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建部四 太平御覽
卷二百二.封建部五
職官部一 

婦人封编辑

《左傳·成公上》曰:晋敗齊師,齊侯遂自徐關入,見保者,曰:「勉之,齊師敗矣。」避女子,使避君也。齊侯單還,婦人不知之也。女子曰:「君免乎?」曰:「免矣。」曰:「銳司徒免乎?」曰:「免矣。」曰:「苟君與吾父免矣,可若何!」乃奔。齊侯以爲有禮,既而問之,壁司徒之妻也。壁司徒,主壘壁。予之石窌。石窌,邑名。濟北盧縣東,有地名石窌。

《陳留風俗傳》曰:高祖與項氏戰,厄於延鄉,有翟母者免其難。故以延鄉爲封丘縣,以封翟母焉。

夫人编辑

《後漢書》曰:崔篆母師氏能通經學、百家之言,王莽寵以殊禮,賜號義成夫人,金印紫綬,文軒丹轂,顯於新代。

《唐書》曰:魏衡妻王氏,梓州郪人也。武德初,薛仁杲舊將房企地侵掠梁部,因獲王氏,逼而妻之。後企地漸强盛,衡謀以城應賊,企地領衆將趨梁州,未至數十里,飲酒醉臥,王氏取其佩刀斬之,携其首入城,賊衆乃散。高祖大悅,封爲崇義夫人。

又曰:咸亨中,燕山道總管右領軍大將軍李謹行大破高麗叛徒於瓠蘆河之西,俘獲數千人。自是平壤餘衆走投新羅。時謹行妻劉氏留在代奴城,高麗引鞂羯攻之,劉氏擐甲率衆守城,久之,賊乃退。上嘉其功,特封爲燕郡夫人。

又曰:鄒保英妻奚氏,不知何許人也。萬歲通天年中,契丹賊李盡忠來寇平州,保英時任刺史,領兵討擊。既而城孤援寡,勢將欲陷。奚氏乃率家僮及城內女丁相助固守,賊退。所司以聞,優制封爲誠節夫人。

又曰:王君㚟,上嘗於廣達樓引君㚟及妻夏氏設宴,賜以帛。夏氏亦有戰功,故特賞之,封爲武威郡夫人。

《五代史·晋史》曰:鎮州節度使安重榮妻彭城郡夫人劉氏,封魯國夫人;南陽郡夫人韓氏,封陳國夫人。重榮立二嫡妻,非禮也。朝廷幷命之,亦非制也。

郡君编辑

漢書》曰:武帝尊王太后母臧兒爲平原君。

《後漢書》曰:弘農人宰宣素性佞邪,欲取媚於梁冀,乃上言大將軍有周公之功,今既封諸子,則其妻宜爲邑君。詔遂封冀妻孫壽爲襄城君,兼食陽翟租,歲入五千萬,加賜赤紱,比長公主。長公子儀服同藩王。

又曰:安思閻皇后,追尊后母宗爲滎陽君。

《晋中興書》曰:肅祖太妃豫章恭惠君荀氏,初以微入宮,生肅祖。中宗以母賤,命虞妃母養肅祖,而出嫁荀爲馬氏妻。太寧元年,馬氏無疾而卒,肅祖迎母還宮養,稱建安君。追賜豫章君,謚曰恭惠。

《後魏書》曰:景明初世,追舅氏,封外祖母蓋氏爲清河郡君。

又曰:靈太后臨朝,以元乂妹,封乂妻新平君。後遷馮翊君。

縣君编辑

漢書》曰:王太后微時爲金王孫婦,婦生,在民間,蓋諱之也。武帝始立,韓嫣白之。帝曰:「何爲不蚤言?」乃車駕自往迎之。其家在長陵小市,直至其門,使左右入求之。家人驚恐,女逃匿床下,扶持出拜。帝下車泣曰:「大姊,何藏之深也?」載之長樂宮,與俱謁太后,太后垂涕,女亦悲泣。帝捧酒,前爲壽。錢千萬,奴婢三百人,公田百頃,甲第,以賜姊。太后謝曰:「爲帝費。」因賜湯沐邑,號修成君。

