州郡部十三 太平御覽
卷一百六十八.州郡部十四 山南道下
州郡部十五 

梁州编辑

《圖經》曰:梁州,漢中郡。春秋至戰國時楚地。秦、漢爲漢中郡。

《蜀志》曰:劉備初得漢中,曰:「曹公雖來,無能爲也。」

漢書》曰:項羽立沛公爲漢王,王巴、蜀、漢中四十一縣,都南鄭。沛公欲攻楚,丞相蕭何諫曰:「雖王漢中之惡,不猶愈于死乎?且語曰天漢,其稱甚美,願王漢中,鎮撫其民,收用巴、蜀,還定三秦,天下可圖也。」

洋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洋州,洋川郡。春秋戰國時幷爲楚地。秦爲漢中郡地。

《漢志》曰:成固,屬漢中郡。今洋源縣地是也。

又曰:安陽,屬漢中。ň谷水所出。今黃金縣也。

商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商州,上洛郡。《禹貢》梁州之域。周爲豫州之境。戰國時屬秦,秦幷天下,爲內史地。漢武置上洛縣于此。

史記》:張儀說楚懷王曰:「大王誠能絕約于齊,臣請獻商于之地六百里。」楚于是與齊絕約,使一將軍隨張儀至秦。儀謂楚使者曰:「臣有奉邑六里,願以獻大王左右。」楚使者曰:「臣受命于王,以商于之地六百里,不聞六里。」

皇甫謐《帝王世紀》曰:四皓,始皇時隱于商山,作歌曰:「英英高山,深谷逶迤。曄曄紫芝,可以療饑。唐虞世遠,吾將何歸?」

《漢志》曰:商,屬弘農郡。秦相衛鞅邑也。

金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金州,安康郡。《禹貢》梁州之域。于周,庸國之地,楚之附庸,後爲楚地,秦爲漢中郡。

《帝王世紀》曰:安康,謂之嬀墟,或謂之姚墟。

《後漢書》:鄭弘上書曰:「虞舜出于姚墟,夏禹生于石紐。」穎容《釋例》曰:舜居西域,本曰嬀汭。

《漢志》曰:西城,屬漢中郡。應劭曰:嬀墟在西北,舜之所居,即今西城縣。

房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房州,房陵郡。土地所屬與金州同。古麋國也。

《左傳》曰:楚子伐麋,成大心敗麋師于防渚。杜注:防渚,在麋地。闞駰云:防陵即春秋防渚也。

《漢志》曰:房陵、上庸、屬漢中郡。

盛弘之《荊州記》曰:竹山縣有白馬塞。孟達爲新城太守,登白馬而嘆曰:「劉封、申耽據金城千里而不能守,豈丈夫哉!」

通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通州,通川郡。土地所屬與金州同。春秋戰國幷屬巴子國。秦幷天下,爲巴郡。漢因之。

《後漢志》曰:宣漢,屬巴郡。即漢宕渠地也。

《巴漢記》曰:和帝分宕渠之東置也。

《圖經》曰:西魏改爲通州,以其居四達之路,故以爲名。今爲達州。

渠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渠州,山郡。土地所屬與通州同。《漢志》曰:「宕渠,屬巴郡。」

《輿地志》曰:梁大通三年,于此置渠州。

左思《蜀都賦》曰:外負銅梁宕渠。

渝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渝州,南平郡。古巴國也。

《三巴記》曰:閬、白二水東西流,曲折三回如巴字,故謂之三巴。

《山海經》曰:海內西南有巴國。昔太皞生鹹鳥,鹹鳥生乘厘,乘厘生後昭,是爲巴人。郭璞曰:爲巴始祖。

李膺《益州記》曰:明月峽,在巴縣,東壁高四十丈,有圓孔形如滿月,因以爲名。

又曰:江津縣西有香草樓。昔有仙人于此置樓居,植香草于樓下,一夕仙去。後人指其地爲香草樓。

涪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涪州,涪陵郡。《禹貢》梁州之域。周爲雍州之地。春秋時屬巴國。秦爲巴郡。漢爲涪陵縣。《巴漢志》曰:涪陵,巴郡之南鄙,本與楚商于之地接。

