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御覽/0183

 居處部十 太平御覽
卷一百八十三.居處部十一 門下
居處部十二 

《家語》曰:孔子謂子路曰:「見長者不能黜其色,見幼者不能盡其辭,雖有疾風雨,吾不入其門矣。」

《白虎通》曰:門四出何?所以通四方。故《禮·三朝記》曰:「天子之宮四通。」

《太公金匱門之書》曰:敬遇賓客,貴賤無二。

蔡邕《明堂月令論》曰:《禮·古大明堂之禮》曰:」膳夫氏相,禮,日中出南闈,見九侯及門;日昃出西闈,親五闈之事;日暗出北闈,視帝績、帝猷。明堂之西北門稱闈。

《墨子》曰:夫城守之法,爲懸門沉機也。

《潜夫論》曰:貴戚願爲其宅吉而制令名,欲其門堅而造作鐵樞。卒其所以敗者,非苦禁忌而門樞朽,常苦崇財貨而驕僭耳。上不順天心,下不育人物,而任其私智,竊弄君威,反戾天地,欺誣神明,居累卵之危而圖泰山之安,爲朝露之行而思傳代之功,豈不惑哉?

《吳地記》曰:閶闔者,吳王闔閭所作也,名爲閶闔門,高樓閣道。後由此伐楚,改曰破楚門。

《世說》曰:楊修爲魏武主簿,作相國門,始構榱桷,魏武自看,使人題門作「活」字,便去。楊修見,即命壞之,曰:「門中活,闊字,王嫌門大也。」

《魯連子》曰:先生見孟嘗君于杏唐之門。

《說苑》韓昭侯造高門,屈宜咎曰:「昭侯不出此門。」曰:「何也?」曰:「不時。吾所謂不時者,非時日也,人固有利不利,昭侯嘗利矣,不作高門。往年秦拔宜陽,明年大旱民饑。不以此時恤民之急,而反益以奢,此謂福不重至,禍必重來者也。」高門成,昭侯卒,竟不出此門矣。

常璩《華陽國志》曰:秦孝文王以李冰爲蜀守。冰作石犀五頭以壓水精,在市橋門,今所謂石牛門。

《吳越春秋》曰:吳王闔閭爲太子聘齊女。齊女思之齊,日夜號泣,因而爲疾。闔閭乃爲起北門,名曰望齊門;作樓,令女往登,游其上。

又曰:子胥爲吳造大城。陸門八,象天造八風;水門八,法地之八聽。立閶門者,象天門通閶闔風也。立蛇門,以象地戶,亦名破楚門。亦名蛇門者,吳位辰,屬龍,故小城南門作龍,以厭蛇氣也。

又曰:吳赦越王,使歸國,送之蛇門外之,大縱酒,群臣祖道。

《晏子春秋曰》:晏子使楚,晏子身短,楚人爲小門于大門之側延晏子。晏子曰:「使狗國者,從狗門入。今臣使楚,不當從此門入。」乃更通大門。

《淮南子》曰:周文王作玉門,言以玉飾也。

又曰:昆侖山旁有四百四十門。

又曰:北極之山,曰寒門。《楚辭》曰:踔絕寒門。

又曰:自東北方曰方土之山,曰蒼門。東方曰東極之山,曰開明之門。東南方曰波海之山,曰陽門,南方曰南極之山,曰暑門。西南方曰編駒之山,曰白門。西方曰西極之山,曰閶闔之門,西北方曰不周之山,幽都之門。北方曰北極之山,曰寒門,八門之風,是節寒暑焉。

《神异經》曰:東北有鬼石室,三百里戶共一門,石榜題曰鬼門。西南銅關,頰榜題曰人往門。向東北銅闕,夾門榜題曰人來門。

張晏注《漢書》曰:龍樓門,門上有銅龍。

《漢宮殿名》曰:長安有宣平門、覆盎門、萬秋門、橫門、東都門、本名青門、宣德門、禮成門、青綺門、章義門、仁壽門、壽成門。有辟門,慈石門。

又曰:洛陽有太夏門、閶闔門、西華門、萬春門、蒼龍門、長秋門、景福門、永巷門、丙舍門、鴻都門、金牙門、不老門、章台門、濯龍門、定鼎門。

蔡質《漢官儀》曰:宮北朱雀門至止車門,內崇賢門,內建禮門。

《洛陽故宮名》曰:洛陽有飛兔門、含章門,又有建禮門、廣懷門,有明禮門、泰夏門、司馬門、閶闔門、南止車門、東西止車門、西華門、神虎門、雲龍門、東掖門、西掖門、千秋門、南端門、笙鏞門、神仙門、敬法門、却非門、含德門、上東門、廣陽門、津門、小苑門、開陽門、中東門、司馬門、北闕門、玄武門、南掖門、北掖門、南端門、金門、九龍門、白虎門、春興門、青鎖門、金商門、宜秋門。