又曰:宣帝賜外祖母號爲博平君,以博平、蠡吾兩縣戶萬一千爲湯沐邑。

范曄《後漢書》曰:靈思何皇后,追封父真爲車騎將軍、舞陽宣德侯,后母興爲舞陽君。

《魏志》曰:文德郭皇后,安平廣宗人也。母董爲郡君。追改封父永爲灌津敬侯,世婦董爲常陽君。

又曰:青龍二年春,追謚后兄儼曰安城郭穆侯,封儼世婦劉爲東鄉君,又追封逸世婦張爲安嘉君。

又曰:明元郭皇后,西平人也。齊王即位,尊后皇太后,封太后母杜爲郃陽君。

又曰:明悼毛皇后,河內人。黃初中,以選入東宮,明帝時爲平原王進禦有寵,出入與同輿輦。追封后母夏氏爲野王君。

又曰:太始三年,詔曰:「漢文追崇靈文之號,武、宣有平原、博平之封,鹹所以奉尊尊之敬,廣親親之恩。宜追封故衛將軍景侯夫人羊氏爲平陽君也。」

臧榮緒《晋書》曰:武悼楊皇后廢在金墉城,與母高都君龐氏共止。高都君臨刑,后抱持號叫,不食而崩。

《晋中興書》曰:穆皇后庾氏,字文君,左將軍琛第三女。贈琛爲車騎將軍,母丘氏封安陽縣君,從母荀氏永宣縣君。

又曰:簡文順皇后王氏,字蘭始,驃騎將軍述之再從妹。追贈前夫人成氏東豐縣君,後夫人成氏東興君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:孝穆趙皇后,諱安宗,下邳僮人也。父裔。永初二年,有司奏裔命婦孫可建昌縣君。

又曰:孝穆蕭皇后,名文壽,蘭陵人。父卓,初與裔俱贈金紫光祿大夫;妻下邳趙氏,封吳郡壽昌縣君。

《唐書》曰:古玄應妻高氏,固守飛狐縣城,卒免爲突厥所陷。下詔曰:「頃屬默啜攻城,鹹憂陷沒,丈夫固守,猶不能堅,婦人懷忠,不憚流矢,由茲感激,危城重安。如不褒昇,何以獎勸。古玄應妻可封爲徇忠縣君。」

又曰:衡方厚妻程氏。方厚,太和中任邕州都督府錄事參軍,爲招討使董昌齡誣枉殺之。方厚程氏力不能免,乃抑其哀,如非冤者,昌齡雅不疑慮,聽其歸喪。程氏故得以徒行詣闕,截耳於右銀台門,告夫被殺之冤。御史台鞫之得實,諫官亦有章疏,故昌齡再授譴逐。程氏,開成元年降敕曰:「乃者吏爲不道,虐殺爾夫。詣闕申冤,徒行萬里,崎嶇逼畏,濱於危亡。血誠既昭,幽憤果雪,雖古之烈婦,何以加焉。如聞孤孀無依,晝哭待盡,俾榮祿養,仍錫疏封,可武昌縣君。」

《英雄記》曰:董卓孫女名白,時尚未笄,封爲渭陽君,於郿城起壇,從廣二丈餘,高五六尺。使白乘金華青蓋車,都尉、中郎將、刺史二千石在郿者,各令乘軒簪筆,爲白導從之壇,上使兄子橫爲使者授印綬也。

