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事部十八 太平御覽
卷三百七十八.人事部十九
人事部二十 

短中國人编辑

《左傳·襄上》曰:臧紇救鄫侵邾,敗于狐駘。臧紇,武仲也。鄫屬魯,故救之。狐駘,邾也。國人誦之曰:「我君小子,朱儒是使,朱儒朱儒,使我敗于邾。」襄公初弱,故曰小子;臧紇短小,故曰朱儒。

《家語》曰:高柴,齊人,字子羔,長不過六尺,狀貌甚惡,爲人篤孝,居魯見知。

史記》曰:秦倡朱儒優旃。始皇時置酒,天雨,陛者寒,旃矜之。乃大呼曰:「汝雖長,尚雨立;我雖短,故幸休。」始皇乃使皆代。

漢書》曰:嚴延年爲人短小精,敏捷于事。雖子貢、冉有通于政事,不能繼也。

又曰:樓護爲人短小,精辯論議,常依名節,與穀永俱爲五侯上客。

又曰:東方朔待詔公車,奉祿薄,未得省見。久之,朔紿音迨。騶朱儒,師古曰:朱儒,短人也;騶,厩之禦騶也。曰:「上以若曹無益于縣官,耕田力作固不及人,臨衆處官不能治民,從軍擊虜不任兵事,無益于國用,徒索衣食,今欲盡殺若曹。」侏儒大恐,啼泣,朔教曰:「上即過,叩頭請罪。」居有頃,聞上過。朱儒皆號泣頓首,上問何爲,對曰:「東方朔言上欲盡誅臣等。」上知朔多端,召問:「何恐朱儒爲?」對曰:「臣朔生亦言,死亦言。」朱儒長三尺餘,奉一囊粟,錢二百四十。「朱儒飽欲死,臣朔饑欲死。」上大笑,因使待詔金馬門。

又曰:郭解爲人短小、恭儉,諸公以此重之。

又曰:蔡義爲丞相,時年八十餘,短小。常兩吏挾乃能行。

又曰:張蒼不滿五尺,蒼父八尺餘,蒼子復長八尺,及孫毅長六尺餘。

又曰:宣帝時渤海盜賊起,上以龔遂爲太守,召見。遂形貌短小,帝見,心內輕焉,及對,賜黃金乘傅去。

謝承《後漢書》曰:汝南周滂,字次彥。世祖到常山,問可治兵者誰,滂舅以滂對。世祖見滂短小,以爲不能將帥,滂對有詞理,拜潁川府丞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:張重日南計吏,形容短小。明帝問云:「何郡小吏?」答曰:「臣日南計吏,非小吏也。」

袁弘《漢紀》曰:陰後短小,舉止時有失儀,左右掩口而笑。

《魏志》曰:樂進字文謙,容貌短小,膽烈,從高祖爲帳下吏。

《魏氏春秋》曰:魏武王姿貌短小,神明英徹。

《吳錄》曰:張蕃字仲輔,爲人短小,顧譚以短戲之曰:「朱儒朱儒有何德?令我思臼佃極。」

臧榮緒《晋書》曰:山濤子淳玄,疾不仕。世祖聞其短小而聰敏,欲見之。濤面答:「淳玄自謂形容宜絕人事。」不肯受詔,論者奇之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:王敬弘形狀短小而坐起端方。

《梁典》曰:徐ゼ起家太學博士,周舍舉曰:「臣外弟徐ゼ形質陋小,若不勝衣,不堪此選。」乃爲晋安王侍讀。

崔鴻《前凉錄》曰:宗醜字仲業,慷慨有大志,清素敦朴,不好華競,形狀短小,體有鱗甲,仕至西平太守。

《三國典略》曰:齊孟業有盛名。初,司州牧清河王岳聞業名,召爲法曹,見其容貌短小,笑而不言。及尋斷决之處,乃謂業曰:「卿决斷之明,可謂有過軀之用。」

《晏子春秋》曰:胩子短小,使楚,楚人爲小門而迎晏子。晏子曰:「使狗國者從狗門入,今臣使楚,不當狗門入。」王曰:「全齊無人耶?使子爲使。」晏子曰:「齊之臨淄,張袂成帷,揮汗成雨,何爲無人?使賢者使于賢國,使不肖者使于不肖之國,以嬰爲不肖,故使王耳。」

