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御覽/0179

 居處部六 太平御覽
卷一百七十九.居處部七
居處部八 

编辑

崔豹《古今注》曰:闕,觀也;于前所以標表宮門也。其上可居,登之可遠觀。人臣將朝,至此則思其所闕,故謂之闕。其上皆畫雲氣仙靈,奇禽怪獸,以示四方。蒼龍,白虎,玄武,朱雀,幷畫其形。

《釋名》曰:觀,于上觀望也。

《廣志》曰:闕,缺也,門兩邊缺然爲道也。

《周禮》:太宰以正月懸治法于象魏。

《禮記》曰:昔者仲尼與于蠟賓,事畢,于游觀之上,喟然而嘆。仲尼之嘆,蓋嘆魯也。鄭玄云:觀,闕也。

《左傳》曰:哀公三年,司鐸火,逾公宮。季桓子至,命藏象魏,曰:「舊章不可忘也。」象魏,闕也,法令懸之。故謂其書爲象魏。

又曰:《哀十七年傳》云:「衛侯夢于北宮,見人登昆吾之觀。」注云:衛有觀在古昆吾氏之墟也,今濮陽城。

《公羊·昭二十五年傳》云:子家駒曰:「諸侯僭于天子,大夫僭于諸侯,久矣。」昭公曰:「吾何僭矣哉?」子家駒曰:「設兩觀,乘大輅。」注云:禮,天子、諸侯內闕一觀也。

又《定二年傳》云:夏五月壬辰,雉門及兩觀灾。兩觀微也,然則曷爲不言雉門灾及兩觀?主灾者兩觀也。

漢書》曰:沅郡有桂浦闕。

又曰:蓬萊、方丈、瀛洲,此三山在海中,諸仙人不死藥皆在焉,黃金、白銀爲闕。事具仙部。

又曰:建章宮東鳳闕,高二十丈。

《列女傳》曰:衛靈公與夫人夜坐,聞有車聲,至闕而息,過又聞車聲。夫人曰:「此必是蘧伯玉。」公曰:「何以知之?」曰:「妾聞《禮》:下公門,軾路馬。」今蘧伯玉賢者也。必不以暗昧廢禮。」公令人視之,果如所言。

《神异經》曰:東南有石井,其方百丈。上有二石闕,俠東南面,上有蹲熊,有榜著闕,題曰地戶。西北荒中有金闕,高百丈;上有明月珠,徑三丈,光照千里;中有金階,西北入兩闕中,名天門。

《十洲記》曰:昆侖山有水精闕。

《水經》曰:秦孝公築冀闕,臨渭水,在咸陽西四十里。

《關中記》曰:未央宮東有青龍闕,北有玄武闕,《漢書》所謂北闕者也。建章宮圓闕,臨北道,鳳在上,故號曰鳳闕也。閶闔門內東出,有折風闕,一名別風。

《瀨鄉記》曰:老子廟前有兩石闕,大闕高九丈八尺,下三重石鹿,闕邊各有子闕。

山謙之《丹陽記》曰:大興中,議者皆言漢司徒許墓闕可徙施之。王茂弘弗欲。後陪乘出宣陽門,南望牛頭山兩峰,曰:「天闕也,豈煩改作!」帝然之。

鄧德明《南康記》曰:南康縣歸美山,去縣七百里,下有石城,高數丈,遠望嵯峨,靈闕騰空,故老謂之神闕。

《莊子》中山公子牟謂瞻子曰:「身在滄海之上,心居魏闕之下,奈何?」瞻子曰:「重生,重生則輕得。」中山公子曰:「雖知之,未能自勝也。」瞻子曰:「不能自勝則從,神無惡乎?不能自勝而强不從者,此之謂重傷。重傷人無壽類矣。」

魏文帝歌曰:長安城西有雙員闕,上有雙銅雀,一鳴五穀生,載鳴五穀熟。

王子年《拾遺記》曰:昆侖第九層,山形漸狹小,下有芝田蕙圃,皆有數百頃,群仙種耨焉。傍有瑤台十二,各廣千步,皆五色玉爲台基,最下層有流精闕,直上四十丈有風雷雨師闕。

