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御覽/0393

 人事部三十三 太平御覽
卷三百九十三.人事部三十四
人事部三十五 

编辑

《釋名》曰:坐,挫也。骨節挫屈也。「小人群党,坐于王床。」王床者,王者床。

《毛詩·車鄰》曰:既見君子,幷坐鼓瑟。

《禮記·曲禮上》曰:夫爲人子者坐不中席。

又曰:離坐離立,無往參焉。

又曰:男女不雜坐。

又曰:立毋跛,坐無箕。

又曰:有憂者側席而坐,有喪者專席而坐。

又曰:虛坐盡後,食坐盡前。

《左傳·襄二十六》曰:伍舉奔晋,聲子遇之郊,班荊相與食。班,布;荊,坐。

又襄二十七年曰:衛子鮮奔晋。公使止之,不可。及河,又使止之。止使者而盟于河,托于木門,木門,青向。不向衛國而坐。怨之深也。

又定四曰:申包胥如秦乞師,勺飲不入口七日。秦哀公爲之賦《無衣》,九頓首而坐,秦師乃出。

《春秋演孔圖》曰:孔子長十尺,大九圍,坐如蹲龍,立如牽牛。

《爾雅》曰:妥,安坐也。

漢書》曰:單父人呂公,善沛令,避仇從之,客,因家焉。沛中豪杰吏聞令有重客,皆往賀。蕭何爲主吏,主進,進者,會禮之財也,主賦劍禮,進爲之師也。令諸大夫曰:「進不滿千錢,坐之堂下。」高祖爲亭長,乃紿爲謁曰:「賀錢萬。」實不持一錢謁入。呂公大驚,起迎之門。呂公者,好相人,見高祖狀貌,因重敬之,引入坐上坐。

又曰:上幸上林,皇后、慎夫人從。其在禁中,常同坐。及坐,郎署袁盎却慎夫人坐,慎夫人怒,不肯坐。上亦怒,起。盎曰:「陛下既已立後,慎夫人乃妾,妾主豈可以同坐哉?」

又曰:茂陵徐生上疏言:「霍氏泰盛。」後霍氏誅滅,而告霍氏者皆封。人爲徐生上書曰:「臣聞客有過主人者,見其灶直突旁有積薪。客謂主人,更爲曲突,遠徙其薪,不者且有火患。主人默然不應。俄而,家果失火。鄰里共救之,幸而得息。于是,殺牛致謝。其鄰人灼爛者在于上行,餘各以功次坐,而不祿言曲突者。」

又曰:高祖使陸賈賜趙他印,爲南越王。賈至,趙佗結基倨見賈。基倨,謂伸其兩肢而坐也,亦曰箕距。

又曰:諺曰:「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。」

又曰:陳遵字孟公。時列侯有與陳遵同姓者,每至,門人曰陳孟公,坐中莫不震動。既至而非,因號其人曰陳驚坐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:上幸譙。使王霸攻周建,賊雨射城中,中霸前酒尊,霸安坐不動。

又曰:隗囂圍來歙,上自將救之。圍解,置酒高會,賜歙班絕席,坐在諸將之右。

謝承《後漢書》曰:汝南薛惇字子禮,爲北海長。家貧,坐無完席。妻曰:「白居,無俸祿給子孫,復無完席耶?」惇以善席與,自坐敗者。

又曰:鄭敬字次都。釣于大澤,折芰而坐,以荷薦肉,瓠瓢盛酒,琴書自娛。

范曄《後漢書》曰:袁術僭號,人情離叛,欲北至青州從袁譚,曹操使劉備邀之還壽春,至江亭坐簀床而嘆曰:「袁術乃至于是乎?」歐血而死。

又曰:孔融性寬容,少忌,好士,喜誘益後進。及退閑職,賓客日盈其門。常嘆曰:「坐上賓恒滿,尊中酒不空。吾無憂矣!」與蔡邕素善,邕卒後,有虎賁士貌類于邕,融每酒酣,引與同坐。

