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建部一 太平御覽
卷一百九十九.封建部二
封建部三 

公封编辑

韋昭《辨釋名》曰:公,直也;取其正直無私。

《易·師卦》曰:大君有命,開國承家。

《周書》:能移于衆,與百姓同之謂公。

《周禮·地官》曰:大司徒職曰:諸公之地,封土方五百里,其食半。

又《春官》曰:大宗伯職曰:公執桓圭。

《晋書》曰:陶侃,有善相者師圭謂侃曰:「君左手中指有堅理,當爲公。若徹于上,貴不可言。」侃以針决之見血,灑壁而爲公字,以紙手,公字愈明。

《後魏書》曰:許洛陽爲雁門太守,家田三生嘉禾,皆异壟合穎。世祖善之,進爵北地公。

魏咸熙元年,相國晋王奏建五等,諸公地方七十五里,邑一千八百戶,置相一人,典祠、典書、典衛、典禮各一人,妾六人,車前司馬十人,旅賁四十人。

侯封编辑

《周易·豫卦》曰:豫,利建侯,行師。彖曰:豫,順以動,故天地如之,而况「建侯行師」乎。

又《比卦》曰:地上有水,比。先王以建萬國,親諸侯。

又《屯卦》曰:磐桓,利居貞,利建侯。

《周書》曰:能樹名生物,與天道俱,謂之侯。

《周禮·春官》:大宗伯職曰:侯執信圭。

又典命職曰:侯伯七命,其國家、宮室、車旗、衣服、禮儀皆以十爲節。

《漢書解詁》曰:列侯金印紫綬,以賞有功,功大者食縣邑,小者食鄉亭。

《後漢書》曰:馮石襲母公主封獲嘉侯,亦爲侍中,稍遷衛尉。能取悅當代,爲安帝所寵。帝幸其府,留飲十許日,賜駁犀貝劍、佩刀、以班犀飾劍也。紫艾綬、艾,綠色也。其色似艾。各一。半環曰,以飾帶也。

又曰:丁,建武元年,拜河南太守。及封功臣,帝令各言所樂,諸將皆占豐邑美縣,唯願封本鄉。或謂曰:「人皆欲縣,子獨求鄉,何也?」曰:「昔孫叔敖敕其子,受封必受嶢角之地,今能薄功微,得鄉亭厚矣。」帝從之,封爲定陵新安鄉侯,食邑五千戶。後徙封陵陽侯。

又曰:韓歆封扶陽侯。好直言,無隱諱,帝每不能容。嘗因朝會,聞帝讀隗囂公孫述相與書,歆曰:「亡國之君皆有才,桀、紂亦有才。」帝大怒,以爲激發。歆又證歲將饑凶,指天畫地,言甚剛切。坐免歸田里。帝猶不釋,復遣使宣詔責之。

又曰:建武二年,定封景丹櫟陽侯,帝謂丹曰:「今關東故王國雖數縣,不過櫟陽萬戶邑。夫富貴不歸故鄉,如衣綉夜行,故以封卿耳。」《前書》武帝謂朱買臣之詞也。丹頓首謝。

又曰:光武下詔封諸將,博士丁恭議曰:「古帝王封諸侯不過百里,故利以建侯,取法如雷。」

又曰:陰興遷侍中,賜爵關內侯。帝後召興,欲封之,置印綬于前,興固辭曰:「臣未有先登陷陣之功,而一家數人幷蒙爵土,令天下觖望,誠爲盈溢。臣蒙陛下責之,恩澤至厚,富貴已極,不可復加,至誠不願。」帝嘉興之讓,不奪其志。

又曰:傅昌嗣,建初中遭母憂,因上書,以國貧不願之封,乞錢五十萬,爲關內侯。肅宗怒,貶爲關內侯,竟不賜錢。

《魏志》曰:張魯自巴中將其餘衆降,封魯及五子皆爲列侯。又曰文帝黃初二年,分三公戶邑封子弟各一人爲列侯。

又咸熙元年,晋王奏建五等,諸侯地七十里,邑千六百戶,官屬同諸公,妾五人,車前司馬八人,旅賁三十六人。

《吳志》曰:全琮,字子璜。劉備將關羽圍逼襄陽,琮上疏陳羽可討之計。權時已與呂蒙陰議襲之,恐事泄,故寢琮表不答。及擒羽,權置酒公安,顧謂琮曰:「君前陳此,孤雖不相答,今日之捷,亦君之功也。」于是封華亭侯。

