職官部四十三 太平御覽
卷二百四十六.職官部四十四
職官部四十五 

太子左右贊善大夫编辑

《六典》曰︰左贊善大夫,掌翊贊太子以規諷也。皇太子出入動靜,苟非其德義,則必陳古以箴焉。右贊善大夫,掌如其左。凡皇太子朝,宮臣則列于右階之下。

《唐書》曰︰貞元十六年,以山人崔芊爲右贊善大夫,充太子侍直,新名也。

太子洗馬编辑

《六典》曰︰洗馬掌四庫圖籍繕寫刊緝之事,立正本、副本,以備供進。凡天下之圖書上于東宮者,皆受而藏之。

《國語》曰︰夫差爲勾踐洗馬。

《續漢書·百官志》曰︰洗馬,員十六人,秩六百石,職如謁者。太子出,則當直,一人在前導威儀,蓋洗馬之義也。

漢書》曰︰司馬安,少與汲黯爲太子洗馬,安爲人深巧善官,四至九卿。

《魏略》曰︰顔裴字文林,以才學爲太子洗馬。

《晋書》曰︰江統爲洗馬,太子頗好游宴,或闕朝侍,統以五事諫之。

又曰︰解系兄弟少連、叔連,各清身潔已,仕皆爲洗馬。

《梁書》曰︰庾于陵拜太子洗馬。舊東宮官屬,通爲清選,洗馬掌文翰,尤其清者。近世用人,皆取甲族有才望者,時于陵與周舍幷擢充職,高祖曰︰「官以人而清,豈限以甲族。」時論以爲美。

《唐書》曰︰李綱字文紀。隋開皇末,爲太子洗馬。皇太子勇嘗以歲首宴宮臣,左庶子唐令則自請奏琵琶,又歌《武媚娘》之曲。綱白勇曰︰「令則身任公卿,職當調護,乃于宴座自比倡優,進淫聲,穢視聽。事若上聞,罪不在測,豈不累于殿下?臣請遽正其罪。」勇曰︰「我欲爲樂耳,君勿多事。」綱趨而出。及勇廢黜,文帝召東宮官屬切讓之,無敢對者。綱對曰︰「今日之事,乃陛下之過,非太子罪也。太子才非上品,性是常人,若得賢明之士輔道之,足堪繼嗣皇業。方今多士盈朝,當擇賢居任,奈何以弦歌鷹犬之才日在其側,致令至此,乃陛下誡道不足,豈太子之罪耶!」辭氣凜然,左右皆爲之失色。文帝曰︰「令汝在彼,豈非擇人。」

《文士傳》曰︰江統字應元。召補洗馬,每有疑滯大事、章表奏議,輒爲同官所推,常爲之作草。

《韓子》曰︰勾踐入宦于吳,執干戈爲吳王洗馬,故能殺夫差于姑蘇。

傅咸《申懷賦·序》曰︰余自無施,謬爲衆論所許,補太子洗馬,才不稱職,意常默然。

傅咸《感別賦·序》曰︰有人魯庶叔,雅量弘濟,思心邃遠。餘自少與之相長,情相親愛,有如同生。其後遷太子洗馬。俄而謬蒙朝私,猥忝斯職,雖懼不稱,而喜得與此子同班共事。天下之遇,未有若此。周旋三載,魯生遷尚書郎,雖別不遠,而情甚悵恨,退作茲賦云爾。

徐邈《問玉瑉》曰︰漢法制︰洗馬,冠高山冠,職如謁者。中朝新制︰洗馬,進賢冠,出則在馬前清道,故曰洗馬。

太子司議郎编辑

《六典》曰︰司議郎掌侍從規諫,駁正啓奏。凡皇太子出入朝謁、從享及釋奠于先聖先師,講學、齒胄、撫軍、監國之命可傳于史册者,幷錄爲記注。若宮坊之內祥瑞、灾眚,宮長除拜、薨卒,亦皆記之。每歲終,則送史館。

《唐書》曰︰敬播以撰《實錄》功,遷太子司議郎。時此官初置,極爲清望。中書令馬周嘆曰︰「所恨資品望高,不獲曆居此職。」

又曰︰貞觀中皇太子上表曰︰「臣聞直筆記言,諫司箴過,蓋絕代之通訓,乃垂裕于當今。臣以暇日遐覽前志,竊惟古之養德,咸有史官,所以補缺拾遺,爲砥爲礪,彰善癉惡,如切如磋,譬立准而端形,猶琢玉而成器,故《大戴禮》曰︰太子免于保傅之嚴,則有司過之史。《漢書》云︰太子既冠成人,乃有記過之史。是知姬誦登兩,肇建此官;劉啓升儲,憲章斯義。故能道溫玉裕,聲聞宸宮。上有慰于皇情,下無虧于物議。臣地居問寢,齒在橫經,越以幼年,夙蒙天獎。趨紫宸以遵禮,仰黃屋以承歡;怙聖慈而益驕,恃鍾心而取恣。肅恭馳道,恐或乖方;晨昏視膳,慮有違舛。蒙泉始道,必俟後乘之規;離光未融,懼寢前星之耀。是以夙興夜寐,內省非憂,延首讜言,冀匡童昧。而魏晋已降,不置此員,杜絕箴規,何期甚謬!伏惟陛下窮神稽古,尚擇芻蕘之言;玄覽文明,猶開登石之路。况臣沖藐,未涉藝文。出自深宮,便親監撫之重;罕從鼓篋,疇識弦誦之宜。一德有慚,貽憂睿念;三朝登俊,何以勝任?所以冒敢陳聞,請遵故實,願開史職,故司眷誡。是使綿載墜典,復在聖朝;資此正人,少匡不逮。」于是門下坊置太子司議郎四人,妙選名行之士爲之。正六品上,掌侍從、規諫、駁正、啓奏,幷錄東宮記注,分判坊事。