朗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朗州,武陵郡。《禹貢》荊州之域。春秋及戰國時屬楚。秦爲黔中郡。漢高祖五年,更名武陵郡。梁湘東王于荊州割武陵郡置武州。陳天嘉元年,分武陵立沅陵郡。隋又改武州爲辰州,又改嵩州,又改爲朗州。

史記》曰:秦惠王十四年,求以武闕外就楚易黔中地。

《武陵記》曰:後漢梁松自義陵移郡于若城。今州東有張若城是。

《晋書》曰:潘京,武陵漢壽人也。弱冠,郡辟爲主簿,太守趙甚器之,嘗問之曰:「貴郡何以名武陵?」京曰:「鄙郡本名義陵,在辰陽縣界與夷獠相接,數爲所攻,光武時移東山,遂得全完,共議易號。傳曰止戈爲武,《詩》稱高平曰陵,于是名焉。」

《武陵記》曰:武陵郡境四千餘里。

澧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澧州,澧陽郡。春秋戰國時,其地屬楚。秦屬黔中郡。漢改黔中爲武陵郡,屬荊州。今州即武陵郡之零陽縣地。吳分武陵西界立天門郡,即此郡之境。晋爲南義陽郡。隋平陳,置松州,尋改爲澧州。在澧水之北,故取爲名。

《尚書·禹貢》曰:岷山導江,東別爲沱;又東至于澧。豐水名。

《輿地志》曰:晋宋以義陽流人在南郡者立爲南義陽郡,在寄荊州。

《十道志》曰:慈利縣,即漢零陽縣地。

《圖經》曰:界內有零溪水,即以爲名。隋開皇十八年,改零陽爲慈利縣。

王仲宣贈孫文始詩曰:悠悠澹、澧。淡澧二水在澧陽縣。

巴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巴州,土地所屬與通州同。漢爲巴郡宕渠縣。

《四夷縣道記》:李特、孫壽時,有群獠十餘萬從南越入蜀、漢間,散居山谷。因斯流布在此地,後遂爲獠所據。

壁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壁州,始寧郡。本漢宕渠縣地,後漢分置宣漢縣。梁分宣漢置始寧。後魏分始寧置諾水縣。

蓬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蓬州,咸安郡。本漢宕渠縣地。

《周地圖記》曰:武帝天和四年,割巴州之伏虞郡、隆州之隆城郡,於此置蓬州。

集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集州,符陽郡。本漢宕渠縣地。晋惠帝永寧中,李特王蜀,其地屬焉。梁武改爲東巴州,後改爲集州。以東北有集水,因以爲名。又云以萬山所集故也。

唐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唐州,淮安縣。《禹貢》豫州之域。春秋楚地。戰國時屬晋,後入韓。秦置三十六郡,爲南陽郡。

《漢志》曰:南陽郡有比陽縣,比水所出,東入蔡。

《左傳·僖四年》:齊師伐楚。楚子使屈完如師。齊侯陳諸侯之師,與屈完乘而觀之。齊侯曰:「以此衆戰,誰能禦之?以此攻城,何城不克?」對曰:「君若以德綏諸侯,誰敢不服?君若以力,楚國方城以爲城,漢水以爲池,雖君之衆,無所用之。」

《晋太康地記》曰:自華至沘陽,南北連百里,號爲方城,亦曰長城。

《周地圖記》曰:湖陽縣,光武所封外祖樊重邑。又光武封姊爲湖陽公主。《漢志》曰:「湖陽,古廖國也。」廖音力教反。

鄧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鄧州,南陽縣。《禹貢》豫州之域。戰國屬韓。秦置三十六郡,南陽其一也。

