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建部三 太平御覽
卷二百一.封建部四
封建部五 

德行封漢書》在恩澤表编辑

漢書》曰:宣帝以劉德謹重,封爲陽城侯。

又曰:邴吉有陰德于孝宣帝微時,帝即位,衆莫知,吉亦不言。吉從大將軍長史轉遷御史大夫。帝聞,將封之,會吉病甚,將使人加紳而封之,及其生存也。太子太傅夏侯勝曰:「此未死也。臣聞有陰德者,必饗其樂以及子孫。今未獲其樂而病甚,非死也。」後愈,封爲博陽侯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:建武元年,詔曰:「故密令卓茂,束身自修,執節淳固,斷斷無他,其心休休焉。夫士,誠能爲人所不能爲,則名冠天下,當受天下重賞。故武王誅紂,封比干之墓,表商容之閭。今以茂爲太傅,封褒德侯,賜安車一乘,衣一襲,金五百斤。」

討亂定策封漢書》在《恩澤表》编辑

漢書》曰:莽何羅與弟重合侯通謀逆,時霍光、金日磾、上官桀等共誅之,功未錄。武帝病,封璽書曰:「帝崩發書以從事。」遺詔封金日磾爲秺丁固切侯,上官桀爲安陽侯,光爲博陸侯,文穎曰:博,大;陸,平。取其嘉名,無此縣也。食邑北海之河間。臣瓚案:漁陽有博陸城也。皆以前捕反者功封。時衛尉王莽子男忽侍中,揚語曰:「帝崩,忽常在左右,安得遺詔封三子事?群兒自相貴耳。」光聞之,切讓王莽,莽鴆殺忽。

奉使封编辑

史記》曰:高祖使劉敬使匈奴,還報曰:「匈奴不可擊,此必見短,伏奇兵以爭利。」上怒,械系敬。必往而厄於白登,七日乃得解。還至廣武,赦敬,封千戶,號建信君。

漢書》曰:武帝以校尉張騫從大將軍擊匈奴,知水草處,軍得以無饑渴;因前使外國功,封騫博望侯。

又:昭帝以平樂厩監傅介子誅樓蘭王,封宜陽侯。

又:元帝以甘延壽使西域郅支單于,封義成侯。

《蜀志》曰:陳震,字孝起。使吳賀孫權踐祚。及到武昌,權與震昇壇歃血。還,封陽亭侯。

尊賢繼絕封编辑

《尚書大傳》曰:武王勝殷,箕子走,之朝鮮,因以封之。

《禮記·郊特牲》曰:天子存二代之後,由尊賢。不過二代。

又《禮記》曰:武王克殷,未及下車而封黃帝之後于薊,封帝堯之後于祝,封帝舜之後于陳;下車而封夏後氏之後于杞,封殷之後于宋。

史記》曰:武王克紂,以紂子武庚祿父續殷祀,使管、蔡相之。武王崩,成王少,管、蔡疑周公,乃與武庚作亂。周公以王命誅之,命微子開爲殷後,奉其先祀,國于宋。至宋王偃立,于是齊、魏、楚伐宋,滅之,而三分其地。

漢書》:自古受命及中興之君,必興滅繼絕,修廢舉逸,然後天下歸仁,四方之政行。高祖撥亂,日不暇給,然猶修祀六國,來聘四皓,過魏則寵無忌之墓,適趙則封樂毅之後。

又曰:武帝元狩中,復詔御史:「以酇二千四百戶封蕭何曾孫慶爲酇侯,布告天下,令明知朕報蕭相國德厚也。」

又曰:武帝過洛陽,下詔以三十里地封周後爲周子南君。

又曰:封周公後公孫相如爲褒魯侯。

又曰:元始四年,靳翕、夏侯嬰、陳平、張良、周勃等一百一十八人後,詔爵復家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:建武二年,封殷紹嘉公爲宋公,周承休公爲衛公。十四年,封孔子後孔志爲褒成侯。

《魏志》曰:文帝以議郎孔羨爲崇聖侯,奉孔子祀。

《晋中興書》曰:元帝封孔亭爲崇聖侯,不食戶邑。

又曰:元帝詔封魏後曹勵爲陳留王。

《呂氏春秋》曰:武王勝殷,封帝堯之後于犁丘,成湯之後于宋,以奉桑林。

死王事子孫封编辑

《左傳·哀下》曰:晋荀瑤率師伐鄭,次于桐丘。鄭駟弘請救于齊。齊師將興,陳成子屬孤子,屬,會也。孤子,死事者之子也。三日朝。設乘車兩馬,系五邑焉。乘車兩馬,大夫車服也。系五邑,加之五邑也。一曰兩飾也。召顔涿聚之子晋,曰:「隰之役,而父死焉。隰役在哀二十三年。國之多難,未汝恤也。今君命汝以是邑也,服車而朝,無廢前勞。」