孫卿子《非相》曰:帝舜短,周公短,楚葉公子高微小短瘠,行若不勝衣,而定楚國。

《說苑》曰:齊遣淳于髡到楚,爲人短小,楚王甚薄之。謂曰:「齊無人而使子來,何長也?」對曰:「臣無所長。臣腰中七尺之劍欲斬無狀王。」王曰:「止,吾但戲子耳。」即與髡共飲酒。

《博物志》曰:齊桓公獵得一鳴鵠,宰之,嗉中得一人,長三寸三分,著白圭之袍,帶劍持車,駡詈瞋目。後又得一折齒,方圓三尺,問群臣曰:「天下有此及小兒否?」陳章答曰:「昔秦胡充,一舉渡海,與齊魯交戰,傷折版齒。昔李子敖于鳴鵠嗉中游,長三寸三分。」

《纂文》曰:漢光武時,潁川張仲師長二尺二寸。亦出王充《論衡》。

《古文瑣語》曰:齊景公伐宋,至曲陵,夢見有短丈夫賓于前。晏子曰:「君所夢何如哉?」公曰:」其賓者甚短,大上小下,其言甚怒,好俯。」晏子曰:「則如是伊尹也。伊尹甚大而短,大上小下,赤色而髯,其言好俯而下聲。」公曰:「是矣。」晏子曰:「是怒君師,不如違之。」遂不果伐宋。

《方言》曰:蒲揩切,短也,江湘之會謂之昨啓反

又曰:癠,桂林之中謂短矲,東揚之間謂之俯。今俗呼小爲矲𥏪也。俯言俯視,因名云。

《汝南先賢傳》曰:周舉字宣光,姿貌短陋,有晏子之風。

陸胤《廣州先賢傳》曰:徐徵字君外,爲人短小果敢。

劉彥明《敦煌實錄》曰:氵幾氵存字世震,博學,善屬文,爲人短小。弱冠,屢陳損益。

《續搜神記》曰:司徒蔡謨親親有王蒙者,單獨,常爲蔡公所收養。蒙長才及三尺,似爲無骨,登床輒令人抱上。

桓譚《新論》曰:諺云:朱攘披一節而長短可知。

短絕域人编辑

《詩含神霧》曰:東北極有人長九寸。

《家語》曰:孔子曰:「焦僥氏長三尺,短之至也。」《國語》同。

《魏略·西域傳》曰:短人國在康居西,男女皆長三尺,衆甚多。

《康在長老傳》曰:常有商行迷惑失道而到此國,國中甚多珠,夜光明,商度此國去康居可萬餘里。

《魏志》曰:倭南有朱儒國人,其長三四尺,去女王國四千餘里。

《列子》曰:從中州以東三十萬里得僬僥國,人長一尺六寸。東北極有人名,人長九寸。

《山海經》曰:周饒國爲人短小,著冠帶。一曰焦僥國。郭璞曰:其人長三尺。

《漢武故事》曰:東郡送一短人,長七寸,衣冠具足,疑其山精。常令在案上行,召東方朔問,朔至,呼短人曰:「巨靈,汝何忽叛來?阿母還未?」短人不對,因指朔謂上曰:「王母種桃三千年,一作子,此兒不良,已三過偷之矣,遂失王母意,故被謫來此。」上大驚,始知朔非世中人。短人謂上曰:「王母使臣來告陛下求道之法,惟有清淨,不宜躁擾。」復五年,與帝會言,終不見。

