居處部五 太平御覽
卷一百七十八.居處部六 臺下
居處部七 

王子年《拾遺記》曰:秦始皇起升明台,窮四方之珍木,搜天下之工。南得烟丘碧桂、麗水然沙、賁都朱泥、岡素竹;東得葱巒錦柏、縹オ龍杉、梓、寒河星柘;西得漏海浮金、狼淵羽壁、滌嶂霞素、寘阜乾漆、陰阪文杞、褰流黑魄、暗海香瓊,瑤异是集。有二人皆騰虛緣木、揮斤斧于空中,子時興功,至午時已畢,秦人謂之子午台。又云:二客于子午之地各起一台。

又曰:燕昭二年,海人乘霞舟,以雕壺盛數斗膏以獻王。王坐通堂,亦曰通霞之台,以龍膏爲燈,光耀百里,烟色丹紫。國人望之,咸言瑞光也,遙拜之。燈以火浣布爲纏。山西有照石,去石十里,見人物之影如鏡焉。碎石片片,皆能照人,而質方一尺,則重一兩。昭王舂此石爲泥,泥于通霞之台。與西王母游居此臺上,常有鐘鼓琴瑟鳴,神光照耀,如日月之出。台左右種恒春之樹,葉如蓮花,芬芳似桂花,隨四時之色。

又曰:魏明帝即位五年,起靈禽之園,方國所獻异鳥殊獸皆畜此園也。時昆明國貢嗽金鳥,國人云其地去凉洲九千里,出此鳥,形如雀,色黃,毛羽柔密,常翱翔海上。羅者得之,以爲至瑞,聞大魏之德被于荒遠,故越山航海來獻大國。帝得此鳥,畜于靈禽之園,飴以真珠,飲以龜腦,鳥常吐金屑如粟,鑄之以爲器服。昔漢武帝時有獻大雀,此之類也。此鳥畏雪霜,乃起小屋以處之,名曰避寒台,皆用水精爲戶牖,使內外通光而風露恒隔。宮人爭以鳥所吐之金用飾釵珮,謂之避寒金,宮人相嘲曰:「不服避寒金,那得帝王心!」于是媚惑者亂,爭此寶以爲身飾,及行臥皆懷挾,以要寵也。魏代喪滅,珍寶池台鞠爲煨燼,嗽之鳥亦自高翔也。

又曰:周靈王二十三年,起昆明之台,一名宣昭之台。聚天下异木神工;得谷陰生之樹,其質千尋,文理盤錯,以此一木,台用足矣。其木有龍蛇百獸之形;篩水精爲泥。台高百丈,升之以望雲色。時有萇弘,能招致神异。王登臺,忽見二人乘雲而至,乘游飛之輦,駕以青螭,其衣皆縫緝毛羽,王即迎之上席。時天下大旱,地裂木然,一人先唱,能爲霜雪,引氣一噴則雲起雪飛,坐者皆口噤,井池冰堅可琢。又設狐腋素裘、紫罷文褥,褥是西域所獻,施于臺上,又一人以指彈席上而暄風入室,裘褥皆弃台下。

又曰:魏文帝築台,基高四十丈,列燭置于台下,名曰燭臺。遠望如列星之墜也,以處美人薛靈芸焉。

又曰:魏明帝起淩雲台,躬自掘土,群臣皆負畚鍤。時陰寒,役者多死,高堂隆等諫之,不聽,累年而畢。

又曰:魏文帝時黃星炳夜,乃起畢昴台以祀星。

又曰:吳主潘夫人之父坐法,夫人入于織室。夫人容態少儔,爲江東絕色。同幽者百餘人。有司聞于吳主,使圖其容貌。夫人憂不食,减瘦改形。工人寫其真狀以進吳主,吳主見圖而嘉之,以琥珀如意撫按則折嗟曰:「此神女也,愁貌尚能感人,况在歡樂!」乃命雕輪就織室,納于後宮。果以姿色獲寵。每與夫人游昭宣之台,恣意幸,既盡酣醉,唾于玉壺中,使侍婢寫于台下,得火齊指環,即挂石榴枝上。因其處起台,名曰環榴台。時有諫者云:「今吳蜀爭雄,還劉之名特爲妖乎!」權乃翻其名爲榴環台也。又與夫人游釣,得大魚,吳王喜,而夫人曰:「昔聞泣魚,今乃爲喜,有喜必憂,以爲深誡。」至末年,漸相譖毀,稍見離退。時人謂夫人知幾之神矣。釣台今猶基存。