又曰:鄭公業諫董卓曰:「張孟卓東平長者,坐不窺堂。」言不妄視也。

《吳書》曰:孫權遣于禁還,群臣送禁。虞翻謂禁曰:「卿勿謂吳無人,吾謀不用耳。」禁雖爲翻所惡,然猶盛嘆翻。魏文帝爲翻設虛坐。

《蜀志》曰:費禕爲諸葛亮司馬。值軍帥魏延與長史楊儀相憎,每幷坐論,延或舉刃擬儀,儀涕泣橫集。禕常入坐其間,諫喻分別,終亮之世,各盡延、儀之用也。

又曰:王平字子均,巴西{宀萬}渠人。生長戎旅,手不能書,所識不過十字。而口授作書,皆有意理。使人讀《史》、《漢》諸記《傳》聽之,備知其義。從朝至夕,端坐儼然也。

《吳志》曰:步騭字子山,與廣陵衛旌俱以種瓜自給。會稽焦征羌,郡之豪族。騭等修刺奉瓜,征羌見之,隱几坐帳中,設席于地坐騭、旌。旌忿耻,騭神色自若。

鄧粲《晋記》曰:裴遐性恬和。同類有試遐者,推墮床下。遐拂衣還坐,言無异色。

《漢晋春秋》曰:王褒父儀爲文帝所殺,未嘗西向坐,示不臣也。

《晋中興書》曰:陶淡字處靜。年十五,便服食絕。家累千金,僮客百數,淡終日端拱,絕不婚娶。居臨湘縣山中,立小草屋,裁足容身。時還家,設小床獨坐,不與人共。

《何晏別傳》曰:胩小時,武帝雅奇之,欲以爲子。每挾將游觀,命與諸子長幼相次。晏微覺,于是,坐則專席,止則獨立。或問其故,答曰:「禮,异族不相貫坐位。」

《孟嘉別傳》曰:庾亮領江州,嘉爲從事。褚褒爲豫章,出朝。亮正旦大會,時彥悉集,嘉坐次第甚遠。褒問亮曰:「聞有孟嘉其人,何在?」亮曰:「在坐。卿但自覓。」褒觀衆人,指嘉謂亮曰:「將無是乎?」亮欣然笑。嘉爲褒所得,乃益重嘉焉。

皇甫謐《高士傳》曰:管寧常坐一木榻,五十餘年。榻上當膝皆穿。

《六韜》曰:文王出田,見呂尚坐茅而漁,乃再拜與歸。

又曰:紂之時,婦女坐之綺席。

《晏子》曰:景公獵,休,坐地食。晏子後至,滅葭而席。公不悅曰:「子席何也?」對曰:「臣聞介胄坐陣不席,獄訟不席,獄戶不席,三者皆憂也,臣不敢以憂侍坐。」

《孟子》曰:晋平公之于亥唐也,入雲則入,坐雲則坐,食雲則食,雖蔬食菜羹未嘗不飽。

《莊子》曰:原憲處魯,居環堵之室,匡坐而弦歌。

《風俗通》曰:延嘉中,中常侍單超、左悺、音貫。徐璜、具瑗、唐衡在帝左右,縱其奸慝。時人謂之語曰:「左回天,徐轉日,具獨坐。」言其信用,甚于圓轉。

又曰:汝南陳伯敬,行必舉步,坐必儼然。

《郭子》曰:何次道充,字次道。往王丞相,許丞相以麈尾霍床,呼何共坐,云:「來,來,此是君位。」

《世說》曰:魏明帝使後弟毛曾與夏侯太初共坐,時人謂之蒹葭倚玉樹。

《語林》曰:馬融算渾天不合,召鄭玄令算,一算便决。及玄業成辭歸,融心忌焉,玄亦疑有追者,乃坐橋下,在水上據屐。融果轉戒欲敕追之。告左右曰:「玄在土下、水上,據木,此必死矣。」遂罷追。