《神异經》曰:西北荒中有小人焉,長一寸,圍如長,朱衣玄冠,乘軺車,導引有威儀。人遇其乘車,幷食之,其味辛楚,終不爲蟲豸所咋,幷識萬物名字,殺腹中三蟲。

又曰:西海之中有鵠國,男女皆長七寸,自然有禮,好經論、跪拜,壽三百歲,人行如飛,日千里。百物不敢犯之,惟畏鵠。鵠遇吞之,上壽三百歲,在鵠腹不死,而鵠一舉千里。張華注曰:此陳章對齊桓公云:「西海之外鵠國,男女皆七寸也。」

《廣志》曰:東方有人,長三尺,君長出行,導衛威儀,有若中國人。又有小人如螻古,手撮之,滿手得二十枚。

《外國圖》曰:焦僥國人長一尺六寸,迎風則偃,背風則伏,眉目具足,但野宿。一曰焦僥長三尺,其國草木夏死而冬生,去九疑三萬里。

王子年《拾遺記》曰:員嶠山有陀移國,人長三尺,壽萬歲。廣延之國,人長二尺。

郭璞《山海經圖贊》曰:焦僥極麽,門可反。人惟小,四體具足,眉目才了。

编辑

《說文》曰:肥,多肉也。腴,腹下肥也。

《禮記·禮運》曰:安之以樂而不達于順,猶食而弗肥也。四塘湃正,膚革充盈,人之肥也。

《左傳·哀下》曰:魯哀公至自越。郭重僕,孟武伯惡重,曰:「何肥也!」公曰:「是食言多矣,能無肥乎?」公與大夫始有惡。

《公羊傳·宣公》曰:楚莊王圍宋,子反乘堞而窺宋城,見華玄曰:「何如?」華玄曰:「易子而食,析骸而炊。」子反曰:「吾聞圍國者,鉗馬而秣之,使肥者應客,是何子之情也?」華玄曰:「吾聞君子見人之惡則矜之,小人見人之惡則幸之。吾見君之,是以情也。」

《家語》曰:弱土之人肥。

漢書》曰:陳平少時家貧,好讀書,有田三十畝,獨與兄伯居。伯常耕,縱平游學。平爲人長大美色,人或謂平:「貧何食而肥若是?」其嫂疾平不親家産,曰:「亦食糠音紇,京師人謂粗爲紇頭也。耳。有叔如此,不如無有!」伯聞,逐其婦。

又曰:張蒼當斬,解衣伏質,長大肥白如瓠。王陵見而怪其美士,乃言于沛公,赦勿斬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:梁鴻妻同郡孟氏女,狀醜而肥,力舉石臼,擇對不嫁,願得如鴻者,後因妻鴻。

謝承《後漢書》曰:梁國車成,字子威。兄恩都。爲赤眉賊所得,欲臠之。成叩頭曰:「兄瘦我肥,欲得代之。」賊感其義,俱放之。

《後漢書》曰:虞延字子大,陳留東昏人也。腰帶十圍,力能扛鼎。

又曰:東平王蒼,腰帶八圍,顯宗甚重之,詔曰:「日者問東平王處家何等最樂,言爲善最樂,其言甚大,副是腰腹矣。」

又曰:尸董卓于市。天時始熱,卓素充肥,脂流于地,守尸吏燃火置卓臍中,光明達曙。

《後漢典略》曰:馬騰字壽成,扶風茂陵人,馬援後也。長八尺餘,身體洪大,面鼻雄异而性賢厚,人多敬之。

《魏志》曰:司馬懿奏免曹爽。桓範逾城出,爲爽畫二策,爽不能用,範怒爽曰:「肥奴!曹子丹好人,生卿五六頭肉,今桓範隨卿滅門也。」

《晋書》曰:王戎子萬有美名,少而大肥,戎令食糠而肥愈甚,年十九卒。

《晋中興書》曰:兗州既有八伯之號,其後更置四伯:大鴻臚陳留江淵以能食爲伯,豫章太守陳留史疇以大肥爲大伯,散騎侍郎高平張嶷以狡妄爲猾伯,盧陵太守羊曼以很戾爲瑣伯,蓋擬古之四凶。

