州郡部十六 太平御覽
卷一百七十一.州郡部十七 江南道下
州郡部十八 

越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越州,會稽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時越國。

《春秋元命苞》曰:牽牛流爲揚州,分爲越國。

史記》曰:越王勾踐,其先禹之苗裔,夏後少康之庶子也。封于會稽,以奉守禹之祀。文身斷穀,披草萊而邑焉。

《吳志》曰:會稽南面連山萬重,北帶滄海千里。

《輿地志》曰:順帝時,陽羨人周嘉上書,請分浙江以西爲吳郡,東爲會稽郡。

《宋略》曰:會稽山陰編戶三萬,號爲天下繁劇。王羲之云:「每行山陰道上,如鏡中游。」王獻之望鏡湖澄澈,清流瀉注,乃云:「山川之美,使人應接不暇。」

《郡國志》曰:越王北面以事吳,後終滅吳。

《漢志》曰:會稽郡,秦置。高帝六年爲荊國,十二年更名吳。景帝四年屬江都。領曲阿等縣三十六。

《吳越春秋》曰:禹巡行天下,歸還大越,會計修國之道,以會計名山,仍爲地號也。

《漢志》曰:剡縣,屬會稽。莽曰盡忠。

《南史》曰:張稷爲剡令,至嵊亭,生子,因名嵊,字四山。

《漢志》曰:諸暨縣,屬會稽郡。莽曰疏虜。

《十道志》曰:縣有暨浦諸山,因以爲名。

《會稽志》曰:龜山之下有東武裏,即琅琊東武縣。山一夕移于此,東武人皆從此,故里不動。

歙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歙州,新安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時屬越。秦屬丹陽郡。

《漢志》曰:歙,都尉治。屬丹陽郡。

《漢志》曰:黝縣,屬丹陽郡。漸江水出焉。成帝鴻嘉二年,爲廣德國。王莽曰愬虜。師古曰:黝音伊,字與黟同。

《晋書》曰:孔愉,字敬康,會稽人。永嘉之亂,避地入新安山谷中,以稼穡、讀書爲業,信著鄉里。後奄忽而去。人皆以爲神,爲之立廟孔靈村。

《梁書》曰:任惔爲新安太守,調楓香二石,始入三兩,便止,不欲遺之後人。及下任,惟有桃花米二十石。

《圖經》曰:績溪縣,以界內乳溪與徽溪相去一里,回轉屈曲,幷流離而復合,謂之績溪,縣因名焉。

《圖經》曰:任惔爲新安太守,因行春至此,愛其雲溪,緣源尋幽,累日不返。百姓因名其溪爲惔溪,村名惔村。

又曰:新安貢柿心墨、木黝之字,縣職此之由。

又曰:祈門縣,本名閶門,著于秦、漢之代縣,有巨石夾流水兩相對,其狀似門,故號閶門。

又曰:婺源縣,本晋休寧縣。

《東陽記》曰:上應婺女,故名之。

明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明州,餘姚郡。古舜爲餘姚之墟。

史記》曰:越王勾踐平吳,徙夫差于甬東。

《漢志》曰:餘姚,屬會稽郡。本鄮縣之地。

《風土記》曰:舜支庶所封,故曰余姚。

《輿地志》曰:邑人以其海中物産于山下鄮易,因名鄮縣。

《圖經》曰:鄮縣有甬東及句章故城。

台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台州,古越州,會稽郡之地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時越國。秦屬閩中郡。後越王無疆七代孫閩君搖率越人佐漢伐秦,惠帝錄其功,封搖爲東海王,都于甌。

《山海經》曰:甌在海中。郭璞注云:今臨海永寧縣即東甌故地也。若在南海中郁林郡爲西甌。

《吳地記》曰:《漢書》:「閩越圍東甌,東甌告急于天子,天子遣太中大夫嚴助發兵往救,未至,閩越止兵;東甌乃舉國徒中國,處之江淮間。」而後遺人往往漸出,乃以東甌地爲回浦縣。

