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御覽/0395

 人事部三十五 太平御覽
卷三百九十五.人事部三十六
人事部三十七 

编辑

《說文》曰:沐,濯髮也。

《毛詩·淇澳·伯兮》曰:自伯之東,首如飛碰攏豈無膏沐,淮適爲容?

《大戴禮·夏小正》曰:五月蓄蘭爲沐浴。

《禮記·曲禮上》曰:居喪之禮,頭有瘡則沐。

又《檀弓下》曰:石駘仲卒,駘仲,衛大夫也。無適子,有庶子六人。卜所以爲後者,曰:「沐浴佩玉則兆。」五人皆沐浴佩玉。石祁子曰:「孰有執親之喪而沐浴佩玉者乎?」不沐浴佩玉。石祁子兆,衛人以龜爲有知。

又《內則》曰:五日則覃湯請浴,三日具沐。

《左傳·僖中》曰:初,晋侯之竪頭須,守藏者,竊藏以逃。文公出時。盡用以求納之。求納文公。及入,求見,公辭以沐。謂僕人曰:「沐則心覆,心覆則圖反,宜吾不得見也。居者爲社稷之守,行者爲羈紲之僕,國君而仇匹夫,懼者甚衆矣。」僕人以告,公遽見之。

又僖下曰:衛叔武將沐,聞君至而喜。捉走出,前驅射而殺之。公知其無罪,枕股而哭之。

又哀下曰:齊子我夕,夕視事。陳逆殺人,逢之,陳逆子行陳氏宗也,子我逢之。遂執以入。執逆至朝。陳氏方睦,使疾,而遺之潘沐,備酒肉焉。潘米汁可以沐頭。

《論語·憲問》曰:陳成子弑簡公,孔子沐浴而朝,請討之。

《家語》曰:凡喪,小功已上,虞練祥之,祭皆沐浴,且祭日沐浴爲齋潔也。

史記》曰:周公戒伯禽曰:「我文王之子,武王之弟,成王之叔,于天下亦不賤矣。然我一沐三握髮,一飯三起以待士,猶恐失天下之賢人。」

漢書》曰:竇皇后弟廣國,字少君。四五歲時,家貧,爲人所略。上書自陳,左右見,問之,曰:「姊去我西時,與我訣傅舍中,丐沐,沐我、飯我乃去。」後持之而泣也。

又曰:鄧通願謹,不好外交。雖賜沐浴,不欲出。于是,文帝賜通巨萬。

又曰:吳王遺諸侯書曰:「楚玄王子淮南三王,或不沐洗十餘年,怨入骨髓。言心有所懷,志不在洗沐也。欲壹有所出之久矣。謂發兵也。

又曰:張安世字子孺。少以父任爲郎用善書至給事尚書。精力于職,沐浴未嘗出。

又曰:董賢,每賜沐浴,不肯出。常留中視醫藥。上以賢難歸,詔令賢妻得通引籍殿中,止賢廬。

又曰:張蒼德安國侯王陵。及貴父事陵。陵死後,蒼爲丞相,洗沐常先朝陵夫人,上食,然後敢歸家。

又曰:孔光典樞機十餘年,守法度,修故事。沐日歸休,兄弟妻子燕語,終不及朝省政事。

鄧粲《晋記》曰:舂陵長易雄起兵討王敦,欲活之,使還邑舍洗沐。衆人皆賀,雄曰:「吾夢乘車,挂肉其傍。肉必有筋,筋者,斤。吾其死也。」敦果刑雄。

《晏子春秋》曰:景公之嬖妾嬰子死,公守之三日,不食,不去左右。晏子入,曰:「育術客與醫俱言曰能生死者,聞嬰子疾,請治之。」公喜,起曰:「病猶可爲乎哉?」晏子曰:「客之通也,使君潔沐浴飲食,彼亦將有鬼神之事焉。」公曰:「諾。」屏而沐浴。晏子令棺人斂之而復曰:「醫不能治病也,斂矣。不敢不以聞。」公作色不悅曰:「吾爲君紿而已矣。」

《莊子》曰:孔子見老聃,聃新沐被髮似非人。孔子曰:「先生體若槁木,似遺物乎!」老子曰:「吾游物之初。」孔子出,告顔淵曰:「丘之道,其猶醯鶏。」司馬彪注曰:瑊益鶏,酒上飛蟎。

