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事部十九 太平御覽
卷三百七十九.人事部二十 美丈夫上
人事部二十一 

《尚書·洪范》曰:二,五事:一曰貌。容儀。

《毛詩》曰:雲誰之思?西方美人。箋雲,思問室之賢者。彼美人兮。西方之人兮。箋雲,彼美人,謂碩人也。

又曰:叔于田,巷無居人。叔,大叔段也。豈無居人,不如叔也,洵美且仁。洵,信也。

又《淇奧》曰:有匪君子,如金如錫,如圭如璧。寬兮綽兮,猗重較兮。

又《猗嗟》曰:猗嗟昌兮,頎而長兮。昌,盛也。頎,長貌也。抑若揚兮,抑美色,揚廣揚。美目揚兮。好目揚眉。巧趨蹌兮,射則臧兮。

又《小戎》曰:文茵暢轂,駕我騏馵。言念君子,溫其如玉。

又《盧瘤路曰:盧令令,其人美且仁。盧重環,其人美且鬈鬈,好貌。讀當爲奴。權,勇壯也。盧重钅每,其人美且,才也。

又《汾沮洳》曰:彼其之子,美如英。美如英,殊异乎公行。

又曰:彼其之子,美如玉。美如玉,殊异乎公族。

《左傳》曰:宋公子鮑,美而艶。

又曰:子太叔,美秀而文。

又曰:冉竪射陳武子,中手,冉竪,季氏臣。失弓而脉攏武子駡詈。以告平子,曰:「有君子白皙,в鬚眉,甚口。」平子曰:「必子强也。」子强,武子字。

《爾雅》曰:美士爲彥。

《論語》曰:堂堂乎張也,言子張,容貌盛。難與幷爲仁矣。

《孝經》曰:容止可觀,進退可度。

《家語》曰:息土之民美。

漢書》曰:張子房,狀貌如美婦人。

又曰:直不疑,狀貌甚美。

又曰:班伯少受《詩》于師丹。大將軍王鳳薦伯宜勸學,召見宴昵殿中,容貌甚麗,誦說有法,拜中常侍。

又曰:公孫弘對策時百餘人,太常奏弘第居下,天子擢弘對爲第一。召入見,容貌甚麗,拜爲博士,待詔金馬門。

又曰:張蒼好書律曆。秦時爲御史,主柱下方書,亡歸。沛公略地過武陽,蒼當斬,解衣伏質,美麗長大,肥白如瓠。王陵見美,乃言沛公,赦之。後爲御史大夫。及爲相,事陵如父。陵死,蒼洗沐,常先朝陵夫人。上食,後歸。

又曰:陳平少時家貧,好讀書,長大美色而肥,或譖平于漢王曰:「平雖貧,美丈夫,如冠玉耳。」注曰:此王比平。

又曰:董偃始與母賣珠爲事,年十三隨母至館陶公主家。左右言其姣好,主召見,曰:「吾爲母養之。」因留第中,教書射禦。年十八乃冠,出則執轡,入則侍內,甚溫軟。以主故,諸公接之,名稱城中,號曰董君。

又曰:車千秋姓田,爲高寢郎。戾太子敗,千秋訟太子冤。上頗知太子無他意,乃召見千秋。千秋長八尺餘,體貌甚麗,帝悅之,曰:「此高廟神靈使公,公當遂留輔我。」後年老,乘小車上殿,故號車氏。

