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建部二 太平御覽
卷二百.封建部三
封建部四 

以公相封编辑

漢書》曰:高祖撥亂誅暴,庶事草創,行賞授位,以能爲次叙。至于孝武,元功宿將略盡,上亦興文學,進拔幽隱。公孫弘自海濱而登丞相。自是之後,宰相畢侯。

又曰:漢帝以列侯爲丞相,唯公孫弘無爵爲丞相,上于是下詔封丞相平津侯。其後以爲故事,丞相封侯自弘始也。

又曰:武帝時,車千秋爲高廟郎,上書訟衛太子冤。上亦頗知太子惶恐,感悟,召千秋曰:「父子之間,人所難言。此高廟神靈使公教我,當遂爲吾輔。」拜千秋爲大鴻臚。數月,爲丞相,封富民侯。

又曰:朱博以丞相封二千五百戶,上書:「故事不過千戶。」還千五百戶。

《魏志》曰:王郎,字景興。文帝即位,授司空,進封平鄉侯。子肅嗣。初,文帝分朗邑封一子列侯,朗乞封兄子詳。

又曰:崔林爲司空,封陽安亭侯,邑六百戶。三公封列侯,自林始也。臣松之有郎漢封丞相,已爲荀悅所譏。魏封三公,其末同也。

又曰:曹爽以大將軍輔政,封武安侯,邑萬二千戶。

又曰:陳群以鎮軍,錄尚書受遺詔,進封潁陰侯。

又曰:何夔,字叔龍,爲太子少傅、太僕。文帝踐阼,封陽亭侯,三百戶。病,乞遜位,詔曰:「以親則君有輔弼之勛,以賢則君有淳固之茂。」

又曰:劉放,字子弃,爲中書監,掌機密,進封魏壽亭侯。孫資爲中書令,封樂陽亭侯;太和末,資决策伐公孫淵,進左鄉侯。遼東平定,又以參謀之功各封大縣,放方城侯,資中郡侯。齊王即位,以决定大謀,幷增邑,子一人亭侯。

又曰:衛凱爲漢侍中,勸贊禪代之義,爲文誥之命。文帝踐祚,封陽告亭侯。明帝即位,進閿鄉侯。

又曰:桓楷爲尚書令,封亭鄉侯。及病,文帝自臨省,謂之曰:「吾方托六尺之孤,寄天下之命,卿勉之。」徙封安樂鄉侯。

又曰:胡質薨,家無餘財,唯賜衣、書篋而已,追封陽陵亭侯。

又曰:盧毓、衛臻、徐宣、陳矯、和洽、常林、杜襲、裴潜、韓暨、高文惠、王觀、辛毗、劉靖、王基,幷以列卿、尚書封侯。

又曰:漢制,凡人君特所寵念,皆賜之封邑。及丞相初拜,亦錫茅土,號曰恩澤。出自私情,非至公之封也,中興以來無有封者。

功臣封编辑

《周禮·夏官》曰:司勛,掌六鄉賞地之法,以等其功。王功曰勛,國功曰功,民功曰庸,事功曰勞,治功曰力,戰功曰多。克敵出奇,若韓信、陳平者。凡有功者,銘書于王之太常。

史記》曰:古之人臣功有五品,以德立宗廟定社稷曰勛,以言曰勞,用力曰功,明其等曰閥,積功曰閱。

又曰:太公望,文王立以爲師。文王作酆邑,天下三分有其二。及武王克紂,太公之謀居多,于是武王封尚父于齊營丘。成王時,管、蔡作亂,淮夷叛周,乃使邵康公封太公曰:「東至海,西至河,南至穆陵,北至無棣,五侯九伯,汝實征之。」齊由此得專征伐,爲大國二十八世。

又曰:邵公,與周同姓。武王滅殷,封邵公于燕。其在成王時,自陝以西,邵公主之;自陝以東,周公主之。四十三世,秦始皇滅之。

又曰:楚出自帝顓頊高陽。後吳回居火正,爲祝融。吳回生陸終。陸終子六人,少曰季連。季連之苗胤曰鬻子。鬻子事周文王,早卒。當成王之時,舉文、武勤勞之嗣,乃封其後熊繹于楚,以子男之國。三十世,至負芻而秦滅楚。