《晋書》曰:高貴鄉公將攻文帝,召王沈及王業告之。沈馳白帝,以功封安平侯,邑二千戶。沈既不忠于主,爲衆論所非。

又曰:衛瓘都督幽州,以其離間二虜功,賜子亭侯。瓘乞以封弟,未受命而亡,子密受封爲亭侯。瓘六男無爵,悉讓于弟,遠近稱之。

《隋書》曰:李崇,字永隆,英果有籌算,膽力過人。後周元年,以父賢勛封回樂縣侯。時年尚小,拜爵之日,親族相賀,崇獨泣。賢怪而問之,對曰:「無勛于國,而幼少封侯。當報主恩,不得終于奉養,是以悲耳。」賢由是大奇之。

伯封编辑

《周書》曰:率衆時作,謂之伯。

《周禮·春官》:大宗伯職曰:伯執躬圭。

《孝經援神契》曰:伯,白也。

《魏志》曰:咸熙元年春,晋王奏建五等,伯地方六十里,邑千二百戶,妾四人,車前司馬八人,旅賁二十八人。

《後周書》曰:王勇論討茹茹功,別封永固縣伯,邑五百戶。時有別封者,例聽回授次子,勇獨請封兄子元興,時人義之。

子封编辑

《周禮·春官》典命職曰:子男五命,其國家、宮室、車旗、衣服、禮儀皆以五爲節。

又曰:春官大宗伯職曰:子執璧。

《魏志》曰:蔣愷,濟之孫也。咸熙中開建五等,以濟著勛前朝,改封愷爲下蔡子。

又曰:咸熙元年,相國晋王奏建五等,諸子地方五十里,邑八百戶,相一人,典詞令、典書丞、典衛丞各一人,妾三人,車前司馬四人,旅賁二十人。

《齊書》曰:王敬則封重安縣子,邑三百五十戶。敬則少時于草中射獵,有蟲如鳥豆集其身,レ去乃脫,其處皆流血。敬則惡之,詣道士卜,道士曰:「不須憂,此封侯之瑞也。」敬則聞之喜,故出都自效,至是如言。

《環濟要略》曰:子獨孳孳,栖下之稱也。

男封编辑

《周禮·地官》:大司徒職曰:諸男之地,封疆方百里,其食者四之一。

又《春官》:典命職曰:男執蒲璧。

《環濟要略》曰:男,任也;任治事,受王命爲君也。

《魏志》曰:咸熙元年,相國晋王奏建五等,男地方三十五里,邑四百戶,相一人,典祠長、典書丞各一人,妾二人,車前司馬二人,旅賁十二人。又次國男方二十五里,邑二百戶。

同姓封编辑

《毛詩·宮》曰:乃命魯公,俾侯于東。奄有龜蒙,遂荒大東。

《左傳·僖中》曰:昔周公吊二叔之不咸,故封建親戚,以蕃屏周。管、蔡、郕、霍、魯、衛、毛、聃、郜、雍、曹、滕、畢、原、酆、郇、文之昭也。文昭十六國也。邗、晋、應、韓,武之穆也。武穆四國。凡、蔣、邢、茅、胙、祭,周公之胤也。周公胤六國也。

又《昭公上》曰:武王邑姜娠大叔,夢天謂已:「余命而子曰虞,將與之唐。」及生,文在手曰虞,遂以命之。

史記》曰:吳太伯,太伯弟仲雍,皆周太王之子,而季曆之兄。二人知大王欲立季曆,乃荊蠻,以避季曆。義而歸之千餘家,立爲吳太伯。太伯無子,而仲雍氏立。五世,武王克商,求太伯、仲雍之後,得周章。周章已君吳,因而封之。

又曰:武王封吳周章之弟虞仲于虞,列爲諸侯。十二世而爲晋所滅。

又曰:周公旦,武王之弟。佐武王平紂而封於少之墟曲阜,是爲魯公。凡四十四世而楚考烈王滅魯。

又曰:管叔鮮,蔡叔度,武王之弟。武王巳克殷,封鮮于管,封度于蔡。周公誅武庚,殺管叔,放蔡叔。蔡既遷而死,其子曰胡。胡乃改行率德,周公言于成王,復封于蔡。凡二十五世,至侯齊而楚惠王滅蔡。