漢書》曰:周苛以內史守滎陽,駡項羽死。高帝封苛子成爲高景侯。

又曰:酈食其使約諸侯,至齊,死事。高祖封食其子疾爲高梁侯。

又曰:趙王反,內史王捍、相建德諫不聽,遂燒殺捍等。景帝封捍子乘之、建德子橫皆爲侯。楚王反,太傅趙夷吾、相張尚幷諫不聽,死。景帝封夷吾子周、尚子居皆爲侯。

《魏志》曰:鮑信爲濟北相,協視太祖,身以遇害。太祖追錄信功,封邵爲新都亭侯。

《說苑》曰:邯鄲傳舍吏子李談說平原君,令盡散家財以饗士,攻秦國。平原從其計。勇敢三千人皆出,從談赴秦軍,秦軍爲却三十里;亦會楚、魏救至,秦軍遂罷。李談死,封其父爲李侯。

异域降封编辑

漢書》曰:匈奴王徐盧等五人降漢,景帝欲侯之以勸後。亞夫曰:「彼背其王降陛下,陛下侯之,即何以責人臣不守節者乎!」上曰:「丞相議不可用。」乃悉封徐盧等爲列侯。亞夫因謝病。免相。

又曰:武帝時,匈奴王及太子、相、都尉以下,趙信、南越王兄建德等,凡三十五人來降,幷封侯。

又曰:宣帝時,匈奴單于先賢禪等二人降,幷封侯。

《魏志》曰:鮮卑軻比能,明帝時將其部衆降,拜歸義侯。

雜恩澤封编辑

漢書》曰:高後以大謁者張澤勸王諸呂,封爲建陽侯。

又曰:孝武以方術封欒大爲樂通侯。

又曰:宣帝掖庭令張賀有舊恩,封賀子彭祖爲都陽侯。

又曰:王莽居攝,安衆侯劉崇與張紹攻宛而敗。紹從兄竦、崇父嘉詣闕自歸,竦因嘉作奏莽,莽大悅。太后下詔:「惟嘉父子兄弟,雖有屬,不敢阿私。以千戶封嘉爲師禮侯,嘉子七人皆賜爵關內侯。」後又封竦爲淑德侯。長安人爲語曰:「欲求封,過張伯松;力戰鬥,不如巧爲奏。」

《東觀漢記》曰:馬防子钜爲常從小侯,上欲冠之,夜拜爲黃門侍郎。

華嶠《後漢書》曰:元和元年,遂置鴻都學,畫孔子及七十二弟子像。其諸生皆敕州郡、三公舉用辟召,或出刺史、太守,入爲尚書、侍中,乃有封侯拜爵者,士君子皆耻與爲列。

《魯國先賢志》曰:汶陽鮑氏起于鮑吉,吉字利主。桓帝初爲蠡吾侯,吉爲書師。及桓帝立,歷位至河南尹。詔曰:「吉與朕有龍潜之舊,其封西鄉侯。」宗族以吉勢力,至刺史二千石者五。

雜名號封编辑

漢書》曰:高祖微時,嘗避事,時與賓客過其丘嫂食。應劭曰:丘氏女也。孟康曰:西方謂上女婿立爲婿,立空也,上有嫂也。晋灼曰:丘,大也。大婦爲冢婦也。嫂厭叔與客來,佯爲羹盡,鑠釜,客以故去。已而視釜中有羹,由是怨嫂。及立齊、岱等王,而伯子獨不得侯。太上皇以爲言,高祖曰:「某非敢忘封之也,爲其母不長者。」七年十月,封其子信爲頡羹侯。

又曰:霍去病以校尉伐匈奴,乃封爲冠軍侯。

又曰:趙破奴以司馬再從驃騎將軍擊匈奴,封爲從驃騎侯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:彭寵奴子密殺寵,詣闕降,封爲不義侯。

《魏志》曰:初平二十年,置名號,侯爵十八級,關中侯爵十七級,皆金印紫綬。又置關內外侯十六級,銅印龜鈕墨綬。五大夫十五級,銅印環紐,亦墨綬。皆不食租。與舊列侯、關內侯凡六等。注曰:臣松之以爲:今之虛封,蓋自此始也。

《搜神記》曰:張顥爲梁相。天新雨後,有鳥如山鵲飛翔,墮地,市人レ之,隨地化爲石。顥椎破之,得一金印,文曰忠孝侯,顥藏之秘府。後校書東觀,奏言曰:「堯、舜時,朝有此官。今落印,宜可復置。」