编辑

《漢書·成紀》云:孝成帝,元太子也。母曰王皇后,帝在太子家生甲觀畫堂。應劭注云:甲觀在太子宮甲地,主用乳生也。顔師古曰:畫堂,但畫飾室中,宮殿通有彩畫也。

又曰:甘露二年,幸陽宮,屬玉觀。屬玉,水鳥,似,以名觀也。

《後漢書》曰:丁鴻,字孝公。肅宗詔鴻與廣平王羨及諸儒樓望、成封、桓郁、賈逵等,論定五經同异于北宮白虎觀,廣平王羨,明帝子。《東觀記》曰:與太常樓望,少府成封、屯騎校尉桓郁、衛士令賈逵集議白虎門,名于門,立觀因以名焉。使五官中郎將魏應主承制問難,侍中淳于恭奏上,帝親制臨决。鴻以才,論最明,儒者稱之,帝數嗟美焉。時人嘆曰:「殿中無雙丁孝公。」

又《章帝紀》曰:永平元年,長水校尉奏言:「先帝大業,當以時施行。欲使諸儒共正經義,頗令學者得以自助。」于是下太常、將、大夫、博士、議郎、郎官及諸生、諸儒會白虎觀,講議五經同异。

又曰:時謂東觀爲老氏藏室。注:老子爲柱下史,四方所記,文書皆歸于柱下。言東觀多經籍。

又曰:高彪除郎中,校書東觀,後遷外黃令。畫彪形像,以勸學者。

又曰:靈帝起四百尺觀于河亮道,造萬金堂于西園,又造南宮玉堂,築廣城苑。

《魏志》曰:明帝作淩霄觀,始構,有鵠巢其上。侍中高堂隆曰:「起闕而鵠巢,不得居之象。」

又曰:明帝置崇文觀,征善屬文者以充之。

《吳志·孫和傳》曰:和爲太子,被廢。驃騎將軍朱據、尚書僕射屈晃率諸將吏泥首自縛,連日詣闕請和。權登白爵觀見,甚惡之。

《蜀志》云:李輔,字元政,爲牙門討破羌虜,築平羌觀于秦亭。

《晋元·元紀》曰:大興元年十一月乙卯,日夜出,高三丈,中有赤青珥。詔曰:「天灾譴誡,所以彰朕之不德也。群公卿士,各上封事,具陳得失,無所諱,將親覽焉。」新作聽訟觀。

又《劉曜載記》曰:曜立太學于長樂宮東,簡百姓年二十五已下,十三已上五百人,選朝賢宿儒明經篤學以教之。命起豐明觀西宮,建淩霄台于滈池。

又《石季龍載記》云:「太子宣出時,季龍于其後宮升淩霄觀望之,笑曰:「我家父子如是,自非天崩地陷,當復何愁,但抱子弄孫,日爲樂耳!」

又《張駿傳》云:駿境內漸平,使其將楊宣帥衆越流沙,伐龜茲、鄯善,于是西域幷降。鄯善王元孟獻女,號曰美人,立賓遐觀以處之。

《齊書·王儉傳》云:宋明帝太始六年,置總明觀以集學士,或謂之東觀,置東觀祭酒一人,總明訪舉二人,儒玄史四科,科置學士十人,其餘吏下各有差。是歲,省總明觀,于儉宅開學士館,以總明簿書充之。

《陳書·後主紀》云:帝令采木湘州,擬造正寢。筏至牛渚磯盡沒,既而漁人見筏于海上。復起齊觀。國人歌曰:「齊觀,寇來無際畔。」

《後魏書·高祖紀下》云:十五年五月議改律令于東明觀,親折疑獄。

又《道武帝紀》云:天興三年,起紫極殿、立武樓、風凉觀、石池、鹿苑台。

又《匈奴劉聰傳》云:平陽地震,崇明觀陷爲池,水赤如血,赤氣至天,赤龍奮迅而去。

《輿地志》云:丹陽郡建康縣台城,齊文惠太子治玄圃,有明月觀、婉轉橋、徘徊廊,圃內作淨名精舍。

又曰:丹陽郡秣陵縣新亭隴有遠望樓,又名勞勞樓,宋改爲臨滄觀,行人分別之所。

又曰:洛陽有廣望觀、閬風觀、萬世觀、修靈觀、臨商觀。

《百葉抄》:魏築總章觀,建翔鳳于其上,使八方才人、六宮女尚書居之,引水過九龍殿前,玉井綺欄,水轉百戲。

又曰:石虎起靈台,九殿女官十有八等,又女妓二千爲鹵簿,皆著紫綸巾、熟錦、金銀鏤帶、五紋織成靴,游于戲馬觀。

《漢封禪儀》泰山東南有山名日觀,鶏一鳴時,見日始出,長三丈,秦觀者望見長安,吳觀者望見會稽,周觀者望見齊。《三輔黃圖》云:漢武帝起鵲觀。又起神明觀、及娑觀、甘泉苑,起仙人觀,緣山谷行至雲陽,三百八十里,入右扶風,周回五百四十里。

