州郡部十五 太平御覽
卷一百七十.州郡部十六 江南道上
州郡部十七 

昇州编辑

《圖經》曰:昇州,古揚州之地也。春秋時爲吳地。戰國時越滅吳,爲越地;後楚滅越,其地又屬楚,初置金陵邑。秦幷天下,改金陵爲秣陵,屬鄣郡。漢元封二年,改鄣郡爲丹陽郡。

《漢志》曰:故鄣,屬丹陽郡。莽曰侯望。

《金陵圖》云:昔楚威王見此有王氣,因埋金以鎮之,故曰金陵。秦幷天下,望氣者言江東有天子氣,鑿地斷連岡,因改金陵爲秣陵。

《吳志》曰:孫權欲興都,未定,長史張紘勸都之;後劉備宿于秣陵,亦勸權都之,遂定議,都秣陵。

《建康圖》曰:西晋亂,元帝自廣陵渡江,此城荒落,以府第居縣北,幕府之名,自此而立。尋以江寧爲琅琊國,蓋龔帝始封之名也。曆宋、齊、梁、陳,六代皆都之。

《輿地志》曰:金陵有東府城,晋安帝時築。其城西,本簡文爲會稽第。其東則丞相、會稽王道子府。謝安石薨,以道子代領揚州,州在第,故時人號爲東府西州。

《圖經》曰:金陵有古冶城,本吳鑄冶之地也。

《晋書》曰:元帝太興初,以王導疾久,方士戴洋曰:「君本命在申,申地有冶,金火相爍。」遂移冶於石城。

宣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宣州,宣城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時屬吳,後屬越。越爲楚所幷,戰國時又屬楚。秦爲鄣郡地。漢爲丹陽郡。

《地理志》曰:武帝元狩元年,改鄣郡爲丹陽郡,屬揚州,理宛城。即今郡是也。

《吳書》曰:孫皓以牛渚爲督,以何植爲使,而禦晋軍。當塗有牛渚山。

《桓玄傳》曰:玄居南州,大築齋第,以郡在國南,故曰南州。

《齊州郡志》曰:梁承聖元年,置南豫州。

《十道志》曰:隋開皇中,改南豫州爲宣州。

《漢志》曰:涇縣,屬丹陽郡。韋昭曰:涇水出蕪湖。

《圖經》曰:南陵縣有赭圻屯,在縣西北。

《晋書》曰:哀帝以桓溫入參朝政。自荊州還,至赭圻,詔止之。遂城赭圻鎮。

《十道志》曰:南陵有鵲州。

《春秋左氏傳》曰:昭五年,楚以諸侯伐吳,吳敗之于鵲岸。吳地也。廬江舒縣有鵲尾渚是。

《漢志》曰:漂陽縣,屬丹陽郡。漂水所出也。

又曰:當塗,侯國。屬九江郡。莽曰山聚。應劭曰:禹娶塗山,有禹墟焉。

《春秋左氏傳》曰:禹會諸侯于塗山。

《晋書·州郡志》曰:西晋湣懷之亂,琅耶王出鎮揚州,因渡江,南卜金陵,建大業。衣冠禮樂,州郡邑名,幷隨渡江,從北地。當塗來江南,自東晋始也。

《金陵記》曰:姑熟之南,淮曲之陽,置南豫州。六代英雄,迭居于此,以斯地爲上游焉。

池州编辑

《圖經》曰:池州,池陽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及秦、漢,爲鄣郡之地。吳爲石城縣。隋爲秋浦縣。唐武德中,置池州。

《三國志》曰:吳黃武二年,封韓當爲石城侯。

《輿地志》曰:梁昭明太子以其水出魚美,故名其水爲貴池。

又曰:梁大同二年,置石埭。因貴池源有兩小石埭堰溪水,遂以爲名。

潤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潤州,丹陽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時吳國地,謂之朱方。吳爲越所幷,地屬越。戰國時越爲楚所滅,復楚。秦幷天下,爲會稽、鄣二郡之地。漢初爲荊國,故荊王劉賈所都之地。吳王濞誅,以其地幷入江都國。武帝又分屬丹陽、會稽二郡之地。

