職官部四十二 太平御覽
卷二百四十五.職官部四十三
職官部四十四 

太子賓客编辑

《六典》曰︰太子賓客掌侍從規諫,贊相禮儀,而先後焉。凡皇太子有賓客宴會,則爲之上齒。

漢書》曰︰高祖欲廢太子,呂後用張良計,致商山四皓,以爲賓客。又孝武帝爲太子,立博望苑以使通賓客,則其義也。

太子詹事编辑

《六典》曰︰太子詹事之職,掌統東宮三寺、十率府之政令,辨其綱紀而修其職務;少詹事爲之貳。凡太子立官之典制,皆視其事而承受焉。

《俗說》曰︰江夷爲右僕射,主上欲用其領詹事,語王淮︰「卿可覓比例。」淮對曰︰「臣當出外尋訪。」淮後見主上,問︰「近所道事,卿已得比例未?」淮曰︰「惟謝琰右僕射領詹事。」琰即謝公之子。恐夷非其例,事遂不行。

應劭《漢官儀》曰︰詹事,秦官。詹,省也,給也。秩比二千石。

漢書》曰︰竇嬰字王孫,孝景即位,爲詹事。帝弟梁孝王,母竇太后愛之。孝王朝,酒酣,上從容曰︰「千秋萬歲後傳王。」太后歡。嬰引卮酒進上曰︰「天下者,高帝天下,父子相傳,漢之約也,上何以得傳梁王!」太后由是憎嬰。

又曰︰孔光父霸,字次孺。宣帝時,以授太子經爲詹事。

又曰︰詹事,掌皇后、太子,家有丞屬,諸官皆屬焉。成帝鴻嘉三年,帝省詹事,屬大長秋。

《晋書》曰︰卞壺爲詹事,世稱卞壺裁斷切直,敦實,忠于事上也。

《晋起居注》曰︰武帝以王恭丹陽尹領詹事,恭讓表曰︰「今皇儲始建,四方是式,總司之任,崇替所由。宜妙簡才賢,盡一時之勝,豈臣最庸所可叨忝!」

《晋公卿禮秩》曰︰太始中立詹事,掌宮事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︰詹事一人,初領官屬。成帝時悉屬少傅,魏氏置詹事總衆職,晋初又屬二傅,咸寧復置詹事。

《齊職儀》曰︰詹事品第三,茂陵書,秩二千石,銀章、青綬。局擬尚書令,位視領護將軍。

《陳書》曰︰後主欲以江總爲太子詹事,令管記陸瑜言之于孔奐,奐謂瑜曰︰「江有潘、陸之華,而無園綺之實,輔弼儲宮,竊有所難。」瑜具以白後主,後主深以爲恨,乃自言于高宗。高宗將許之,奐乃奏曰︰「江總,文華之人,今皇太子文華不少,無藉于總。如臣愚見,顧選敦重之才,以居輔導。」帝曰︰「即如卿言,誰當居此?」奐曰︰「都官尚書王廊,世有懿德,識性敦敏,可以居太子詹事。」奐又奏曰︰「宋朝范曄,即範泰之子,亦爲太子詹事,前代不疑。」後主固爭之,帝卒以總爲詹事。

《唐書》曰︰蘇弁改太子詹事。弁初入朝,班位失序,殿中侍御史鄒儒立對仗彈之。弁于金吾待罪數刻,特釋放。舊制︰太子詹事班次太常、宗正卿之下。貞元三年,御史中丞竇參叙定班位,移詹事在河南、太原尹之下。弁乃引舊班制立,台官詰之,乃紿云︰「已白宰相,請依舊制。」故爲儒立彈之。