又曰:武帝起鵲觀、神明觀、駑法觀、集靈觀、仙門觀、陽祿觀。

《漢宮殿名》曰:長安有臨山觀、渭橋觀、仙人觀、霸昌觀、蘭池觀、平樂觀、九華觀、豫章觀、鴻雀觀、昆明觀、走馬觀、華光觀、封巒觀、走狗觀、天梯觀、瑤台觀、流渠觀、相思觀、長平觀、宜春觀、華池觀、射熊觀、迎風觀、露寒觀、當市觀、石闕觀、白渠觀、鼎郊觀、潘丘《巳闕中記》云:鼎郊觀在上林苑。白虎觀、懷德觀、三雀觀、林木觀、溫德觀、長平觀。

華延携《洛陽記》曰:洛陽城十八觀,皆施玄檻鐵籠,疏毋忄晃。

《華山記》曰:南嶺東岩北面有二小山,一山有雙石竪立,號曰石門;一山孤崖特秀,上有客觀,陟之者遠眺千里。

阮勝之《揚州記》曰:揚子縣有楊子宮,宮中有玄珠觀。

《華陽國志》云:蜀城有逸客觀。

華延携《洛中記》云:金墉城西南角有昌都觀,東北有百尺樓,魏都水使者陳熙造。

《建康宮闕簿》云:商飈觀,在東北十三里籬門亭後亭墩上,齊武帝築。九日,登以宴群臣。

又曰:曾城觀,在縣東北七里景雲樓東,齊武帝起。七月七日夜,令宮人登以穿針,因曰穿針樓。

又曰:通天觀,在縣東北五里一百步舊台城內。宋元嘉中,築蔬圃。二十三年,更修廣之,築池泊天泉,造景陽樓、大壯觀、花光殿,設射堋,又立鳳光殿、醴泉堂。

又曰:洛陽宮中有玄覽觀、東觀、清覽觀、高平觀、廣望觀、聽松觀、見親觀、高樂觀、陵、總章、宣曲、萬年等觀。

又云:建業宮有迎風觀,在縣南十五里。宋武大明中,起于石子墩上,孫峻殺諸葛恪,殷殺朱主皆于此。又有僥道觀。

晋潘岳《關中記》曰:柘觀、虎圈觀、昆池觀、上閭觀、朗池觀、走馬觀、湯祿觀、博望觀、則陽觀、陰德觀、幷在上林苑中。

陸機《洛陽地記》曰:洛陽南宮有承風觀,洛陽北宮有增喜觀,洛陽城外有宣楊觀、千秋、鴻池、泉城、楊威、石樓等觀。

又曰:洛陽城外有鼎中觀。

《輿地志》云:洛陽西南洛水上有鼎中觀,是成王定鼎處。

唐韋述《東京雜記》曰:東京紫微宮有一柱觀。

又曰:上陽宮有上清觀。

潘安仁《西征賦》云:圖萬載而不傾,奄摧落于十紀,擢百尋之曾觀兮,今數仞之餘址。

左太沖《吳都賦》云:慮紫宮以營室,廓廣庭之漫漫,寒暑隔閡于邃宇,虹霓回帶於觀。

何平叔《景福殿賦》云:于是碣以高昌崇觀,表以建城峻廬,岑立,崔嵬巒居。

宋玉《高唐賦》序云:昔者,楚襄王與宋玉游于夢之台,望高堂之觀。

魏陳思王《七啓》曰:閑宮顯敞,屋皓幹,崇景山之高基,迎清風而立觀。

沈休文《鍾山詩·應西陽王教》云:即事既多美,臨眺殊復奇;南瞻儲胥觀,西望昆明池。

沈休文《游沈道士館詩》云:既表祈年觀,復立望仙宮。

謝玄輝《觀朝雨詩》云:朔風吹飛雨,蕭條江上來,既灑百常觀,復集九成台。

 居處部六 ↑返回頂部 居處部八 

[[Category:太平御覽|卷0179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