《古今地名》曰:河南定鼎門,九鼎新定。

《晋宮闕名》洛陽有承明門。

又許昌有崇禮門。

晋宮門又有大夏門、長春門、朱明門、青陽門。

《三輔黃圖》曰:又有章城門、直城門、洛城門。

《水經注》曰:神獸門東對雲龍門,衡伏之上,皆刻雲龍鳳虎之狀。

又曰:水東流建春門石橋下,即上東門也。一曰上門,又曰閶闔門,漢之西上門。

又曰:陶水東南經高門南,蓋層阜墮缺,故有高門之稱矣。又經司馬子長墓北入于河,亦謂之龍門。《太史公自叙》云:「遷生于龍門」是也,在馮翊夏陽縣。

《郡國志》:賀州封陽有堤,陂內水深百尋,大魚自擲,登此門化爲龍,不過者曝鰓點額也。

又曰:同州龍門城帶龍門山,大魚點額暴鰓半死,謂此也。

司馬彪注《莊子》云:呂梁,即龍門也。

又曰:郢城南有三門,東曰龍門。《離騷》云:「過夏首而西浮,顧龍門而不見。」夏首即夏口也。

又曰:洞庭山有宮五門,東通林屋,西達峨眉,南接羅浮,北連岱岳。東有石樓,樓下兩石鼓,扣之即清越,所謂神鉦也。

又曰:兗州乘丘,《左傳》「公子偃曰:『宋師不整,可敗也。』自雩門突出,蒙皋比而先犯之。大敗宋師于乘丘。」即此也。

又曰:長安縣,漢高祖五年置。故城在京西北二里,漢惠帝築。南爲南斗形,北爲北斗形,入街九陌,東面有青綺門,東陵侯邵平,秦破爲布衣,種瓜此門外。西北面有棘門,漢文屯兵之所。

又曰:魯城,伯禽邑也。西五門,東一曰鹿門,即臧孫紇斬鹿門關以出奔邾;第三曰稷門,即圉人犖能投蓋于稷門之所。

又曰:蜀望帝以褒斜爲前門,熊耳、靈關爲後戶。

又曰:畦州仙宮門,即漢武帝所游相思川也。伏陸縣有相思鄉。

又曰:洛陽南面最東曰開陽門,初未有名,夜有一柱飛在樓上,乃是琅琊開陽縣南門一柱飛去,遂記其年月日,以爲名。

又曰:鴻門在新豐縣西八里,沛公見項羽處。

又曰:薊城,慕容隽鑄銅馬于門側,謂曰銅馬門。今大廳前有石函,長二尺,高一尺,代不敢開,銘云:秦建元十年造銅虎馬。

又曰:汴州陳留郡,本春秋衛地,魏惠王自安邑徙都,亦稱梁惠王焉。士多髦俊,儒藝,游俠每集夷門,即侯羸抱關之處。

又曰:洪州西門、昌門。豫章生松陽門內,大二十五圍,嘗枯,永嘉中忽更榮茂,以爲元帝中興之瑞。故郭璞《南郊賦》云:「弊樟擢秀於祖邑。」以宣帝曾爲此郡守故也。

又曰:虬門,即吳大城門也。

又曰:廣州盧耽仕州爲治中,有仙術。刺史步騭惡之,以狀聞,後誅之。耽後題其門曰:「珠門,珠門,國雖存,無射年。欲知此書,盧耽還。」太守削之,隨削,字更生。

又曰:越州雷門,勾踐所立,以吳有蛇門,得雷而發,表事吳之意。吳以越在辰巳之地,作也門。

石虎《鄴中記》曰:鄴宮南面三門,西鳳陽門,高二十五丈,上六層,反宇向陽,下開二門;又安大銅鳳于其鎮,舉頭一丈六尺;門窗戶,朱柱白壁。未到鄴城七八里,遙望此門。

《述征記》曰:青門外有魏車騎將軍郭淮碑。小城最東一門名落索門,門裏有司馬京兆碑,郡民所立。

《豫章記》曰:郡,灌嬰所築,有六門;其一曰松陽門,其所以郡爲名。西二門,其一曰昌門,其一曰皋門。東及北一門,亦即以東北爲名。晋太元中,太守順陽范君更開門之北爲東陽門,以對皋門,開北門以對松陽門。今八門相望,通路直指。

《安城記》曰:郡大城舊有六門,今爲八。

《荊州圖記》曰:臨澧縣南三百里有高巒特立,素崖千里,望之有似香爐。吳永安六年,自然洞開,直朗如門,古老相傳名天門,門兩角上各生一竹,垂下爲之天帚云。

《吳地記》曰:匠門,本名幹將門,門外有幹將墓。後語訛呼爲匠門,其言劍匠,因之名。

又《郡國志》云:申公巫臣家亦在西南面。

劉澄之《宋初山川古今記》曰:魏武聽政殿前有聽政門。

《丹陽記》曰:司馬門之名起漢世。案《列女傳》:「鍾離春詣齊司馬門。」《史記》又云:「司馬欣請事咸陽,留司馬門三日。」是則名起戰國,非獨漢也。今又曰公車門,而俗稱謝章門也。