《俗說》曰:王僧敬神明俊徹,爲一時之標。桓玄時集聚賓客,莫有出其右者。王在坐,都不復覺有餘人。坐無王,便覺殷仲文、謝益壽吻佳。王僧敬兄弟列坐齋中,見之若神。小人從戶前過,皆肅然毛竪。嵇康《絕交書》曰:「危坐一時,痹不得搖。」

编辑

《說文》曰:眠,翕目也。寢,病臥也。臥,休也。

《釋名》曰:臥,化也。其精神變化不與覺時同也。寐,謐也;謐,靜無聲也。寢,侵也,損事功也。瞑,泯也,無知泯泯也。

《禮記·玉藻》曰:君子寢恒東首。鄭玄注曰:首生氣也。

又《樂記》曰:魏文侯問于子夏曰:「吾端冕而聽古樂,則惟恐臥;聽鄭衛之音,則不知倦。」

《論語·公冶長》曰:宰予晝寢。子曰:「朽木不可雕也,糞土之墻,不可虧也,于予與何誅。」誅,責。

又《鄉黨》曰:寢不尸。布展手足,似尸象。

史記》曰:吳起爲將,與士卒最下者同衣食。臥不設席,行不乘騎。

又曰:上自將擊黥布,群臣居守,皆送至灞上。留侯病,自强起,至曲郵,因說上令太子爲將軍,監關中軍。上曰:「子房雖疾强臥,而傅太子。」

漢書》曰:黥布反,上疾,欲使太子擊之。呂後承間爲上泣曰:「上雖疾,强載輜車,臥而護之,諸將不敢不盡力。」

又曰:上欲廢太子。呂後使建成侯呂澤劫張良曰:「君常爲上謀臣,今上欲易太子,君安得高枕而臥?」

又曰:汲黯拜淮陽太守,黯伏謝不受。上曰:「君薄淮陽耶?顧淮陽吏民不相得,吾徒得君,重臥而治之。」

又曰:初,武帝遺詔以討莽何羅功,封金日磾爲宅侯。日磾以帝少不受封,輔政歲餘,病困。大將軍光白封,日磾臥授印綬,一日薨。

又曰:吳楚反,乏糧,饑,欲退數挑戰。周亞夫終不出。夜,軍中驚,內相攻擊,擾亂至于帳下。亞夫終臥不起,須臾亦定。

又曰:董賢常與上臥起。嘗晝寢,偏籍上衣袖,上欲起,恐動賢,乃斷袖而起。

又曰:王莽軍師外破,大臣內叛,憂懣不能食,但飲酒啖鰒魚。讀軍書倦,因憑幾寢,不復就床。

《後漢書》曰:彭寵自立爲燕王。其妻數惡夢,又多見變怪。五年春,寵齋,獨在便室,倉頭子密等三人因寵臥寢寐,共縛寵著床。告外吏云:「大王齋禁,皆使吏休。」

《東觀漢記》曰:吳漢擊富平,獲索二賊于平原。明年春,賊率五萬餘人,夜攻漢營,軍中驚亂,堅臥不動。

又曰:上在邯鄲宮,晝臥溫明釣攏耿入,造床下,請問。因說曰:「今更始失政,天下可馳檄而定。」

又曰:楊政常過楊虛侯馬武,武稱疾臥,欲令政拜床下。政入戶,徑上床坐,武恨,語言不懌。政因曰:「蕃臣不思求賢報國而驕天下英俊,今日搖動者,刀入脅。」左右大驚。

《蜀志》曰:先主既定益州,廣漢太守夏纂請秦密爲師友祭酒,領五官掾,稱曰仲父。密稱疾臥在茅舍,纂將功曹石祐、主簿王幷即密底社談,密臥如故。

沈約《宋書》曰:羊欣字敬玄。從父不疑爲烏程令。年十二時,王獻之爲吳興太守,甚知愛之。獻之常夏月入縣,欣著新絹裙晝寢,獻之書數幅而去。欣書本工,因此彌善。

