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事部四十七 太平御覽
卷四百七.人事部四十八
人事部四十九 

交友二编辑

范曄《後漢書》曰:孔融,宙之子也。十歲從父詣京師。時河南尹李膺簡重,敕外云:「自京非當世才藝、英賢、通家子孫,輒不得進。」融故造其門,云:「我與公積代通家子孫。」膺乃召見,問:「父祖嘗與僕有恩舊?」曰:「然。吾先君孔子與君先人李老君同德比義,而相師友,則融與君豈非積代通家也。」衆奇之。

又曰:第五倫始以營長詣郡尹鮮于褒,見而異之,署爲吏。後褒坐事左轉高唐令,臨去,握臂訣曰:「恨相知晚。」

又曰:肅宗始修古禮,巡狩方岳。崔駰上《四巡頌》,帝嘆之,謂侍中竇憲曰:「知崔駰乎?」對曰:「班固數爲臣說之,然未見。」帝曰:「公愛班固而忽崔駰,葉公之好龍也。可試見。」駰候憲,憲倒屣迎,笑謂駰曰:「吾受詔交公,何得薄我哉?」遂揖入也。

又曰:鍾皓,字季明,潁川長社人。皓少以篤行稱。同郡陳實,年不及皓,皓引與爲友。

又曰:張叔升,字彥真,陳留尉氏人也。有大志,嘆曰:「人生于世,白駒過隙耳,安能曲道媚世俗哉!」守外黃令,遇黨錮去官。道逢友人班荊而語曰:「今闕下閹宦專權。」因相向而泣。有老父過之曰:「嗟乎,二大夫何泣之悲!龍不隱鱗,鳳不藏翼,一世網羅,泣將何及?」二人欲與之言,不顧而退,升竟以黨錮下獄死。

又曰:任末,字叔本。游京師,教授十餘年。友人董奉德于洛陽病亡,末躬推車,載奉德致于墓所,由是知名也。

又曰:梁鴻友人高恢,字伯達,少好《老子》,隱華陰山。及鴻東游,思恢作詩。遠不復相見,恢亦高抗,終身不仕。

又曰:陳蕃、李膺之敗,何顒以與蕃、膺善,遂爲宦者所陷,乃改名姓,亡匿汝南間。所至皆親其豪杰,有聲荊豫之域。袁紹慕之,私與往來,結爲奔走之交。

又曰:孔奮,字君魚,扶風茂陵人也。守姑臧長,治貴仁平。太守梁統深相敬待,不以官屬禮之,常迎入大門,引入見母。

又曰:李燮,字德公。所交皆舍短取長,好成人之美。潁川荀爽、賈彪雖俱知名,而不相能,燮幷交二子,情無莫,世稱其平正。

又曰:王允,字子師。同郡郭林宗一見奇之,曰:「王生一日千里,王佐才也。」遂定交。

謝承《後漢書》曰:范式爲荊州刺史。友人南陽孔嵩,貧有親老,乃變名姓,傭于新野縣,縣吏遣嵩爲式導騶,式見而識之,呼嵩,把臂謂曰:「子非孔仲山耶?」對之嘆息。式敕縣代嵩,嵩以傭未竟,不肯去。

又曰:陳蕃既被害,友人陳留朱震,時爲钅至令,聞而弃官,哭而收葬。

又曰:許敬,字鴻卿,汝南人。與同郡周伯靈爲交友。伯靈早亡,卿育養其子。

又曰:馬實,字伯騫。勤結英雄,所欲友接,負笈荷擔,不遠萬里。山陽王暢未仕時,實慕高名,往見之,届暢門投刺,欲不肯見,使從者拒之云:「行曆未旋。」實留連,日日往伺之,謂從者曰:「夫孝子事親,行不逾日,而至今不歸,非孝子也。欲待與相見,如凶于路,往而不友,哭之以爲死交。」暢聞其言,嘆息壯志,因執其手,揖引與入。美談畢,請入見母,飲實定好而別。實臨退,執暢手訣曰:「太上立德,其次立功。幸俱生盛明之世,免磚瓦之姿,托爲丈夫,當建名後載,不可爲空生徒死之物,穢天壤之間。」

