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事部七十七 太平御覽
卷四百三十七.人事部七十八
人事部七十九 

勇五编辑

盛弘之《荊州記》曰:襄陽城北,河水極深,先有蛟,年常爲害。太守鄧遐,氣果謙人,拔劍入水,蛟繞其足,遐因揮劍截蛟數段,流血丹水,自此無復蛟患。

干寶《搜神記》曰:東越閩中有虛領,高數十里。下北隰中有大蛇,長七八丈,大十餘圍,常病都尉及長吏。下夢巫覡,欲得啖童女。常八月朝祭送蛇穴,蛇輒吞之,已用九女。將樂縣李誕有小女名寄,應募而行。乃請好劍、咋蛇犬,作數斛糍,疾資切。蜜灌之,以置穴口。蛇出,頭大如囷,目如二尺鏡,先啖糍,寄便放犬嚙蛇,以劍斫殺,得九女髑髏。越王乃以寄爲後。

《漢末英雄記》曰:公孫瓚,除遼東屬國長史,連津_寇,每有驚,輒厲色憤怒,如赴仇敵,望塵奔,繼之夜戰。虜識瓚聲,憚其勇,莫敢犯之。與《魏書》語別,故兩出。

《越絕書》曰:越王請臣于吳,吳王許之。子胥大怒,目若夜光,聲若哮虎,曰:「此越未戰而服,天以賜吳,其逆天乎!臣惟君王急制之。」吳王不聽,遂許之。

又曰:闔閭惡王子慶忌,問于伍子胥,子胥曰:「臣有所厚于國,其人細小也,曰要離,臣嘗見其辱壯士灾丘䜣。䜣東海上人也,爲齊王使于吳,過淮津欲飲馬,水神出取灾丘䜣,䜣大怒,偏袒操劍入水與戰,殺兩蛟一龍,連日乃出,眇其左目。遂之吳,會于友人之座。䜣恃其與神戰之勇,輕士大夫。要離與之對座,即謂之曰:'吾聞勇士之戰也,與日戰者不移表,與鬼戰者不旋踵,與人戰者不達聲,生往死還,不受其辱。今子與神戰于泉水之中,亡馬失禦,又受眇目之病,形殘名辱,勇士所耻,自驕于友人之旁,何其忍負也?'于是,灾丘䜣卒于結恨勢怒,未及有言,座衆分解,灾丘䜣宿怒遣恨,冥,往攻要離。要離戒其妻曰:'曩日吾辱壯士灾丘䜣于大衆之座,彼勇士,有受不還報答之怒,餘恨忿志,冥必來矣,慎毋閉門。'灾丘䜣果往,入門不閉,登堂不關,入室不守,放發僵臥,䜣乃手拔劍而捽要離,曰:'子有三當死之過,子知之乎?'要離曰:'吾不知也。'菑丘䜣曰:'子辱吾于大座之衆,一死也;歸不閉門,二死也;臥不守衛,三死也。子有三死之過,雖欲勿怒,其得乎哉!'要離曰:'吾無三死之過,子有三不肖之愧,子知之乎?'菑丘䜣曰:'吾不知。'要離曰:'吾辱子于千人之衆,子不報答,是一不肖也。入門不駭,登堂無聲,是二不肖也。先拔劍,手持頭乃敢有言,是三不肖也。子有三不肖之愧而欲滅我,豈不鄙哉!'于是,灾丘䜣仰天嘆曰:'吾之勇也,人莫敢有,訾吾者若斯,要離乃加吾之上!'此天下壯士也。」

劉彥明《敦煌實錄》曰:索苞有文武材,舉孝廉,除郎中,每征伐克敵,勇冠三軍,時人比之關羽。宋澄于金城,爲步羌三千人所圍,窮守孤堆,垂當破沒,苞以完騎五千,奮劍突陣,徑入與澄對坐,捶頭拊掌大笑。羌皆佩盾、擢刀四面直前。苞謂澄曰:「君但安心,觀我擊之。」乃除彄弓接矢,繞捶射之,莫不應弦而倒,皆陷盾通中,立殺三十餘人,創夷者百計,羌即散走。稱神。