又曰:魏者,畢公高之後。畢公高與周同姓,武王封之于畢。其後曰畢萬,事晋獻公。伐霍、取、魏,滅之。因以魏封畢萬爲大夫。卜偃曰:「畢萬之後必大。萬,盈數也;魏,大名也。以是始賞,天啓之矣。」其後魏獻子幷爲晋卿。至魏文侯,爲諸侯。子武立,與韓、趙共滅晋而三分其地。又七世至王假,秦滅魏。

又曰:韓與周同姓,其後世事晋,得封于韓原,曰韓武子。武子三世有韓厥,從封姓爲韓氏。六世至景侯虔,始列爲諸侯。及孫哀侯,與趙、魏共滅晋,三分其地。八世至王安,而秦滅韓。

又曰:趙氏之先,與秦共祖。造父事周穆王。攻徐,破之。乃賜以趙城。七世叔帶去周入晋。趙氏五世而至趙夙,夙生衰。衰生盾,幷爲大夫。其後趙鞅,是爲簡子,始大。又四世而至列侯籍,始立爲諸侯。三世至敬,與韓、魏共滅晋,分其地。又七世至幽王繆,降秦而趙亡。

又曰:陳完者,陳厲公他之子。完後奔齊,爲田氏。齊懿氏欲妻之,卜之,曰:「是謂鳳凰子飛,和鳴鏘鏘;有嬀之後,將育于薑。八世之後,莫之與京。」卒妻之。完卒,謚爲敬仲。六世而至田常,田常殺齊簡公,立簡公弟平公,乃割齊安平以東爲己封,封邑大于齊。至曾孫和,遂遷齊康公于海上,而田和立爲齊侯。五世至王建,爲秦所滅。

又曰:西戎與申侯伐周,殺幽王驪山下。爲秦襄公將兵救周。周避犬戎難,東徙洛邑,襄公以兵送周平王。平王封襄公爲諸侯,賜之岐以西之地。于是始國,與諸侯通。

又曰:樂毅幷趙、楚、韓、魏、燕之兵以伐齊,破之。追至于臨淄,齊王走,保於莒。樂毅獨留徇齊,攻入臨淄,盡以寶貨、財物、祭器輸之燕。昭王大悅,親至濟上勞軍,行賞饗士,封毅于昌國,號爲昌國君。

漢書》曰:項羽佯尊懷王爲義帝,實不用其命。二月,羽自立爲西楚霸王,王梁、楚地九郡,都彭城。背約,更立沛公爲漢王,王巴、蜀、漢中四十一縣,都南鄭。三分關中,立秦三將:章邯爲雍王,都廢丘;縣名,今槐裏是。司馬欣爲塞王,韋昭曰:在長安東,名桃林塞也。都櫟陽;董翳爲翟王,文穎曰:本上郡,秦所置,項羽更名爲翟也。都高奴。楚將瑕丘申陽爲河南王,都雒陽。趙將司馬爲殷王,都朝歌。當陽君英布爲九江王,都六。懷王柱國共敖爲臨江王,本南郡,改爲臨江國。都江陵。藩君吳芮爲衡山王,都邾文穎曰:邾音朱,縣名。故齊王建孫田安爲濟北王。徙魏王豹爲西魏王,都平陽。徙燕王韓廣爲遼王。燕將臧荼爲燕王,都薊。徙齊王田市爲膠東王。齊將田都爲齊王。趙歇爲代王。趙相張耳爲常山王也。

又曰:漢四年,立韓信爲齊王,後徙爲楚王。五年,以九江王英布爲淮南王,盧綰爲燕王,韓王信爲代王,彭越爲梁王。

又曰:克項八載,天下乃平,始論功,侯者四十有三人。時人民散亡,大侯不過萬家。封爵之誓曰:「使黃河如帶,太山如礪。」于是申以丹書之信,重以白馬之盟,藏諸宗廟,副在有司。迨文、景四五世間,流民既歸,戶口亦息,列侯大者三四萬戶,小國自倍。其後子孫驕恣,忘其先祖之艱難,多陷法禁。訖于孝武後元之年,靡有孑遺。

