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御覽/0264

 職官部六十一 太平御覽
卷二百六十四.職官部六十二
職官部六十三 

功曹參軍编辑

韋昭《辯釋名》曰︰曹,群也。功曹,吏所群聚;戶曹,民所群聚也。其他皆然

漢書》曰︰蕭何爲主吏。孟康曰︰主吏,功曹也。

又曰︰朱博爲琅琊郡守。召見功曹,閉閣數責,與筆札使自記,受取一錢已上,無得有所匿。欺謾半言,斷頭矣!功曹惶怖,具自書奸贓,大小不敢隱。博知其對以實,乃令就席,受敕自改而已。投刀使削所記,遣出就職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︰趙勤,南陽人。太守桓虞召爲功曹,委以郡事。嘗有重客過,欲托一士令爲曹吏。虞曰︰「我有賢功曹趙勤,當與議之。」潜于內中聽,虞乃問勤,勤對曰︰「恐未合衆。」客曰︰「止,止,勿復道。」

又曰︰楊正爲京兆功曹。光武崩,京兆尹出,西域賈胡共起帷帳設祭。尹車過帳,胡牽車令拜,尹疑,止車,正在前導曰︰「禮天子不食支庶,况夷狄乎!」敕壞祭,遂去。

又曰︰鮑永爲郡功曹。時有稱侍中止傳舍者,太守趙興欲出謁,永以不宜出,當車,拔佩刀,興因還。後數日,詔書下,捕之,果矯稱使者。由是知名。

又曰︰郭丹爲郡功曹,薦陰亶、程胡、魯欣自代,太守杜詩曰︰「古者卿士讓位,今功曹稽古經,可爲至德。編署黃堂,以爲後法。」

又曰︰吳良,字大儀,齊國臨淄人。初爲郡吏,歲旦,與掾史入賀,門下掾王望舉觴上壽,諂稱太守功德。良于下席勃然進曰︰「佞邪之人,欺諂無狀,願勿受其觴。」太守斂容而止。宴罷,轉良爲功曹;耻以言受進,終不肯謁。

又曰︰汝南太守歐陽歙召郅惲爲功曹。汝南舊俗,十月饗會,百里內皆賫牛酒到府飲宴。時臨饗禮畢,歙教曰︰「西部督郵繇延天資忠貞,不嚴而治,今與衆儒共論,延功顯之于朝。」惲于下座愀然前曰︰「案延資性貪邪,外方內員,朋黨構奸,罔上害民。明府以惡爲善,以直從曲,此既無君,又復無臣,惲敢奉觥。」歙色慚,不知所爲,門下掾鄭敬進曰︰「君明臣直,功曹言切,明府德也。」歙意少解,曰︰「實歙罪也。」

又曰︰永平初,新野功曹鄧寅以外戚小侯,每預朝會,而容姿趨步有出于衆,上目之,顧左右曰︰「朕之儀貌,豈若此人!」特賜輿馬、衣服。虞延以寅無實行,未嘗加禮,上乃詔令自稱南陽功曹詣闕。寅在職不服父喪,帝聞乃嘆曰︰「知人則哲,惟帝難之,信哉斯言。」寅聞而慚退。

《後漢書》曰︰虞延去官還鄉里,太守富宗聞延名,召署功曹。宗性奢靡,車服器物多不中節,延諫曰︰「昔晏嬰輔齊,鹿裘不完;季文子相魯,妾不衣帛。以約失之者鮮矣。」宗不悅,延即辭退。居有頃,宗果以侈縱被誅,臨當伏刑,攬涕而嘆曰︰「恨不用功曹虞延之諫。」

又曰︰周章初仕郡爲功曹。時大將軍竇憲免,封冠軍侯就國。章從太守行春到冠軍,太守猶欲謁之。章進諫曰︰「今日公行春,豈可越儀私交。且憲椒房之親,勢傾王室,而退就蕃國,禍福難量。明府剖符大臣,千里重任,舉止進退,其可輕乎?」太守不聽,遂便升車。章前拔佩刀絕馬鞅,于是乃止。及憲被誅,公卿以下多以交關得罪,太守幸免,以此重章。