《韓子》曰:古諺曰:「爲政若沐也。」雖有弃發之勞,而有長髮之利也。}}

又曰:僖侯將沐,湯中有礫。問之,曰:「當有人欲代湯者。」

《呂氏春秋》曰:昔者,禹一沐而三捉髮,一食而三起,以禮有道之士。

《淮南子》曰:湯沐具而蟣虱相吊,大厦成而燕雀相賀。

《六韜》曰:文王聞殺崇侯虎,歸至酆,令具湯沐。

《論衡》曰:子日沐,令人愛,卯日沐,令人白頭。案:人之愛憎,頭之白黑,在乎自然。但使嫫母子日沐,能令人愛耶?使十五童子卯日沐,能令白耶?

《世本》曰:秦穆公作沐。

《异苑》曰:北海任詡字彥期。從軍十年乃歸。臨還,握粟出卜。師云:「非屋莫宿,非食時莫沐。」詡結伴數十,暮遇雷,相庇于岩下。竊憶非屋莫宿之戒,遂負檐櫛沐。岩崩,壓停者悉死。至家,妻先與外人通情,謀共殺之,請以濕爲識。婦宵則勸詡令沐,復憶非食時莫沐之忌,收而止。婦慚愧負怍,乃自沐焉。散同寢。通者夜來,不知婦也,斬首而去。

《楚辭》曰:浴蘭湯兮沐芳華,采衣兮若英。

又《漁父》曰:吾聞新沐者必彈冠,新浴者必振衣,安能以身之察察,受物之汶汶乎!

编辑

《說文》曰:浴,灑身也。

《禮記·內則》曰:五日則覃湯請浴,外內不共氵音逼浴。逼,浴室也。

《禮記·儒行》曰:儒有澡身而浴德。常自清潔于身,沐浴于德也。

《左傳·僖中》曰:晋公子重耳及曹,曹共公聞其駢脅,欲觀其裸。浴,薄而觀之。

又文下曰:齊懿公之爲太子也,與邴歜之父爭田,不勝。及即位,乃掘而刖之,而使歜僕。僕禦。納閻職之妻,而使職參乘。五月,公游于申池。二人浴于池,歜以撲扌失職。撲,捶。扌失,擊。職怒。歜曰:「人奪汝妻而不怒,一失汝庸何傷?」職曰:「與刖其父而弗能病者,何如?」乃謀殺懿公。

《國語》曰:莊公將殺管仲,齊使者請之而來,以與使者。比至,三釁三浴之。釁,香堇也。

《論語·先進》曰:子路、曾晰、冉有、公西華侍坐。子曰:「點!爾何如?」鼓瑟希,鏗爾,舍瑟而作。對曰:「暮春者,春服既成。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風乎舞雩,咏而歸。」夫子喟然嘆曰:「吾與點也!」

《續漢書》曰:耿恭在疏勒得出,至玉門,惟餘十三人。衣履穿决,形容枯槁。郎將鄭衆爲恭以下沐浴,易衣冠。

又曰:靈帝時,江夏黃氏之母浴化爲黿,入于深淵。其後時時出見。初浴簪一銀釵,見猶在其首。

《山海經》曰:大荒之中,有淵正方,四隅皆通。言淵四海皆旁通。北屬黑水,南屬大荒。北旁名曰少和之淵,南旁名曰縱淵。音烏懸反。舜之所浴也。言常在中澡洗。

《莊子》曰:仲尼問于太史韜曰:「衛靈公爲靈,何也?」太史韜曰:「是固靈也。靈公妻有三人同浴。」男女同浴,此無禮也。

又曰:鵠不日浴而白。

《韓子》曰:燕人李季好遠游。其妻私通他人。季忽歸,私通者在內,其妻令被髮直出門。季曰:「何人耶?」妻曰:「無人。」季曰:「吾見鬼耶!」妻曰:「取五牲屎浴。」季曰:「諾。」乃浴以狗屎。