《嚴玄三將論》曰:王剪爲秦將滅燕,燕王喜奔逃東夷。秦王曰:「齊楚何先?」李信曰:「楚地廣,齊地狹,楚人勇,齊人怯,請先從事于易。」

袁准《正論》曰:兵有三勇:主愛其民者勇,有威刑者勇,賞信于民者勇。故仁愛加于下,則有必死之民。

劉向《新序》曰:田恒將弑君,勇士六人劫子川捷,曰:「子與我,請分齊之半以予子;不吾與,今此是已。」子川捷曰:「子之欲與我也,以我爲知乎?臣弑君,非知也;以我爲仁乎?見利而倍君,非仁也;以我爲勇乎?劫我以兵,懼而與子,非勇也。使吾無此三者,與子,無恒矜子;若有此三者,終不從夫子。」乃舍之。

又曰:勇士一呼,三軍皆辟易,士之誠也。夫勇士孟賁,水行不避蛟龍,陸行不避虎狼,發怒吐氣,聲響動天,至其死矣,頭行斷絕。夫不用仁而用武,當時雖快,身必無後,是以孔子勤勤行仁。

又曰:齊遣淳于髡到楚。髡爲人短小,楚王甚薄之。謂之曰:「齊無人耶?而使子來,子何長也?」髡對曰:「臣無所長,腰中七尺之劍,欲斬無狀王。」王曰:「止,吾但戲子耳。」與髡共飲酒。

又曰:秦王以五百里地封鄢陵君,鄢陵君辭不受,使唐且謝秦王,王忿然變色,怒曰:「未嘗見天子之怒乎?」且曰:「臣未嘗見。」王曰:「夫天子之怒,伏尸百萬,流血千里。」且曰:「大王亦嘗見布衣韋帶士之怒乎?」王曰:「布衣韋帶士之怒,解冠徒跣,以頭搶地耳,何難知者?」且曰:「此乃庸夫庶人之怒耳,非布衣韋帶士之怒也。夫專諸刺王僚,彗星襲月,奔星晝出;要離刺王子慶忌,倉鷹擊于臺上;聶政刺韓王,白虹貫日。此三者皆布衣怒也。與臣將四士,無怒則已,一怒伏尸二人,流血五步。」即案其匕首,起視秦王曰:「今將是矣。」王色變長跪曰:「先生就坐,寡人喻矣。」鄢陵獨以五十里在者,徒用先王故乎?史記》鄒陽上書曰:白起長平之謀,太白食昂;荊軻慕燕丹之義,白虹貫日。

又曰:林既衣韋衣而朝齊景公。景公曰:「此君子之服耶?小人之服耶?」林既作色曰:「夫服事何足以揣士行乎?昔荊爲長劍危冠,令尹子西出焉;齊桓短衣而遂溝之冠,管仲、隰朋出焉;越文身剪發,范蠡、大夫種亦出焉;西戎左衽而組結,由餘亦出焉。如君言衣大裘者當大號,衣羊裘者當羊鳴,今君衣狐裘而朝得無爲變乎?」景公曰:「子自以爲勇悍乎?」曰:「登高臨危而目不眴而足不淩者,此工匠之勇悍也。入深泉取蛟龍,拘黿而出者,此漁夫之勇悍也。入深山刺虎豹抱熊而出者,此獵夫之勇悍也。夫下難斷頭裂腹暴骨流血中野者,此武士之勇悍也。今臣居廣廷,作色而辯,以犯生君之怒,前雖有乘軒之賞,未爲之動也,後雖有斧鑕之威,未爲之恐也,此既之所以爲勇悍也。」