又曰︰徐稚,豫章人。時陳蕃爲太守,以禮請署功曹,稚不肯之,既謁而退。蕃在郡不接賓客,惟稚來特設一榻,去則懸之。

又曰︰韓棱初爲郡功曹,太守葛興中風疾,不能聽政。棱陰代興視事,出入二年,令無違者。

又曰︰廉範。永平初,隴西太守鄧融備禮謁范爲功曹,謁,請。會融爲州所舉案,舉其罪案驗之。范知事譴難解,欲以權相濟,乃病求去,融不達其意,大恨之。範于是東至洛陽,變名姓,求代廷尉獄卒。居無幾,融果征下獄,范遂得衛侍左右,盡心勤勞。融怪其貌類範,而殊不意,乃謂曰︰「卿何似我故功曹耶?」範呵之曰︰「君困厄瞀亂耶!」鄭玄注︰《禮記》曰︰瞀目不明之貌。語遂絕。融系出困病,範隨而養視,及死,竟不言,身自將車送喪至南陽,葬畢乃去。

《續漢書》曰︰汝南太守宗資以事委任功曹范滂,時人謠曰︰「汝南太守范孟博,南陽宗資主畫諾。」

又曰︰李恂,字叔英,安定臨涇人。太守李鴻請署功曹,未及到而州辟爲從事。會鴻卒,恂不應州命而送鴻喪還鄉里,既葬,留起冢墳,治喪三年。

又曰︰李充爲太守魯平請署功曹,不就。平怒,乃投充以捐溝中,因謫署縣都亭長,不得已,起親職役。

謝承《後漢書》曰︰范滂,字孟博,汝南人。太守宗資署功曹。滂外甥西平李頌,公族子孫,頑囂穢濁,爲鄉曲所弃,常侍唐衡屬其事資,敕曹召署文學吏。滂不肯聽,資怒,召功曹書佐朱零,問不召頌意狀。零以告滂,滂曰︰「答教當言︰頌則滂之姊子,豈不樂其升進。但頌ㄜ穢小人,不宜染污朝廷,不敢以位私人,是以不召。」零具答教如此。零入聞,資使五伯亂捶困杖,言辭不懾,仰疾言曰︰「范滂清議,猶利刃截腐肉,願爲明府所笞殺,不爲滂所廢絕。今日之死當受忠名,爲滂所廢,永成惡人。」滂正直謇諤皆此類也。

又曰︰許劭仕郡爲功曹,抗忠舉義,進善黜惡,正機執衡,允齊風俗。所稱如龍之升,所貶如墮于淵,清論風行,所吹草偃,爲衆所服。

又曰︰李壽聰明智達,有俊才。太守黃讜高其名德,召署功曹。每進見,常薦達郡中善人有異行者,讜輒序用。壽雖見優禮愈隆,壽意益下,其所致達未嘗伐其功美。

又曰︰羊定,字世德,爲郡功曹。病困,被不覆軀,衣不周身,郡將賜大布被及襦褲,皆不受,執志而終。

又曰︰鍾皓,字季明,潁川長社人。同郡陳實,年不及皓,引與爲友。皓爲郡功曹,會辟司徒府,臨辭,太守問︰「誰可代卿者?」皓曰︰「明府必欲得其人,西門亭長陳實可。」實聞之曰︰「鍾君似不察人,不知何猶識我。」

又曰︰彭修,會稽人。仕郡爲功曹,時西部都尉宰晁行太守事,以征過收吳縣獄吏,將殺之,主簿鍾離意爭諫甚切,晁怒,使收縛意,修排閣直入,拜于庭曰︰「明府發雷霆于主簿,請聞其過。」晁曰︰「受教三日,初不奉行,廢命不忠,豈非過耶?」修因拜曰︰「昔任座面折文侯,朱雲攀毀欄檻,自非賢君,焉得忠臣?」遂原意,罰貸獄吏。

袁山松《後漢書》曰︰岑晊,字公孝,高才絕人,五經六藝無不洞貫。太守成晋請爲功曹,時謠曰︰「南陽太守岑公孝,弘農成晋但坐嘯。」

《漢記》曰︰陳寵爲廣漢太守,風聲大行,征爲大司農,帝問何以爲治,寵曰︰「臣任功曹王渙。」渙由是知名。

《魏志》曰︰臧洪,廣陵郡人也。爲張超功曹,超兄邈謂超曰︰「聞弟爲郡守,政教威恩,不由己出,動任臧洪,洪者何人?」超曰︰「洪才略智數優超,超甚愛之,海內奇士也。」邈即引見洪,與語大異之。