《晋書》曰:孝武即位,桓溫入朝,拜高平陵,問左右殷涓形狀,答者言肥短,溫云:「向亦見在帝側。」

《後趙書》曰:王洛生,石勒欲挫其權豪。洛生在獄自刺腹,深五寸。洛生肥盛,不陷中,重以刀潰其腹,出胃而死。

《宋書》曰:前廢帝狂悖無道,誅害群公,忌憚諸父,幷聚之殿內,毆捶淩曳,無復人理。始興王休仁及太宗、山陽王休祐,形體幷肥壯,帝乃以竹籠盛而秤之,以太宗尤肥,號爲猪王。

又曰:沈昭略性狂俊,不事公卿,嘗至婁湖苑逢王景文子約,張目視之曰:「汝是王約也,何乃肥而痴?」約曰:「汝沈昭略耶,何乃瘦而狂?」昭略撫掌大笑曰:「瘦已勝肥,狂又勝痴。」

又曰:范曄長不滿七尺,肥黑,禿眉鬢。善彈琵琶,能爲新聲。

《梁書》曰:安陵王大春字仁經,少博涉書傅,性孝謹,體貌瑰偉,腰帶十圍。

《隋書》曰:王世續字闡熙,容貌魁岸,腰帶十圍,風神爽撥,有杰人之表。

《尸子》曰:閔子騫肥。子貢曰:「何肥也?」子騫曰:「吾出見其美車馬,則欲之;入聞先王之言,則又欲之。兩心相與戰,今先王之言勝,故肥。」

《韓子》曰:子夏見曾子曰:「何肥也?」對曰:「戰勝故肥。」曾子曰:「何謂也?」子夏曰:「吾入見先王之義則榮之,出見富貴又榮之,二者戰于胸臆,今先王之義勝,故肥。」

《淮南子》曰:繼子得食,肥而不澤,情不相往來也。適子懷幼舌,慈母喻于利,情相往來也。

《吳質別傳》:詔特進以下會質間,曹真肥,朱鑠瞿,質召俳優使說肥、瞿。真曰:「卿欲部曲將遇我耶?」遂爭而罷。

《諸葛恪別傳》曰:孫權常問恪:「何以自娛而更肥澤?」恪對曰:「臣聞富潤屋,德潤身。臣非敢自娛,修己而已。」

《异苑》曰:晋司隸校尉高平滿奮字武秋,豐肥,膚肉潰裂,每至暑夏,輒膏汗流溢。其有愛妾,夜取以燃照,炎灼發于屋表。奮大惡之,悉盛而埋之。暨永嘉之亂,爲胡賊所燒,皎若燭光。

《會稽典錄》曰:董孝治,勾章人。家貧,采薪供養,得甘果,奔走以獻母,母甚肥悅。鄰人家富有子,不孝,母甚瘦。不孝子疾孝治母肥,常苦辱之,孝治不報。及母終,負土成墳,鳥獸助其悲號。喪竟,殺不孝子置冢前以祭,詣獄自系,會赦得免。

《方言》曰:益、梁之間,凡諱其肥盛謂之欀。如掌切,肥貌也。

《博物志》曰:京邑有一人失名姓,食啖兼十許人,遂肥不能動。其父曾作遠方長吏,彼縣令故義共傅食之,一二年中,一鄉吻儉。

張顯誓曰:古諺云:堯舜至聖,身如脯臘;桀紂無道,肥膚三尺。

《語林》曰:孟業爲幽州,其人甚肥,或以爲千斤。武帝爲稱之難,其大臣乃作一大秤挂壁。業入見,武帝曰:「朕欲自秤有幾斤?」業答曰:「陛下欲稱臣耳,無煩復勞聖躬。」于是稱業,果得千斤。