又曰:漢封功臣,張良未嘗有戰鬥功,高帝曰:「運籌策帷幄之中,决勝千里外,子房功也。」乃封良爲留侯,與蕭何等俱封。六年,上已封大功臣二十餘人,其餘日夜爭功未决,未得行封。上在洛陽南宮,從復道如淳曰:上下有道,故謂之復也。韋昭曰:間道也。望見諸將往往相與坐沙中語。上曰:「此何語?」留侯曰:「此謀反耳。」上曰:「爲將奈何?」留侯曰:「上平生所憎,群臣所其知,誰最甚者?」上曰:「雍齒,數嘗窘辱我。」留侯曰:「今急先封雍齒,以示群臣。」于是上置酒,封雍齒爲什方侯。皆曰:「雍齒且侯,我屬無患矣。」

又曰:高祖以蕭何功最盛,封爲ガ侯,所食邑多。功臣皆曰:「蕭何未嘗有汗馬之勞,反居臣等上,何也?」帝曰:「諸君知獵乎?追殺獸者,狗也;而發踪指示獸處者,人也。今諸君徒能得獸耳,功狗也;至如蕭何發踪,功人也。且諸君獨以隨我,多者兩三人;何舉宗數十人皆隨我,功不可忘也!」皆曰:「平陽侯曹參身被七十創,攻城略地,功最多,宜第一。」鄂君進曰:「群臣議皆誤。陛下雖亡山東,何常全關中以待陛下,此萬世之功。奈何以一旦之功而加萬世之功哉!蕭何第一,曹參次之。」上曰:「吾聞進賢受上賞,蕭何功雖高,得鄂君乃益明。」封鄂君故所食關內侯邑,封爲安平侯。

又曰:高祖封項伯等四人爲列侯,賜姓劉氏。

又曰:項羽被十瘡,顧見漢騎司馬呂馬童曰:「若非吾故人乎?」馬童面之,指王翳曰:「此項王也。」羽乃曰:「吾聞漢購我頭千金,邑萬戶,吾爲公得之。」乃自剄。王翳取其頭,亂相蹂蹈爭羽相殺者數十人。最後楊喜、呂馬童、呂勝、楊武各得一體。故分其地以封五人,皆爲列侯。

又曰:陳豨反。上自至邯鄲,喜曰:「不南據邯鄲,北阻漳水,吾知其無能爲矣。」上令周昌選趙壯士可令將者,因見四人,上駡曰:「竪子能爲將乎!」四人慚,皆伏地。上封各千戶,以爲將。

又曰:淮陰侯韓信舍人樂說告信反,封順陽侯。

又曰:文帝詔曰:「方大臣誅諸呂迎朕,騰狐疑,皆止朕,唯中尉宋昌勸朕,朕已得保宗廟。已尊昌爲衛將軍,其封昌爲壯武侯。」

又曰:韓王信入匈奴,與太子俱,至頽當城,生子,因名頽當。至孝文時,降,封弓高侯。頽當孽孫嫣貴幸,顯當時世。嫣弟說以校尉攻匈奴,封龍額侯。

又曰:景帝封功臣衛綰、直不疑等十九人,綰封建陵侯,不疑塞侯。

又曰:張賀爲掖庭令,而宣帝以皇曾孫時收養掖庭,恩甚密焉。及宣帝即位,而賀已死。宣帝追恩,乃封其家爲恩德侯,置守蒙二百人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:光武功臣鄧禹等二十八人皆爲侯,封余功臣一百八十九人。