潘岳《宜城宣君誄》曰:行成於已,名生於人,考終定謚,實曰宣君。祝宗莅事,卿相奉引,輕車整駕,介士列陣,鸞輅依容,轀車升櫬。

鄉君编辑

《魏志》曰:卞隆以后父封睢陽鄉侯,隆妻王氏爲顯陽君。追封隆前妻劉氏爲仁慎鄉君,后親母故也。

又曰:甄儼孫女爲齊王皇后,后父已沒,封后母爲廣陽鄉君。

《晋書》曰:立皇后楊氏母太原龐氏爲安昌鄉君,追外曾祖母故司徒王郎夫人夏氏爲滎陽鄉君。

《晋中興書》曰:哀靖皇后王氏,字穆之,司徒左長史濛之女也。初爲琅瑘王妃,哀帝即位,拜爲皇后。追贈父濛金紫光祿大夫,封晋安縣侯,母愛氏爲安國鄉君也。

又曰:元敬皇后虞氏,字孟母,濟陽外黃人也。祖壽,撫軍大將軍掾。父豫,太傅參軍。中宗之爲琅瑘王,納后爲妃。豫妻王氏爲邢陽縣君,從母散騎常侍新野王罕妻爲平陽鄉君。

又曰:康獻皇后褚氏,太傅褒之女。封母謝氏爲潯陽縣君。

又曰:成帝皇后杜氏,陵陽京兆人也。母裴氏爲廣德縣高安鄉君,賜錢百萬,布二百匹。

又曰:穆章皇后何氏,字法倪,司空充之女。追贈父充光祿大夫,封晋興侯;母孔氏長樂鄉君。

又曰:王蘊以后父徵拜金紫光祿大夫,封建昌侯;母劉氏平樂君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:武敬臧皇后,諱受,東莞人也。父俊,追贈金紫光祿大夫,妻高密叔孫氏遷永平鄉君。

《唐書》曰:獨孤武都謀叛王世充歸國,事覺,誅死。武都子師仁年始三歲,世充以其年幼不殺,使禁掌之。乳母王氏,號蘭英,請髡鉗,求入保養,世充許之。蘭英撫育提携,備盡筋力。時喪亂年饑,人多餓死,蘭英扶路乞丐捃拾,遇有所得,便歸與師仁,蘭英唯啖土飲水而已。後詐采拾,乃竊師仁歸於京師,高祖嘉其義,下詔曰:「師仁乳母王氏,慈惠有聞,撫鞠無倦,提携遺幼,背逆歸朝。宜有隆褒,以錫其號。可封永壽鄉君。」

錫命编辑

《書序》曰:平王錫晋文侯秬鬯、圭瓚,作《文侯之命》。

《左傳》曰:王命尹氏策命晋文公爲侯伯。錫之大路之服、戎路之服、彤弓一、彤矢百、玈弓矢千、秬鬯一卣、虎賁三百人。

《左傳》曰:文元年,天王使榮叔來錫公命。杜預注曰:諸侯即位,天子錫以命珪合瑞爲信。若僖二十八年,「王賜晋侯命」,亦其比也。

又曰:襄十四年,王使劉定公賜齊靈公命,曰:「昔伯舅太公,佑我先王,股肱周室,師保萬民,世胙太師,以表東海。王室之不壞,繄伯舅是賴。餘今命汝環!環,齊靈公名也。茲帥舅氏之典,纂乃祖考,無忝乃舊勛。敬之哉!無廢朕命。」纂,繼也。因昏而加褒顯。傳言王室不能命有功。