《鍾離意別傳》曰:嚴遵者,與光武皇帝俱爲諸生。游涉他縣同門精學。暮夜宿,二人寒不得寢臥,更相謂曰:「後若豪貴,憶此之難,宜勿相忘。」

《羅含別傳》曰:羅含,字君章。少嘗晝臥,夢一鳥文色异常,徑飛入口。

《杜祭酒別傳》曰:君新作被,耎眠覺晏起,乃嘆:「耎便眠使人不起!」异事,因令看陌上有寒人,舉被乞之,常眠布被中。

《會稽典錄》曰:陳修字奉遷。少爲郡。受《韓詩》、《梁春秋》,家貧爲吏,常出檐,上下恒食乾Я。音備。每至正臘,僵臥不起。同僚請,不肯往,其志操如此。

《吳越春秋》曰:楚平王遣使者封函印綬,追召子胥。子胥以夜半時臥覺,忽而仰天悲嘆,言曰:「父兄俱死,當誰歸乎?」泣下交流。恐爲楚所得,乃貫弓執矢,步出東郭。

《韓子》曰:堂公見昭侯曰:「今有白玉卮無當,有瓦器有當,君渴,將何以?」曰:「以瓦器。」公曰:「爲人主漏泄群臣之語,猶玉卮之無當也。」昭侯于是每與公話事歸,輒獨臥,惟恐夢言泄于妻妾。

桓譚《新論》曰:成帝幸甘泉,詔楊子作賦。倦臥,夢其五藏出在地,以手收內入。覺,大少氣,一年卒。

《郭子》曰:王長史病篤,王仲祖也。寢臥燈下,轉麈尾視之,嘆曰:「如此人,曾不得四十。」及亡,劉尹臨殯,以璧柄麈尾著棺中,因慟絕。

《世說》曰:袁紹年少時,曾遣人夜以劍擲魏武,小,不著。魏武撥之,其後來必高。因怙臥床上,劍至果高。

又曰:郝隆,七月七日出日中仰臥。人問何以,答曰:「我曬書也。」

《語林》曰:王子敬在齋中臥,偷入齋取物襆裝,一室之內,略無不盡。子敬臥而不動,偷遂復登床,欲有所覓。子敬因呼曰:「偷兒,青氈是我家舊物,可特置不?」于是,群賦始知其不眠,悉置物驚走。

编辑

《左傳》宣上曰:趙宣子諫,靈公患之,使鉏賊之。,晋力士也。晨往將朝尚早,坐而假寐。不解冠而睡。退而嘆曰:「不忘恭敬,民之主也。賊民之主,不忠;弃君之命,不信。有一於此,不如死也。」觸槐而死。

《漢書·禮樂志》曰:魏文侯最爲好音,而謂子夏曰:「聽古樂則欲寐,及聞鄭、衛之音,予不知倦焉。」

又曰:陳咸字子康。父萬年,嘗病,召咸教戒于床下。語至夜半,咸睡,頭觸屏風,萬年大怒,欲杖之。咸叩頭謝曰:「具曉所言。大人教咸諂也。」萬年乃不復言。

《晏子》曰:景公田于梧丘,夜猶早。公坐睡而夢,有五大夫比面稱無罪。公覺,召晏子,晏子對曰:「昔君靈公田,五大夫駭獸,故斷其頭而葬之,命之曰五大夫之丘。」命人掘而葬之。

《世說》曰:魏武云:「我眠中不可妄近,近便斫人,亦不覺,左右宜深慎。」此後,佯睡,所幸人竊以被覆之,因便斫殺。自後,安眠,人莫敢近者。

《郭子》曰:許侍中、顧司空入王丞相帳中眠。事具帳部。

《益部耆舊傳》曰:何ㄚ爲成都令。嘗眠睡,其覺悟便得奸詐。咸畏ㄚ之發摘。或以爲有術得知之,無敢復欺者。

 人事部三十三 ↑返回頂部 人事部三十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