州郡部十四 太平御覽
卷一百六十九.州郡部十五 淮南道
州郡部十六 

揚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圖志》曰:揚州,廣陵郡。《禹貢》九州,揚州其一也。春秋時屬吳。七國屬楚。秦滅楚,爲廣陵;後幷天下,屬九江郡。漢爲江都國。建武元年,復曰揚州。

《左氏·哀九年》曰:吳城邗溝,通江淮也。

《魏志》曰:黃初六年,征吳,幸廣陵城,臨江觀兵,見江濤,嘆曰:「天所以限南北也。」

《隋書》曰:義寧元年,詔修江都宮,治龍舟、鳳舸、黃龍赤艦、樓船萬艘,以幸江都。爲錦帆黼帳,作《泛龍舟》、《春江花月夜》等曲以幸之,因而都焉。

《宋書》曰:徐湛之爲揚州起風亭、月觀、吹台、琴室,以爲游宴焉。

又曰:揚州刺史王謐薨,高帝次應入輔,劉毅等不欲帝入,議以中軍謝混爲揚州,欲令帝于丹徒領州,以二議諮帝。劉穆之謂帝曰:「揚州根本所系,不可假人。前授王謐,事出權道。今若復他授,便應受制于人。一失于權,無由可得。」帝從之。

《郡國志》曰:廣陵,以城置在陵上。《爾雅》云:「大阜曰陵。」連接西蜀,一名阜岡,一名昆侖岡。鮑昭《蕪城賦》曰:「拖以漕渠,軸以昆侖崗。」

《河圖括地象》曰:昆岡山,橫爲地軸。此陵交帶昆侖,故廣陵也。

《漢志》曰:廣陵國,高帝六年置,景帝四年更名江都。莽曰江平。江都易王非、廣陵厲王胥皆都此。

漢書》曰:廣陵厲王賜策曰:「嗚呼!小子胥,受茲赤社,建爾國家,封于南土。古人有言曰:『大江之南,五湖之間,其人輕心,揚州保强,保,恃也三代要服,不及以正。』」要服,次荒服之內。正,政也。要,一遙反。

《圖經》曰:江陽縣,本漢江都縣也,以在江之北,故曰江陽。

《漢志》曰:江都,屬廣陵國。

又曰:海陵縣,臨淮郡。莽曰亭間。

《十道志》曰:六合縣,本秦堂邑縣,春秋時棠也。《左傳》襄十四年,楚子爲庸浦之役,故子囊帥師于棠。庸、浦、棠,皆楚邑。

楚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楚州,淮陰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時屬吳、越。戰國時屬楚。秦屬九江郡。漢爲射陽縣之地。

《漢志》曰:射陽縣,屬臨淮郡。莽曰監淮亭。在射水之陽,故曰射陽。

又曰:廣陵厲王胥有罪,其相勝之秦奪王射陂。張晏曰:射水之陂在射陽縣。

《晋書》曰:穆帝時,中郎將荀羨北討,云舊淮陰地形都要,水陸交通,易以觀釁;沃野有開殖之利,方舟運漕無他屯阻,乃營立城池焉。

《郡國志》曰:北對清泗、臨淮,守險有平陽、石龜,田稻豐饒。

《吳越春秋》曰:吳將伐齊,自廣陵掘溝通江、淮。即州、地。

史記》曰:越滅吳而不能正江、淮,楚乃東侵,廣地于泗上。

《漢志》曰:盱眙,屬臨淮郡。都尉治。莽曰武匡。

《南兗州記》曰:盱眙,本春秋時善道地。

漢書》曰:項羽立楚懷王孫心爲楚懷王,都盱眙。

《南兗州記》曰:南兗州,地有鹽亭百二十三所,縣人以魚鹽爲業,略不耕種,擅利巨海,用致饒沃。公私商運,充實四遠,舳艫千計。吳王所以富國强兵而抗漢室也。

《圖經》曰:寶應縣,本安宜縣,即漢之平安縣地,屬廣陵郡。

《唐書》曰:天寶初,有李氏女子既嫁而寡,爲尼,名真如。忽有人自天而下,以寶與之。因名寶應。

濠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濠州,鍾離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時爲鍾離子國。戰國時屬吳。秦置三十六郡,屬九江郡。漢置鍾離。

《春秋·成十五年》曰:叔孫僑如會吳于鍾離,始通吳也。始與中國接。

又《昭二十四年》曰:楚子爲舟師以略吳疆,遂滅巢及鍾離。

史記》曰:楚平王十年,吳之邊邑卑梁女與楚邊邑鍾離小童爭桑,兩家交怒相攻。楚伐卑梁人。卑梁大夫怒,發兵攻鍾離。楚王聞之,大怒。吳亦發兵,使公子光攻楚,遂滅鍾離。

《莊子》曰:莊子與惠子游于濠梁之上,見魚出游從容,莊子曰:「是魚樂乎!」惠子曰:「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耶?」莊子曰:「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魚之樂也。?」