《世說》曰:太祖父嵩在太山,太祖令太山太守應劭送家詣袞州。陶謙密遣數十騎掩捕嵩家。嵩俱,穿後垣先出,其妾肥不得出,逃于厠,與妾俱被害。

又曰:庾公造周伯仁,曰:「君何所欣悅而忽肥?」庾曰:「君復何所憂慘而忽瘠?」伯仁曰:「吾無所憂,直是清虛日來,滓穢日去。」

《物理論》曰:雲氣勝玄氣,其人肥而不壽。

编辑

《釋名》曰:省,瘦也。瞿省,約少之言也。《說文》曰:贏,委也;瘠,瘦也。

《周禮·地官·司徒》曰:墳衍之人晰而瘠。下平衍也。

《左傳·襄二十一年》曰:楚子使子馮爲令尹。訪于申叔豫,豫曰:「國多寵而王弱,不可爲也。」遂以疾辭。方暑,闕地下冰大夫老疾受水。而床焉。重繭衣裘,《禮記》王藻曰:「纊爲璽、爲袍也。」鮮食而寢。楚子使醫視之,復曰:「瘠則甚矣!血氣未動。」乃使子南爲令尹。

漢書》曰:張湯子安世女孫敬,爲霍氏外屬婦。霍氏反,當相坐,安世瘦瞿,形幼燒色。宣帝赦敬,以慰其意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:和熹鄧後自遭大憂,及新野君仍喪,諸兄嘗悲傷思慕,羸瘦骨立,不能自勝。

又曰:龐萌字明。兄爲赤眉所得,欲啖之,萌詣賊,叩頭言:「兄年老羸瘠,不如萌肥健,願代兄。」賊義而不啖。

謝承《後漢書》曰:楊彪見漢祚將移,遂稱脚攣,不復行,積十餘年。後子修爲曹操所殺,操見彪,問曰:「公何瘦甚?」對曰:「愧無日磾先見之明,猶懷老牛舐犢之愛。」操爲之改容。

《獻帝春秋》曰:司空攻呂布于下邳,呂布登西北白樓上,城陷,士擒以詣司空,布曰:「明公何瘦?」司空曰:「所以瘦,不早相得故耳。」司空,曹操也。

《三輔决錄注》曰:張氏得鈎,何氏得算,故三輔舊語曰:「何氏算,張氏鈎;何氏肥,張氏瘦。」言何氏有肥人輒貴,瘦人輒賤;張氏瘦者輒貴,肥者輒賤。故二族以鈎、算智吉凶,以肥瘦知貴賤。

《文子》曰:神農形悴,堯瘦,將欲利萬人也。

《韓子》曰:宓子賤治單父。有子見之曰:「何瘁也?」曰:「官事急,憂之,故瞿。」有子曰:「昔舜鼓五弦之琴,歌《南風》之詩,而天下治。今單父細,治之而憂,治天下將奈何?故無術禦之,雖瘁瞿,未有益也」。

《世說》曰:鄧竟陵免官,後赴山陵,過見大司馬桓公,問曰:「卿何以更瘦?」徐廣《晋記》曰:鄧遐勇力絕人,氣蓋當世,人方樊噲,爲桓溫參軍,數從征伐,爲冠軍將軍、竟陵太守。枋頭之役,溫既懷耻忽,目忌憚遐,因免遐官。遐曰:「有愧于叔達,不能不恨恨于破甑。」

《述异記》曰:甄法崇,永初中爲江陵令,在任嚴明。于時,南平僇士爲江安令,喪官。至其年末,崇在廳事上,忽見一人從門入云:「僇江安通法崇。」法崇知士已亡,因問:「卿貌何故瘦?」答曰:「我生時所行善,不補惡,今系苦役,窮劇理盡。」

魏明帝手詔曹植曰:「王顔色瘦弱,何意耶?腹中調和不?今者食幾許米?又啖肉多少?見王瘦,吾甚驚,宜當節水加餐。」答詔表曰:「近得賜禦食,拜表謝恩。尋奉手詔,湣臣瘦弱。奉詔之日,泣涕橫流。雖武、文二帝所以湣憐于臣,不復過于明詔。」

 人事部十八 ↑返回頂部 人事部二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