《釋名》曰:在中國之南而居陽地,故以爲名。

《漢志》曰:南陽郡,領宛、等三十六縣。秦置,莽曰前墜,屬荊州。

又曰:鄧,屬南陽。故國。都尉治。應劭曰:鄧,侯國也。

史記》:蘇秦說韓惠王曰:「韓西有宜陽,東有穰、淯。」

《後漢書》曰:時天下墾田多不以實,詔下郡國檢覆其事。時諸郡各遣使奏事,帝見陳留吏牘上有書,視之,云:「潁州、弘農可問,河南、南陽不可問。」帝詰吏,吏不肯服。時顯宗爲東海公,言曰:「河南帝城,多近臣;南陽帝鄉,多近親。田宅逾制,不可爲准。」

史記》曰:秦滅韓,徙天下不軌之人于南陽。故其俗誇奢,尚氣力,好商賈漁獵,藏匿難制。宛,西通武關,東受淮海,都會也。

《圖經》曰:菊潭,以界內菊潭水以名縣。

盛弘之《荊州記》曰:菊水,其源旁有芳菊浸潤,流其滋液,水極芳馨,飲之者皆壽考。

《後魏略》曰:孝文帝南巡至新野,臨潭水而見菖蒲花,乃歌曰:「兩菖蒲,新野樂。」遂建兩菖蒲寺以美之。

《楚地記》曰:漢江之北爲南陽,漢江之南爲南郡。

襄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襄州,襄陽郡。《禹貢》豫州之南境。春秋以來,楚地。秦南郡之北界。二漢爲南陽郡。獻帝時,魏武始置襄陽郡。

《襄陽記》曰:襄陽,本楚之下邑,檀溪帶其西,峴山亘其南,亦楚國之北津也。

《荊州圖副》曰:建安十三年,魏武平荊州,始置襄陽郡。以地在襄山之陽爲名。

《楚地記》曰:蜀關羽攻沒于禁等七軍,兵勢甚盛,獨襄陽徐晃屯守,不下。曹公謂晃曰:「全襄陽者,徐公之功也。」後吳大帝率兵向西,時曹仁鎮之,司馬宣王言於魏文曰:「襄陽水陸之衡,禦寇要地,不可失也。」

《南雍州記》曰:永嘉之亂,三輔豪族流于樊、沔,僑于漢側。立雍州,因人所思,以安百姓也。宋文帝因之置南雍州焉。

《晋書》曰:山簡,字季倫。嘗鎮襄陽,郡中有高陽池,每臨池,未嘗不大醉而還。人歌之曰:「山公何所詣?往至高陽池。日暮倒載歸。酩酊無所知。時時能騎馬,倒著白接蘺。舉鞭問葛强,何如幷州兒?」

盛弘之《荊州記》曰:襄陽郡硯首山南至宜城百餘里,其間雕墻峻宇,閭閻填列。漢宣帝末,其中有卿士、刺史、二千石數十家,珠軒駢輝,華蓋連延,掩映于大太廟下。荊州刺史行部見之,雅嘆其盛,敕號太上廟,道爲冠蓋裏。

《漢志》曰:築陽,屬南陽郡。故谷國,今城縣也。莽曰宜禾。應劭曰:「築水出漢中房陵,東入沔。」築音逐。

《圖經》曰:城縣有城。《漢志》曰,即蕭何出所封也,音贊。

均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均州,武當郡。《禹貢》豫州之域。春秋時楚地。秦置南陽郡。

《漢志》曰:武當,屬南陽郡。

《十道志》曰:鄖鄉,古之國也。《左傳》曰:「楚潘崇伐麇,至于錫穴。」

又《地形志》曰:漢中郡之東界有錫縣,即古之錫穴也。

隨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隨州,漢東郡。春秋隨侯之國。秦及兩漢,屬南陽郡。

《左傳》曰:楚武王侵隨,鬥伯比言于楚子曰:「漢東之國,隨爲大。」

《漢志》曰:隨,屬南陽郡。故厲國也。《左氏傳》曰:楚伐徐,齊師伐厲救之。厲音賴。

又曰:舂陵,屬南陽郡,侯國。故蔡陽之白水鄉、上唐鄉。漢文帝元朔五年,以零陵泠道之舂陵鄉封長沙王子買爲舂陵侯。後以舂陵下濕,上書徙南陽。今棗陽有舂陵故城。

 州郡部十三 ↑返回頂部 州郡部十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