宦者封编辑

漢書》曰:高後大謁者寺人張澤勸王諸呂,封建陽侯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:孫程爲中黃門。安帝崩,初江京等譖誣太子,廢爲濟陰王,居西鍾下,徵北鄉侯爲嗣。程等十八人殺江京、閻顯等,立陰濟王爲帝。以功封程爲浮陽侯,萬戶。又封中黃門王康華容侯,王國爲酈侯。

《續漢書》曰:呂强爲中黃門。靈帝例封宦者,以强爲都鄉侯,强辭讓懇惻,帝乃聽之。數上書諫諍,爲中常侍趙忠等所譖,死。

《晋起居注》曰:惠帝永平元年,詔曰:「中常侍董猛固讓封邑,其封爲武安侯。猛前求餘戶封三兄,今皆封爲亭侯。」

遜讓编辑

史記》曰:晋文公賞從亡者,未至隱者介之推,推亦不言祿。使人召之,則亡。遂求所在,聞其入綿上山中,于是文公環綿山而封之,以爲介推田,號曰介山,「以記吾過,以旌善人」。旌,表之也。

又曰:魯連說魏人新垣衍以帝秦之害,秦軍爲却。平原君欲封魯連,魯連辭謝者三,曰:「吾與富貴而屈于人,寧貧賤而肆意。」

《戰國策》曰:趙王以武城封孟嘗君,擇舍人以爲武城吏,而進之曰:「鄙說,借車者馳之,借衣者被之。夫借衣車者,非親友即兄弟也。夫馳親友之車,被兄弟之衣,文以爲不可。今趙王不以文不肖,封之以武城,願大夫之往也,無伐樹木,無廢房屋,然趙王悟而知文也,謹使可全而歸之。」

漢書》曰:初,武帝遺詔以討莽何羅功封金日磾爲秺侯,日磾以帝少,不受。

又曰:武帝詔曰:「匈奴逆天理,亂人倫。車騎將軍青度西河至高闕,斬輕銳之卒,執訊獲醜,驅馬牛羊百有餘萬,全甲兵而還。益封三千戶,封青三子皆爲侯。」青固謝云:「皆諸校尉之力。臣青子在繈褓中,未有勤勞而受之封,非臣待罪行間以勸士力戰之意。」

又曰:張延壽歷位九卿,國在陳留,別邑在魏郡,租入歲千餘萬。延壽自以身無功德,何以久堪,數上書减戶邑。天子以爲有讓,乃封平原,幷一國,戶口如故而租稅减半。

又曰:張賀爲掖庭令,收養皇曾孫,恩甚密。皇曾孫即位,是爲宣帝,而賀已死,欲封其冢爲恩德侯。其子彭祖,小與上同席研書,欲封之,先賜爵關內侯。賀弟安世深辭讓,上曰:「吾自爲掖庭令,不爲將軍也。」安世乃不敢言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:竇融數辭爵位,曰:「臣有一子,質性頑鈍,何乃當傳以連城廣土享諸侯之國也!」因會見,詔曰:「公欲讓職還土,今相見,不宜論也。」

又曰:永元元年,以定策功增封鄧騭三千戶,讓,不獲,遂逃避使者,上疏自陳。

又曰:劉愷,字伯預,以當襲父爵封居崇侯,讓于弟憲。有司奏之,侍中賈逵上書陳之,和帝詔:「愷致國于弟,遁亡,所守彌固。」乃拜爲郎。

又曰:丁綝拜河南太守。及封功臣,上令各言所樂,綝曰:「昔孫敖教其子,受必求嶢埆之地。綝德薄功微,鄉亭可矣。」上從之,封爲定陵謝安鄉侯,食千戶。

又曰:帝欲封樊興,置印綬于前,固讓曰:「臣未有先登陷陣之功,一家數人幷受爵土,令天下觖望。」上嘉興之讓,不奪其志。

又曰:封朱祐爲高侯,邑七千三百戶,祐自陳功薄而國大,願受南陽五百戶足矣。上不許也。

又曰:翟歆,字敬子。父于以功封臨沮侯。歆當嗣爵,以母年老國遠,上書辭讓。詔許,乃賜關內侯。

又曰:丁綝卒,子鴻上書,讓國于弟盛。既葬,乃掛縗結冢廬而逃。

又曰:大將軍竇憲封舞陽侯,食邑二萬戶,竇固辭封,詔曰:「大將軍憲前歲出征,克滅北狄,朝加封賞,固辭不受;舅氏舊典,幷蒙爵土,其封憲冠軍侯,邑二萬戶。」

《魏志》曰:田疇從太祖入盧龍塞,太祖猶欲侯之。疇素與夏侯惇善,太祖語惇曰:「且往以情喻之。」答曰:「疇,負義逃竄之人耳,蒙恩令活,已爲多矣。豈可賣盧龍塞以易賞祿哉?獨不愧于心乎?」太祖知不可屈,乃拜爲議郎。