《左氏傳》曰:襄公二十八年,齊慶封奔吳,吳句餘予之朱方。

《後漢書》曰:建安中,吳大帝自吳徙都于京。十六年,遷都秣陵,復于京口置京督以爲鎮焉。

《吳志》曰:京督所統蕃衛尤要,是以吳爲重鎮。

《圖經》曰:其城因山爲壘,緣江爲境。《爾雅》曰:「丘絕高曰京。」因謂之京口。

《吳錄·地理》曰:秦時,望氣者雲其地有天子氣。始皇使赭衣徒三千人鑿坑敗其勢,改雲丹徒。

《圖經》曰:丹陽,本漢曲阿縣也。

《漢志》曰:曲阿,故云陽。莽曰風美。屬會稽郡。

史記》曰:秦始皇改雲陽爲曲阿。

《輿地志》曰:曲阿縣,屬朱東,南徐之境。秦有史官奏:東南有王氣,在雲陽。故鑿北岡,截直道使曲,以厭其氣,故曰曲阿。

又曰:丹徒界內,土堅緊如蠟。諺云「生東吳,死丹徒」,言吳多産出,可以攝生自奉養,丹徒地可以葬。

《吳志》曰:岑昏鑿丹徒至雲陽,而杜野、小辛間皆斬絕陵壟,功力艱辛。杜野屬丹徒。小辛屬曲阿。

《圖經》曰:唐垂拱四年,立金山縣。後改名金壇。取邑界句曲之山,金壇之陵以爲號。

《真誥》曰:地肺似洛中北邙山土,水似長安丹鳳門外井泉之味。

《河圖》曰:乃有地肺,土良水清,句曲之山,金壇之陵。

常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常州,毗陵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時屬吳,後屬越。戰國屬楚。秦、漢爲毗陵縣,屬會稽郡。

《輿地志》曰:晋陵縣,春秋時吳之延陵邑也。季札讓位,耕于此,因以封之。漢改爲毗陵。

《漢志》曰:毗陵縣,屬會稽郡。季札所居。舊爲延陵,漢改之也。莽曰毗壇。

《輿地志》曰:東海王越世子名毗,中宗爲越所表遣渡江,故改此爲晋陵。

又曰:吳越之間謂荊爲楚,秦以子楚改爲陽羨。其地本名小震,居在荊溪之北,故云陽羨。

周處《風土記》曰:陽羨本無荊溪。吳郡郡境,震澤之會也,其地理則三江之雄潤,五湖之腴表。

《吳越春秋》曰:周改爲陽羨。

《漢志》曰:無錫,屬會稽郡。莽曰有錫。

周處《風土記》曰:周武王追封周章于吳,又封章小子斌于無錫也。

《圖經》曰:昔有讖述其地云:「無錫寧,天下平;有錫兵,天下爭。」故名之。

蘇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蘇州,吳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周爲吳國,至闔閭强盛,始都于此,後爲越所滅。秦幷天下,爲會稽郡。

《釋名》曰:吳,虞也,太伯封于此,以虞志也。

《郡國志》曰:俗好用劍、輕死,蓋湛盧、钃鏤、幹將、要離之遺風焉。東北有海鹽,縣復有章山之銅,擅三江五湖之利,亦江東一都會也。

《越絕書》曰:闔閭起姑蘇台,三年聚財,五年乃成,高見三百里。

《漢志》曰:吳,屬會稽郡。周太伯所邑也。具區澤在其西。王莽曰泰德。

《十道志》曰:嘉興縣,本秦由拳縣也。

《漢志》曰:由拳,屬會稽郡。應劭曰:古之裏。

《吳錄·地理志》曰:吳王時,此地本名長水,秦改曰由拳。

《續漢志》曰:屬吳郡。吳黃龍五年,嘉禾生于由拳,改縣曰禾興。後以太子名和,改曰嘉興。

《圖經》曰:華亭縣,本嘉興縣地,天寶十年置,因華亭谷爲名。

《晋書》曰:陸機被誅,臨刑嘆曰:「華亭唳鶴,不可得聞!」

《輿地志》曰:吳大帝以陸遜爲華亭侯,以其所居爲封也。華亭穀出佳魚蒓菜,故陸機云:「千里蒓羹,未下鹽豉。」

湖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湖州,吳興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防風氏之國也。春秋時爲吳地,後屬越。越爲楚所滅後,屬楚。秦、漢屬會稽郡。

《國語·魯語》曰:吳伐越,墮會稽,獲骨節專車。骨節長專擅一車也。吳子使來好聘,且問于仲尼,曰:「骨何爲大?」仲尼曰:「禹戮防風氏,其骨節專車。」客曰:「防風何守也?」仲尼曰:「汪芒氏之君也,守封、禺之山。」汪芒,長翟國名,封山山,在吳郡永安縣。

《郡國志》曰:五湖之表,州以爲名也。

《漢志》曰:烏程,屬會稽郡。郡有歐陽亭。

《郡國志》曰:古有烏氏、程氏居此,能醞酒,故以名縣。

《地理志》曰:武康縣,本烏程之餘不鄉地,漢末童謠曰:「天子當興東南三餘之間。」吳乃改會稽之餘暨爲永興,分餘不爲永安,以協謠言。

《吳興記》曰:長城縣,吳王闔閭使弟夫概居此,築城狹而長。晋武帝置,因長城以名縣。

杭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杭州,餘杭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時吳、越地。秦、漢屬會稽郡。