《漢武帝內傳》曰:鈎弋夫人謂帝曰:「妻相運正應爲陛下生一男,男年七歲,妾當死矣。今年必不得歸,願陛下自愛。」言終遂卒。既殯,尸香聞十餘里。因葬之陵。帝甚哀悼,又疑其非常人,乃發冢開視,空棺無尸,唯衣履存焉。乃起通靈台于甘泉。常有一青鳥集臺上往來,至宣帝時止矣。

又曰:漸台高三十丈,南有辟門三層,內殿階陛咸以玉爲之,鑄銅鳳凰高五丈,飾以黃金于樓屋上。

《洞冥記》曰:武帝起招仙之台于明庭宮北。明庭宮者,甘泉宮之別名也。于臺上撞碧玉之鐘,挂懸黎之磬,吹霜滌之篪,唱《來依日》之曲,使台下聽而不聞管歌之聲。

又曰:太初二年,起甘泉望風台。于臺上得珠,望之如照月,因名照月珠。

又曰:建元二年,帝起騰光台,以望四遠。常有飛光如星集于臺上,亦曰經星台。

又曰:帝初起神明台時,掘地入三十丈,得泉水色黃,傍有人居,無日月光明,晝夜以火照,中有人食土飲水,服赭布之衣。漢人問:汝何時居此?」答曰:「商王無道,使兆民入地千丈。求青堅之土以作瓦,起瑤宮金堂。二人皆以繩糸追入地裏,負畚器取土,多有壓陷死者,今猶二人在耳。」漢人問:「何得獨存?」答曰:「我以玉爲衣金爲環,身有金玉,故心氣不滅。」漢人問:「汝欲更出爲人否?」答曰:「食土飲泉,與螻蟻爲伍,寧望日月乎!」乃引出,三日自死,骨肉靡靡成灰,唯心如彈丸大,堅如石,以物扣之,則是乾血耳。

《述异記》曰:郭景純注《爾雅》,台今在夷陵郡。又曲阜縣南十里,有孔子春秋台。

又曰:吳王夫差築姑蘇台,三年乃成。周環詰屈,橫亘五里,崇飾土木,殫耗人力。宮妓數千人,上別立春霄宮。爲長夜飲,造千石酒鍾。又作大池,池中造青龍舟,舟陳妓,日與西施爲水嬉。又于宮中作靈館、館娃閣,銅溝玉檻,宮之欄杆皆珠玉飾之。吳既敗,越王勾踐于會稽山上,地方千里。勾踐得范蠡之謀,躬教民以耕桑,延四方之士,作台于外而館賢士,會稽之上有越台。

又曰:晋永嘉之亂,既過江,諸公主不得隨去。安陽公主與平城公主等奔入兩河界,悉爲民家妻,常怏怏不悅,故有思鄉之志。村人感之,共築一台以居之,謂之公主望鄉之館,至今巋然。王朗《懷舊賦》云:「將軍出塞之台,公主望鄉之館。」是也。漢武帝遣將軍王戍邊。及帝崩,王莽篡逆,與莽有隙,遂留不敢歸,因亡入胡中。士卒相率築台,爲望鄉之處。