《國語》曰:襄王使邵伯過及內史過賜晋惠公命,呂甥、卻芮相晋侯不敬,晋侯執玉卑,拜不稽首。內史過歸,以告王曰:「晋不亡,其君必無後。且呂、卻將不免。」王曰:「何故?」對曰:「《夏書》有之曰:衆非元后,何戴?後非衆,無以守邑。邑,國。在《湯誓》曰:餘一人有罪,無以爾萬方;萬方有罪,在予一人。在予一人,乃我教道之過。在《盤庚》曰:國之臧,則維汝衆;今《商書盤庚》是也。臧,善,國俗之善,則維汝衆,歸功于下也。國之不臧,則惟餘一人,是有逸罰。逸、過,罰,罪也。國俗之不善,則惟一人,是我有過,其罪當在我也。如是則長衆使人,不可不慎。人之所急在大事,大事,戎、祀也。先王知大事之必以衆濟,故祓除其心,被,拂也。以和惠人。考中度衷以莅之,莅,臨,考中省已之中心,以度人人之心,恕以臨之也。昭明物則以訓之,制義庶孚以行之。義宜庶衆孚信,當制立事,宜爲衆所信也。祓除其心,精也;精,潔。考中度衷,忠也;忠,恕也。昭明物則,禮也;制義庶孚,信也。然則長衆使人之道,非精不和,非忠不立,非禮不順,非信不行。今晋侯即位而背內外之賂,背外,不與秦也,背內,不與裏丕田也。虐其處者,殺裏丕之黨。弃其信;不敬王命,弃其禮;施其所惡,弃其忠;已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所惡于下,無以事上。今晋侯皆施之于人,故曰弃其忠也。以惡實心,弃其精。實,滿。四者皆弃,精、忠、禮、信。則遠不至而近不和矣,將何以守國?古者先王既有天下,又崇立上帝明神而敬事之,於是乎有朝日月以敬人事。禮,天子以春分朝日,以秋分夕月。諸侯春秋受職於王以臨其人,大夫、士曰恪位著中庭之左右曰位。門屏之間曰著也。以儆其官,庶人、工、商各守其業以共其上。猶恐有墜失也,故爲車服、旗章以旌之,爲班爵、貴賤以別之,爲令聞嘉譽以聲之。猶有散、遷、懈慢而著在刑辟,流在裔土,於是乎有蠻夷之國,有斧鉞、刀墨之人,而况可以淫縱其身乎?夫晋侯非嗣也,而得其位,嗣,適嗣也。亹亹怵惕,保位戒懼,猶曰未也。若將廣其心而遠其鄰,淩其人而卑其上,將何以固守?夫執玉卑,替其摯;拜不稽首,誣其王。摯替無鎮,誣王無人。夫天事恒象,任重享大者必速及,故晋侯誣王,人亦將誣之;欲替其鎮,人亦將替之。大臣享其祿,不諫而阿之,亦必及焉。」襄王三年而立晋侯,八年而隕於韓,十六年而晋人殺懷公,無胄;秦人殺子金、子公。子金,呂甥。子公,卻芮之子。

又曰:襄王使太宰文公及內史興錫晋文公命,上卿逆於境,晋侯郊勞,館諸宗廟,饋九牢,設庭燎。及期,命於武宮,設桑主,布機筵,太宰莅之,晋侯端委以入。太宰以王命冕服,內史贊之,三命而後即冕服。既畢,賓、饗、贈、餞,如公命侯伯之禮,而加之以宴好。內史興歸,以告王曰:「晋,不可不善也。其君必霸,逆王命敬,奉禮義成。敬王命,順之道;成禮義,德之則。德以道諸侯,必歸之。且禮之所以觀忠、信、仁、義,忠所以分也,仁所以行也,信所以守也,義所以節也。忠分則均,仁行則報,信守則固,義節則度。分均無怨,行報無匱,守固不偷,節度不携,若人不怨而財不匱,令不偷而動不携,其何事不濟!中能應外,忠也;施三服義,仁也;守法不淫,信也;行禮不疚,義也。臣入晋境,四者不失,臣故曰:晋侯其能禮矣,王其善之!樹於有禮,艾人必豐。」王從之,使於晋者,道相逮。及惠后之難,王出在鄭,惠后,惠王之后,襄王繼母。陳嬀有寵,生子帶,將立子帶,未及而卒。子帶奔,齊王復之。又通于襄王之后隗氏,王廢隗氏。周大夫頽叔、姚子奉子帶以翟師伐周,王出適鄭,處于汜。事在魯僖二十四年。晋侯納之。襄王十六年,立晋文公。二十一年,以諸侯朝於衡雍,且獻楚捷,遂爲踐土之盟,於是乎始霸。

范曄《後漢書》曰:董昭等欲共進曹操爵國公,九錫備物,密以訪荀彧。彧曰:「曹公本興義兵以匡振漢朝,雖勛庸崇著,猶禀忠貞之節。君子愛人以德,不宜如此,」事遂寢。操心不能平。會南征孫權,彧勞軍於譙,表留彧。

《晋中興書》曰:烈宗沖幼,桓溫威震內外,人情噂沓,牙生同异。謝安與王坦之盡忠匡翼。溫諷朝廷欲爲九錫,使驍騎將軍袁宏具草。時溫已病篤,宏以呈安。安視,輒云不好,更改之,使彌歷旬日。至於溫薨,錫命遂寢。

 封建部四 ↑返回頂部 職官部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