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事部六十三 太平御覽
卷四百二十三.人事部六十四
人事部六十五 

编辑

《易·謙卦》曰:《謙》亨。君子有終。吉。彖曰:「天道下濟而光明,地道卑而上行,天道虧盈而益謙,地道變盈而流謙,鬼神害盈而福謙,人道惡盈而好謙。謙,尊而光,卑而不可逾,君子之終也。」《象》曰:地中有山,《謙》。君子以裒多益寡,稱物平施。初六:謙謙君子,用涉大川,吉。六二:鳴謙,貞吉。九三:勞謙君子,有終,吉。六四:無不利謙。上六:鳴謙,利用行師,征吉。《易》下系曰:「謙,德之柄也。」

《尚書》曰:滿招損,謙受益。

《左傳·莊公》曰:齊侯使敬仲爲卿。辭曰:「羈旅之臣,敢辱高位,以速官謗,敢以死告。」

又《成上》曰:晋與齊戰而勝歸,範文子後入。武子曰:「無爲吾望爾也。」對曰:「師有大功,國人喜以逆也。先入必屬耳目,是代帥受名,故不敢。」武子曰:「吾知免矣。」

漢書》曰:張安世兄賀爲掖庭令,而宣帝以皇曾孫收養掖庭。賀視養拊循,恩甚密焉。上追思賀恩,欲封其冢爲恩德侯,置守冢戶二百家。安世深辭賀封,又損守冢戶,上曰:「吾自爲掖庭令,非爲將軍。」安世乃止。

又曰:于定國爲人謙恭,尤重經術,士雖卑賤,徒步,定國皆與均禮。

又曰:玄帝即位,徵孔霸爲師,賜爵關內侯。霸爲人謙退,不好權勢,常爵位泰過,何德以堪之?霸讓位自陳。上深知其志誠,乃弗用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:北海靖王睦,顯宗之在東宮,尤見幸。而睦性謙恭好士,名儒宿德,莫不造門。永平中,法憲頗峻,睦乃謝絕賓客,放心音樂。歲終,遣中大夫奉壁朝賀,召而謂曰:「朝廷設問寡人,大夫將何辭對?」使者曰:「大王忠孝慈仁驚賢樂士,臣雖螻蟻,敢不以實?」睦曰:「籲,子危我哉!此乃孤幼時進趨之行也。大夫其對以孤襲爵已來,志意衰惰,聲色是娛,犬馬是好。」使者受命而行。