劉敬升《異苑》曰:荊州上明江浦常有蛟,浴汲者死不脫歲。升平史陳郡鄧遐,字應延,素勇健,憤而入水覓蛟,得便與拳,即曳著岸,欲斫殺。母語云:「蛟是神物,寧忽殺之,今可咒,令勿復爲害。」遐咒而放焉,自茲迄今,絕無此患。盛弘之《荊州記》云:「揮劍截蛟,血流舟水。」餘同。

《太公六韜》曰:大勇不勇。

又曰:以死取人謂之勇。

又曰:文王問太公曰:「守士奈何?」公曰:「危之而不恐者,勇也。」

又曰:武王問太公曰:「陳士之道奈何?」太公曰:「軍中有大勇暴强者,聚爲一卒,名曰陷陳之士;有枝格强良多力,能潰破金鼓,絕滅旌旗者,聚爲一卒,名曰勇力之士。」

《老子》曰:勇于敢則殺,勇于不敢則禍攏

《莊子》曰:孔子游于宋,匡人圍數匝而弦歌不輟,子路入見,問曰:「圍者數重,弦歌不輟,何也?」子曰:「由來,吾語爾。夫水行不避蛟龍者,漁父之勇也。陸行不避兕虎者,獵夫之勇也。白刃交于前,視死若生者,烈士之勇也。知窮之有命、知勇之有時、臨大難而不懼者,聖人之勇也。由處矣!吾命有所制矣!」無幾何,持甲者進,辭曰:「以爲陽虎,故圍之。今非,請辭而退。」

又曰:田光答太子曰:「竊觀太子客,無可用者:夏扶,血勇之人,怒而面赤;宋臆,脉勇之人,怒而面青;武陽,骨勇之人,怒而面白。光所知荊軻,神勇之人,怒而色不變。」

又曰:闔廬試其民于五湖,劍皆加于肩,地流血,幾不可止。

又曰:大勇不鬥,大兵不寇。

又曰:齊之好勇者,其一人居東郭,其一人居西郭。卒然相遇於途,曰:「姑相與飲乎?」觴數行曰:「姑求肉乎?」一人曰:「子肉也,我肉也,尚胡求肉?」於是酒而已。因抽刀而相啖,至死而止。勇若此,不若無勇。

又曰:齊莊公時,有士曰賓卑聚,夢有壯士,白縞之冠,束布之衣,素屨墨劍,從叱之,唾其面,惕然而寤,徒夢也。明,召其友而告之曰:「吾少好勇,年六十而無所挫辱;今夜辱,吾將索之。得之則可,不得將死之。」每朝立乎衢,三日不得,退而自殺。

又曰:兵,天下之凶器也;勇,天下之凶德也。舉凶器行凶德,由不得已也。

《呂氏春秋》曰:荊有佽飛者,得寶劍于江幹,遂還反,涉江至于中流,有兩蛟夾繞其船。佽飛曰:「子嘗見兩蛟繞船而活者乎?」船人曰:「未之嘗見也。」佽飛攘臂祛衣拔寶劍曰:「此江中之腐肉朽骨也。」持劍赴江刺蛟,殺之而復上船,舟中之人皆得禍攏荊王聞之,仕以執圭。

《抱朴子》曰:赴白刃而忘生,格兕虎于穀者,勇人也。

《韓子》曰:越勾踐欲民輕死。出見怒蛙,乃爲之軾曰:「爲其有氣故也。」明年,民以頭獻十餘人。由此觀之,譽足殺人矣。

《孟子》曰:晋有馮婦者,善搏虎。野有衆搏虎,虎負隅莫敢攖,馮婦趁而迎之,攘臂而下車,衆皆悅之。趙歧曰:馮,姓;婦,名也。

又曰:梁惠王曰:「寡人有疾,寡人好勇。」孟子對曰:「王請無好小勇。撫劍疾視,曰:「彼惡敢當我哉!此匹夫之勇,敵一人者也。《詩》云:'王赫斯怒,爰整其旅。以遏徂莒,以篤周祜,以對于天下。'此文王之勇也。一人衡行于天下,武王耻之,此武王之勇也。武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,今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,民惟恐王之不好勇也。