史記》曰:禹會諸侯于塗山,執玉帛者萬國。

《十道志》曰:塗山,在臨淮郡西。

又曰:招義縣,本漢臨淮縣。

《漢志》曰:淮陵縣,屬臨淮郡。莽曰淮陸。

壽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壽州,壽春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秦幷天下,爲九江郡。漢爲淮南國。

伏滔《正淮論》曰:爰自戰國,至于晋之中興,六百餘年。保淮南者九姓,稱兵有十一人,皆亡不旋踵,禍溢于世。保壽春者南引荊、海之利;東連三吳之富;北接梁、宋,平途不過七百里;西援陳、許,水陸不出千里;外有江、湖之阻,內保淮、淝之固。龍泉之陂,良田萬頃;舒、六之貢,利盡蠻越;金石皮革之具萃焉,苞木管竹之族生焉。其俗尚氣力而多勇悍,其人習戰爭而貴詐僞,所以屢多亡國也。

史記》曰:楚考烈王自陳徙都壽春,號之曰郢。

又《項羽本紀》曰:羽封英布爲九江王,都六,盡有江、淮之地。

漢書》曰:六,故國也,屬六安國,咎繇後,爲楚所滅。如溪水首受沘,東北至壽春入芍陂。沘音匕,芍音鶏。

《左傳·文五年》曰:楚成大心、仲歸帥師滅六。仲歸于家冬,楚公子燮滅蓼。蓼,今安豐蓼縣。臧文仲聞六與蓼滅,曰:「皋陶庭堅,不祀忽諸。德之不建,民之無援,哀哉!」

《漢志》曰:壽春、合肥受南北湖皮革、鮑、木之輸,亦一都會也。鮑,鮑魚也。

《壽春記》曰:三國時,江、淮爲戰爭之地,其間數百里無復人居。晋平吳,其民乃還本土,復立爲淮南郡。

《齊書》曰:高祖初遣垣崇祖鎮壽陽,謂之曰:「我新有天下,魏必以送劉昶爲辭。壽春,賊之所沖,深爲之備。」既而果然,乃敗還。

《十道志》曰:霍丘縣,本漢松滋縣也。

《漢志》曰:松滋,侯國。屬廬江郡。莽曰誦善。

《十道志》曰:霍山縣,郢縣也。

《漢志》曰:郢縣,屬廬江郡。天柱山在南。

史記》曰:吳王闔閭四年,伐楚,取郢。

滁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滁州,永陽郡。春秋時楚地。在漢爲全椒縣也。

《漢志》曰:全椒縣,屬九江郡。

《十道志》曰:隋以爲滁州,以滁水爲名。

《郡國志》曰:後漢彭城劉平爲全椒令,虎皆渡江。

和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和州,曆陽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及戰國時爲楚地。秦爲曆陽縣,屬九江郡。漢爲淮南國。

《郡國志》曰:曆陽西有遏胡城,即王導築以禦石虎。

《漢志》曰:曆陽,都尉治。屬九江郡。莽曰明義。

《十道志》曰:南有曆水,故曰曆陽。

《淮南子》曰:曆陽之都,一夕爲湖。漢明帝時,曆陽淪爲麻湖。

《十道志》曰:麻湖在縣西十里。

漢書》曰:漢軍追項羽至江東城,烏江亭長艤舟待之。

廬州编辑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廬江郡,古廬子國也。春秋舒國之地。

《十道志》曰:戰國時,其地屬楚。秦置三十六郡,屬九江郡。漢爲合肥縣。

《左傳·魯僖公四年》曰:徐人取舒,杜預注云:舒國,今廬江舒縣也。

《尚書·仲虺》:成湯放桀于南巢。

《魏志》曰:青龍元年,滿寵爲揚州都督,請于合肥城西三十里置新城,表曰:「合肥城南臨江湖,北達壽春,賊攻圍之,得據水爲勢。官兵救之,當先破賊大輩,然後圍乃得解。賊往甚易,兵救甚難。今城西三十里有奇險可依,立城據守,此所謂引賊平地而掎其歸路也。」詔從之。