又曰:李通娶寧平公主,爲大司空。通性謙恭,常避權勢。謝病不視事。

又曰:馮異,字公孫,爲人謙退,與諸將相逢,輒引車避道。每止頓,諸將共論功伐,異常屏止樹下,軍中號「大樹將軍」。

又曰:鄧騭兄常居禁中,騭謙退,不欲久在內,連求還第,太后乃許。

又曰:樊弘爲人謙慎,常誡其子曰:「富貴盈溢,未有能終者。」及病困,車駕臨問所欲言,弘頓首自陳:「無功享食大國,願還壽張,食小鄉亭。」上悲傷其言而不許。

又曰:梁商朝廷敬憚,其委任自前世外戚見禮過尊顯所未曾有。商門無駐馬請謁之賓,謙虛挹損,九命彌恭,漢興已來,妃後之家亦無商比。

《晋書》曰:羊祜開府累年,謙讓不辟士,始有所命,會卒,不得除署。

《宋書》曰:劉懷慎,武帝北伐,以爲中領軍,宿衛輦轂。雖名位優重,而恭恪愈至,每所之,造位任不逾己者,皆束帶門外下車,其謹退類如此。

又曰:蒯恩,字道恩,以戰功封新寧縣男。武帝北伐,留恩侍衛世子,命朝士與之交。恩益自謙損,與人語常呼官位,自稱鄙人。撫士卒,甚有恩紀。

又曰:臨川王義慶,爲平西將軍、荊州刺史。荊州居上流之重,資實兵士居朝廷之半。義慶以宗室令美,故特有此授。性謙虛,始至及去,迎送物幷不受。

又曰:彭城王義康,與王弘共輔朝政。弘既多疾,且每事推謙自省,內外衆務,一斷之義康。

又曰:建平王弘,爲人謙儉周慎,禮賢接士,明達政事,上甚信仗之。轉尚書令。

《唐書》曰:李藩以張建封在徐州,辟爲從事,居幕中,謙謙未嘗論細微。

《會稽典錄》曰:陳瑞,字文象,世爲縣卒,瑞謙恭敬讓。及其居二千石,九卿位,少年童竪拜者,皆正朝服與之抗禮。若疾病不能答拜,輒拊頰以謝之。

《新序》曰:晋人伐楚。楚大夫請擊之。莊王曰:「先君在時,晋不代楚。及孤之身,而晋伐楚,是孤之過。如何其辱諸大夫!」大夫曰:「是臣之罪,請擊之。」莊王俯泣,起拜諸大夫。晋人聞之曰:「君臣爭以過爲在己,上下一心,三軍同力,未可攻也。」還師而歸。

袁彥伯《明謙》曰:賢人君子,推誠以存禮,非降己以應世;率心以成謙,非匿情以同物。故侯王以孤寡饗天下,江海以卑下朝百川。《易》曰:「天道下濟而光明,地道卑而上行。」老子曰:「高以下爲基,貴以賤爲本。」此之謂乎。

讓上编辑

《尚書·舜典》曰:諮!四岳:有能奮庸熙帝之載,使宅百揆亮采,惠疇?「僉曰:「伯禹作司空。」帝曰:俞。諮!禹:汝平水土,惟時懋哉!禹拜稽首,讓于稷、契暨皋陶。帝曰:「疇若予工?」工,百工也。僉曰:「垂哉!」垂,臣名也。帝曰:「俞,諮垂,汝作共工。」垂拜稽首,讓于殳斨暨伯與。帝曰:「俞。往哉!汝諧。」帝曰:「疇若予上下草木鳥獸?」僉曰:「益哉!」帝曰:「俞。諮益,汝作朕虞。」虞,掌山澤,官名。益拜稽首,讓于朱虎、熊羆。朱虎、熊羆,二臣也。帝曰:「俞,往哉!汝諧。」帝曰:「諮,四岳!有能典朕三禮?」僉曰:「伯夷!」伯夷,臣名。帝曰:「俞,諮!伯,汝作秩宗。」秩宗,舉效廟之臣。伯拜稽首,讓于夔、龍。

《毛詩·魚藻角弓》曰:民之無良,相怨一方,受爵不讓,至于己斯亡。

《周禮·地官上·大司徒》曰:以陽禮教讓,則民不爭。

《禮記·曲禮》曰:博聞强識而讓,尊善行而不怠,謂之君子。

又《曲禮》曰:君子恭敬撙節,退讓以明禮。

又《坊記》曰:故貴賤有等,衣服有別,朝廷有位,則民有所讓。子云:「君子辭貴不辭賤,辭富不辭貧,則亂益亡。」子云:「觴酒豆肉,讓而受惡,民猶犯齒。衽席之上,讓而坐下,民猶犯貴。朝廷之位,讓而就賤,民猶犯君。」子云:「君子貴人而賤己,先人而後己,則民作讓。」

又《祭義》曰:天子有善,讓德于天。諸侯有善,歸諸天子。卿大夫有善,薦于諸侯。士、庶人有善,本諸父母。

又《儒行》曰:儒有衣冠中,動作慎;其大讓如慢,小讓如僞,大則如威,小則如愧。

又《鄉飲酒》曰:三揖至于階,三讓以賓升。月者三日則成魄,三月則成時,是禮有三讓。

《左傳·隱公》曰:宋穆公疾,召大司馬孔父而屬殤公焉,曰:「先君舍與夷而立寡人,先君,穆公兄宣公也。與夷,宣公子,即所屬殤公也。寡人弗敢忘。若以大夫之靈,得保首領以歿,先君若問與夷,其將何辭以對?請子奉之,以主社稷。」對曰:「群臣願奉馮也。」馮,穆公子莊公。公曰:「不可。先君以寡人賢,使主社稷,若弃德不讓,是廢先君之舉也。」