又曰:會稽山有虞舜巡狩台,台下有望陵祠。帝舜南巡,葬於九疑山。民思之,故立祠。中都郭門古宮存焉,宮前有堯台舜館,銘記皆古。

又曰:中山有韓夫人愁思台,望子陵也。

又曰:燕昭王爲郭隗築台,今在幽州燕王故城中,土人呼爲賢士台,亦謂之招賢台。

《郡國志》曰:濮州璧玉台,穆天子爲盛姬所造也。今旁地猶多瑉石。

又曰:汝陰縣富陂城,即《詩》之汝墳也。俗謂之女郎台。

又曰:魏硯子台,雲是張儀冢,似硯也。

又曰:曹州麟城南有望麟台、園客祠,庭種香草,有五色神蛾得六大繭,絲六十日始盡處。

又曰:洛州溫明台,後漢世祖晝臥此殿,耿入造床下,齊勸即位處。

又曰:滎陽縣有太武城,高祖與項氏各在一城。東城有高壇,即項羽置太公于上處。今名項羽堆,亦呼爲太公台。

又曰:金河府青台,方山北五里,文明太后恒于六宮游戲,因歌曰:「青台雀,青台雀,緣山采花額頸著。」其曲幷在大樂部。

又曰:金河府,自平城遙登臺出渴鉢口,梁元帝橫吹。

詩曰:朝登青陂道,暮宿白登臺。即天女神生後魏始祖神元地也。

又曰:衛州範城北十四里,沙丘台也,俗稱妲己台。去二里有一台,南臨淇水,俗稱爲上宮也。

又曰:鄆州須昌縣有犀丘城青陵台,宋王令韓憑築者。

又曰:南頓縣有光武台,應璩宅在其側。

又曰:洛陽陽子台,在陽城東三十里,陽陵子隱處洛水,昔王子晋與浮丘公同游,受玉鶏之瑞水,亦宓妃之所在也。

又曰:冤句縣昌都城,呂後追尊父呂公爲宣王,都此。有呂後臺,西有辟陽侯台,閣道相連,基址見存。

又曰:洛陽鶏台有劉曜試弩棚、夕陽亭。賈充出鎮長安,百僚餞送于此。

又曰:鄭州故魏任城王台下池內有漢時鐵鐘,長六尺,入地三尺。頭自正,爲晋氏重興之瑞。今不知所在。東南有空侯城,鄭衛之音也。

又曰:酸棗縣,韓徙都于此,有冰井臺、五馬泉。

又曰:衛州有鳳皇台。

又曰:荊州龍陂山有楚王台。

又曰:濮州羊角城陳思王愁台,基甚高。

又曰:夏州朔方郡,赫連勃勃僭號,築土起真珠樓、沖天台。

又曰:兗州有娥皇、女英台。

又曰:恒州野望台,趙武靈王以登高望野,亦曰寒台。

又曰:荊州華容縣東十六里有章華台,楚靈王築,台東即荊台縣也。

又曰:幷州榆次縣鑿台,即韓殺智伯于鑿台之中。

又曰:木客山,吳王遣木客入山求木,不得,工人憂思,作《木客吟》;一旦,神木自生,長二十丈,作姑蘇台。

又曰:鄧州皇后城,即迎陰後處。城西,張平子讀書堂。

又曰:亳州城父縣老子祠賴鄉曲仁裏廟,內有八公台、九柱樓,畫東王母、西王母。又有靜念樓。

又曰:蒲州蚩尤城鳴條野,禹娶塗山女,思戀本國,築台以望之,謂之青台。上有禹祠,下有青台驛。

又曰:汴城上有列仙吹台,西有牧澤甬道二百里,漢梁孝王所造,今謂之赤堤。城東有繁台,本吹台也,雲蒼頡師子野所造,後有繁姓居側,因名焉。西有崇台,即顔率雲蟬台之下,沙海之上是也。

又曰:許州有丹書台,魏文帝受禪,有黃鳥銜丹書集此台。

又曰:衛州鹿台在預城內,紂自投火處。《紀年》曰:「武王擒紂于南單之台」,蓋鹿台之异名也。糟丘酒池去城南一里,基迹猶存。

《水經注》曰:固安縣金台陂,東西六七里,南北五十步。側陂西北有釣台,高十丈,方可四十步。陂北十餘步有金台,金台高上東西八十許步,南北加减,高十餘丈。昔慕容垂之爲范陽也,戍之,即斯台也。有小金台,臺北有簡馬台,幷悉高大,秀峙相對,翼台左右,水流經通,長廡廣宇,周旋波浦,棟渚鹹淪,柱礎尚存。是基構可得而尋,訪諸耆舊,咸言昭王禮賢,廣延方士,至如郭隗、樂毅之徒,鄒衍、劇辛之儔,宦游歷說之民,自遠而届者多矣;不欲令諸侯之客,伺隙燕邦,故修建下都館之南垂。言燕昭創之于前,子丹踵之于後。故雕墻敗館,尚傳鐫刻之名,雖無經紀可憑,察其古迹,似符宿傳矣。