《漢志》曰:回浦,東部都尉理。屬會稽郡。楊雄解嘲曰:「東南一尉,西北一候。」

《十道志》曰:唐武德四年,討平李子通,于臨海縣置海州。五年,改海州爲台州。

處州编辑

《圖經》曰:處州,縉郡。古縉之墟也。秦爲會稽郡地。漢初爲東甌地,後以爲回浦縣。光武更名章安。晋分爲永嘉郡。

《輿地志》曰:永嘉郡,本會稽東部地。晋明帝大寧元年,分臨海等立永嘉郡。

《圖經》曰:麗水縣有惡道,惡道有突星瀨。謝靈運與弟書曰:「聞惡道溪中,九十九里有五十九灘。」《永嘉記》曰:王右軍游惡道,嘆其奇絕,遂書突星瀨於石。

《輿地志》曰:松陽縣,本章安南鄉,漢末立爲縣。《吳地記》曰:縣東南臨大溪有松陽樹,大八十一圍,腹中空可容三十人坐,故取此爲名。王右軍嘗往看之。《永嘉記》曰:青田縣有草葉似竹,可染碧,名爲竹青。此地所豐,故名青田。《浮丘公相鶴經》曰:青田之鶴。

溫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溫州,永嘉郡。會稽之東境也。漢永建四年,置永寧縣。

《郡國志》曰:永嘉爲東甌,郁林爲西越,斯地蠶一年八熟。

《圖經》曰:永嘉縣,漢治縣之地,後漢改爲章安縣。

《漢志》曰:冶,本閩越地。屬會稽郡。

婺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婺州,東陽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時爲越之西界。秦屬會稽郡。漢初屬荊、吳二國。

《郡國志》曰:婺州,正得東越之地,漢時其地屬會稽,爲東揚州。人俗輕躁,少信行,好淫祀。

鄭緝之《東陽記》曰:此境于會稽西部,嘗置都尉理于此矣。吳寶鼎元年,始分會稽置東陽郡。隋平陳,置婺州,蓋取其地于天文爲婺女之分野。

《异苑》曰:東陽顔烏以淳孝著聞,群鳥助,銜土塊爲墳,烏口皆傷。一境以爲至孝所致,因以縣名烏傷。

《十道志》曰:唐武德七年,改烏傷爲義烏。

衢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衢州,信安郡。土地所屬與婺州同。唐武德四年,平李子通,于信安縣置。西有三衢山,因以爲名。

《輿地志》曰:後漢獻帝初平三年,分太末縣立新安縣。晋太康元年,以弘農有新安,改名爲信安。

《左傳》曰:越伐吳,王孫彌庸觀越,見姑蔑之旗。杜注云:今東陽太蔑縣是。

《輿地志》曰:太蔑,秦、漢爲太末縣,今龍丘及《春秋》東陽太末縣也。

潭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潭州,長沙郡。《禹貢》揚州之域。春秋及戰國時,爲黔中郡之南境。晋懷帝永嘉元年,分荊州置湘州。隋平陳,改湘州爲潭州。

《史記天官書》曰:翼、軫爲楚分。傍一小星,爲長沙星。

漢書》曰:高帝封番君芮爲長沙王。

又曰:長沙定王發,景帝二年立,以母微無寵,故王卑濕貧國。應劭曰:景帝後二年,諸王來朝,有詔更前稱壽歌舞。定王但張袖小舉手,左右笑其拙。上怪問之,對曰:「臣國小地狹,不足回旋。」帝乃以武陵、零陵、桂陽屬焉。

《郡國志》曰:炎帝神農氏葬于長沙。長沙之尾,東至江夏,謂之沙羨,是其地。

《十三州志》曰:西自湘江,至東萊萬里,故曰長沙。

《湘州記》曰:始皇二十五年,幷天下,分黔中以南之沙鄉爲長沙郡,以統湘川,蓋取星以名焉。

《遁甲經》曰:長沙之地,雲陽之墟,可以長生,可以避世。

《湘中記》曰:其地有舜之遺風,人多純樸,今故老猶彈五弦琴,好爲《漁父吟》。

《湖南風土記》曰:長沙下濕,丈夫多夭折。俗信鬼,好淫祀,第蘆爲室,頗雜越風。

岳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岳州,巴陵郡。《禹貢》荊州之域,古三苗國地。春秋及戰國時屬楚。秦屬長沙郡。晋分長沙之巴陵,置建昌郡,在巴陵。齊武封子倫爲巴陵王。梁封齊明帝子寶義爲巴陵王,奉齊後,以備三恪。隋平陳,改爲岳州。