又曰︰龍朔二年,改詹事爲端尹,詹事府爲端尹府。

王瑉《答徐邈書》曰︰詹事彈一官,如尚書左丞矣。

太子少詹事编辑

《唐書》曰︰張行成轉太子少詹事。太宗東征,皇太子于定州監國,即行成本邑也。太子謂行成曰︰「今者送公衣錦還鄉。」於是令有司祀其先人墓。

太子中庶子编辑

《漢書·百官表》曰︰太子中庶子,職侍中。

漢書》曰︰王商字子威,涿郡蠡吾人。商少爲太子中庶子,以肅敬見稱。

又曰︰歐陽地餘,字長賓,爲中庶子,授皇太子經。

又曰︰馮野王通《詩》,以父任爲太子中庶子。

《魏志》曰︰鮑勛字叔業,清白有高節,知名當世,爲中庶子。在東宮,正色不撓。

《蜀志》曰︰後主立太子璿,以霍弋爲中庶子。璿好馳射,出入無度,弋援引古事,盡言規諫,甚得切磋之體。

《吳志》曰︰孫登爲太子。時太傅張溫言於權曰︰「夫中庶子官最親密,切問近對,宜用俊彥。」于是乃用陳表等爲中庶子。後又以庶子禮拘,復令敕中侍坐。

又曰︰羊衜音道。初爲中庶子,年二十。時廷尉監隱蕃結交豪杰,自衛將軍全琮等皆傾心敬待,惟衜及宣詔郎楊迪拒絕不與通,時人怪之。而蕃後叛逆,衆乃服之。

《晋書》曰︰安平王孚,初爲魏太子中庶子。魏武帝崩,太子號哭過甚,孚諫曰︰「大行晏駕,天下恃殿下爲命。當上爲宗廟,下爲萬國,奈何效匹夫之孝!」太子良久乃止,曰︰「卿言是也。」時群臣初聞帝崩,相聚號哭,無復行列。孚厲聲于朝曰︰「今大行晏駕,天下震動,當早拜嗣君,以鎮海內,而但哭耶!」孚與尚書和洽奉太子以即位,是爲文帝。

又曰︰溫嶠爲中庶子,獻《侍臣箴》,甚見補益。

又曰︰王恂啓以桓謙爲中庶子,曰東宮之選中庶子管總門下,尤不可不得其才也。

《晋起居注》曰︰武帝咸寧元年詔曰︰「男子皇甫謐沉靜履素,守學好古,與流俗異趣,其以謐爲太子中庶子。」

《晋中興書》曰︰殷仲堪,少好學,能清言,善屬文,人士咸欽愛之,以孝行稱。烈宗聞其名,召爲太子中庶子,甚相知悅。

又曰︰溫嶠拜太子中庶子。嶠在東宮,特見嘉寵,僚屬莫與爲比。嶠與阮放等共勸太子游談老莊,不教以經史,太子甚愛之,數規諫諷議。

又曰︰肅宗之在東宮,孔演領太子中庶子。于時中興肇構,庶事草創。演經學淵博,該識舊典,朝儀軌制多取正焉。由是元、明二帝幷親愛之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︰中庶子,漢置。古者世祿,卿大夫之子,即爲副倅,謂之國子。天子、諸侯世子,必有庶子官以掌教之。

《齊書》曰︰袁粲言於帝曰︰「臣觀張緒有正始遺風,宜爲宮職,復中庶子。

《陳書》曰︰王㻛父沖嘗爲㻛辭領中庶子,世祖顧謂沖曰︰「所以久留㻛於承華,正欲使太子微有㻛風法耳。」

《唐書·官品志》曰︰中庶子四人,功高者一人爲祭酒,行則負璽,前後部護駕。

《陶氏家傳》曰︰侃遷太子中庶子。君少而好學,善談玄理,尤明《詩》、《易》,以孝行聞于時。儲選殊難其人,特召君焉。

《山公啓事》曰︰中庶子缺,宜得俊茂者,以濟陰太守留儼、城陽太守石崇參選。

晋齊王攸《與山濤書》曰︰太子中庶子,東宮顯職,加侍接左右,誠宜得篤粹有行檢之人,必允衆望。

太子左右庶子编辑

《六典》曰︰左庶子之職,掌侍從、贊相、駁正啓奏,中允爲之二。凡皇太子從祀朝會,出則版奏外辦中嚴,入則解嚴焉。凡令書下左春坊,則與中允、司議郎等覆啓以畫諾。右庶子之職,掌侍從左右,獻納啓奏;中舍人爲之二。凡皇太子監國,于宮內下令書,太子親畫日至春坊,則宣傳之。

《禮記》曰︰古者天子有庶子之官職,諸侯、卿大夫之庶子,掌其戒令,與其教理。別其等,正其位。國有大事則帥國子而致于太子,惟所用之。若有甲兵事,則授之車甲,合其卒伍,置于有司。