又曰︰元讓有孝行。則天朝,中宗居東宮,復征拜司議郎。及謁見,則天謂曰︰「卿既孝于家,必能忠于國。今授此職,須知朕意,宜以孝道輔我兒也。」

又曰︰王元感,濮州鄄城人也。長安三年,上表其所撰《尚書糾繆》十卷、《春秋振滯》二十卷,《禮記繩愆》三十卷,幷所注《孝經》、《史記》稿草,請官給紙筆寫上秘閣。詔曰︰「王元感質性溫敏,博聞强記,手不釋卷,老而彌篤。掎前達之失,究先聖之旨。是謂儒宗,不可多得。可太子司議郎兼崇賢館學士。」魏知古嘗稱其所撰書曰︰「信可謂五經之指南也。」

太子中舍人编辑

《晋書》曰︰杜錫,預之子也。累遷太子中舍人。性亮直忠烈,屢諫湣懷太子,言辭懇切,太子患之。後置針著錫常所坐處氈中,刺足流血。他日,太子問錫︰「向者何事?」錫曰︰「醉不知。」太子詰之曰︰「君喜責人,何自作過也。」

《晋中興書》曰︰顧榮清操,南士秀望,累遷太子中舍人。

又曰︰顧榮字彥先。時吳朝士人入洛者,惟陸機、陸及榮三人。而機、雖有才藻,清望不及榮也。選補吳王郎中令,累遷太子中舍人。

太子舍人编辑

《六典》曰︰太子舍人掌侍從,行令書、令旨及表、啓之事。皇太子通表如諸臣之禮。諸臣及宮臣上皇太子,大事以箋,小事以啓,其封題皆曰︰「上於右春坊」,通事舍人開封以進。其事可施行者,皆下于舍人,與庶子參詳之,然後進;不可者則否。

《續漢書·百官志》曰︰舍人秩二百石,無員,更直宿衛,如三署郎中。

漢書》曰︰文帝使晁錯詣伏生受《尚書》,還拜太子舍人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︰侯霸字君房,爲人嚴而有威,爲太子舍人。

《漢雜事》曰︰鄭當時爲太子舍人。每伍日洗沐,常置驛馬長安諸郊,請謝賓客,以夜繼日,常恐不遍;然其交知皆天下名士也。

《魏志》曰︰張茂上便宜,擢爲太子舍人。

《晋書》曰︰王衍以名問,超爲太子舍人。

又曰︰元帝太興元年,以太子紹舅虞爲舍人。太子奏曰︰「舅,甥宜崇敬,降舅氏之親爲侍臣,非所安也。」詔乃轉爲常侍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︰王僧達,琅琊臨沂人。太保弘之少子也。太祖聞僧達早慧,召于德陽殿,問其書學及家事,應對閑敏。上甚嘉之,以爲太子舍人。

《齊書》曰︰張率,建武三年舉秀才,除太子舍人。與同郡陸亻垂、陸厥幼相友狎,嘗同載詣左衛將軍沈約,遇任在焉。約謂曰︰「此三子後進秀才,皆南金也,卿可與交。」由此與友。

《梁書》曰︰劉杳字士深,爲舍人。及昭明太子薨,新宮建,舊人例無住者,敕特留杳焉。

《後魏書》曰︰崔玄伯,少有俊才,號曰冀州神童。符融收冀州,虛心禮敬,拜陽平公,管征東記室。出總庶政,入爲賓友,衆務修理,處斷無滯。符堅聞而奇之,征爲太子舍人。

摯虞云︰太常弟子通二經,補文學;三經,補太子舍人,晋置十六人,掌表、啓。

太子通事舍人编辑

《六典》曰︰太子通事舍人,掌導引宮臣辭見,及承令勞問之事。凡元正、冬至,百官與諸方之使者參見,亦如之。若皇太子行,先一日,京文武職事九品已上奉辭;及還宮之明日,亦如之。

《三國典略》曰︰陳殷不害字長卿。尚書右丞不佞兄也。長于政事,兼飾以儒術。梁武帝時,與庾肩吾俱爲東宮通事舍人。直日奏事,梁武謂肩吾曰︰「卿是文學之士,吏事非所長,可使不害來耶!」

 職官部四十三 ↑返回頂部 職官部四十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