《尋江記》曰:羿屠巴蛇於洞庭,其骨若陵,故曰巴陵。

《淮南子》曰:斬修蛇于洞庭。

《十道志》曰:巴陵縣,本漢下隽縣之巴丘地。

《漢書·地理志》曰:下隽縣,屬長沙郡。

《十道志》曰:華容縣,本漢孱陵縣。

衡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衡州,衡陽郡。春秋時屬楚。秦屬長沙郡。漢爲酃縣地,屬長沙國。吳分長沙之東部,立爲湘東郡。隋平陳,罷郡爲衡州,因衡山以取名。

《尚書·禹貢》曰:荊及衡陽惟荊州。

甄烈《湘州記》曰:宋大明中,望氣者雲湘東有天子氣,遣日者巡視,斬岡以厭之。湘東王爲天子。即明帝也。

《圖經》曰:茶陵縣者,所謂陵谷生茶茗焉。

永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永州,零陵縣。《禹貢》荊州之域。春秋及戰國時,楚之南境。秦屬長沙郡。漢屬長沙國。晋以零陵屬湘州。隋平陳,置永州,因永爲水名。

《梁書》曰:孫謙,字長遜。爲零陵太守,有善績,吏人安之。先是,部多猛獸,謙至絕迹;乃去官之夜,猛獸即害居人。

甄烈《湘州記》曰:石燕山,石形似燕,大小如一山,明淨即頡頏飛翔。

羅含《湘中記》曰:石燕在泉陵縣,雷風則群飛,然其土人稀有見者。

又《十道志》曰:零陵縣,本漢泉陵縣。

道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道州,江華郡。《禹貢》荊州之域。春秋及戰國時屬楚。漢屬長沙國。唐貞觀八年,爲道州。

《圖經》曰:昔舜封象有鼻國,即其地。

郴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郴州,桂陵郡。《禹貢》荊州之域。春秋及戰國時屬楚。秦屬長沙郡。漢高祖二年,分長沙南境立桂陽郡,屬荊州部,居郴。梁元帝爲盧陽郡,屬衡州。隋平陳,改爲郴州。

史記》曰:項羽徙義帝于長沙,都郴。

連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連州,連山郡。春秋時楚地。秦爲長沙郡之南境。二漢爲桂陽郡之桂陽縣。吳屬始興郡,晋因之,宋于此立宋安郡,後盾齊如之。梁爲陽山郡。唐武德四年,改爲連州,以郡南黃連嶺爲名。

邵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邵州,邵陽郡。《禹貢》荊州之域。春秋時屬楚。秦爲長沙郡。漢爲昭陵縣,屬零陵郡。吳分零陵北部爲邵陵郡,屬荊州,即今州也。晋武改昭陽爲邵陽。唐貞觀十年,改爲邵州。

又曰:邵陽縣,本漢昭陵縣地,屬長沙國。

黔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黔州,黔中郡。《禹貢》荊州之域。戰國爲楚黔中地,秦昭王伐楚,置黔中郡,其地又屬焉。漢武陵郡之酉陽縣地,武陵五溪蠻之西界也。周武帝保定四年,蠻帥田思鶴以地內附,置奉州。建德三年,改爲黔州。

《吳錄》曰:黔陽,屬武陵郡。黔陽,今辰州三亭縣西故城是也。

思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思州,寧夷郡。《禹貢》荊州之域。春秋楚地。隋開皇十八年,始置務川縣,屬庸州。唐武德元年,以務川當適者柯要路,置務州。貞觀八年,改爲思州,因思邛水爲名。

費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費州,涪川郡。《禹貢》荊州之域。春秋時屬楚。漢武帝元鼎六年,通牂柯道,置發柯郡,其地屬焉。江山阻遠,爲俚獠所居,多不臣附。周宣政元年,獠王元殊多質等歸國,遂立州,取費水爲名。

