兵部六十七 太平御覽
卷三百三十七.兵部六十八
兵部六十九 

攻具下编辑

《通典·衛公兵法·攻城戰具篇》曰:作四輪車,上以繩爲脊,生牛皮蒙之,下可藏十人,填隍推土回切。之,直抵城下,可以攻掘,金火木石所不能敗。謂之鐼轀車。凡力有餘者,攻,先絕諸國之交,使無外救。糧多而人少,攻而勿圍;糧少而人多,圍而勿攻。

又曰:以大木爲床,下置六輪,上立雙牙,牙有檢,梯節長丈二尺;有四桄,音光。桄相去三尺,勢微曲,遞牙相檢,飛于間,以窺城中。有上城梯,首冠雙轆轤,枕城而上。謂之飛雲梯。

又曰:大木爲床,下安四獨輪。床上建雙陛,間橫括。中立獨竿,首如桔槔狀。其竿高下、長短、大小以城爲准。竿首以窠盛石,大小多少隨力所制。人挽其端投之。其車推轉,逐便而用之。亦可埋脚著地而用。其旋風四脚,亦隨事而用之。謂之拋車。

又曰:作轉軸車,車上定十二日弩,以鐵鈎繩連轉,車行軸轉,引弩持滿弦,挂牙上弩爲七衢,中衢大箭一,鏃刃長七寸,廣五寸,箭竿長三尺,圍五寸,以鐵钅音業。爲羽。左右各三箭,次小於中箭。其牙一發,諸箭齊起,及七百步。所中城壘,無不摧損,樓櫓亦顛墜。謂之車弩。

又曰:以木爲脊,長一丈,徑一尺五寸,下安六脚,下闊而上尖,高七尺。內可容六人,以濕牛皮蒙之,人蔽其下。舁直抵城下,木石鐵火所不能敗。用攻其城,謂之尖頭木驢。

又曰:于城下起土爲山,乘城而上,古謂之土山,今之壘道。用生牛皮作小屋,幷四面蒙之,屋中置運土人,以防攻擊者。土山,則孫子所謂拒閩。鑿地爲道,行於城下,用攻其城。往往建柱,積薪于柱間而燒之,柱折城摧,謂之地道。

又曰:以八輪車,上樹高竿,竿上安轆轤,以繩挽板屋,上竿首,以窺城中。板屋方四尺,高五尺,有十二孔,四面列布。車可進退,圜城而行,于營中遠視。亦謂之巢車。如鳥之巢,即今之版屋也。以版爲幔,立桔槔于四輪車上,懸幔逼城堞間,使し捷者《太白陰經》曰:使し卒蔽之。蟻附而上,矢石所不能及,謂之木幔。

又《守城篇》曰:禽滑厘問墨翟守戍之具,墨翟答以五六十事,皆煩冗不便于用。其後韋孝窺守晋州、羊侃守台城,皆約封鬍子技巧之術,法古不妙,非合今之用也。今述所便于事者,如後渭浚湟、深也。增城修堞。懸門。懸板爲重門也。