《廬江記》曰:人物語音,風土明茂,皆勝淮左諸郡。

《漢志》曰:廬江郡,故淮南。文帝十六年,別爲國,領縣十二。

又曰:龍舒,屬廬江郡。應劭曰:群舒邑也。

又曰:居巢,屬廬江。應劭曰:《春秋》:「楚人圍巢。」巢。國也。

《左傳·昭二十五年》曰:楚子使熊相謀郭巢。爲巢築城郭也。

《郡國志》曰:濡須水,出自巢湖,謂之馬尾溝。

《十道志》曰:慎縣,本漢浚遒縣。

《漢志》曰:浚遒,屬九江郡。浚音峻,遒音抽反。

舒州编辑

《釋例》曰:舒有五名,舒庸、舒龍、舒州、舒鳩、舒城,其實一也。

《左傳·定二年》曰:吳子使舒鳩民誘楚人。

《元和郡縣志》曰:舒州,桐安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時皖國也。

《十道志》曰:春秋時爲楚東鄙。戰國時屬楚。秦置三十六郡,爲江夏郡。

史記》曰:皖,姓,咎繇之後也。春秋時楚滅之。

《漢志》曰:皖,屬廬江郡。

《續漢書·郡國志》曰:廬江郡,自舒縣徙居皖。

《魏志》曰:正始二年,孫權遣諸葛恪屯皖城,以伺邊隙。

《吳志》曰:曹公遣朱光爲廬江太守,屯皖,大開稻田。呂蒙上言曰:「皖地肥美,若一收熟,彼衆必增,加是數歲,操態見矣,宜早除之。」于是親征皖,破之。

《宋書·州郡志》曰:晋安帝于舊皖城置懷寧縣。

《圖經》曰:桐城,春秋時桐國也。亦漢樅陽縣也。

《左傳·定二年》曰:桐叛楚。桐,小國也。廬江舒縣有桐鄉。

《漢書·武帝紀》曰:元封五年,南巡狩,自尋陽浮江,射蛟江中,獲之。舳艫千里,薄樅陽而出,作《盛唐樅陽之歌》。

蘄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蘄州,蘄陽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及戰國時幷屬楚。秦置三十六郡,屬九江郡。漢蘄春縣之地。

《漢志》曰:蘄春,屬江夏郡。

史記》曰:始皇十六年,滅楚,虜王負芻于蘄。

《地名記》曰:蘄春以水隈多蘄菜,因以爲名。

《晋書》曰:武帝以宣太后諱春,改爲蘄陽。

《吳志》曰:魏使廬江謝寄爲蘄春郡典農,呂蒙襲破之。

又《賀齊傳》曰:初,晋宗爲浠口將,以衆叛如魏,還爲蘄春太守,圖襲安樂,取其保質。權以爲耻,因軍初罷,六月盛夏,出其不意,詔齊督麋芳、鮮于丹等襲蘄春,生虜宗。吳復置蘄春郡。

申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申州,義陽郡。《禹貢》荊州之域。春秋時申國之地。秦爲南陽郡地。漢置平氏縣,屬荊州。漢武封北地尉衛止爲義陽侯。魏文帝分南陽立義陽郡。宋文元嘉末于義陽立司州。周武帝爲申州。

《輿地志》曰:義陽有三關之險。《十道志》曰:三關謂平靖關,長老云:此關因山爲障,不營壕隍,故名平靖。其一也;武陽、黃峴二關,在安州應山縣界。

光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光州,弋陽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時弦子國。秦置三十六郡,屬九江郡。漢爲西陽縣。

《左傳·僖五年》曰:楚人滅弦,弦子奔黃。弦在弋陽穀太縣。

《漢志》曰:西陽,屬江夏郡。

又曰:太,屬江夏。故弦子國。音汰,又徒系反。

《圖經》曰:定城縣,春秋黃子國也。

《十三州志》曰:定城,置在古黃子國南十二里。

《十道志》曰:定城,本漢弋陽縣。

《漢志》曰:弋陽,侯國。屬汝南郡。弋山在西北。故黃國,今黃城縣也。

《十道志》曰:固始縣,本寢丘,孫叔敖所封之邑也。

又曰:殷城縣,本漢期思縣也。

《漢志》曰:期思,屬汝南郡。故蔣國也。

《左氏傳》曰:凡蔣,周公之裔也。

安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安州,安陸郡。春秋雲阝子之國,夢之澤在焉。後楚滅雲阝,封鬥辛爲鄖公,則其地也。戰國時屬楚。秦幷天下,爲南郡城。漢爲安陸縣。宋武置安陸郡。唐武德四年,爲安州。

黃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黃州,齊安郡。《禹貢》荊州之域。戰國時屬楚。秦爲南郡地。漢爲西陵縣。高齊置衡州。隋開皇三年,爲黃州。

又曰:麻城、黃陂縣,本漢西陵縣也。

沔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沔州,漢陽郡。《禹貢》荊州之域。春秋鄖國之地。戰國時屬楚。秦幷天下,爲南郡地。漢爲安陸縣地。晋立沌陽縣,屬江夏郡。唐武德四年,置沔州。

《尚書·禹貢》曰:逾于沔。漢上曰沔。

《三國志》曰:魏初定荊州,沌陽以爲重鎮。

《晋書》曰:永嘉六年,王敦表陶侃爲荊州刺史,鎮沔陽。

《宋書·州郡志》曰:晋于臨嶂山置沌陽縣。

《荊州記》曰:臨嶂山南峰謂之烏林峰,亦謂赤壁。

《吳志》曰:曹公臨荊州,孫權遣周瑜、程普爲左右督,領萬人,與劉備俱進,遇于赤壁。

《永初山川記》曰:沔口,古以爲滄浪水,屈原遇漁父處。

 州郡部十四 ↑返回頂部 州郡部十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