《九州要記》曰:九丘之外,有費州。

辰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辰州,盧溪郡。《禹貢》荊州之域。春秋時屬楚,其地即古蠻夷之地。秦昭王使白起伐楚,略取蠻夷,置黔中郡。漢改黔中爲武陵郡。隋開皇平陳,改爲辰州。

《沅陵記》曰:五溪十洞頗爲邊患,自馬伏波征南之後,雖爲郡縣,其民叛擾,代或有之,蓋恃山險所致。

《十道志》曰:壺頭山,後漢馬援征五溪蠻,取壺頭山。賊乘高守險,水迅,舡不得進。士卒多疫死,援亦中病,穿岸爲室,以避炎氣,遂卒于此。《武陵記》曰:山邊有石窟,即馬援所穿屋也。室內有大蛇如舡,雲是援之餘靈。

《十道志》曰:故老云:「楚子滅巴,巴子兄弟五人流入黔中。漢有天下,名曰酉、辰、巫、武、沅等五溪,爲一溪之長,故號五溪。」

錦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錦州,盧陽郡。歷代土地與辰州同。唐武德初,以辰州之地析置錦州。

溪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溪州,靈溪郡。《禹貢》荊州之域。歷代土地所屬與辰州同。唐武德中,立溪州,蓋取五溪相會于此。

又曰:大鄉縣,本漢沅陵、零陵二縣地,屬武陵郡,梁分立大鄉縣。三亭縣,本漢靈陽縣地,屬武陵郡,唐分大鄉縣。縣有小酉山、黔山、大酉山。

叙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叙州,潭陽郡。古蠻夷之地。戰國時爲楚黔中地。唐貞觀八年,爲巫州。天授三年,以巫山不在州界,改爲沅州,以沅江水爲郡名。開元十三年,仍舊爲巫州。至大曆五年,爲叙州。

《五溪記》曰:民多射生而鼻飲,啖蛇鼠,捕蝦蟹,朝營夕用,故無宿給。

施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施州,清江郡。《禹貢》荊州之域。春秋時巴國。七國時爲楚巫郡地。秦昭王伐楚,置黔中郡,巫地屬焉。周武帝建德二年,酋長向鄒兄弟四人相率內附,置施州。

又曰:清江縣,本漢巫縣地,屬南郡。巫縣,今夔州巫山縣是也。吳、晋及周,爲沙渠之地。隋于此置清江縣。

播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播州,播川郡。秦夜郎縣之西南隅。惠王十四年,欲得楚黔中地,以武關之外易之。今隸黔府,即總謂黔中地。漢武元鼎六年,平西南夷,置發柯郡,其地屬焉。以且蘭有掾舡牂柯,因此立郡以名焉。貞觀九年,于此界置郎州,後省。十三年,又於其地置播州,以其地有播川,因名焉。

漢書》曰:唐蒙上書說武帝曰:「聞夜郎國有精兵可得十餘萬,浮舟牂柯,出其不意以制越,此一奇也。」

珍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珍州,夜郎郡。古山獠夜郎國之地。晋永嘉五年,分牂柯置夜郎郡,兼置充州。唐貞觀十七年,廓辟邊夷,置播川鎮。後因川中有降珍山,因以鎮爲珍州,取山名郡也。

《九州志》曰:夜郎自古非臣伏州郡之地,漢武開拓南邊,始置夜郎縣,屬牂柯郡,即牂柯尉居之。

《後漢書》曰:夜郎者,臨沅江,江廣百餘步,足以行舡。

《十三州志》曰:沅者,江中山名也。

夷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夷州,義泉縣。古僥外蠻夷之地。漢置發柯郡。歷代恃險,不聞臣附。隋大業七年,始招慰,置綏陽縣,屬明陽郡。唐武德四年,置夷州。

葉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葉州,龍溪郡。古蠻夷之地,唐置葉州,後爲龍溪郡。

溱州编辑

《十道志》曰:溱州,溱溪郡。古蠻夷之地。唐貞觀八年,開拓南蠻,于榮懿縣立溱州,地多貢象牙,後或爲溱溪郡。

 州郡部十六 ↑返回頂部 州郡部十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