職官部四十四 太平御覽
卷二百四十七.職官部四十五
職官部四十六 

太子率更令编辑

《六典》曰︰率更令之職,掌宗族次序,禮樂、刑罰及刻漏之政令。凡皇太子釋奠于先聖先師,講學齒胄,皆總其儀注,而爲之導引。若皇太子備禮出入,乘軺車,位亞家令焉。

漢書》曰︰顔師古注曰︰「掌知漏刻曰率更。」

《續漢書·百官志》曰︰率更令,秩千石,與庶子、舍人更直,職似光祿勛。掌宮殿門戶之禁,郎將屯衛之士。

《晋起居注》曰︰武帝太康八年,詔曰︰「太子率更僕,東宮之達官也。其進品第五,秩與中庶子,左、右衛率同。職擬光祿勛也。

《隋書》曰︰明克讓轉率更令,進爵爲侯。太子以師道處之,恩禮甚厚,有四方珍味輒以賜之。于時,東宮盛征天下才學之士,至于博物洽聞,皆出其下。

《唐書·官品志》曰︰率更令,掌伎樂、漏刻也。

《物理論》曰︰今有呂子義,清賢士也,爲太子率更令。

太子家令编辑

《六典》曰︰家令之職,掌皇太子之飲膳、食儲、庫藏之政令,總食官、典倉、司藏三署之官屬。皇太子備禮出入,則乘軺車,俱威儀,先諸臣以導引。若祭祀、賓客,則供酒食,以爲獻主。

漢書》曰︰文帝以晁錯爲太子家令,多所獻替,稱爲智囊。

漢書》曰︰疏受,字公子。爲太子家令,恭謹,敏而有辭,宣帝置酒太子宮,受奉觴上壽,辭禮閑雅,上甚歡愜。

《續漢書·百官志》曰︰太子家令,秩千石,主倉穀物,職如司農、少府,擬廷尉也。

《蜀志》曰︰譙周,字尹南。後主爲太子,以周爲家令。後主時頗出游觀,增廣聲樂。周上諫曰︰「昔王莽之敗,豪杰幷起,跨州據郡,欲幷神器,于是賢才智士思望所歸,未必以其勢之廣狹,惟其德之薄厚也。」

《宋書》曰︰太子家令,主內茵蓐、床機諸供中之物,又知官奴婢月用錢、內庫米鹽、車牛、刑獄。

《唐書·官品志》曰︰家令掌刑法、食膳、倉庫、什物、奴婢等事。

太子僕编辑

《六典》曰︰太子僕之職,掌車輿、乘騎、儀仗之政令,及喪葬之禮物,辨其次叙與其出入,而供給之。皇太子之車輅三︰一曰金輅,二曰軺輅車,三曰四望。凡皇太子備禮而出,則率厩牧令進輅,僕親馭焉。

《後漢書》︰太子少傅屬官有太子僕一人,秩千石,主車馬,職如太僕。太子五日一朝;非入朝日,遣僕及中允朝,朝入,請問起居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︰太子僕,秦官也。

《宋起居注》曰︰元嘉中,以散騎常侍荀伯子爲太子僕。

《隋書》曰︰柳肅遷太子僕。太子廢,坐除名爲民。大業中,帝與段達語及庶人罪惡之狀,達云︰「柳肅在官,大見疏斥。」帝問其故,答曰︰「學士劉臻,嘗進章仇太翼于宮中,爲巫蠱事。肅知而諫曰︰『殿下帝之冢子,位當儲二,誡在不孝,無患見疑。劉臻書生,鼓搖唇舌,適足以相誑誤,願陛下勿納之。』庶人不懌,他日謂臻曰︰『汝何故漏泄,使柳肅知之,令面折我。』」

《唐書·官品志》曰︰僕掌宗族親疏、車輿騎乘也。

太子典膳丞编辑

《六典》曰︰典膳郎掌進膳、嘗食之事;丞爲之貳。每夕,局官于厨更直。

《北齊書》曰︰門下妨始別置典膳局,有監、丞各二人。

《唐書》曰︰邢文偉,滁州全椒人也。遷太子典膳丞。時孝敬在東宮,罕與宮臣接見,文偉輒减膳,上書曰︰「臣竊見《禮戴記》曰︰『太子既冠成人,免於保傅之嚴,則有司過之史,徹膳之宰。史之義,不得不司過;宰之義,不得不徹膳。』今皇帝式稽前典,妙簡英俊,自庶子已下,至諮議、舍人及學士、侍讀等,使翼佐殿下,以成聖德。近者以來,未甚延納,談議不狎,謁見尚稀,三朝之後,但與內人獨居,何由發揮聖智,使睿哲文明者乎?今史雖缺官,宰當奉職,忝備所司,不敢逃死,謹守禮經,輒申减膳。」太子答書曰︰「顧以庸虛,早尚墳典,每欲研精政術,極意書林。但往在幼年,未閑將衛,謁誠耽誦,因即損心。比日以來,風虛更積,中奉恩旨,不許重勞。加以趨侍含元,溫清朝夕,承親無自專之道,遵禮以色養爲先。所以屢闕坐朝,時乖學緒。公潜申雅勖,式薦忠規,敬尋來請,良符宿志。自非情思審諭,義均弼諧,豈能進此藥言,形于簡墨!撫躬三省,感愧兼深。」文偉自此益知名。

