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事部四 太平御覽
卷三百六十四.人事部五
人事部六 

頭下编辑

《吳志》曰:孫權太子和被幽閉,驃騎將軍朱據、尚書僕射屈晃率諸將吏泥頭自縛,連日詣闕請和。

又曰:諸葛恪被誅,臨淮臧均表乞收葬恪,曰:「臣聞雷震奮激,不崇一朝,大風沖發,希有極日。今恪父子三首,懸市積日,觀者數萬,詈聲成風。國之大刑,無所不震。」

又曰:關羽既敗走,權使虞翻筮之,得「兌」下「坎」上,「節」,五爻變而之「臨」,翻曰:「不出二日,必當斷頭。」果如廢性。權曰:「卿不及伏羲,可與東方朔爲比矣。」

《晋書》曰:嵇康謂趙至曰:「君頭小而銳,有白起風,童子白黑分明。」

又曰:桓溫卒,子玄爲嗣,襲爵,年七歲。溫服終,府州文武辭其叔父沖,沖撫玄頭曰:「此汝家故吏也。」玄因涕泪被面,衆幷异之。

王隱《晋書》曰:蒼梧太守吳臣據郡邑,不恭王命,孫權遣步騭爲交州,喻臣,臣照鏡不見其頭,騭因入斬之。

又曰:王珣與謝玄俱被辟,桓溫曰:「謝掾必擁麾杖節,王掾當作黑頭公,未易才也。」

《晋中興書》曰:庾亮與蘇峻戰于建陽門,王師敗績。亮于陣携其三弟懌、條、翼南奔溫嶠,顯宗幸嶠船,亮泥首謝罪。

崔鴻《前秦錄》曰:東海王苻雄,字玄才,洪之季子,以功拜龍驤將軍,征伐皆有殊績。雄醜形貌,頭大足短,故軍中稱之爲「大頭龍驤」。

《秦記》曰:苻堅祖洪見堅狀貌,欲令頭堅腹軟,字之曰「堅頭」。

《隋書》曰:高祖文皇帝,生馮翊波若寺,皇妣抱帝,忽見頭上出角,遍身起麟,大駭,墜帝于地。

《春秋後語》:平原君曰:澠池之會,臣察武安君之爲人,小頭而銳,瞳子白黑分明,視瞻不轉。小頭而銳,斷敢行也;瞳子白黑,見事明也;視瞻不轉,執志强也。可以持久,難與爭鋒,廉頗足以當之。

《吳越春秋》曰:眉間尺逃楚入山,道逄一客,客問曰:「子眉間尺乎?」答曰:「是也。」「吾能爲報仇。」尺曰:「父無分寸之罪,枉被荼毒,君今惠念,何所用耶?」客曰:「鬚子之頭,幷子之劍。」尺乃與頭,客,與王,王大賞之,即以鑊煮其頭,七日七夜不爛,客曰:「此頭不爛者,王親臨之。」王即看之,客于後以劍斬王頭入鑊中,二頭相嚙,客恐尺不勝,自以劍擬頭之鑊中。三頭相咬,七日後,一時俱爛,乃分葬汝南宜春縣幷三冢。

《山海經》曰:三首國,一身三首;羽民國,爲人長頭。

又曰:共工之臣曰相仰氏,共工,霸九州者也。九首以食于九山。

《晏子春秋》曰:景公游于梧丘,夜夢五大夫稱冤,公問晏子。晏子曰:「昔靈公田,有大夫駭獸,斷其頭,埋之,命曰五大夫丘。」公令掘之,果如其言。

又曰:湯長頭而寡

《莊子》曰:將東過扶搖之枝,雲將,雲之主師也。扶搖,木名,生海東。遭鴻蒙,鴻蒙,自然玄氣。將曰:「天氣不和,地氣鬱結,六氣不調,四時不節,今我願合六氣之精,以育群生,爲之奈何?」鴻蒙拊髀爵躍掉頭曰:「吾弗知,吾弗知。」

又曰:亡羊而得牛,斷指而得頭。

《燕丹子》曰:荊軻謂樊于其曰:「今得將軍之首與燕地圖,秦王必喜而見軻,軻將左手把其袖,右手扌甚其胸,則將軍積忿除矣。」于是起,扼腕執刀曰:「是日夜所欲,而今聞命。」于是自刎,頭墮背後,兩目不瞑。以函盛于其首,與軻入秦。