漢書》曰︰成帝以傅善有志行,爲太子庶子。

《魏志》曰︰鮑勛字叔業,爲庶子,在東宮正色不撓。

《魏氏春秋》曰︰阮渾字長威,籍之子也,少知名,爲太子庶子。

《吳志》注曰︰華融字德蕤,廣陵江都人。祖父避亂,居山陰。時皇象亦寓居山陰,吳郡張溫來就象學,欲得所舍。或告溫曰︰「有華德蕤者,雖年少,美有令志,可舍也。」溫遂止融家,朝夕談講。俄而溫爲選部尚書,乃推擢融爲太子庶子,遂知名顯達。

《晋書》曰︰鄭默,武帝時與太原郭奕俱爲庶子。朝廷以太子官屬宜稱陪臣,默上言︰「皇太子體皇極之尊,無私于天下。宮臣皆受命天朝,不同藩國。」事遂不行。

《晋起居注》曰︰太康十年詔︰「尚書郎王琛,每所陳論,意在忠讜。其以爲太子庶子。」

《隋書》曰︰劉行本爲太子左庶子。時左衛率長史夏侯福爲太子所昵,嘗于閣內與太子戲。福大笑,聲聞于外。行本時在閣下聞之,待其出,行本數之曰︰「殿下寬容,賜汝顔色。汝何物小人,敢爲褻慢!」因付執法者治之。數日,太子爲福致請,乃釋之。

《隋書》曰︰劉行本爲左庶子。太子嘗得良馬,令夏侯福乘而觀之。太子甚悅,因欲令行本乘。行本不從,正色而進曰︰「至尊置臣于庶子之位者,欲令輔導殿下以正道,非爲殿下作弄臣也。」太子慚而止。

又曰︰劉行本拜太子左庶子,領治書如故。皇太子虛襟敬憚。時唐令則亦爲左庶子,太子昵狎之,每令以弦歌教內人。行本責之曰︰「庶子當匡太子以正道,何有嬖昵房帷之間哉!」令則甚慚而不能改。

又曰︰劉行本爲左庶子。卒後而太子勇廢,文帝曰︰「若使劉行本在,勇當不及于此。」

《唐書·官品志》曰︰庶子四人,掌侍從左右、獻納得失。高功者一人。與舍人共掌其坊之禁令。

又曰︰貞觀中詔曰︰「皇太子與百官書疏,未有制式。近代已來,例皆名白,無以別貴賤。今凡處分論事之書,皇太子幷畫令,左右庶子已下署名,宣奉行書案畫日,其餘與諸子親及師傅等書下不在此限。

又曰︰于志寧爲太子右庶子,撰《諫苑》二十卷,以進于太子承乾也。

又曰︰杜正倫爲太子左庶子。太宗謂曰︰「國之儲副,自古所重,必擇善人爲之輔佐。今太子年在幼沖,志意未定。朕若朝夕見之,可得隨事誡約。今既委以監國,不在目前,知卿志懷貞愨,能執直道,故輟卿于朕以匡太子,宜知委任輕重也。」

又曰︰太宗謂太子左庶子于志寧曰︰「古者太子既生,卜士負之,即置輔弼。昔成王幼小,周、邵爲傅,日聞正道,習以成性。今皇太子既幼,卿當輔之正道,無使邪僻開其心。勉之無怠,當稱所委,官賞可不次而得也。」

又曰︰李百藥授太子右庶子。時太子頗留意典墳,然閑宴之後,嬉戲過度,百藥作《贊道賦》以諷焉,詞多不載。太宗見而遣使謂百藥曰︰「朕于皇太子處見卿所獻賦,悉述古來儲二事以誡太子,甚是典要。朕選卿以輔弼太子,正爲此事,大稱所委,但須善始令終耳。」因賜彩物三百段。

又曰︰李義琰爲太子右庶子,同中書門下三品。義琰博學,多識典故。上每有顧問,言多切直。章懷太子之廢也,上慰勉官寮,盡舍罪,令復其位。薛元超等皆舞蹈謝恩,義琰獨引罪涕泣,時論美之。

《山濤啓事》曰︰東宮官屬宜得高茂者,庶子賈模缺,宜補劉粹、周蔚,惟加所裁。詔用粹。

《環濟要略》曰︰庶子主宮中,幷諸吏之適子,及支庶在版籍者也。行其秩序,作其徒役,授八次八舍之職,以僥候。

 職官部四十二 ↑返回頂部 職官部四十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