又曰:突門:于城中對敵營,自鑿城內爲暗門,多少臨事,令五六寸勿穿。或于中夜,或于敵初來,營列未定,精騎從突門躍出,擊其無備,襲其不意。

又曰:塗扇。以泥塗城門扇,厚可三寸,備火。

又曰:鑿門,爲敵所過門,先自鑿門扇爲數十孔,出强弩射之,長矛刺之,則敵不得近門。

又曰:塗棧:以泥塗門上木棧,厚可五寸,備火。

又曰:轉關橋:一梁爲橋,梁端著橫栝,去其檢,橋轉,人馬不得渡,皆傾水中。秦用此橋而殺燕丹。

又曰:積石。備拋石,大小隨事。

又曰:樓櫓却敵,上建候樓,以板爲之,跳出爲櫓,{比}籬戰隔,于女墻上跳出豕,去墻三尺,內著橫括,豕端安轄,以荊柳編爲之,長一丈,闊五尺,懸豕端,用遮矢石。

又曰:布幔:以復布爲幔,以弱竿懸挂于女墻外,去墻外七八尺,以折拋石之勢,矢石不復及墻。

又曰:木弩:以黃連桑柘爲弩,弓長一丈二尺,徑七寸,兩肖二寸,以絞車張之。太矢一發,聲如雷吼,敗隊之卒。

又曰:燕尾炬:縛葦草爲炬,尾分爲兩岐,如燕尾狀,以油蠟灌之,加火,從城墜下,便騎木驢而燒之。

又曰:松明:以木明燒之,夜以鐵鎖縋下,巡城,照敵人乘城而上。

又曰:脂油燭炬:燃燈秉燭于城中四衢、要路、門戶,晨夜不得絕明,用備非常。

又曰:行爐:融鐵汁燼,舁行于城上,以灑敵人。

又曰:游火:以鐵筐盛火,加脂蠟鐵鎖懸縋下,燒穴中孔城人。

又曰:灰<麥>、糠比:因風于城上擲之,以眯敵人目,因以鐵汁灑之。

又曰:連棒:如打禾連枷狀,用打女墻外上城敵人。

又曰:扌叉竿:如搶,刃爲兩岐,用叉飛梯及人。

又曰:鈎竿:如槍,刃兩旁有曲刃,可以鈎搭。

又曰:油囊,盛水,於城上。擲安火車中,囊敗火盛。

又曰:天井,敵人攻城爲地道來,乃自于城道上直下穿井以邀之,積薪安井中,以火熏之,敵人自焦灼。

又曰:地聽:于城內八方穿井,各二丈,令頭覆戴新瓮于井中坐聽,則城外百步之內有孔城地道者,幷聽聞瓮中而辨知方所近遠矣。

又曰:鐵夾杖:狀如鐵蒺藜,要路、水中置之,以刺人馬。

又曰:陷馬坑:坑長五尺,闊一尺,深三尺,坑中埋鹿角槍、竹簽。其坑十字相交,狀如鈎鎖,以覆芻草葦木,加之土種草實,令生苗蒙覆其上,軍城、營壘、要路皆設之。《衛公兵法》曰:坑如亞字相連,以草及細塵覆其上。

又曰:拒馬槍:以木徑一尺,長短隨事,十字鑿孔,從橫安槍,一作檢。長一丈,銳其端,可以塞城門要路巷,人馬不得奔馳。

又曰:木栅:爲敵所逼,不及築城壘,或因山河險勢,多石少土,木任版堞,乃建立木栅,方圓高下隨事。深埋木根,重復彌縫,其闕內重加短木爲閣道,柱外重長出四尺爲女墻,皆泥塗之。內七尺又立閣道,內柱上布板木爲棧,立欄竿行于栅上。懸門、壅墻、壕塹、拒馬防守,一如城壘法。

《太白陰經》曰:蜀,鐵塹鏨。蜀,短柄也。鐵鏨,鑿井、鏨城也。

编辑

許愼《說文》曰:,建大木,置石其上,發爲機以拒敵也。從方,會聲。一云:從衣,會聲。

《左傳》曰:周桓王伐鄭,鄭爲三拒,命二拒曰,動而鼓。杜預注曰:,旗也。執以爲號令。

《魏武本記》曰:上與袁紹軍于官渡,賊射于營中,行者皆被甲,衆皆恐。上令傳言動而鼓。《說文》曰:,發石機也。乃造發石車擊紹櫓,一日盡壞。紹衆號之霹靂車。

沈懷文《宋侍中趙倫之碑》曰:君戮力以致誠,吐規以會機,一鼓則寇騎徹,動則敵車霧消。

鹿角编辑

袁曄《漢獻帝春秋》曰:揚州刺史劉馥上言:「荊州牧劉表與會稽太守孫權謀襲京城。」遂塹許,作鹿角寨。

王沈《魏書》曰:李通拜汝南太守,劉備與周瑜圍曹仁于江陵,與諸將擊之。通親下馬入圍拔鹿角,勇冠諸將軍。

魚豢《魏略》曰:夏侯霸,字仲權,爲偏將軍。太和中,在長安及子午之役,霸占爲前鋒。蜀人望知其是霸也。指下兵攻之,霸手戰鹿角間,賴救然後解。

《魏志》曰:徐晃討關羽于樊,羽自將步騎五千出戰。晃擊之,退走,遂追與俱入圍破之,或自投沔水死。魏太祖令曰:「賊爲塹鹿角十里,將軍致戰全勝,遂陷賊圍,將軍之功逾孫武、穰苴。」

虞溥《江表傳》曰:曹公出濡須,甘寧拔曹公鹿角,逾壘入,斬數十人。

王隱《晋書》曰:馬隆爲武威太守。之郡,作八陣圖。地廣則鹿角車營,進攻則木屋抱輪。幷戰幷前,虜弗能逼。

干寶《晋記》曰:曹爽留車駕宿伊水南,伐木爲鹿角,發屯田兵數千人以爲衛。

習鑿齒《漢晋陽秋》曰:曹芳謁曹墓于大石山,曹爽兄弟皆從。於是,司馬懿閉四城,遂與太尉蔣濟俱屯洛水南浮橋。奏罷,爽兄弟不知所爲,芳還宿伊水南,發屯田數千人,樹鹿角爲營。