史記》曰:楚威王伐越,殺王無疆,盡取故吳地至浙江。

又曰:始皇三十七年,東游丹陽,至錢塘。

《漢志》曰:錢塘,屬會稽郡。西部都尉治。莽曰泉亭。

劉道真《錢塘記》曰:昔縣境逼近江流,縣在靈山下,至今基趾猶存。郡議曹華信乃立塘以防海水,募有能致土石者,即與錢。及成,縣境蒙利,乃遷此地,于是爲錢塘縣。

《漢志》曰:於,屬丹陽郡。音潜。

《吳錄·地理志》云:縣西山,蓋因山以立名,舊字無水,至隋加水。

《漢志》曰:餘杭,屬會稽郡。莽曰進睦。

《吳興記》曰:秦始皇三十七年,將上會稽塗山,地,因以立爲縣。

《郡國志》曰:夏禹東去,舍杭登陸于此,乃以爲名。

《十道志》曰:鹽官,本漢海鹽、由拳二縣境。

《漢志》曰:海鹽,屬會稽郡。故武原鄉有鹽官。

睦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睦州,新定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時越國。秦屬丹陽郡。漢爲歙縣也。

《吳志》曰:大帝以後漢建安十三年使威武中郎將賀齊討丹陽黟,歙山賊,平定之。分歙始新、新定、黎陽、休陽四縣,幷黟、歙六縣。

《圖經》曰:隋置睦州,取俗阜人和,內外輯睦爲義。

《十道志》曰:桐廬縣,吳黃武四年,分富春置。以桐溪側有大椅樹,垂條偃蓋,傍陰數畝,遠望似廬,因謂之桐廬縣。

《漢志》曰:富春,屬會稽郡。莽曰誅歲。

鄂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鄂州,武昌郡。《禹貢》荊州之域。春秋時楚地。秦屬南郡。漢分置立江夏郡。晋安帝義熙元年,冠軍劉毅表以爲夏口二州之中,地居形要,控接湖、川,邊帶溪、沔,請荊州刺史劉道規鎮夏口。隋爲江夏郡。唐武德四年,爲鄂州。

《尚書·禹貢》曰:江、漢朝宗于海。

《十道志》曰:江、漢二水會于州之西界。

《左傳》曰:吳伐楚,沈尹射奔命于夏汭。

《世紀》曰:楚子熊渠封中子紅于鄂。今武昌縣地。

《江夏記》曰:一名夏口,亦名魯口,沙陽、夏汭、鄂渚、新興、釣渚,皆其地名。

《武昌記》曰:大帝築城于江夏,以程普爲太守,遂欲都鄂州,改爲武昌郡。其民謠曰:「寧飲建業水,不食武昌魚;寧歸建業死,不向武昌居。」由是徙都建業。

《齊書》曰:劉懷珍言于高帝:「夏口兵衝要地,宜得其人。」遂令柳世隆鎮焉。

《十道志》曰:江夏縣,本漢沙羨縣。

饒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饒州,鄱陽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時爲楚東境。秦爲鄱縣地,屬九江郡。漢爲鄱陽,屬豫章郡。隋開皇九年,爲饒州。

《地理志》曰:城即吳芮爲番君時所築。

《漢書·貨殖傳》曰:譬猶戎狄之與幹越,不相入明矣。韋昭注曰:幹越,今餘幹縣,越之別名。

又曰:淮南王安陳伐閩越之利,上書云:「越人欲爲變,必先守餘幹,中可積食而有材可治舡,慮越人有伐材積食之患。」

徐湛《鄱陽記》曰:北有堯山,故以堯爲號,又以地饒衍,遂加食爲饒。

《圖經》曰:以山川蘊物珍奇,故名饒。

信州编辑

《圖經》曰:唐上元元年正月,江淮轉運使元載以此邑川原遠,關防襟帶,宜置州制,可賜名信州,以信美所稱爲郡之名。

《鄱陽記》曰:界內之山,出銅及鉛、鐵者有玉山。

江州编辑

《十道記》曰:江州,尋陽郡。《禹貢》揚、荊二州之境。《尚書·禹貢》:「彭蠡既猪」,又曰「九江孔殷」。

周景武《廬山記》曰:柴桑、彭澤之郊,古三苗國,舊廬江地。

《尋陽記》曰:春秋時吳之西境,後吳爲楚滅,更爲楚地。秦屬廬江郡。漢屬淮南國。晋武太康十年,因江水之名而置江州。成帝咸和元年,移理湓城,即今郡是。

《晋地道記》曰:尋陽,陸通五嶺,北導長江,遠行岷、漢,亦一都會也。

洪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洪州,豫章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時吳地。秦爲九江郡。漢爲豫章郡。