《呂氏春秋》曰:今有人于此,斷頭以易冠,殺身以易衣,世必惑也。是何也?冠所以飾頭,衣所以飾身,今殺所飾而要所以飾,則不知所爲矣。世之趨利似此,亦不知所爲也。

《帝系譜》曰:神農牛首,伏羲人頭蛇身。

《黃帝素問》曰:頭者,精明之主也。

《董卓別傳》曰:卓知所爲不得遠近,意欲以力服之,遣兵于雒陽城。時遇二月社,民在社下飲食,悉就斷頭,駕其車馬,載其婦女財物,以斷頭系車轅軸,還雒,雲攻賊大獲。稱萬歲。入關雒陽城門,焚燒其頭。

《神仙傳》曰:曹公捕左慈,數日得之,便斷頭以白曹公。公大喜。曰:「果慈頭。」定視,是一束茅耳。

《搜神記》曰:南方有落頭民。吳時,將軍朱桓得一婢,每夜臥後,頭輒飛去,或從狗竇,或從天窗中出入,以耳爲翼,將曉復還,數數如此。旁人怪之,夜照視,惟有身無頭,其體微冷,氣息裁屬,乃蒙之以被。至曉頭還,礙被,不得安,再三墮地,噫咤甚愁而體氣急疾,若將死者。乃去被,頭復起,傅頸得安,復如常人。時南征大將亦往往得之。又嘗有覆以銅盤者,頭不得進,遂死。《博物志》同。

又曰:渤海太守史良好一女子,許嫁而不果。良斷其頭而歸,投于灶下,曰:「當令火葬。」頭語曰:「使君,我相從,何圖當耳!」

《异苑》曰:管寧避難遼東還,泠海遭風,船垂傾沒,寧思愆曰:「吾嘗一朝科頭三,晨晏起。今天怒猥集,過恐在此。」

又曰:晋惠帝玄康三年,武軍火燒夫子履、漢斬白蛇劍、漆王莽頭等。

《錄异傳》曰:漢武帝時,蒼梧賈雍爲豫章太守,有神術,出界討賊,爲賊所殺,失頭。雍上馬還營,營中咸走來視雍,雍胸中語曰:「戰不利,爲賊所傷,諸君視有頭吻佳,無頭佳乎?」吏泣曰:「有頭佳。」雍曰:「不然,無頭亦佳。」言畢遂死。

《幽明錄》曰:河東賈弼,小名翳兒,具諳究世譜。義熙中,爲琅琊府參軍,夜夢有一人面齇𤿡甚多,大鼻間目,請之曰:「愛君之貌,欲易頭,可乎?」乃于夢中許易。明朝起,自不覺而人悉驚走。琅琊王大驚,遣傅教呼視,弼到,琅琊遙見,起還內。弼取鏡自看,方知怪异,因還家,家悉驚,入內,婦女走藏。弼坐,自陳說良久,幷遣人至府檢問,方信。後能半面啼,半面笑,兩手各捉一筆,俱書,辭意皆美。此爲异也,餘幷如先。

《列女傳》曰:京師節女,長安大昌里人。夫有仇,仇家執父,使要其子,爲中間,女念不聽則殺父,殺父不孝,聽則殺夫,殺夫不義。乃許之曰:「夜在樓上,新沐頭東首臥者是。」還譎其夫,使臥他處。自沭臥樓上,仇家斷其頭而去。仇悲義之,遂不殺其父。

《益部耆舊傳》曰:段翳字玄章,善天文風角。有一諸生來學積年,諸生略究要術,辭歸鄉里。翳爲作一脂筒,中盛簡書,曰:「有變乃發視之。」生至葭萌,與吏爭津,吏過從人,頭破。開筒得書言:「到葭萌與吏鬥,破頭者以此脂裹之。」生喟然而嘆,乃還卒其業。