又曰:董賢,字聖卿。雲陽人也。爲太子舍人。哀帝時爲郎,傅漏在殿,爲人美麗,哀帝望見,悅其儀貌,拜爲黃門郎。

又曰:江充召見太一宮,自請願以所常被服衣冠見上,上許之。魁岸,容貌甚壯。帝望見而异之,謂左右曰:「燕、趙固多奇士。」

又曰:王商長八尺餘,體甚鴻大,容貌絕人。單于來朝,仰視,遷延却退。天子聞而嘆曰:「真漢相也。」

又曰:東方朔目如懸珠,齒如編貝。

又曰:司馬相如車騎雍容,閑雅甚都。都,閑雅之稱也。

又曰:薛宣好威儀,進止雍容,細甚可觀。

又曰:霍光白疏目,美鬢髯也。

《後漢書》曰:徐防字謁卿,沛國人也。體貌矜嚴,占對可觀,顯宗异之,特授尚書郎。

又曰:新野功曹鄧衍,以戚小子侯。每預朝會,容姿趨步,有出于衆。顯宗目之曰:「朕之容貌,豈若此人?」時賜與焉。衍雖有容儀,而無實行,未嘗加禮。

又曰:蔡邕字伯喈,謂從弟谷曰:「董卓性剛難濟,吾且遁逃山東以待,如何?」穀曰:「君狀异恒人,每行,觀者盈集,以此自匿,不亦難乎?」乃止。

謝承《後漢書》曰:楊喬爲尚書,容儀偉麗,數上言政事。桓帝愛其才貌,詔妻以公主。喬固辭不聽,還,閉口不食,七日而死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:杜詩薦伏湛曰:「儀貌堂堂,國之輝光,知略謀慮,朝之淵藪。」

又曰:馬援自還京師,數被進見。爲人明白,眉目如畫。閑進對,尤善述前事,每言及三輔長者至閭里少年,皆可觀。皇太子、諸王聞者,莫不屬耳忘倦。

又曰:虞延字子大,陳留人也。上東巡,路過小黃,高帝母昭靈後園陵宰繕。時延爲督郵,詔呼見,問園陵事。延進止從容,跪拜可觀,其陵樹株蘖皆諳其數。帝善之。

《魏志》曰:邢字子昴,時人稱「德行堂堂邢子昴」。文帝以爲太常。

《吳志》曰:諸葛恪,字玄遜。《江表傳》曰:「恪辯論應機,莫與爲對。孫權見而奇之。謂父瑾曰:「藍田出美玉,真不虛也。」

又曰:朱據字子范,吳郡人。有姿貌膂力,又能論難。黃武初,徵拜五官中郎將。權遷建鄴,徵尚公主,拜左將軍,封雲陽侯。謙虛接士,輕財好施。

又曰:孫韶字公禮,爲邊將,不進見十餘年。權還建鄴,乃得朝覲,問諸要害,遠近人馬衆寡,將卒名字具識之,所問咸對。身長八尺,儀貌都雅。權悅曰:「吾久不見公禮。」

又曰:呂範字子衡,汝南人。有容觀姿貌。邑人劉氏,家富女美,範求之。母嫌,欲勿與范親,劉氏曰:「觀呂子衡,寧當久貧者耶?」遂與之婚。

又曰:孫桓儀容端正,聰明博學,能論議應對。孫權常稱爲「宗室顔淵。」

又曰:張純少厲操行,學博才秀,切問捷對,容止可觀。拜郎中。

《晋書》曰:裴楷字叔則,爲吏部侍郎,風神高邁,容儀俊爽,博涉群書,特精義理。時人謂之玉人。

又曰:尚書閔鴻見陸,奇之:「此兒若非龍駒,則是鳳雛。」

又曰:潘岳字安仁,滎陽中牟人。才名冠世,出爲河陽令,有异政,累遷給事中。美姿儀,少時常挾彈出洛陽,群嫗相遇者悉連手縈繞,以果擲之。盈車而歸。

又曰:王恭字伯季,累遷爲青、兗二州刺史。美姿儀,人或多目之,云:「濯濯若春日柳。」恭嘗被鶴{敝毛}裘,涉雪而行,孟昶窺見之,嘆曰:「神仙中人。」

又曰:衛字叔寶,河東安邑人也。齠齔年乘白羊車入市,見者咸曰:「誰家璧人?」遂號爲璧人。王武子,之舅也,嘗與同游,語人曰:「昨日與吾外甥幷坐,若珠玉在側,朗然映人,覺我形穢。」及長,好言玄理。武子每聞言,嘆息絕倒。故時人語曰:「衛談道,武子絕倒。」妻父樂廣有重名,議者以爲「婦公冰清,女婿玉潤。」爲太子洗馬。以國亂至江夏。亡其妻,征南將軍山簡以女妻之。至豫章,大將軍王敦謂長史謝鯤曰:「昔王輔嗣吐金聲于中朝,此子復玉振于江表。」後求往建鄴,敦遣之,京師人聞其姿容,觀者如堵,不見者輒嘆之。