《豫章記》曰:太康中,望氣者雲豫章、廣陵有天子氣,故封湣懷太子爲廣陵王,領鎮軍以鎮豫章。後永興中,懷帝遂以豫章王登天位。隋平陳,罷郡爲洪州。

撫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撫州,臨川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時吳地。秦屬九江郡。漢立南昌縣,今州即南昌縣地。後漢分南昌立臨汝縣。吳太平二年,分豫章之臨汝、南城縣立臨川郡,即今州也。隋平陳,置撫州。

《晋書》曰:王羲之嘗爲臨川內史,置宅于郡城東,偏旁臨回溪,特據層阜。

荀伯子《臨川記》曰:王右軍故宅,其地爽塏,山川若畫,每至重陽日,二千石已下多游萃于斯。舊井及墨池幷在。

《漢地理志》曰:高帝六年,命大將軍灌嬰立洪州。其年,分洪州南境立南城縣。以其在郡城之南,故曰南城。

吉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吉州,廬陵郡。春秋時爲吳地。戰國屬楚。秦幷天下,屬九江郡,南部都尉理。漢爲廬陵縣,屬豫章郡。

雷次宗《豫章記》曰:靈帝末,揚州刺史劉尊上書,請置廬陵、鄱陽二郡。獻帝初平二年,始立郡。

《圖經》曰:隋平陳,改廬陵郡置吉州,以吉陽山爲郡名。

袁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袁州,宜春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時吳地。秦屬九江郡。漢爲豫章郡之宜春縣。晋武改宜春爲宜陽。隋平陳,分洪州之宜陽爲袁州。

漢書》曰:武帝封長沙定王子爲宜春侯。

《吳錄》曰:宜春縣出美酒,每歲上貢,封酒親付計吏。

虔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虔州,南康郡。春秋時吳地。秦屬九江郡。漢爲贛縣地,屬豫章郡。後漢興平二年,分豫章立廬陵郡,而贛縣屬焉。晋太康三年,立爲南康郡。隋平陳,立虔州,以虔化水而得名也。

《圖經》曰:贛縣,章、貢二水雙流至縣,合爲贛水,其間置邑,因以名縣。

《十道志》曰:南康縣,本漢南野地。

《吳錄》曰:南野縣有大庾山、九嶺嶠,以通廣州。

建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建州,建安郡。古閩越之地。秦閩中郡。漢屬會稽。吳分置建安郡。陳屬閩州。隋平陳,屬泉州。唐武德四年,置建州,因建溪爲名。

《方輿志》曰:浦城縣,本漢東侯官之北鄉也。吳永安三年,改爲吳興縣。

《圖經》曰:晋尚書陸邁、梁尚書郎江淹皆爲吳興令,按淹自序雲,吳興地在東南嶠外,閩越之舊境是也。

福州编辑

《福州圖經》曰:勾踐六代孫爲楚所幷,其後有無諸,以其境南泉山之地因而都之,稱閩越王。至孫繇又以東海隅之地稱越王。俱是會稽之域,遂有三越之稱。

《圖經》曰:梁承聖二年,封蕭基爲長樂侯于此。

《十道志》曰:福州,長樂郡。亦閩越地。秦爲閩中郡。漢高帝立無諸爲福越王,都于此。晋置晋安郡。陳置閩州。唐開元十三年,爲福州。

《開元錄》曰:閩州,越地,即古東甌,今建州亦其地。皆蛇種,有五姓,謂林、黃等是其裔。

《郡國志》曰:漢武元鼎六年,立都尉居候官以禦兩越,所謂東北一尉,西南一候也。

泉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泉州,清源郡。秦、漢土地與長樂同。東晋南渡,衣冠士族多萃其地,以求安堵,因立晋安郡。宋、齊以後因之。唐景雲二年,置泉州;天寶初,爲清源郡;乾元元年,又爲州。

漳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漳州,漳浦郡。歷代土地與長樂郡同。唐分其地置漳州。

《郡國志》曰:梁山有漳浦水,一雲漳溪水。

汀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汀州,臨汀郡。歷代土地舊與長樂郡同。唐開元二十六年,分置汀州。初置在新羅縣,以其地瘴,居者多死,大曆中移理長汀白石村。

南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南州,南川郡。《禹貢》梁州之域,周省梁入雍。戰國時巴國之地。秦、漢爲巴郡之境。

 州郡部十五 ↑返回頂部 州郡部十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