又曰:李通上司空印綬,以特進奉朝請。久之,有司奏請封諸皇子,上感通建創大謀,因封通少子雄爲邵陵侯。

又曰:建武二年,定封景丹櫟陽侯,上謂丹曰:「今關東故王,國雖數縣,不過櫟陽萬戶。富貴不歸故鄉,如衣錦夜行,故以封卿。」

又:詔封竇融曰:「行河西五郡大將軍、凉州牧、張掖屬國都尉竇融,執志忠孝,扶微救危,仇疾反虜隗囂,率厲五郡精兵,羌胡畢集,兵不血刃,而虜土崩瓦解,功既大矣。篤意分明,斷之不疑。吾甚嘉之,其以六安、安豐、陽原、蓼安凡四縣,封融爲安豐侯。」

又曰:三輔豪杰入長安,攻未央宮,杜虞殺莽于漸台,東海公賓就得其首,傳詣宛,封滑侯。

又曰:申屠志以功封汝陰王,上書以非劉氏,還玉璽。改爲雲陽侯。

又曰:班超定西域五十餘國,乃詔封超爲定遠侯。

《後漢書》曰:單超、左綰、徐璜、具瑗、唐衡,桓帝時共誅梁冀,同日封侯,謂之五侯。于是朝庭日亂。超薨之後,四侯轉橫,天下爲之語曰:「左回天,具獨坐,徐臥虎、唐兩墮。」

《魏志》曰:夏侯淵,字妙才,以功封博昌亭侯。

大祖下令曰:「夏侯淵虎步關右,所向無前。仲尼有言:吾與爾俱不如也。」後戰死。黃初、太和中,賜淵子五人皆關內侯。

又:太祖令曰:「吾起義兵,誅暴亂,于今十九年,所征必克,豈吾功哉?乃賢士大夫之力也。天下雖未悉定,吾要與賢士大夫共定之,而專饗其勞,苦何以安焉!其保定功行封。」于是大封功臣,二十餘人皆爲列侯,其餘各以次受封,及復死事之孤,輕重各有差。

又曰:曹洪,字子廉,以功封野王侯。文帝時,坐事削。明帝即位,更封樂成侯。

又曰:曹休,字文烈,自荊州北歸。太祖曰:「此吾家千里駒也。」文帝錄前後功,封爲東亭侯。

又曰:曹真,字子丹,以功封邵陵侯。真少與宗人尊、鄉人朱贊幷事太祖。遵、贊早亡,真湣之,乞分食邑封尊子等。詔曰:「大司馬有叔向撫孤之仁,晏平久要之分。聽分賜遵等子爵關內侯。」及真薨,明帝悉封真五子皆列侯。

又曰:太祖自柳城還,稱荀攸前後謀謨,曰:「昔高祖使張子房自擇齊三萬戶,今孤亦欲君自擇所封。」

又曰:太祖見賈詡,執手曰:「使我信重於天下者,子也。」表爲執金吾,封都亭侯。文帝即位,又封詡小子訪爲列侯。

又曰:郭嘉,字奉孝。冀州平,封齊陽亭侯。及薨,太祖表曰:「臣策未决,嘉輔成之;平定天下,謀功爲最。」增邑,幷前千戶。

又曰:張既,字德容。詔曰:「卿勛非但破胡,乃永寧河右,使吾長無西顧之念。」徙封西鄉侯。

又曰:任峻,字伯遠。爲典農中郎,大興屯田,軍國致饒。太祖以峻功高,表封都亭侯。

又曰:張遼,字文遠。爲蕩寇將軍,以功封都亭侯。又討陳蘭、梅成等入山中,蘭等壁其上,遼力戰,平之。太祖論諸將功曰:「登天山,以取蘭、成,蕩寇功也。」乃增邑。文帝,又分封兄及一子列侯。帝踐阼,進封晋陽侯。及薨,詔曰:「合肥之役,遼以步卒八百,破賊十萬,自古未之有也。其分遼邑,賜一子爵關內侯。」