又曰:曹叔振鐸者,武王弟也。武王已克殷,封振鐸于曹。凡二十四世,至伯陽而宋滅曹。

又曰:衛康叔者,武王弟也。周公以成王之命伐武庚,放蔡叔,殺管叔,以殷餘民封康叔,爲衛君。凡三十九世,至君角而秦幷天下,廢爲庶人。

又曰:晋叔虞者,成王之弟。成王與叔虞戲,削桐葉爲,曰:「以唐封汝。」史佚因言,請擇日立叔虞。成王曰:「吾與之戲耳。」史佚曰:「天子無戲言。」遂封叔虞於唐。唐在河汾之東。三十五世,至靖公而韓、魏、趙三分其地。

又曰:鄭桓公友者,周厲王庶子。封于鄭。二十四世,至鄭君乙而韓哀侯滅鄭,幷其地。

又曰:越王勾踐,其先禹之苗胤,夏後少康之子。封會稽以奉守禹之祀。斷谷文身。二十餘世,至子勾踐立,滅吳,稱霸。後十世,閩君搖佐諸侯平秦,高祖以搖爲楚王。

漢書》曰:漢興之初,尊王子弟,大啓九國。京師內外凡十五郡,公主、列侯頗邑其中。而國大者跨州兼郡,小者連城數十也。

又曰:高祖封兄喜爲代王,匈奴入代,廢爲合陽侯。子濞爲吳王。

又曰:呂後封楚王郢爲下邳侯,齊王肥子章朱虛侯,興居東牟侯。

又曰:孝文封齊王肥子十人爲侯,淮南王子長四人爲侯,後改封王。

又曰:孝景封楚王子四人爲侯,梁王子二人爲侯。

又曰:淮南厲王死後,孝文憐淮南王有子四人,年皆七八歲,乃封子安爲阜陵侯,子勃爲安陽侯,子賜爲陽周侯,子良爲東城侯。

又曰:梁孝王死,竇太后泣極哀,不食。帝哀懼,不知所爲。與長公主計之,乃分梁爲五國,盡立孝王男五人爲王,女五人皆令食湯沐邑。奏之太后,太后乃悅,爲帝一食。

又曰:孝武帝令諸王推恩分子弟,諸王子孫一百七十七人爲侯。

又曰:武帝以子弘爲齊王,子旦燕王,子胥廣陵王,子昌邑王。子賀爲昭帝後,即位二十七日,廢歸故縣。

又曰:武帝使御史大夫張湯策立子閎爲齊王,曰:「于戲!小子閎,受茲青社。朕承祖考,維稽古,建爾國家,封于東土,世爲漢蕃輔。」立子旦燕王,曰:「小子旦,受茲赤社,建爾國家,封于北土。」子胥爲廣陵王,曰:「小子胥,受茲赤社。建爾國家,封于南土。」

又曰:宣帝詔曰:「蓋聞象有罪,舜封之。其封昌邑王賀爲海昏侯。」

又曰:宣帝封子厥爲淮陽王,宇爲東平王,囂爲楚王,竟爲中山王,廣陵王子胥宏爲高密王。

又曰:昭帝封諸王子孫十二人,宣帝封六十三人,元帝封四十八人,成帝封四十三人,哀帝封九人,平帝封四十八人爲侯。

《續漢書》曰:靈帝封河間王子庾爲濟南王,奉帝父孝仁祀。

《魏志》曰:明帝太和六年春二月,詔曰:「古之帝王,封建諸侯,所以藩屏王室也。《詩》不雲乎:懷德惟寧,宗子維城。秦、漢繼周,或强或弱,俱失厥中。大魏創業,諸王開國,隨時之宜,未有定制,非所以永爲後法也。其改封諸侯王,皆以郡爲國。」