又《僖上》曰:齊侯使管夷吾平戎于王,使隰朋平戎于晋。王以上卿之禮饗管仲,管仲辭曰:「臣,賤有司也,有天子之二守國、高在。若節春秋來不承王命,何以禮焉?陪臣敢辭。」王曰:「舅氏,余嘉乃勛,應乃懿德,謂督不忘。往踐乃職,無逆朕命?」管仲卒受下卿之禮而還。君子曰:「管氏之世祠也宜哉!讓不忘其上。」

又曰:宋桓公疾,太子茲父固請,曰:「目夷長且仁,君其立之。」茲父,襄公也。目夷,茲父庶兄子魚也。公命子魚,子魚辭曰:「能以國讓,仁孰大焉?臣不及也。且又不順。」立庶不順禮。遂走而退。

又《文上》曰:穆伯如齊,始聘,禮也。凡君即位,卿出幷聘,踐修舊好,要結外援,好事鄰國,以衛社稷,忠信卑讓之道也,忠,德之正也;信,德之固也;卑讓,德之基也。

又《宣上》曰:鄭人立子良,辭曰:「以賢則去疾不足,以順則公子堅長。」乃立襄公。

又《成下》曰:諸侯將見子臧于王而立之,子臧辭曰:「前《志》有之,曰:聖達節,次守節,下失節。爲君,非無節也。雖不能聖,敢失守乎?」遂逃,奔宋。

又《襄上》曰:晋韓獻子告老。公族穆子有廢疾,將立之。辭曰:「《詩》曰:『豈不夙夜,謂行多露。』無忌不才,讓,其可乎?請立起也!」無忌,穆子名。起,無忌弟宣子也。

又《襄十三》曰:晋侯使士丐將中軍,辭曰:「伯游長。伯游,荀偃。昔臣習于知伯,是以佐之,非能賢也。請從伯游。」使荀偃將中軍,士丐佐之。使韓起將上軍,辭以趙武。又使欒,辭曰:「臣不如韓起,韓起願上趙武。君其聽之!」使趙武將上軍,韓起佐之。欒將下軍,魏絳佐之。晋國之民,是以大和,諸侯遂睦。君子曰:「讓,禮之主也。范宣子讓,其下皆讓。欒爲汰,弗敢違也。」

又《襄十四》曰:吳子諸樊既除喪,將立季札。札,諸樊少弟。季札辭曰:「曹宣公之卒也,諸侯與曹人不義曹君,將立子臧。子臧去之,遂弗爲也。札雖不才,願附于子臧,以無失節。」固立之弃其室而耕。乃舍之。傅言,季札之讓月明,吳兄弟相傅。

又《襄二十六年》曰:鄭伯賞入陳之功。饗子展,賜之先輅三命之服,先八邑。賜子産次輅再命之服,先六邑。子産辭邑,曰:「自上已下,降殺以兩,禮也。臣之位在四,且子展之功也。臣不敢及賞,請辭邑。」公固與之,乃受三邑。公孫揮曰:「子産其將知政矣!讓不失禮也。」

《論語》曰:能以禮讓爲國乎?何有?不能以禮讓爲國,如禮何?