《博物志》曰:人以冷水漬至膝,啖瓜數十;漬至頭,可啖百餘。水皆作瓜氣。

《括地圖》曰:白民,白首身,被髮。

《三巴記》曰:巴有將軍曼子請于楚,以平巴亂,楚使請城,曼子曰:「城不可得。」乃自刎其頭與楚,楚義之,以上卿禮葬其頭,巴以上卿禮葬其身。

《長沙耆舊傳》曰:劉壽少時遇相師曰:「君腦有玉枕,必至公也。」後至太尉。

《李郃別傳》曰:公耳有奇表,腦枕如鼎形。

《易洞林》曰:郭璞爲左尉,周恭卜云:「君墮馬傷頭。」尉後乘馬行,黃昏,阪下有犢車觸馬,馬驚,頭打石上,流血殆死。

《語林》曰:魏郡太守陳异嘗詣郡民尹方,方被頭,以水洗盤,抱小兒出,更無餘言。异曰:「被頭者,欲吾治民如理;洗盤者,欲使吾清如水;抱小兒者,欲使吾愛民如赤子也。」

《世說》曰:祖廣字淵度,行恒縮頭。詣桓南郡,下車,桓曰:「天甚明朗,祖參軍如從屋漏中來。」

又曰:諸葛道明初過江左,名亞王、庾之下。先爲臨沂令,丞相謂曰:「明府當爲黑頭公。」

《楚辭》曰:魂兮來歸,君無上天些。一夫九首,拔木九千些。

编辑

《說文》曰:頂,巔也。

《易·大故翟》曰:過涉滅頂,凶,無咎。

韋曜《毛詩問》曰:早,鬼眼在頂上。

《列女傳》曰:齊鍾離春,齊無鹽邑之女,鐘離,姓;春,名也。其爲人極醜無雙,臼頭,深目,頂上少,折腰出胸。

《莊子》曰:支離疏,頤隱于臍,肩高于頂。

應璩新詩曰:醉酒巾幘落,頂禿赤如狐。

编辑

《釋名》曰:額,鄂也,有垠鄂也,故幽州人謂之鄂。

《易·說卦》曰:巽爲廣顙。上大下小,故爲廣顙。

《河圖》曰:黃帝廣顙龍餓攏

又曰:天之東西南北極各有銅頭、鐵額兵,長三千萬丈,三千億萬人。

《毛詩·鄘·君子偕老》曰:子之清揚,揚且之顔也。清,視明也。揚,廣場而顔豐薄也。展如之人兮,邦之媛也。

《詩含神霧》曰:代漢者,龍顔珠餓攏

《春秋玄命苞》曰:在天爲文昌,在人爲顔顙,太一之謂也。顔之言氣畔也,陽立于五,故顔博五寸。

《論語摘輔象》曰:樊遲山額,有若月衡,反宇陷額,是謂和喜。

《方言》曰:䭭,音稽額也。顔,顙也。江湘謂之頭,中夏謂之額,東齊謂之顙,河濟淮泗之間謂之顔。

漢書》曰:成帝幸宮人嚴宮,生男。帝爲趙昭儀召殺之,宮曰:「果欲姊弟擅天下,我兒男也,額上有壯,類孝玄帝,令兒安在危殺之矣,奈何令長信得聞之?」

《東觀漢記》曰:和熹皇后年五歲,夫人吻剪,夫人年老目瞑,幷中後額,雖痛,忍不言。

又曰;銚期從擊王郎將兒弘、劉奉于钜鹿下,期先登陷陣,手殺五十餘人,瘡中額,攝幘復戰,逐大破之。

又曰:馬廖上疏曰:「夫改政移風,必有其本。長安語曰:城中好廣眉,四方過半餓攏」

《魏志》曰:龐意親與關羽交戰,射羽中餓攏

王隱《晋書》曰:玄帝白毫生額上,有光明。

崔鴻《後趙錄》曰:石勒征見無劉曜守軍,大悅,舉手指天,又指額曰:「天也。」

《北齊書》曰:文宣帝洋爲王時,夢人以筆點己額,明日告舍人王哲曰:「吾其誅乎?」哲賀曰:「王上加點,爲主乎?」後果然。

《隋書》曰:劉孝焯,字士龍,信都人。犀額龜背,望高視遠,聰敏深沉,弱不好弄。

又曰:煬帝令陳棱討杜伏威,伏威自出陣前挑戰,棱部將射中其額,伏威怒,指之曰:「不殺汝,我終不拔箭。」遂馳之,獲所射者,使其拔箭,然後斬之。

《鹽鐵論》曰:古者君子思德,小人思利,今人堅額健舌,或以致業。

《抱朴子》曰:老君額有三理,上下徹。

《語林》曰:賈充問孫皓:「何以好剝人面皮?」皓曰:「憎其顔之厚。」

《吳都賦》曰:雕題之士。注曰:「鏤額也。嶺南幷鏤餓攏額,題也。」

相書《占氣雜要》曰:黃氣如帶當額橫,卿之相也,有卒喜皆發于色,額上面中年上,是其候也。黃色最佳。

又曰:額臨者,男早得官,女子早成。

 人事部四 ↑返回頂部 人事部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