楊雄《法言》曰:或問勇,曰:「軻也。」曰:「何軻也?」曰:「軻也者,謂孟軻。若荊軻,君子盜諸?」或問孟軻之勇,曰:「勇于義,而果于德,不以貧富、貴賤、死生動其心。於勇也,其庶乎?」

《孫卿子》曰:有三勇:上不修亂世之君,下不修亂世之民,無貧窮富貴。天下知之,則欲與天下共樂;不知之,則塊然獨立天地之間而不畏,是上勇也。禮恭意儉,輕貨惟賢,有不肖者敢授而廢之,是中勇也。輕身重貨,以斯勝人爲意,是下勇也。

《尸子》曰:孟賁曰:「生乎勇乎?曰勇;貴乎勇乎?曰勇;富乎勇乎?曰勇。三者,人之所難,而皆不足以易勇,此其所能懾三軍,服猛獸者也。」

又曰:田成子問勇,顔歜聚之答也不敬。田子之僕填劍曰:「更言則生,不更則死。」歜聚曰:「以死爲有知,今吾生是也。是吾所以懼汝而反以懼我。」

又曰:聖人畜仁而不主仁,畜知而不主知,畜勇而不主勇。昔者齊桓公脅于魯君,而獻地百里;勾踐脅于會稽,而身宦之三年;襄子脅于知伯,而以顔爲愧。其卒,桓公臣魯君,勾踐滅吳,襄子以知伯爲戮,此謂勇而能怯者也。

《慎子》曰:有勇不以怒,反與怯均也。

《胡非子》曰:夫曹劌,匹夫徒步之士,布衣柔履之人也。惟無怒,一怒而劫萬乘之師,存千乘之國,此謂君子之勇,勇之貴者也。

又曰:屈將子好勇,見胡非而問曰:「聞先生非鬥,有說則可,無說則死。」胡非曰:「吾聞勇有五等:夫負長劍,赴蓁薄,折兕豹,搏熊羆,獵徒之勇也;負長劍,赴深泉,折蛟龍,搏黿鼉,漁人之勇也;登高危之上,鶴立四望,顔色不變,陶匠之勇也;若迕視必殺,立刑之勇也。昔齊桓公伐魯,曹劌聞之,觸齊軍,見桓公曰:臣聞君辱臣死,君退師則可,不退則臣以血濺君矣。桓公懼。管仲曰:許與之盟而退。夫曹劌匹夫,一怒而却齊侯之師,此君子之勇;晏嬰匹夫,一怒而沮崔子之亂,亦君子之勇也。五勇不同,公子將何處?」屈將悅,稱善,乃解長劍,釋危冠,而請爲弟子焉。

《淮南子》曰:桀之力,申鈎索鐵,揉金椎,移大犧。水殺黿鼉,陸搏熊羆,然湯革車三百乘,困之鳴條,禽之焦門。由此觀之,則勇不足以爲天下矣。知不足以恃,勇不足爲强。

張華《博物志》曰:膾育之勇。

劉義慶《徐州先賢贊》曰:徐盛,字文響,琅琊莒人也。遭亂客居吳,以敦直、勇氣聞。魏王出濡須,孫權每選出戰者,盛常在前。魏嘗大出橫江,盛與諸將俱赴討。時乘艦遇風,落岸下,諸將恐懼,未有出者,盛獨將上斫賊,賊三披走,所傷殺甚衆,風止得還。權大壯之。

應璩《與許子俊書》曰:足下以方剛之盛年,應不羈之勁勇,將發虓虎之威,致霜雪之誅,擒吳梟蜀,定功萬里,而劉備不下山,孫權不出水,武力不奮,猛氣畜勇,其毒如何?

《蔡謨書》曰:祖士稚,昔葬雍丘城內。祖約在壽春時,賊據雍丘,約遣路永將數百人,夜緣入雍丘城戰,幷開墓扌詹喪,逾城出,徑還壽春。永之勇如此。

 人事部七十七 ↑返回頂部 人事部七十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