又曰:鳳溪水側有鳳皇止焉,故謂之鳳皇台。

又曰:河水南至華陰,又東北,王澗水注之。水南出玉溪,北流,經皇天固。三面壁立,高千許仞,漢世祭天于其上,因名之爲皇天固。上有漢武帝思子台。及泉鳩裏加兵仞于太子者,上憐太子無辜,乃作思子宮,爲歸來望思之台于湖。師古曰:言已望而思之,無太子之魂歸來也。其在今湖城縣之西,𨳶鄉縣之東,基趾猶存也。天下聞而悲之。

又曰:睢陽城故東宮即梁之舊池也,周五六百步,水列鈞台。池東又有一台,世謂之清冷台。北城憑隅,又結一池台。晋灼曰:「或說平臺,在城中東北角;亦或言兔園,在平臺側。」如淳曰:「平臺,離宮所在。今城東二十里有台,寬廣而不甚極高,俗謂之平臺。余按《漢梁孝王傳》,稱王以功親爲大國,築東苑方三百里,廣睢陽城七十里,大治宮室,爲復道,自宮連屬平臺三十餘里。復道自宮東出揚州之門,左陽門,即睢陽東門也,連屬于平臺則近矣,屬之城隅則不能,是知平臺不在城中也。

又曰:景升台,劉表之所築也。表性好鷹,每登此台歌,野鷹自來。

又曰:睢陽城中有掠馬台。東有一台,謂之清冷台。

又曰:長平城在上党郡南,秦壘在城西。秦抗趙衆,收頭顱築台于此,崔嵬桀起,今乃號曰白起台。

《山海經》曰:沃民國有軒轅台。

又曰:帝嚳、堯、丹朱、帝舜各二台,台四方,在昆侖東北。

《列仙傳》曰:蕭史者,秦穆公時人。善吹簫,能致孔雀、白鵠。穆公有女,字弄玉,好之。公以妻焉。遂教弄玉作鳳鳴。居數年,吹似鳳聲,鳳皇來止其屋。爲作鳳台,夫婦止其上數年,皆隨鳳飛去。秦爲作鳳女祠于雍宮,時有簫聲焉。

《成都記》曰:望鄉台,蜀王秀所築也。

又曰:思妻台,在梓潼縣。五丁于此山拔蛇,山崩,殺五丁,幷殺秦王女,因名之。

《三輔宮殿簿》曰:長樂宮有臨華台、神仙台。

《西征記》曰:揚州雷陂有台高二丈,《南兗州記》即吳王濞之釣台也。

《地理志》曰:北地郡有之回台,郡西北四百里。

《嵩高山記》曰:山有玉女台,雲漢武帝見三仙玉女,因以名台。

《益州記》曰:雁橋東有嚴君平卜處,土台高數丈。

《南雍州記》曰:高齊之後有堂,堂西有射堂五間。射堂南有大池,池上有台,名曰樂喜台。

《荊州記》曰:江陵縣東有天井台,飛軒孤映,背邑面河,實郊躔游憩之佳處也。

《襄沔記》曰:襄縣南五里鳳林山側,宋隋王劉誕鎮此,有龍兒見此池中,後雍州刺史韋睿于此立放生台。

《越絕書》曰:夫差起姑蘇之台,三年聚材,五年乃成。高見三百里,太史公登之以望五湖。

伏琛《齊地記》曰:平業城西北八十里有平望亭,亦古縣也,或云秦始皇爲望海台。

《述征記》曰:陵雲台在明光殿西,高八丈,累磚作道通至臺上,登回回眺,究觀洛邑,暨南望少室,亦山丘之秀極也。

又曰:蠡台,梁孝王所築于兔園中,回道似蠡,因名之。

 居處部五 ↑返回頂部 居處部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