又曰︰臧洪,字子原。太守張超請洪爲功曹。董卓圖危社稷,洪說超曰︰「明府曆世受恩,兄弟幷據大郡,今王室將危,賊臣未梟,此誠天下義烈報恩效命之秋也。今郡境尚全,吏民殷富,若動桴鼓,可得二萬人,以此誅除國賊,爲天下倡先,義之大者也。」超然其言。

又曰︰袁渙,字曜卿。當時諸公子多越法度,而渙清靜,舉動必以禮。郡命爲功曹,郡中奸吏皆去。

又曰︰陳矯,字季弼,廣陵人。太守陳登請爲功曹,使矯詣許,謂曰︰「許下議論,待吾不足者,相爲觀察,還以見誨。」矯還曰︰「聞遠近之論,頗言明府驕而自矜。」使過泰山,泰山太守東郡薛悌異之,結爲親友。戲矯曰︰「以郡吏而交二千石,鄰國君屈從陪臣游,不亦可乎!」

又曰︰杜畿,字伯侯,京兆杜陵人。年二十爲郡功曹。鄭縣內系囚數百,畿親臨獄,裁其輕重,盡决遣之。郡中奇其年少而有大志。

《魏略》曰︰京兆尹張時,河東人也。與杜畿有舊,署爲功曹。常言︰「此家疏誕,不中功曹也。」畿竊云︰「不中功曹,中河東太守」。

《蜀志》曰︰龐統,字士元。郡命爲功曹。性好人倫,勤于長養。每所稱述,多過其才,時人怪而問之,統答曰︰「當今天下大亂,雅道陵遲,善人少而惡人多。方欲興風俗,長道業,不美其談即聲名不足慕企,不足慕企而爲善者少矣。今拔十失五,猶得其半,而可以崇邁世教,使有志者自勵,不亦可乎?」

《吳志》曰︰聶友,字文悌,豫章人也。有唇吻,少爲縣吏。虞翻徙交州,縣令使友送之,翻與語而奇焉,爲書與豫章太守謝斐,令以爲功曹。郡時見有功曹,斐見之,問曰︰「縣吏聶友,可堪何職?」對曰︰「此人縣間小吏耳,猶可堪曹吏佐。」斐曰︰「論者以爲宜作功曹,君其避之。乃用爲功曹。

又曰︰虞翻,字仲翔,爲孫策功曹。策好馳騁游獵,翻諫曰︰」明府用烏集之衆,驅散附之士,皆得其死力,雖漢高帝不及也。至于輕出微行,從官不暇嚴,吏卒常苦之。夫君人者,不重則不威,故白龍魚服,困于豫且,子餘切。白蛇自放,劉季害之,願少留意。」策答曰︰「君言是也。然時有所思,端坐悒悒,有裨諶草創之計,是以行耳。」

又曰︰處士謝譚爲吳粲功曹,以疾不詣,粲教曰︰「夫應龍德以屈伸爲神,鳳皇以嘉鳴爲貴,何必隱于天外,潜鱗于重淵者哉?」

又曰︰潘,字承明,武威人也。爲人聰察,對問有機理,王粲見而貴異之。由是知名,爲郡功曹。

《吳錄》曰︰孫劭,字長緒,北海人。爲孔融功曹,融稱曰廊廟才也,後爲吳丞相。

王隱《晋書》曰︰劉毅,字仲雄。僑居陽平,太守杜恕逼迫舉毅爲功曹。月餘,日沙汰郡吏百餘人,三魏稱焉。爲之語曰︰「但聞劉功曹,不聞杜府君。」

又曰︰世號庾兗有異行。元康之末,潁川太守復以功曹命之,兗服造事之衣,杖棰荷斧,不俟駕行,曰︰「請受下夫之役。」府君飾車而迎,逡巡辭焉。形雖益恭而神有不可動之色。府君知其不屈,乃嘆曰︰「非常士也,吾無以臣之矣。」乃厚禮遣之。