又曰:雷義,字仲公,豫章人。舉茂才,讓友人陳重,字景公。刺史不聽,義遂陽狂披走,不應命。鄉里爲之語曰:「膠漆自謂堅,不如雷與陳。」

又曰:範式,字巨卿,山陽金鄉人。少游太學,與汝南張劭爲友。劭字玄伯。二人幷告歸鄉里。式謂玄伯曰:「後二年當還,將過拜尊親,見孺子焉。」乃共克期。至日,卿果到,升堂拜母,飲盡歡而別。後玄伯寢疾篤,同郡郅君章、商子微晨夜省視。玄伯臨盡,曰:「恨不見死友!」尋卒。式夢玄伯玄冕垂纓而呼曰:「吾死當以某日葬,子豈能相及?」式覺而悲赴之,便服朋友之服,投其葬日。未届,而喪已發引,至坑,將窆,而柩不肯進。其母撫之曰:「玄伯豈有望也?」停柩移時,見有素車白馬,號哭而來,母曰:「必巨卿也。」既至,叩喪言曰:「行矣玄伯,死生異路,永從此辭。」會葬者千人,皆揮涕。式執紼引,柩乃前進。式留止冢次,修墳樹而退。

又曰:范式嘗至京師,受業太學。時諸生長沙陳平子同宰騷,與式未相見,而平昨;病,曰:「山陽范式,烈士也,可托死。吾歿,但以尸埋巨卿戶前。」乃裂素爲書遺巨卿。既終,妻從其言。式行還,有書見瘞,愴然感之,向墳揖哭,爲死友。乃營護妻兒,身自送喪于臨湘。未至四五里,乃委素書于柩上,哭別而去。

袁山松《後漢書》曰:吳佑放猪長桓澤中,誦經而行。北海公沙穆游太學,資乏,變服爲傭,與佑憑舂。遂爲交于杵臼之間。

華嶠《後漢書》曰:洛陽慶鴻,慷慨好義,廉範與爲刎頸之友。時人稱曰:「前有管、鮑,後有慶、廉。」

司馬彪《續漢書》曰:李膺性簡亢,無所交接,惟以同郡荀淑、陳實爲時友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:楊政嘗過馬武,稱疾,見政對幾據床,欲令政拜床下。政入戶,前排武,徑上床坐。武恨,言語不懌。政因把武臂責之曰:「卿蒙恩,稱蕃臣,不思求賢報國,而驕天下英俊。」會信陽侯至,責數武,合爲朋友也。

又曰:尹敏,字幼季。與班彪相厚,每相與談,常對案不食,晝即至暝夜即徹具。

又曰:朱輝同縣張堪有名德,每與相見,常接以友道。輝以堪宿望盛名,未敢安之。堪至,把輝臂曰:「欲以妻子托朱生。」輝舉手不敢答。堪後仕爲漁陽太守,輝自爲臨淮太守,絕相聞見。時南陽饑,堪妻子貧窮,輝乃自往候視其困,分所有以賑給之。

又曰:郅惲友人董子張者,父先爲鄉人所害。及子張病,將終,惲往候之。子張病涕,視惲,不能言。惲曰:「吾知子不悲夭命,而痛仇不復也。」子張但目擊而已。惲即起,將客遮仇人,取其頭以示子張。子張見而氣絕。

又曰:趙喜爲赤眉兵所圍,迫急,乃亡走,與友人韓仲伯等數十人,携小弱,越山出武關。仲伯以婦色美,慮有强暴者,而己受其害,欲弃之于道。喜怒不聽,以泥塗婦面,載以鹿車,身推之。每逢賊欲逼奪,喜輒言病,以此得免。

