文登,漢發垂縣有之罘山。

漢書》曰:發垂有之罘山,丹水所出。師古曰:發垂,直睡切。

史記》曰:始皇二十八年,行郡縣,上泰山,過黃髮垂,經成山。後二十九年,又東游,登成山,升之罘,勒石紀功。

密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密州,高密郡,置在諸城縣。《禹貢》青州之域,兼得徐州之地。秦爲琅琊郡。漢屬齊,文帝分齊立膠西國,封齊悼惠王子爲膠西王,都高密。

《齊記》曰:密州,本東武縣,樂府《東武吟》即是也。

《秦本紀》曰:始皇二十八年,齊登琅琊層台于山上,秦王樂之,因留三月。乃徙黔首二萬戶于琅邪山。

《吳越春秋》曰:越王勾踐二十五年,徙都琅琊,立觀台,周旋七里,以望東海。

史記》曰:齊王爲燕師所敗,唯聊、莒、即墨三城不下。立王之子法章于莒,是爲襄王。

徐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徐州,彭城郡,置在彭城縣。

《元和郡國志》曰:《禹貢》徐州之域。春秋時宋、滕、薛、小邾、逼陽之地。六國時屬楚。秦幷天下,爲泗水郡。楚漢之際,楚懷王自盱眙徙都之;後項羽徙懷王于郴,自立爲西楚霸王,又都于此。漢爲泗水郡,後爲彭城郡。

漢書》曰:高祖過沛,留,置酒沛宮,悉召故人父老子弟佐酒。發沛中兒得百二十人,教之歌。酒酣,上擊築,自歌《大風之歌》,令兒皆習和之。上乃起舞,忄亢慨泣下,謂沛父老曰:「游子悲故鄉。吾雖都關中,萬歲之後,吾魂魄猶思沛。」

《宋書》曰:高祖經略中原,以彭城險要,置府于此。後王玄謨上表曰:「彭城南届大淮,左右清、汴,城隍峻整,襟衛周固。又自淮以西,襄陽以北,經塗三千,達于濟、岱,六州之民三十萬戶,實由此境。」

《後魏書》曰:尉元上表曰:「彭城,宋之要藩,南師來侵,莫不因之以淩諸夏。」

泗州编辑

元和郡國志》曰:泗州,臨淮郡,理臨淮縣。《禹貢》徐州之域。春秋屬魯,又爲徐子之國。後秦滅楚,爲泗水郡。漢分置臨淮郡。

漢書·地理志》曰:厹猶,屬臨淮郡。王莽曰康義。厹音仇,即連水也。

《都城記》曰:周穆王末,徐君偃好行仁義,東夷歸之者四十餘國。穆王西巡,聞徐君威德日遠,遣楚襲其不備,大破之,殺偃王。其子遂北徙彭城,百姓從之者數萬。徐國,今徐城是也。

兗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兗州,魯郡,置在瑕丘縣。

《元和郡縣圖》曰:《禹貢》兗州之域。春秋時爲魯國。武王即位,封周公于少昊之墟,曲阜之地,周公不就,至子伯禽乃就封。之後三十四君,爲楚所滅。楚以魯爲薛郡。漢爲魯國。魏太祖爲兗州牧焉。

《左傳》曰:季康子伐邾,以邾子益來囚諸負瑕。杜注云:魯邑也,有瑕丘城,即今縣。

《家語》曰:夫子爲中都宰,今有中都城在焉。

漢書》曰:高祖略地,取湖陵。《方輿地志》屬山陽郡,即今方與縣也。

《左傳》曰:隱公矢魚于棠。即此地,唐或爲魚台縣。

漢書》曰:吳楚七國反,天子命周亞夫將三十六軍擊之。亞夫至淮陽,問客鄧都尉:「策安出?」客曰:「莫若引兵東北壁昌邑,以梁委吳。使輕兵絕淮泗口,塞吳餉道。使吳、梁相弊,乃以全制其極,破吳必矣。」亞夫從之,乃破吳。今金鄉縣有昌邑故城。

《魏志》曰:太祖欲征陶謙,時呂布在兗州,荀說太祖曰:「昔高祖居關中,光武據河內,皆深根固蒂以制天下,進足以勝敵,退足以自守,故雖有困敗而終濟大業。將軍本以兗州首事,平山東之難,百姓無不歸心悅服。且濟、河,天下之要地,是亦將軍之關中、河內也,不可不先定。」乃從之。

海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海州,東海郡,置在朐山縣。《禹貢》徐州之域。春秋魯國之東境。七國時屬楚。秦爲薛郡地,後分薛郡爲郯。漢改郯爲東海郡。

漢書》曰:朐,屬東海郡。秦始皇立石海上以爲東門。

又曰:東海郡祝其,羽山在南,鯀所殛之地。王莽曰猶亭。

《左傳》曰:公會齊侯于夾穀即此。

沂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沂州,琅琊郡,置在臨沂縣。《禹貢》徐州之域也。春秋時齊地。秦置琅琊郡。

《論語》:夫子曰:「點!爾何如?」曰:「暮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風乎舞雩,咏而歸。」夫子喟然嘆曰:「吾與點也。」

又曰:子之武城,聞弦歌之聲,夫子莞爾而笑,曰:「割鶏焉用牛刀?」武城今在費縣。之,適也。無可之則止,何必公山氏之適。

又曰:公山弗擾以費叛,召,子欲往。子路不說,曰:「末之也,已,何必公山氏之之也?」之,適也。無可之則止,何必公山氏之適。

《漢書·地理志》曰:襄賁,屬東海郡。王莽曰章信。後屬琅琊郡。賁音肥。

 州郡部五 ↑返回頂部 州郡部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