《晋惠帝起居注》曰:王浚乘勝追石超軍于斥丘,超持重不與戰,以鹿角爲營。一雲以鹿角步安立營。

《晋起居注》曰:義熙六年,築壘起城于祖浦石頭城,施鹿角以禦盧循。

司馬彪《戰略》曰:遼東太守公孫淵反,明帝召太尉司馬公計之。軍到襄平,公圍之北面,東面有圍不合,連車置水中,積石鎮其上,以鹿角塞之。

《魏武帝表》曰:臣前遣討河內,獲嘉之屯,獲生口,辭云:「河內有一神人宋金生,令諸屯皆云鹿角不須守,吾使狗爲汝守。不從其言者,即夜聞有軍兵聲,明日視屯下,但見虎迹。」臣輒部武猛都尉呂納,將兵掩捉得生口,輒行軍法。

諸葛亮《教》曰:前到武都一日,鹿角壞刀斧千餘枚,賴賊已走。若未走,無所復用。

晋宣帝《教》曰:今日當將作四千人,東爲三軍作營塹壘,又當將斧三百枚,破樹木作鹿角,塞諸郵漏處。

諸葛亮《軍令》曰:敵以來進持鹿角,兵悉却在連沖後。敵已附鹿角里,兵但得進踞,以矛戟刺之,不得此住,起住妨弩。

《魏武軍策令》曰:夏侯淵今月賊燒却鹿角。鹿角去本營十五里,淵將四百兵行鹿角,因使士補之。賊山上望見,從穀中卒出,淵使兵與鬥,賊遂繞出其後,兵退而淵未至,甚可傷。淵本非能用兵也,軍中呼爲「白地將軍」,爲督帥尚不當親戰,况補鹿角乎!

王曠與楊州論討孫敏計曰:賊今下屯固橫江。

又云:復據烏江,皆塹壘,彭排鹿角,步安嚴峻以襲曆陽諸軍。

辛昞洛戍時與桓郎箋曰:「桓振武令下官將千二百人掩襲營,值天洪雨,器仗沾濕,塹廣深丈餘,鹿角五重,樓櫓嚴設。自四更三唱攻,逼至小食時,不克。」

编辑

張揖《廣雅》曰:{就},謂之槍。,音孤。

服虔《通俗文》曰:剡葦傷盜謂之槍。何承天纂文曰:「{就},音就槍也。」

謝靈運《自理表》曰:星言奔馳,歸滑陛下。及經山陰,方衛彰赫,彭排馬槍,斷截衢巷。

《宋起居注》曰:泰始三年,有司奏賊帥劉胡等從南城蘭道領馬步萬餘人,樹排槍陌山,從東五道直來攻營。

杜預《奏秦州軍事》曰:臣嘗聞邊人說虜專以騎爲寇,穿塹不如作馬槄。馬槄法,坑方三尺,錯平穿之,虜騎非下馬平治,則終不得入。又其外蹊要路,亦可隨作塢,施槍著槄中訖,薄覆其上。如此則虜當築地而行,不敢輒往來也。

蔡謨《與何驃騎書》曰:公失櫓上人,吾亦具之矣。在深草中立櫓,無故以櫓自標,令賊見之而自不得見賊,賊不病痴,何故不來取耶?今令數百步內皆露見,布竹如猬毛,賊不能飛,何得卒至邪?

编辑

張揖《埤蒼》曰:ㄆ,大弋也。

許愼《說文》曰:楫,弋也,麋,弋也。

太公《六韜》曰:委環鐵弋長三丈千三百。

《左傳》曰:齊人戰獲臧堅。齊侯使宿沙衛唁之,曰:「無死。」堅曰:「使刑臣禮于士。」以弋抉其傷而死。

司馬彪《戰略》曰:遼東太守公孫淵反,太尉司馬公討之。軍至襄平,去城百步,穿重塹,竪連栅,安諸營,立樓櫓,其近水沙地不得作圍塹,用車輪以大弋㭬穿其中,又堅輪障其前。

韋昭《吳書》曰:賀齊討賊陳僕于林曆山,山四面壁立不可攻。齊乃陰作鐵弋,于賊不備處以弋拓山爲道,夜潜上破賊。

 兵部六十七 ↑返回頂部 兵部六十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