《說苑》曰:秦繆公見百里奚牛肥,公曰:「牛何以肥?」對曰:「臣飲食之以時,使之不暴,有險先後之以身,是以牛肥。」公知其君子,令有司具沐浴爲衣冠。坐與語,公大悅。

《外國圖》曰:方江之上暑濕,生男子三年而死。有黃水,婦人入浴,出則乳矣。去九嶷二萬四千里。

丘淵之《征齊道理記》曰:朱靈城東,有管寧舊宅。宅前有水,是寧常所澡浴處。

石虎《鄴中記》曰:石虎金華殿後,有虎皇后浴室三間。徘徊反宇,櫓辟隱起,彤采刻鏤,雕文粲麗。四月八日,九龍銜水浴太子之像。又太武殿前溝水注浴時,溝中先安銅籠疏,其次用葛,其次用紗。相去六七步,斷水。又安玉盤,受十斛。又安銅龜,飲穢水。出後脚入諸公主第,溝亦出建春門東。又顯陽殿後皇后浴池,上作石室,引外溝水注之室中。臨池上有石床。

《世說》曰:桓車騎桓沖也。不好著新衣。浴訖,婦固送新衣。車騎大怒,催使將去。婦便持還,傅語云:「衣不經新,何由而故?」桓大笑而著之。

《幽明錄》曰:桓溫內懷無君之心。時比丘尼從遠來,夏五月,尼在別室浴,溫竊窺之。見尼裸身先以刀自破腹,出五藏,次斷兩足,及斬頭、手。有頃,浴竟。溫問:「向窺見,尼何得自殘毀如此?」尼云:「公作天子,亦當如是。」溫惆悵不悅。

编辑

《說文》曰:盥,灑面也。澡,灑手也。洗,灑足也。

《尚書·顧命》曰:盥以异同,秉璋以酢。太保以盥手洗异同實灑。

《禮記·內則》曰:子事父母,鶏初鳴,咸盥漱。

又曰:進盥,少者奉盤,長者奉水,請沃盥。奉卒,授巾。盤,盛盥水者。

《左傳·僖中》曰:懷儺揞沃盥,既而揮之。懷嬴怒曰:「秦、晋匹也,何以卑我?」

《後漢書》曰:劉寬簡略,嗜酒,不好盥浴。澡手曰盥。京師以爲諺。

《唐書》曰:虞世南受學于吳郡顧野王,經十餘年,精思不倦或累旬不盥櫛。

《莊子》曰:陽子居遇老子,老子中道仰天嘆曰:「始以汝爲可教也,今不可也。」陽子居不答。至舍,進盥漱巾櫛,脫履戶外,膝行而前曰:「向者,弟子欲請問夫子,夫子行,不問。今間矣,請問其過。」

《管子》曰:冬日不盥,非愛水也;夏日不煬,非愛火也。爲不于身。

《風俗通》曰:案里語:「厚哉鮑管,探腸按腹。」不清,然尚不盥,何共財而生喜怒也。

编辑

《毛詩·邶·柏舟·穀風》曰:就其深矣,泳之游之。

《左傳·莊公十八年》曰:楚武王遷權于那處,使閻敖尹之。及文王即位,巴人叛楚而伐那處,取之,遂門于楚。閻敖游涌而逸。敖既不能守城,又游涌水而走。

《莊子》曰:顔淵問于仲尼曰:「吾嘗游乎觴深之淵。津人操舟若神,吾問焉。曰:『操舟可學耶?』曰:『吾善游者』數,若乃夫沒人則未嘗見舟而便操之者也。吾問焉而不吾告,敢問何謂也?」仲尼曰:「善游者之數能忘水也,若乃夫沒人之未嘗見舟而便操之也。彼視淵若陵,視舟之覆,猶其車却也。」

又曰:孔子觀于呂梁,懸水三十仞,流沫三十里,黿鼉魚鱉之所不能游也。有一丈夫游之,以爲有苦而欲死者也。使弟子幷流而拯之,數百步而出。被髮行歌而游于塘下。孔子從而問焉。曰:「蹈水有道乎?」曰:「吾無道,吾始乎故,長乎性,成乎命。與齊俱入,與汨偕出,從水之道而不爲私焉。此吾所以蹈水也。」

《呂氏春秋》曰:有道江上者,見人方引嬰兒而投之江中,嬰兒啼。人問其故。曰:「此其人父善游。」使其父雖善游,其子豈遽能游之哉!

《淮南子》曰:食水者善游而耐寒。魚屬也。

萬震《南州异物志》曰:合浦之人習水善游,俯視增潭,如猿仰株。入如沉黿,出如輕鳧。蹲泥剖蚌,潜竊明珠。

 人事部三十五 ↑返回頂部 人事部三十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