又曰:閔仲叔恬靜養神,弗役于物。與周党相友,党每過仲叔,共含菽飲水。

又曰:應順,字仲華,汝南人。少與同郡許敬善。敬家貧,親老無子,爲敬去妻更娶。

《魏志》曰:荀攸,從子也。太祖令曰:「孤與荀公達周旋二十餘年,初無毫毛可非者。」

又曰:公達,賢人也。所謂「溫良恭儉讓以得之」。孔子稱「晏平仲善與人交,久而敬之」,公達即其人也。

又曰:曹真,字子丹,太祖族子也。真少與宗人曹遵、鄉人朱贊幷事太祖,遵、贊早亡,真湣之,乞分所食邑封遵、贊子。詔曰:「太司馬有叔向撫孤之仁,篤晏嬰久要之分。君子成人之美,聽分真邑賜遵、贊子爵關內侯,各五百戶。

又曰:崔琰,字季珪,清河東武城人也。少樸訥,好擊劍,尚武事。琰友人公孫方早卒,琰撫其孤息,若己子。

又曰:陳矯,字季弼,爲郡功曹。過太山,太山守薛悌異之,結爲親友。戲嶠曰:「以郡吏交二千石,不亦可乎!」悌後爲魏郡及尚書令,皆代矯。

《魏略》曰:趙歧,字台卿。藏匿避難,買餅市中。孫嵩見歧非常人,呼而問之,遂與俱歸。嵩先入,白母曰:「出行乃得死友。」迎上堂,享之極欣,藏歧復壁中。

又曰:華歆,字子魚,平原人。靈帝時與北海邴原、管寧俱游學,三人相善,故時人號三人爲龍,謂原爲龍腹,寧爲龍尾,歆爲龍頭。

《魏氏春秋》曰:嵇康寓居河內,與之游者,未嘗見其喜慍之色。與陳留阮籍、河內山濤、向秀、藉兄子咸、琅琊王戎、沛人劉伶相與友善,游于竹林,號曰七賢。

《吳志》曰:孫策創業,命張昭爲長史,撫軍中郎將,升堂拜母,如比肩之舊。文武之事,一以委昭。

又曰:吳范,字文則。與親故交接有終始。素與魏騰同邑相善爲交。滕嘗有罪,吳主權責怒甚,敢有諫者處死,范謂滕曰:「與汝偕死。」滕曰:「死而無益,何死?」範曰:「安能慮此,坐觀汝耶!」乃髡頭自縛詣門下,使鈴下以聞。鈴下不敢,曰:「必死不可!」範曰:「汝有子耶?」曰:「有。」曰:「使汝爲吳範死,子以屬我。」鈴下曰:「諾。」乃排閣入。言未卒,權大怒,欲投以戟。逡巡出走,範因突入,叩頭流血,言與涕幷。良久,權意釋,免滕。

又曰:周瑜,長壯有姿貌。孫堅興義兵討董卓,徙家于舒。堅子策與同年,獨相友善,瑜推道南宅以舍策,升堂拜母,有無共通。

又曰:魯肅,字子敬,臨淮東城人。周瑜知其奇也,遂相親結,定僑、札之分。

又曰:魯肅代周瑜之當陸口,過呂蒙屯下。肅意尚輕蒙,或說肅曰:「呂將軍功日顯,不可以故意待也,君宜順之。」肅遂往詣蒙,酒酣,蒙問肅曰:「君受重任,與關羽爲鄰,將何計略,以備不虞?」因爲畫五策。肅于是越席就之,拊其背曰:「呂子明,吾不知卿才略所及乃至于此。」遂拜蒙母,結友而別。

《吳錄》曰:張溫,字惠恕。英才瑰偉,遂以禮躬延見召,對詞雅淹潤。帝攻容前席拜中郎,聘蜀,與諸葛全結金蘭之好焉。

《蜀志》曰:馬謖音縮。字幼常。才氣過人,好論軍計。謖臨終與諸葛亮書曰:「明公視謖猶子,謖視明公猶父,願深殛鯀興禹之義,使平生之交不虧此,謖雖死無恨于黃泉也。」于時十萬之衆爲之流涕。亮自臨祭,待其孤遺若平生。