《晋中興書》曰︰胡毋輔之嘗過河南門下飲酒,門下騶王子博箕坐其傍。輔之叱之,使取火,博曰︰「我卒也,不乏吾事。」薦之河南尹樂廣,召見甚悅,擢爲功曹。

又曰︰任旭,字次龍,臨海人。操立清儉,不染流俗。郡將蔣秀請爲功曹。治官貪穢,每不奉法,旭正色苦諫。秀既不納,旭乃謝去,閉門講肄,養志而已。久之,琇坐事被收,旭于獄狼狽營救,躬自扶送,秀慨然嘆曰︰「任功曹直人,吾違其讜言,以至于此,復何言哉!」

《九州春秋》曰︰建安六年,劉表攻西鄂,西鄂長杜子緒帥縣男女嬰城而守。時南陽功曹柏孝長亦在城中,聞兵攻聲恐懼,入室閉戶,牽被覆頭,相攻半日,稍敢出面。

《英雄記》曰︰尚栩先人尚子平,有道術,爲縣功曹。休歸自入山,擔薪賣以食飲。

《會稽典錄》曰︰孫策功曹魏滕以忤意見遣,將殺之,吳太夫人乃倚大井而語策曰︰「汝新造江南,其事未集,方當優賢禮士,舍過錄功。魏功曹在公盡規,汝今日殺之,則人明日叛汝。吾不忍見禍及,當先投此井中耳!」策大驚,遽釋滕。

又曰︰魏朗,字少英,上虞人。從太守行春,寢于閣外,感時志激,中夜長嘆。府君朝問︰「昨嘆者者誰?」主簿曰︰「書佐魏朗也。」府君由是知朗有淩雲之志,轉功曹佐。正旦,與掾史上朝,時功曹吏顔翕披裘以加朝服,朗以裘非臣服,斥翕不敬,敕卒撤去。翕恚而不聽,以手歐卒。朗右手鳴鼓,左手撤裘。以聞府君,曰︰「朗當朝正色,有不撓之節。」遂退翕以朗代之。朗辭病不就。

又曰︰魏徽,字孔章,仕郡爲功曹吏。府君貴其名,重徽,每拜謁,常跪而待之。

《華陽國志》曰︰公孫述入蜀,蜀郡拒守,述攻之,功曹朱尊絆馬死戰,光武帝嘉之。

又曰︰李業,字巨游,廣漢梓潼人。少執志清白。太守劉咸慕其名,召爲功曹,十命不詣。

又曰︰朱倉,字雲卿,下邳人。少受學于蜀郡張寧。餐豆屑,飲水,同業憐其貧,資給米肉,不受。家貧常以步行。爲郡功曹。

鍾ヴ《良吏傳》曰︰桓虞,字仲春,馮翊萬年人也。爲南陽郡守。下車聞葉縣雍昱及新野令不遵法度,選督郵不能正,乃署趙勤爲督郵。到葉,昱即解印綬;入新野,新野令聞昱已去,遣吏奉記陳罪,亦即弃官。虞乃嘆曰︰「善吏如良鷹,下即中。」擢爲功曹,委以郡事。

《豫章列士傳》曰︰華茂爲功曹。病,被不覆軀,布衣不周身。郡將與大布被、褲,皆不受。

《汝南先賢傳》曰︰袁閬,字奉高,爲功曹,辟太尉掾。太守唐珍曰︰「今君當應宰府,宜選功曹以自代。」因薦陳仲舉,珍即請蕃爲功曹。

又曰︰新蔡鄭敬,字次都,爲郡功曹。都尉高懿廳前槐樹有露類甘露者,懿問掾屬,皆言是甘露,敬獨曰︰「明府政未能致甘露,但樹汁耳。」懿不悅。托疾而去。

又曰︰許慎爲功曹,奉上以篤義,率下以恭寬。

《荊州先德傳》曰︰周瑜領南郡,以龐士元名重,州里所信,乃逼爲功曹,任以大事。瑜垂拱而已。

《鍾離意別傳》曰︰意,字子阿,會稽山陰人也。太守竇翔召意署功曹吏,意乃爲府立條式,威儀嚴肅,莫不靖恭。後日,竇君與意相見曰︰「功曹須立嚴科,太守觀察朝晡。」吏無大小,莫不畏威。