太子侍讀编辑

《唐書》曰︰玄宗在東宮,張說與國子司業褚無量俱爲侍讀,深見親敬。

又曰︰元和十二年,諫議大夫韋綬罷皇太子侍讀。綬好諧戲,兼通小說,太子因侍上,或以綬所能言之,上謂宰臣曰︰「侍讀者,當以經術輔導太子,使深知君臣、父子之教令,或聞綬之談論有異于是,豈所以導太子者!」因命罷其職。

又曰︰呂元膺爲同州刺史,及中謝,上問時政得失;元膺論奏,辭氣激切,上嘉之。翌日,謂宰臣曰︰「呂元膺有讜言直氣,宜留在右,使言得失,卿等以爲何如?」李藩、裴賀曰︰「陛下納諫,超冠百王,乃宗社無疆之休。臣等不能廣求端士,又不能數進忠言,孤負聖心,合當罪戾,請留元膺給事左右。」尋兼皇太子侍讀。

《五代史·後唐書》曰︰倉部郎中何澤上疏請置太子侍讀,敕旨︰「何澤早處班行,深明典制,固根本而別彰憂國,上封章而足表匡君,其所敷陳,實爲允當,特議施行。」

太子門大夫编辑

《六典》曰︰宮門郎掌內外宮門管之事。凡宮殿門,夜漏盡,擊漏鼓,開;夜漏上水一刻,擊漏鼓,閉。每歲終行儺,應經所由門,幷先一刻早開。若皇太子不在,則閉東宮正門,其宮城門使、宿衛人應入宮殿者,各于左、右厢便門出入。至皇太子還仗,乃開。

《續漢書·百官志》曰︰門大夫,員二人,秩六百石,職比郎將。

漢書》曰︰文帝以晁錯爲太子舍人,轉太子門大夫。

《晋書》曰︰太子門大夫局准公車令,班同中書舍人。主通遠近箋表,宮門禁防。

《唐書》曰︰龍朔二年,改門大夫爲宮門郎,職比城門郎。

《三輔决錄》曰︰桓帝以平陵魯寬爲太子門大夫。

太子左衛率编辑

《六典》曰︰左、右衛率,掌東宮兵仗羽衛之政令,總諸曹之事。凡親勛、翊府及廣濟等五府屬焉。副率爲之貳。凡元正、冬至,皇太子朝宮臣及諸方使,則率衛府之屬以儀仗爲左、右厢以衛之。若皇太子備禮出入,則如鹵簿之法以從。

《續漢書·百官志》曰︰衛率秩四百石,主門衛。

《晋志》曰︰凡太子出,前衛率導,在前廣麾外;左右二率從,夾導輿車;後衛率從,在烏皮外;幷帶戟執刀。其服幷視左、右衛將軍。

《晋書》曰︰劉卞爲湣懷太子左率,知賈後必害太子,乃問張華,華曰︰「君欲如何?」卞曰︰「東宮俊如林,四率精兵萬人。公居阿衡之任,若得公命,皇太子因朝使錄尚書事,廢賈後于金墉,兩黃門力耳!」華曰︰「廢立大事,又非所能。」賈後微聞,遷卞爲雍州刺史。卞恐終露,乃服藥卒。

《晋中興書》曰︰褚翼,字謀遠。少失父,以才藝堪幹立名。肅祖即位,徵拜屯騎校尉,遷太子左衛率。

《隋書》曰︰宇文述每與晋王謀事。及晋王爲皇太子,以述爲左衛率。舊令,率官第四品,上以述素貴,遂進率品爲第三,其見重如此。

《唐書·官品志》曰︰左右衛率各一人,位視御史中丞,各有丞。左率領果毅、統遠、立忠、建寧、淩鋒、夷冠、祚德等七營,右率領崇榮、永吉、崇和、細射等四營。二率各置尉。

《山公啓事》曰︰太子左率缺。待威重,宜得其才,無疾患者。城陽太守石崇忠讜有文武,河東太守焦勝清貞有信義,皆其選也。

右衛率编辑

《晋中興書》曰︰郤恢,字道,爲太子右衛率。恢八尺,美須髯,風神魁梧,烈宗異之。

又曰︰吳隱,字處默。太元中以國子博士爲太子右衛率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︰元嘉中以王琳、謝弘征,幷爲太子右衛率。

《隋書》曰︰高祖以太子勇知時政,欲重宮官之資,故以大臣領其職。蘇孝慈自兵部尚書拜右衛率,尚書如故。上將廢太子,憚其在東宮,乃出爲浙州刺史。

荀綽《冀州記》曰︰裴康,字仲預。與弟楷爲名士,仕至太子右衛率。

《荀氏家傳》曰︰車騎將軍悝,字茂中,山濤舉之爲太子右衛率,稱君清和理正,從容顧問,動可觀采,真侍衛之美者。

前衛率编辑

《晋中興書》曰︰徐邈,字仙民。建元中爲太子前衛率。

後衛率编辑

《晋起居注》曰︰建元十四年,以太子中舍人郤儉爲太子後衛率。

《宋起居注》曰︰永初元年,以徐佩爲太子後衛率。

左右內率府長史编辑

《六典》曰︰左右內率府長史,掌判諸曹官吏及千牛備身之二。

《唐書》曰︰永淳中,以雍人元讓爲太子右內率府長史,旌孝行也。讓弱冠明經擢第,以母疾,遂不求仕。躬親藥膳,致養,不出閭里十餘年。及母終,廬于墓側,蓬不櫛沐,菜食飲水而已。咸亨中,孝敬監國,下令表其門閭。至是巡察使奏讓孝悌殊異,由是拜職。

 職官部四十四 ↑返回頂部 職官部四十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