《西京記》:秦阿房宮以磁石爲門,懷刃入者輒止之。

《西征賦》曰:門磁石而梁木蘭,構阿房之屈奇。

《蕪城賦》曰:制磁石以禦沖,糊壞以飛文。

韋述《西京新記》曰:西京,俗曰長安城,亦曰京城。高一丈八尺。南面三門:中明德門,東啓夏門,西安化門。東面三門:中春明門,北通化門,南延興門。西面三門:中金光門,北開遠門,南延平門。皇城西:芳林門、金光門、朱雀門、通化門,春明門有蕭望之冢,啓夏門、先農壇。皇城南面六門:正南承天門,門外兩觀、肺石、登聞鼓,東長樂、廣運、重明、永春門,次西永安門。次北嘉猷,東西恭禮、安仁門。東西廊歸仁、納義門,次北太極門。西至殿北面三門:正北玄武,次東安禮門、玄德門。西面二門:南通明,北嘉猷門。太極殿旁東上西上閣門,東西廊左。右延明門。甘露殿門外東西永巷,日華、月華門,東西千步廊。東宮重明門,北左右永福門,內廊左右嘉善門,東西奉化門。

又曰:西京大明宮南面五門:正南丹鳳門,次東望仙、延政門,次西建福、興安門。

又曰:大明宮含元殿,東西通乾、觀象門,殿北宣政門,門設外屏,東崇明門,南出含曜門、昭訓門,西光順門,東西廊日華、月華門。紫宸殿,前紫宸門,門設外屏,東崇明門,南出含曜門、昭訓門;西光順門,南出昭慶門、光範門。

又曰:東京,俗曰洛陽城。城高一丈八尺。南面三門:正南曰定鼎門,東建春門,南永通門。北面二門:東安喜門,西徽安門。西面連苑。

又曰:東京紫微宮,城南面六門:正南應天門,門外觀相夾肺石、登聞鼓;次東興教門,重光門,太和門;次西光政門,洛南門。東面一門:重光北門。西南二門:南洛城西門,北嘉豫門。北面二門:西玄武,東安寧門。應天次北乾元門,門東萬春門,西千秋門,門外東西廊、左右延福門。又西會昌門,西北景運門。

又曰:上陽宮東西二門:南曰提象門,北星躔門。內門曰觀風門。

又曰:東都苑東面四門曰垂豫、上陽、新門、望春門。南面三門曰興善、興安、靈光門。西面四門曰延秋、游義、籠烟、靈溪門。北面四門曰朝陽、靈圃、望冬、應福門。

又曰:東都皇城南面三門:正南曰端門,東左掖門,西右掖門,東面一門賓曜門。西面二門:南曰麗景門,北曰宣耀門。

又曰:東都城東面一門:宣仁門。南面一門:永福門。北面一門:含嘉門。

又曰:萬年縣門,宇文愷所造。高宗末,太平公主出降,于縣廨爲婚第,以縣門窄隘,欲毀之。高宗敕曰:「其宇文愷所作,不須坼。」于他所開門,遂存。

《楚辭》曰:望長楸而太息,涕零零其若霰,過夏首而西浮,顧龍門而不見。

又曰:君之門兮九重。

又曰:魂兮下來入修門。王逸曰:修門,郢城門也。

摯虞《門銘》云:祿無常家,福無定門。人謀鬼謀,道在則尊。

李尤《平城門銘》曰:平門督司,午位處中。外臨僚侍,內達帝宮。正陽南面,炎暑赫融。

李尤《廣城門銘》曰:廣陽位孟,厥月在申。凉風時至,白露已紛。

李尤《上東門銘》曰:上東少陽,厥位在寅。條風動物,月當孟春。

李尤《中東門銘》曰:東處仲月,厥位在卯。倉庚有聲,鷹隼匿爪。除去桎梏,獄訟勿考。

李尤《旄城門銘》曰:旄門值季,位月在辰。順陽布惠,貧乏是振。

李尤《門銘》曰:門之設張,爲宅表會,納善閉惡,擊邪防害。

李尤《西上門銘》曰:上西在季,位月惟戌。菊黃豹祭,號令嚴悉。

李尤《夏門銘》曰:夏門值孟,位月在亥。不周用事,玄冥幽晦。陰陽不通,匿彩。迎冬北壇,順陰所在。

李尤《城門銘》曰:門北中,位當于醜。太陰主刑,殺伐爲首。

班固《西都賦》曰:披三條之廣路,立十二之通門。

左思《吳都賦》曰:通門二八,水道陸衢,

《西京賦》曰:重門襲故,陽曜陰藏。

潘岳《懷縣作詩》曰:綠槐夾門植。

《魏文帝賦序》曰:王粲直賢門也,故篡之。

古詩曰:黃金爲君門,白玉爲君堂。

 居處部十 ↑返回頂部 居處部十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