《魏志》曰:王基拔壽春,進封東武侯,上疏固辭,歸功參佐。由是長史、司馬等七人皆侯。

又曰:司馬宣王誅曹爽,進蔣濟封都鄉侯,上疏固辭,不許。孫盛曰:「蔣濟之辭邑,可謂不負心矣。」

蔡邕《獨斷》曰:漢總名諸侯王,子弟封者爲諸侯;异姓者爲徹侯,避武帝諱,曰通侯。法律家皆曰:列侯功德優,朝廷所异者,賜位在三公下;其次諸侯,在九卿下;其小國侯,以肺腑宿衛、親、公主子孫,墳墓于京師者,亦隨會見,猥諸侯。

誅貶编辑

漢書》曰:高帝子淮南厲王長,孝文六年謀反,徙蜀,至雍死。趙王如意、趙王恢、趙王友爲呂後所殺。孝景子膠東王自殺。孝武子燕王旦、廣陵王胥,幷自殺。齊王肥子濟北王興居、濟南王辟光、膠西王卯、膠東王雄渠、高帝兄子吳王濞、弟孫楚幷反,伏誅。淮南王長子安、衡山王賜、江都王非子建幷謀反,誅。楚王六世孫延壽、淮南王曾孫寬幷謀反,死。武帝子孫侯者,凡坐酎金等失侯及誅、免者一百九人。

又曰:陳平薨,子何代立。坐略人妻弃市,國除。始平曰:「我多陰謀,道家之所禁。吾世即廢,亦已矣,終不能復興。」

又曰:平陽侯曹參六世孫宗坐闌入宮掖門,配城旦。留侯張良子不疑坐謀殺楚內史,贖爲城旦,封絕;其餘功臣子孫皆罪誅、免,輒復立嗣。

又曰:高後封諸呂五人爲侯,八年九月幷誅,張澤一人免。孝文元年,軹侯薄昭自殺。景帝魏其侯竇嬰有罪弃市。武帝樂通侯欒大斬。昭帝安陽侯上官桀、桑樂侯安反,誅。宣帝平丘侯王遷自殺。昌永侯田廣明自殺。陽成侯田延年盜都內錢,自殺。元帝樂安侯匡衡,免。成陵侯淳于長大逆誅。宜鄉侯馮參自殺。商陽侯薛宣坐不忠孝,免。哀帝丁明、傅晏、丁滿、朱博、王嘉、傅商、鄭崇、董賢、孫寵、息夫躬幷誅、免。平帝甄豐、劉歆爲王莽所殺。高陵侯翟方進子盧坐弟舉兵,爲王莽所殺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:光武子楚王英謀反,自殺。廣陵王荊誼自殺。

又曰:成德侯朱鮪玄孫朱祀坐殺人,國除。昌成侯桓公孫述坐與楚謀反,國除。

又曰:魏成、曾純坐訐訕,國除。山桑侯王常孫廣坐楚事,國除。利取侯畢尋玄孫守坐奸人妻,國除。首卿侯段普曾孫勝坐殺婢,國除。夕陽侯邢崇孫之爲賊所盜,亡印綬,國除。廣平侯吳漢無後,國除。潁陽侯祭遵無子,國除。

華嶠《後漢書》曰:傅俊子昌徙封蕪湖侯,建初中遭母憂,因上書,以國貧不之封,乞錢五萬,爲關內侯。肅宗貶爲關內侯,竟不賜錢。

《魏志》曰:曹洪性吝,文帝少時求假不稱,恨之。後犯罪當死,太后謂郭后曰:「今曹洪犯死,吾敕帝廢後。」後泣涕請,乃得免前官削爵土。

又曰:彭城王據坐私遣人詣中尚方作禁物,削戶二千。申王袞、楚王彪幷入朝,犯京都禁,削縣戶。

又曰:楚王彪坐王陵同謀延彪都許昌,遣御史案驗收治,使自圖,乃自殺。

又曰:黃初三年,臨淄侯植監國;謁者灌均希旨,奏植酒悖,劫脅使者。有司奏治罪,帝以太后故,貶爲安都侯。

 封建部三 ↑返回頂部 封建部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