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事部三十四 太平御覽
卷三百九十四.人事部三十五
人事部三十六 

编辑

《易·困卦》曰:臀無膚,其行趑趄。

《毛詩·穀風》曰:行道遲遲,中心有違。遲遲,舒行貌。

又《黍離》曰:彼黍離離,彼稷之苗。行邁靡靡,中心搖搖。

又《載驅》曰:汶水湯湯,行人彭彭。

又《我行其野》曰:我行其野,蔽芾其樗。昏姻之故,言就爾居。

又《大杜》曰:獨行踽踽。

《禮記·仲尼燕居》曰:行則有隨,行而無隨,則亂于塗也。

又《玉藻》曰:君與尸行,接武;尊者尚徐蹈半迹。大夫,繼武;迹相及也。士,中武。迹間容迹。端行,頤ニ如矢;弁行,剡剡起屨。凡行,容惕惕。直疾貌也。凡行,謂道路也。

《左傳·襄二十六》曰:衛獻公使與寧喜言,寧喜告蘧伯玉。伯玉曰:「瑗不得聞君之出,敢聞其入。」遂行從近關出。

《論語·述而》曰:子曰:「三人行,必有我師焉。」

史記》曰:伍子胥曰:「爲我謝申包胥。吾日暮途遠,吾故倒行而逆施之。」臂如人行,前途尚遠,日勢已暮,救在顛倒疾行,何得責無順行禮。

漢書》曰:袁盎使吳,見守,從史在守盎校爲司馬。司馬曰:「君第去,臣亦且亡。辟吾親,君何患?」乃以刀决帳,盎解節旄,履,步行七十里。著屐步行而逃亡。

《吳書》曰:孫策討山越,斬其渠帥。悉令左右分行逐賊,獨騎與虞翻相得山中。翻曰:「危事也。」令策下馬。「此草深,卒有警急,馬不及人。翻善用矛,請在前行。」得平地,勸策乘馬。策曰:「卿無馬奈何?」答曰:「翻能步行,日可三百里。明府試鞭馬,翻能疏步屬之。」

《東方朔別傳》曰:武帝問朔曰:「公孫丞相、倪大夫等,先生自視何與此哉?」朔曰:「臣觀其齒牙,樹頰胲,音改吐唇吻,擢項頤,結股肱,連音誰。尻,逶蛇其迹,行步亻禹旅。臣朔雖不肖,尚兼此數子。」

《神仙傳》曰:黃盧子者,姓葛名越,年二百八十歲,行及走馬。王真者,上黨人也,年十七八,乃學道,服食胎息之術,行及走馬,力兼數人。河上公者,莫知其姓名也,又能行及走馬。頭上常有五色氣,高丈餘。孔安者,魯人也,行菩撖鉛丹。有陳和者,樂安人也,重之,求事安。遂受其方合藥服之,二百餘年,頭色轉黑,氣力百倍,行及走馬也。