又曰:王衍字夷甫,有美貌,幼清辯。仕至太尉,嘗執玉柄麈尾,與手無別。人爲之義,口中雌黃,爲世間之一龍。義理有所不安者,即隨改之。妻郭氏,賈後之親。藉勢,聚斂無厭,夷甫患之,口不言錢。妻試之,令婢以錢繞床,夷甫曰:「好舉阿堵物!」

又曰:石苞字仲容,渤海南皮人也。雅曠有知,容儀偉麗,不修小節。故時人爲之語曰:「石仲容,姣無雙。」

又曰:嵇康長七尺八寸,美音氣,好容色,土木形骸,不自藻飾。人以爲龍章鳳姿,天質自然。

又曰:王戎字沖,幼潁悟,神彩秀徹。視日不眩,裴楷目之曰:「戎眼爛爛,如岩下電。」

又曰:王蒙字仲祖,美姿容。嘗覽鏡自照,稱其父字曰:「王文開生如此兒耶!」嘗帽破,入市買之,群嫗悅之,爭遺其帽。

又曰:劉琰、謝尚論中朝人物,劉琰云:「杜膚清,衛叔寶神清。」爲有識所重如此。

又曰:韓壽,武帝時爲掾,有姿容。太尉賈充有室女,見壽美,心悅之。充有异香,女竊與壽帶之。充怪以問婢,婢以告充,乃以女妻之。

又曰:王戎謂王衍神姿高徹,如瑤林樹,自是風塵外物。

又曰:文帝器重魏舒,每朝會坐罷,目送曰:「魏舒堂堂,人之領袖也。」

又曰:桓溫字玄子,宣城太守彝之子也。生未期而大原溫嶠見之,曰:「此兒有奇骨,可試使啼。」及聞聲,曰:「真英物也。」年長,豪爽有氣概,姿貌甚偉。

又曰:王衍神情明秀,王澄曰:「兄形似道,而神鋒太俊。」

《晋中興書》曰:王矩字令式,美容貌。每出行,觀者盈路。

《宋書》曰:謝莊字希逸,美容儀,善談論屬文,好玄理,爲文帝所賞。帝一見之,輒嘆曰:「藍田出美玉,豈虛也哉!」

又曰:蓋道風姿貌端雅,容止可觀,中書郎範述見而奇之曰:「此荊楚仙人也。」

又曰:謝晦美風姿,善言笑,眉目分明,鬢如墨,涉獵文義,朗贍多通。時人以方楊德祖,微將不及,晦聞猶以爲恨。

《齊春秋》曰:世祖嘗于華林園宴集,使群臣各出所能,王儉曰:「臣少爲書生,請誦《封禪書》。」跪前誦之。容止可觀,音吐蘊藉。上大悅曰:「樂哉!」

《粱書》曰:陶洪景,字通明,特愛松風,每聞其響,欣然爲樂,有時獨游泉石,望見者以爲仙人。

又曰:王茂字休遠,太原祁人也。身長八尺,美容觀。武帝布衣時見之,嘆曰:「王茂年少,堂堂如此,必爲公輔之器。」

崔鴻《十六國春秋·前凉錄》曰:辛弟理,美姿貌。張駿欲奪其妻,以寡妹妻之,理割鼻自誓。駿大怒。徙理敦煌,遂以憂死。

又曰:《前趙錄》曰:游子遠,幼有姿貌,聰亮好學。年十五至洛陽,張華見而奇之,曰:「此兒雅潔洪方,精公才也。」

又曰:《後趙錄》曰:張謐美姿貌,幼有逸氣,太守陸見而异之,謂傅喜曰:「吾聞冀州多名童,故不虛也。」

又曰:劉光,弱冠美姿儀,自稱佛太子,從大秦來,當至小秦國,易姓名爲季子仰攏游于縣爰赤眉家,頗見其妖狀,轉相扇惑,聚千人于南山,僭稱號。鎮西石廣擊斬之子,頸無血,十餘日而面猶如生。