又曰:太祖表封荀攸曰:「前克敵,皆攸之謀也。」于是封攸陵樹亭侯。

又曰:太祖謂于禁曰:「氵育水之難,吾焉能也?將軍在亂能整,雖古之名將,何以加之!」乃錄前後功,封益壽亭侯。

又曰:文帝踐阼,進張囿爲鄭侯。明帝詔曰:「賊亮以巴、蜀之衆,將軍所向克定。乃益戶,幷前四千三百戶。」郃前後有功,明帝分郃戶,封四子列侯。

又曰:朱靈,字文博。先封俞阝侯,文帝詔曰:「將軍佐命先帝,威過方、邵。平生所志,願勿難色。」靈謝曰:「高唐,宿所鎮。」乃更封高唐侯。

又曰:龐德以衆降,太祖聞其驍勇,封關內亭侯。爲關羽所得,駡羽而死。太祖悲之,封其二子爲列侯。

又曰:徐邈,字景山。西域流通,荒戎入貢,皆邈勛也。以功封都亭侯。

又曰:王昶,字文舒。討諸葛誕,誕誅。詔曰:「昔孫臏佐趙,直凑大梁。兵驟進,亦所以成兵勢也。」增邑,四千七百戶矣。

《吳志》曰:駱統,字公緒。初,曹仁攻濡須,使別將常雕等襲中洲,統與嚴圭共拒,破之,封新陽亭侯。

《晋書》曰:苻堅南寇,桓伊與冠軍將軍謝玄、輔國將軍謝琰俱,破堅于肥水。以功封永循縣侯,進號右軍將軍,賜錢百萬,袍表千端。

王隱《晋書》曰:封宣帝爲武平侯。公孫淵平,又增封舞陽、昆陽二縣。

又曰:封文帝爲高都侯,太始元年詔曰:「昔唐虞三代之盛,暨于漢魏創制,褒崇元勛,班爵行賞,與國同禮,施祿逮下,萬邦鹹,朕以寡德,登于天位,托於王公之上。腹心股肱,文武之臣,光齊帝業,餘嘉乃勛。慶賞之行,其用宜速。」

又曰《張華傳》曰:華以建策,加華右光祿大夫、開府儀同三司,固辭不受府。詔聽。乃更論平吳之功,封華郡公,三千戶;王者擇近郡平土,詳依典制施行。華讓,前後十餘,頻繁懇誠。詔不聽,遂受封。

《晋中興書》曰:元帝以佐命功,封周烏程公,又封王敦武昌公。

又:孔愉,字敬康,以討華軼功,封餘不亭侯。初,愉少時,嘗得一龜,放于餘不溪中流,左顧者數過。及鑄侯印,而龜左顧;更鑄,猶然。印工以聞,愉悟,遂佩焉。

又曰:明帝以平錢鳳功,封始興公溫嶠建寧公,庾亮永昌公,郗鑒南平公,卞壺建興公,蘇峻邵陵侯,劉泉泉陵侯,應詹觀寧侯,卞郭益陽侯,趙胤湘南侯。

又曰:成帝以平蘇峻公,封公者三人,侯者八人。又以討郭默功封者三人。穆帝以平蜀功,封桓溫臨賀公。

又曰:哀帝以平關、洛功,封桓沖豐城公。海西公以平袁真功,賜桓溫子偉爲西昌公。

又曰:安帝以興復功,封劉裕等二十三人。裕昌謀,封豫章公,萬戶;劉毅南平公,五千戶;何無忌安成公;劉道規華容公。

《晋起居注》曰:太康元年詔曰:「張華前與故太傅創謀大計,部分方算,有謀謨之勛,封廣武侯,邑萬戶。」

又曰:惠帝追封衛瓘爲郡公。

《會稽典錄》曰:鄭吉既破車師,降日逐,威震西域。日遂幷護車以北道。故號都護之置,自吉始焉。上嘉其效,乃下詔曰:「都護西域騎都尉鄭吉,撫循外蠻,宣明威信,功效茂著,其封吉爲安遠侯。」

《華陽國志》曰:漢高帝滅秦,爲漢王,王巴、蜀。閬中人范自有恩信方略,爲帝募發ク民,西與定秦地。既定,封自爲長安建章郡侯。帝將征關東,ク民皆思歸。嘉其功,難傷其意,遂聽還。謂曰:「富貴不歸故鄉,如衣綉夜行,可徙封自閬中慈鄉侯。」自固辭,乃封度縣侯。

 封建部二 ↑返回頂部 封建部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