《列仙傳》曰:沈建者,丹陽人也,世爲長史。建獨好導引服食之術。一日行五百里,能舉千斤。

《葛仙公別傳》曰:孫堅欲害仙公。馳馬往,逐見仙公徐行,逐之不及。

编辑

《釋名》曰:徐行曰步。步,捕也。知有所司,捕務安詳也。

《爾雅》曰:堂下謂之步。

《禮記·王制》曰:古者以周尺八尺爲步,今以周尺六尺四寸爲步。

又《祭義》曰:故君子跬步而弗敢忘孝也。

漢書》曰:息夫躬曰:「匈奴飲馬于渭水,邊境雷動,四野風起,京師雖有武蜂精兵,未有能窺左足而先應者也。」窺,音跬。半步曰跬步也,言一舉足也。

又曰:蔡義河內溫人也。以明經爲給事大將軍幕府。家貧常步行,禮不逮衆。門下好事者相合爲義置犢車,令乘之。

又曰:蓋寬饒爲人剛直高節。家貧,俸祿數千,半以給吏人,爲耳目,爲司隸,常步行。

《續漢書》曰:李固少有俊才,雅志好學,爲三公子。常躬步行驅驢負書從師。

范曄《後漢書》曰:楊震轉涿郡太守,子孫常蔬食步行。

《魏志》曰:崔林字德儒,清河東武城人也。除鄢陵長,家貧無單車匹馬,步行之官。

《莊子》曰:壽陵餘子學步于邯鄲,未得其能,失其故步,匍匐而歸。以此效比兩失之。

《白虎通》曰:人踐三尺,法天地人也。再舉足爲步,備陰陽也。

《郭子》曰:王丞相拜司空。廷尉作兩角髻、葛裙,拄杖臨路邊窺之,嘆曰:「人言阿龍導小名赤龍。超,阿龍故自超。」不覺步至台門。

《方言》曰:半步爲跬。

《世說》曰:阮宣子常步行,以百錢挂杖頭,至酒店上便獨酌酣暢。

编辑

《說文》曰:趨,低頭疾行也。赴,直行也。

《釋名》曰:疾行曰趨。趨,赴也,赴所期也。

《毛詩·魚藻》曰:綿蠻黃鳥,止于丘隅。豈敢憚行,畏不能趨。

《禮記·曲禮》曰:遭先生于道,趨而進,正立拱手。不與之言,則趨而退。

又曰:帷簿之外不趨。堂上不趨。執玉不趨。

《論語·鄉黨》曰:沒階趨進翼如也。

《爾雅》曰:門外謂之趨。

漢書》曰:上欲自擊陳犬希,周昌泣曰:「始皇攻破天下,未曾自行,今上行,是無人可使者乎?」上以爲愛我,賜入殿門不趨。

又曰:萬石君諸子入里門,趨至家。

编辑

《釋名》曰:疾趨曰走。走,奏也,促有所奏至。

《禮記·玉藻》曰:凡君召以三節,二節以走,一節以趨。節,所以明信也。使使召臣急則持三,緩則持一。《周禮》曰:鎮圭以檄守,其餘未聞也。如今漢使者持之節。

《左傳·僖下》曰:衛叔武將沐,聞君至而喜。捉走出,前驅射而殺之。

又昭三十一年曰:荀躒以晋侯之命唁公,且曰:「寡君使躒以君命討于意如,意如不敢逃死,君其入也。」公曰:「君惠顧先君之好,施及亡人,將使歸,糞除宗祧以事君,則不能見夫人已。所能見夫人者,有如河!」夫人謂季孫也。荀躒掩耳而走。

《公羊傳》曰:定公曰:陽虎竊寶玉而走。

又哀公曰:齊景公謂陳乞曰:「吾欲立舍何如?」陳乞曰:「君欲立,臣請立之。」陳乞欲言不可,恐景公殺陽生。陽生曰:「吾聞子將不立我也。」陳乞曰:「吾不立子者,所以生子也。」與之玉節而走之。節,信也。折王與陽生爲後當迎之。

《爾雅》曰:中庭謂之走。

史記》曰:周昌常入奏事,高帝方擁戚姬。昌還走,帝逐得,騎昌項問曰:「我如何主也?」昌仰曰:「桀紂主也。」

《東觀漢記》曰:上降潁陽,雖得入,意不安。門下有擊馬著鼓者,馬驚,音郎音扌盍鄧晨起,走出視之,乃馬也。

《魏略》曰:曹真字子丹,沛郡人。本姓秦,養曹氏。或云其伯父南宿與太祖善,共平袁術。部党與太祖相攻,劫太祖出,爲寇所追,走入秦氏,伯南開門受之。寇問所在,答云:「我是寇。」遂害之。由此太祖思其功,遂變其姓。