又曰:張裔字君嗣,蜀郡成都人也。少與犍爲楊恭友善,恭早死,遺孤未數歲,裔分居事恭母如母。恭息長大,爲之娶妻,買田宅産業,使立門戶。

又曰:楊戲,字文然。爲人篤于舊故,與巴西韓儼、黎韜童幼相親,後儼痼疾廢頓,韜無行見捐,戲經紀振恤,恩好如初。

《晋書》曰:王龔,字孝伯。清操過人,才地自負,恒有宰相之望。與王沉齊名,友善。

又曰:桓溫,字玄子,宣城太守彝之子也。與庾翼友善,恒相期以寧濟之事。翼薦溫於明帝曰:「桓溫少有雄略,願勿以常人遇之。」

又曰:陸機,吳人也。文章冠代。至太康末與弟造太常張華。華素重其名,如舊相識,曰:「伐吳之役,利獲二俊。」

又曰:周馥,字祖宣。馥少與友人成公簡齊名,俱起家爲諸王友學。

又曰:紀瞻慎行好施,老而彌篤。少與陸機兄弟相親善。及機被誅,瞻恤其家,及嫁機女,資送同于所生。

又曰:鄭袞,字叔林。榮陽開封人也。少孤,隨叔父渾避難江東。時華歆爲豫章太守,渾往依之,歆素與袞父泰友善,撫養袞如己子。

《晋中興書》曰:郗超所交皆一時秀美,雖寒門後進亦拔而友之。死之日,貴賤操筆爲誄者四十餘人。其爲物所宗貴如此。

又曰:胡毋輔之,字彥國。少擅高名。有王尼者,出寒微,輔之、庾顗、王澄等,共爲美談。尼以門役送護軍府,輔之等乃賫羊酒詣門。吏以聞護軍,曰:「諸名士以羊酒來,當有以。」既入,先過尼,尼已給府養馬,輔之等坐厩下,與尼炙羊飲酒而去,竟不見護軍。護軍大驚,乃與尼長假。

又曰:東甌沃壤,名士多樂居之,太傅謝安未仕時,亦居東土,共王羲之、孫卓、李充、許詢、道林,皆文義冠世,共相友昵。

又曰:魯公賈謐參管朝政,京洛人士無不傾心。渤海石崇之徒,年皆長謐,幷以文才降節事謐,共相朋昵,號曰二十四友。

又曰:羊曼,字祖延。頽縱弘狂,飲酒誕節。與溫嶠、庾亮、阮放、桓彝同志友善,幷爲中興名臣。時州里稱陳留阮放爲弘伯,高平郗鑒爲方伯,太山胡母輔之爲達伯,濟陰卞爲裁伯,陳留蔡謨爲朗伯,陳留阮孚爲誕伯,高平劉綬爲委伯,而曼爲<黑沓>伯,凡八伯,蓋擬古之八俊。

又曰:薛兼與同郡紀瞻、廣陵、閔鴻、吳郡顧榮、會稽賀循同志友善。初入洛,司空張磺見而嘆息曰「南金也」。

又曰:華譚所友人袁甫者,字公胄,曆陽人。少能言議,與譚齊名,友善。太安中入洛,譚與甫書曰:「誠以枯澤非應龍之淵,棘林非鸞鳳之窟。昔食其自匿監門,非高祖不長揖;孔明骨稼南陽,非劉氏不馳驅。望雲霄而遇翮,見鴻漸之輕羽;瞻長途而高鳴,知騏驥之迅足。」

又曰:王少而不羈,不爲鄉閭所齒。晚節克修,遂有風流美譽,與沛國劉惔齊名、友善。時人以比袁耀卿,惔比荀奉倩。

何法盛《晋中興書》曰:庾翼,字雉恭。時京兆杜、陳郡商浩幷才名冠世,而翼弗之重,每語人曰:「此輩宜束之高閣,俟天下平然後議其所任耳。」惟與桓友善,在總角之中,便相期終始。

又曰:肅祖之在東宮,與溫嶠、庾亮幷布衣之好。

《晋陽秋》曰:陸抗、羊祜、推僑,札之好。抗嘗遺佑酒,佑亦饋抗藥,各推心服之。

 人事部四十七 ↑返回頂部 人事部四十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