又曰:子曰:「太伯其可謂至德也已矣,三以天下讓,民無得而稱焉。」

《孝經》曰:先之以敬讓而民不爭。

《國語》曰:狐毛卒,使趙衰代之。辭曰:「城濮之役,先且居之佐軍也善。先且居,晋大夫行軫子也。軍伐有賞,善君有賞,能其官有賞。且居有三賞,不可廢也。且臣之倫,箕鄭、胥臣、先都在。」倫輦也,三子皆晋大夫也。乃使先且居佐上軍。公曰:「趙衰三讓,其所讓,皆社稷之衛也。廢讓是廢德也。」以趙衰之故,蒐于清原作五軍,清原之蒐在魯僖三十年也。使趙衰將新上軍,箕鄭佐之;胥臣將新下軍,先都佐之。

又曰:君子急病讓夷。

又曰:齊桓公自莒反于齊,使鮑叔牙爲宰。辭曰:「臣不若夷吾者有五:寬惠愛民,臣不若也;治國家不失其柄,臣不若也;忠信可結于百姓,臣不若也;制禮義可法于四方,臣不若也;執桴鼓立于軍門,使百姓皆加勇,臣不若也。」

又曰:晋悼公使張老爲卿,辭曰:「臣不如魏絳。」乃使魏絳佐新軍。

《家語》曰:虞、芮二國爭田而訟,連年不决。相謂曰:「西伯仁人,文王。蓋往質焉。入其境,則耕者讓畔,行者讓路;入其朝,則士讓于大夫,大夫讓於卿。」虞芮之君曰:「吾儕小人,不可以入君子之朝。」遂自相與成,以其所爭爲閑田。

史記》曰:吳太伯,弟仲雍,皆大王之子,季曆之兄也。季曆賢,又生聖子曰昌,大王欲立季曆以及昌,于是太伯、仲雍二人奔荊蠻,文身斷發,示不可用,以避季曆。

又曰:太尉周勃立代王,代王曰:「奉高帝宗廟,重事。寡人不佞,不足以稱宗廟,寡人不敢當。」群臣皆伏固請。代王西向讓者三,南向讓者再。

又曰:魯連既說秦軍,秦軍爲却。平原君欲封魯連。魯連辭謝者三,終不肯受。平原君乃置酒,酒酣,起,前,以千金爲魯連壽。連嘆曰:「所貴天下之士者,爲人排難解紛而無取也。即有取者,是商賈之事,連不忍爲也。」遂辭而去,終身不復見。

又曰:董偃在館,陶主家兒戲博殿下。主伏檻觀之,偃負則饒人,勝則有讓,主益奇之。

又曰:伯夷、叔齊,孤竹君之子也。父欲立叔齊,乃讓伯夷。伯夷曰:「父命也!」遂逃去。

漢書》曰:文帝初立,以陳平爲相。太尉勃,親以兵誅呂氏,功多。平欲讓勃位,乃謝病。文帝怪平病,問之。平曰:「高帝時,勃功不如臣,及誅諸呂,臣功亦不如勃,願以相讓勃。」

又曰:袁盎謂文帝曰:「陛下至代邸,西鄉讓天子者三,東讓天子者再。夫許由一讓,而陛下五以天下讓,過許由四矣。」

又曰:龔遂爲渤海太守數年。上遣使者徵遂,議曹王生願從太守會。遂引入宮,王生醉從,呼曰:「願有所白。」遂問其故,王生曰:「天子即問君何以治渤海,君不可有所陳,宜曰皆聖主之德,非小臣之力也。」上果問以治狀,遂對如王生言。天子怪其有讓,嘆曰:「君安得長者之言而稱之?」遂因前曰:「臣非知此,乃臣議曹教臣也。」

又曰:武帝屬霍光以輔少主,光讓金日磾,日磾曰:「臣外國人,且使匈奴輕漢。」于是遂爲光副。

又曰:韋賢薨,子玄成當爲嗣。玄成心知其兄非賢,雅意欲讓,即佯狂。丞相御史遂以玄成實不病,劾奏之。有詔勿劾引拜,玄成不得已受侯爵。

 人事部六十三 ↑返回頂部 人事部六十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