《晋起居注》曰:武帝詔:皇子裕生七歲矣,得疾,封始興王。

又曰:武帝詔:安平獻王孫承,昔以父早亡,不建大祚,以縣封之。今以三縣,封爲武邑王。

又曰:惠帝詔:侍中司馬討楊駿之功,封東海王,食六縣。

《晋百官名》曰:武帝以齊王蕤爲遼東王,紹弟弟定國後。贊爲廣陵王,紹弟廣德後。

《陳留風俗傳》曰:周成王戲其弟,桐葉之封。周公曰:「君無二言。」遂封之於唐。後侯常慎其德,其《詩》曰:「媚茲一人,應侯慎德」是也。

《華陽國志》曰:武帝封子潁爲成都王,以蜀、廣漢、犍爲、汶山十萬戶爲王國,邑蜀郡太守號爲成都內史。

外戚封编辑

史記》曰:武帝衛後弟青,封長平侯,四子皆封侯,貴震天下,天下歌曰:「生男無喜,生女無怒,獨不見衛子夫霸天下。」

漢書》曰:文帝封太后弟薄昭爲軹侯,又封王舅駟鈞爲侯。

又曰:景帝封太后弟侄竇廣國爲章武侯,竇彭祖爲南皮侯,竇嬰以破吳楚功封魏其侯,後弟王信爲益靖侯。

又曰:武帝封太后同母弟田爲武安侯,勝周陽侯,皇后弟衛青以伐匈奴封長平侯,皇后姊子霍去病以伐匈奴封冠軍侯。

漢書》曰:元帝封王皇后父禁爲平陽侯。薨,長子鳳嗣。

又曰:王音既以從舅越親用事,小心親職。歲餘,上下詔,封音爲安陽侯,食邑與五侯等,俱三千戶。

又曰:成帝封太后兄子莽爲新都侯,宣帝悼皇考皇舅孫史丹爲武陽侯,皇后兄趙欽爲新成侯,父趙臨爲成陽侯,太后姊子淳于長定陵侯,中山王舅馮參爲宜陽侯。

又曰:哀帝欲封祖母傅太后從弟商,鄭崇諫曰:「孝武皇帝封親舅五侯,天爲赤黃,晝昏,日中有黑氣。今祖母從昆弟二人已侯,許皇后父高武侯以三公封,尚有因綠。今欲復封商,壞亂制度,逆天人心,非傅氏之福。」

《東觀漢記》曰:封馬防兄弟三人各六千戶,防爲潁陽侯,特以勛勞,綏定西羌,以襄城羹亭一千二百戶增防。防身帶三勛,寵貴至盛。

又曰:鄧訓,自中興後累世寵貴,凡侯者二十九人,貴盛莫比。

《後漢書》曰:明德馬後詔不得封外戚。章帝省詔悲嘆,復重請曰:「漢興,舅氏之封侯,猶皇子之爲王也。太后誠存謙虛,奈何令臣獨不加恩三舅乎?且衛尉年尊,兩校尉大有病,衛尉,太后兄廖,兩校尉,兄防,兄光也。如今不諱,使臣長抱刻骨之恨。宜及吉時,不可稽留。」太后報曰:「吾反復念之,思令兩善,豈徒欲獲謙讓之名,而使帝受不外施之嫌哉!以恩澤封爵外家爲外施也。昔竇太后欲封王皇后之兄,竇太后,文帝后也。王皇后,景帝后也。兄即王信,後封爲益侯。丞相條侯言受高祖約,無軍功,非劉氏不侯。條侯,周亞夫也。前書曰,高帝與功臣約,非劉氏不王,非功不侯。如違約,天下共擊之。今馬氏無功于國,豈得與陰、郭中興之後等耶?」

《後漢書》曰:陰識封陰鄉侯。二年,以征伐軍功增封,識讓曰:「天下初定,將帥有功者衆。臣屬掖庭,乃加爵邑,不可以示天下。」帝甚美之。

《魏志》:黃初二年,詔曰:「後族之家,不得橫受茅土之爵。以此詔傳後世,若有違背,天下共誅之。」

《魏志》曰:明帝追封甄後父逸安成鄉侯,兄豫襲封。後改爲魏昌侯,子暢嗣父封,暢弟溫、к、艶皆列侯。又以後亡從孫黃合葬帝愛女淑,追封黃列侯。

《吳志》曰:孫皓元年十二月,封後父滕爲高密侯,舅何等三人皆列侯。

王隱《晋書》曰:武帝封楊後父鎮軍將軍楊駿爲臨晋侯,後母太原龐爲安昌鄉君。太學生王鈴曰:「侯稱臨晋,後必制國也。」駿漸驕傲,胡奮語駿曰:「卿恃女更豪耶?人與天家婚,未有不滅門者,早晚事耳。」駿曰:「卿女復不在天家耶?」奮曰:「我女與卿女作婢,何能增損!」

又曰:楊駿以女超居重位,自鎮軍將軍遷車騎將軍,封臨晋侯。識者議之曰:「夫建諸侯,所以藩屏王室也。后妃,所以供粢盛,弘內教也。後父始封而以臨晋爲侯,兆于亂也。」

 封建部一 ↑返回頂部 封建部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