《江表傳》曰:陸遜破劉備于夷陵。備舍船步走,燒皮鎧以斷道,使挽車走入白帝。

《晋書》曰:陳安字虎侯。驍壯果毅,武過人,多力善射,持七尺刀貫甲,奔及馳馬。

又曰:唐彬字儒宗,魯國鄒人也。少便弓馬,好游獵。身長八尺,走及奔鹿,强力絕人。

《後魏書》曰:伊<香犬>扶拂切。代人也。少而勇健,走及奔馬,善射多力,曳牛却行。

《趙書》曰:劉靈,陽平人也。年二十餘,常厮役于縣。走及馳馬。

《前秦錄》曰:苻堅大敗,爲流矢所中。遁走甚饑。民有進壺飧豚髀者,堅食之,大悅。

《隋書》曰:麥鐵杖,始興人也。驍勇有膂力,日行五百里,走及奔馬。每以漁獵爲事,不治産業。

《吳越春秋》曰:慶忌,僚子也。勇爲人所聞,走及奔馬。

《吳氏春秋》曰:今與驥俱走,則人不勝驥矣。居其車上,則驥不勝人。

又曰:有莘氏女子采桑,得嬰兒于空桑之中,獻之其君,令養之,察其所以然。曰:「其母居伊水之上,孕,夢神告曰:臼出水而東走,千里邑盡爲水,身化爲空桑。」故命之曰伊尹。

《戰國策》曰:昔曾參處費,魯人有與曾參同姓名者殺人。人告其母曰:「曾參殺人。」曾參母投杼逾墻而走。

《楚漢春秋》曰:淮陰武王反,上自擊之。張良居守。上體不安,臥轀車中,行三四里,留侯走,東追上。簪墮,被髮。及轀車,排戶曰:「陛下即弃天下,欲以王葬乎,以布衣葬乎?」上駡曰:「若翁天子也,何故以王及布衣葬乎?」良曰:「淮南反于東,淮陰害于西,恐陛下倚溝壑而終也。」

《莊子》曰:藏舟于壑,藏山于澤,謂之固矣。然則,夜半有力者負之走,而昧者不知。

《荀卿子》曰:伯禽將歸國,周公謂之曰:「君子力如牛,不與牛爭力;走如馬,不與馬爭走;知如士,不與士爭知。」

《淮南子》曰:漁者走淵,木者走山。

又曰:者見虎不走,非勇也。

又曰:飛不以尾,挫尾則飛不能遠;走不以手,縛手則走不能疾。

《抱朴子》曰:檸木實之赤者餌之,一年,老者少。昔道士梁須年七十,服之,年百三十歲,能夜讀書,走及馬。檸,丁李切;又音楮。

《世說》曰:鍾會撰《四本論》始畢,甚欲使嵇公一見。置懷中。既詣定,畏其有難,不敢相示。因出戶,遙擲,面便走。

《俗說》曰:桓公豹奴善騎乘,亦有極快馬。時有一諸葛郎,自雲能走與馬等。桓車騎以百匹布置埒頭,令豹奴乘與諸葛競走,先至者得布。便俱走,諸葛常與馬齊,欲至埒頭,去布三丈許,諸葛一跳坐布上,遂得之。

《魯女生別傳》曰:魯女生,長樂人也。少好學道,初服餌胡麻,乃求絕八十餘年,日更少壯,面如桃花,日行三百里,走及獐鹿。

编辑

《釋名》曰:跳,條也,如草木枝條務上行也。

《左傳·僖下》曰:魏束胸見使者曰:「以君之靈,不有寧也。」距躍三百,曲踴三百。距躍,超越也。曲踴,跳踴也。

崔鴻《十六國春秋·前趙錄》曰:劉翌驍過人,能一手舉殿柱,跳過平陽門出。

《神仙傳》曰:壺公者,不知何許人也。從遠方來,賣藥得錢與饑凍者。常懸一壺于坐上,日入後,跳入壺。市掾費長房于樓上見之,知非常人,身爲掃除,幷進餅餌。公令房共跳入壺中,但見樓觀重門,侍者數十人。

编辑

王隱《晋書》曰:王長文字德睿。州辟別駕,不就。追求之,乃于成都賣熟市見長文蹲地嚙胡餅。州知不屈,乃送還家。

《山海經》曰:大荒之外,有大人之堂。有一大人其上,張其兩臂。

郭璞《游仙詩》曰:安見山林士,擁膝對岩蹲。

王褒《僮約》曰:奴入市,不得夷蹲旁臥、惡言醜脉攏

 人事部三十四 ↑返回頂部 人事部三十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