《北齊書》曰:崔陵子瞻,字彥通,聰明有文情,善容止,神彩凝然。楊愔曰:「昔裴瓚在晋也,爲中書郎,情高邁,每于禁門出入,宿衛者肅然動容。崔生堂堂之貌,亦當無愧裴子。」

又曰:王昕字玄景,北海劇人也。生九子,幷風流蘊藉,世號王氏九龍。

又曰:劉禕五子,幷有志行,爲世所稱。璿字祖玉,聰敏機悟,美姿儀,爲其舅北海王昕所愛。顧座曰:「可謂珠玉在傍,覺我質穢。」

又曰:李繪字恭文,儀貌端偉。河間邢晏,即繪第五舅也。與繪清言,嘆其高遠。每稱曰:「若披雲霧,如對珠玉。」

又曰:北平陽貞字仁堅,世祖第五子,沉審寬恕,太祖稱之曰:「此兒得我鳳毛。」

又曰:陸,字駒,洛陽人也。昆弟六人,幷魏藍田公主玄氏所生。故邢邵嘗謂人云:「藍田生美玉,豈虛也!」

《十二國史》曰:鄒忌爲齊相,身長八尺餘,體肥麗,朝服衣冠,窺照自視,謂其妻曰:「我與城北徐公,孰美?」妻曰:「君美。」徐公,齊之美者也。忌不信,復問妾,妾曰:「君美。」旦日,客從外來。忌復問之,客亦曰:「徐公不如君。」及徐公來,忌孰視之,自以爲不如,因思之曰:「吾妻之美我,私我也;妾之美我,畏我也;客之美我,有求于我也。」于是入朝見威王曰:「臣誠不如徐公,而臣妻媲及客皆言臣美,或私畏于臣,或有求于臣。今齊地千里,宮女左右莫不私王,朝廷之臣莫不畏王,四境之內莫不有求于王。由此觀之,王蔽甚矣。」王曰:「善。」乃下群臣吏民,能面刺寡人過者,受上賞。

又曰:美男破老,美女破居。

《北史·後魏書》曰咸陽王禧弟樹,字秀和,一字君立,美姿貌,有將略,位宗正卿。後奔梁,梁武尤器之,封爲魏郡王。

《陳書》曰:韓子高,會稽山陰人。本家微賤,年十六猶總角,才敏過人,容貌美麗,狀似婦人。

又曰:謝哲字潁豫,陳郡陽夏人也。美風儀,舉止蘊藉,襟情朗然,爲士君子所重。

又曰:蕭允字叔然。蘭陵人也。風神凝遠,通達有識鑒,容止蘊藉,動合規矩。

又曰:王㻛字子,司空沖之第十三子,沉靜有器局,美風儀,舉止蘊藉。

又曰:宜郡王叔明,字照,高宗第六子也。儀容美麗,舉止柔弱,狀似婦人。

《隋書》曰:燕王亻炎,字仁安,敏慧,美姿儀。煬帝于諸孫中特所鍾愛,常置左右。好讀書,重儒素,有若成人,良娣早終,每至忌日,未嘗不流涕嗚咽,帝由是益奇之。

又曰:玄善,洛陽人也。以風流蘊藉,俯仰可觀,音韵清朗,聽者忘倦,由是爲後進所歸。

《語林》曰:何平叔美姿儀而絕白,魏文帝疑其中捋,夏月與熱湯餅,既啖,大汗出,隨以朱衣自拭,色轉皎然。

又曰:王右軍目杜弘冶曰:「面如凝脂,眼如點漆,此神仙中人也。」

《异苑》曰:鄢陽陳忠女,名豐,鄰人葛勃有美姿,豐與村中數女共聚絡絲,戲相謂曰:「若得婿如葛勃,無所恨也。」

 人事部十九 ↑返回頂部 人事部二十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