《陳砠別傳》曰︰實,字仲弓,潁川許人也。爲郡功曹。時中常侍侯覽托太守高倫用吏,倫教署文學掾。實知非其人,乃懷檄請見,乞從外署,倫從之。于是鄉論怪其非舉。倫後被征爲尚書,郡中士大夫送至傳舍,倫語衆人曰︰「吾前爲侯常侍用吏,此咎由故人畏憚强御,陳君可謂善則稱君、惡則稱已者也。聞者方嘆息。

《陸績別傳》曰︰績,字公紀,郡人也。太守王朗命爲功曹,風化肅穆,郡內大治。

《京兆舊事》曰︰長安孫晨,家貧,爲郡功曹,十日一炊,無被,有蒿一束,暮臥其中,旦則收之。

司倉參軍编辑

《後漢書》曰︰戴就,字景成。仕郡爲倉曹掾,刺史劾其太守,遣部從事案倉庫簿領,五毒慘至,郡事遂釋也。

《三國典略》曰︰張軌入關拔岳,以爲倉曹參軍。或有請貸官粟者,軌曰︰「以私害公,非吾宿志;濟人之難,詎得相違。」乃賣所服之衣,糶粟以賑其乏。

司戶參軍编辑

《後漢書》曰︰陸績、李郃皆仕郡爲戶曹史。郃後官至司空。

《唐書》曰︰裴琰之,絳州聞喜人也。世爲著姓,永徽中爲同州司戶參軍。時年少,美容儀,刺史李崇義初甚輕之。先是,州中有積年舊案數百道,崇義促琰之使斷之。琰之命書吏數人連紙進筆,斯須剖斷幷畢,文翰俱美,且盡與奪之理。崇義大驚,謝曰︰「公何忍藏鋒以成鄙夫之過。」由是大知名,號爲霹靂手。

司兵參軍编辑

《唐書》曰︰杜甫,字子美,本襄陽人。後徙居鞏縣。天寶初應進士不第,天寶末獻《三大禮賦》,玄宗奇之,召試文章,授京兆兵曹參軍。

司法參軍编辑

《後漢書》曰︰周燕,宣帝時爲郡决曹掾。太守欲枉殺囚,燕數諫不聽,遂殺。囚家詣闕稱冤,詔遣覆考。燕謂太守曰︰「願謹定之,書背著燕名,府君但時言病而已。使收燕,燕遂死之。燕有五子,皆至刺史、太守。兩漢有决曹賊,曹掾主刑法歷代皆有,或謂之賊曹,或爲法曹。

又曰︰郭弘爲潁川郡决曹掾,治獄至四十年,用法平正,郡內比之東海于公。

《隋書》曰︰陳孝意爲會郡司法書佐。太守蘇威欲殺一囚,固諫不許,乃解衣,請先受死,乃止。後至侍御史、汝州刺史。

五官掾编辑

漢書》曰︰王尊,字子贛,涿郡人。爲安定太守,出教曰︰」五官掾張輔懷虎狼之心,貪污不軌,一郡之錢盡入輔家,適足以葬矣。「遂將輔送獄,直府史詣閣下,從太守受其事。輔繫獄數日死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︰黃香,江夏安陵人也。父况爲郡五官,舉孝廉,貧無奴僕,香躬勤左右。苦暑乃扇床枕,冬以身溫席。

又曰︰桓帝時,白馬令李雲坐直諫繫獄,弘農五官掾杜衆傷其忠直獲罪,上書願與雲俱得死,遂俱死獄中。

《後漢書》曰︰諒輔,字漢儒,仕郡爲五官掾。夏大旱,太守自祈禱無應,乃自曝庭中,祝曰︰「輔爲股肱,不能進諫納忠,薦賢退惡,和調陰陽,承順天意。」乃積薪以自環,構火其旁曰︰「若日中不雨,將自焚。」未日中而澍雨也。

臧榮緒《晋書》曰︰範略,字彥長,南陽順陽人。少游學清河,遂徙家僑居,郡命爲五官掾。

 職官部六十一 ↑返回頂部 職官部六十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