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事部一百二十五 太平御覽
卷四百八十五.人事部一百二十六
人事部一百二十七 

貧下编辑

《魏志》曰:崔林,字德,清河東武城人也。幼時宗族莫知,從兄琰異之。太祖定冀州,召除鄢長,貧無車馬,單步之官。太祖征壺關,擢爲冀州主簿。

又曰:華歆素清貧,祿以賑親戚,故家無擔石之儲。

又曰:鄧艾,字士載,義陽人。以口吃,不得作千佐。爲稻田守草吏。同郡吏憐其貧,資給甚厚,艾初不稍謝。每見高山大澤,輒規度指畫軍營處所,時人多笑焉。

《吳志》曰:呂範,字子衡,汝南人。有容觀姿貌。邑人劉氏,家富女美,範求之。母嫌,欲勿與。劉氏曰:「呂子衡寧當久貧者?」遂與之婚。

又曰:潘璋,字文,東郡人。性嗜酒,其家甚貧,好賖貸,輒言豪富必相還。孫權甚奇之。魏將夏侯尚南郡作浮橋,渡百里洲,璋于上流伐葦作簟,欲順風放火。簟成,尚使引退,璋遂爲平北將軍。

《晋書》阮咸,字仲容,陳留人。時俗七月七日曬衣裳,或宗族于庭羅列衣服,咸貧無物,乃脫犢鼻布礻昆以竹竿頭挂之,人問故,答曰:「不能免俗。」

《宋書》曰:武帝劉裕少時,其家大貧,與人傭賃。及登帝位,耕具猶存,幷衲布襖,幷令收掌以示子孫,令爲規戒。

又曰:江湛家甚貧約,不營財利,餉饋盈門,一無所受,無兼衣餘食。嘗爲上所召,值氵絺衣,稱疾經日,衣成然後赴。牛餓,馭人求草,湛良久曰:「可與飲。」

又曰:陶潜性嗜酒,而家貧不能恒得。親舊知其如此,或置酒招之,造飲輒盡,期在必醉,既醉而退,曾不吝情去留。環堵蕭然,不蔽風日,短褐穿結,簞瓢屢空,晏如也。

又曰:顔延之屏居里巷,不預人間者七載。中書令王球名公子,延之居常罄匱,球輒分財贍之。

《齊書》曰:王延之,清貧,居宇穿漏。褚淵往候之,見其如此,具啓明帝,帝即敕材官爲起三間齋屋。

又曰:虞玩之。太祖鎮東府,朝野致敬,玩之猶躡履造席。太祖取履視之,曰:「卿此履已幾載?」玩之曰:「著此履已二十年,貧竟不辦易。」太祖善之。

又曰:庾杲之,字景行,新野人。初爲駕部郎。清貧自業,食餐惟有韭菹、生菜。任彥嘗戲曰:「誰謂庾郎貧,食鮭常有二十七種菜。」王儉用爲長史,安陸侯蕭緬與儉書曰:「盛府玄僚實難其選,庾景行泛淥水,依芙蓉,何其麗也。」時人以儉府爲蓮花池,故緬書言之。官至御史中丞。

《梁書》曰:阮孝緒家貧無以爨,僮妾竊鄰人樵以繼火。孝緒知之乃不食,更令撤屋而炊,所居室惟有一林竹樹環繞。

《後魏書》曰:胡叟居家蓬室草戶,惟以酒自。常謂人曰:「我此生活,似勝焦先。」光不治産業,饑貧不以爲耻。養子字螟蛉,以自給養。每至貴勝之門,恒乘一牛。作布囊,容三四升,飲啖醉飽,便盛餘肉餅以付螟蛉。見車馬榮華,視之蔑如也。

《隋書》曰:張仁詡,州縣以其貧素,將加賑恤,輒辭不受。每閑居,從容長嘆曰:「老冉冉而將至,恐修名之不立!」以如意擊幾,皆有處所,時人方之閔子騫、原憲。

又曰:虞世基,陳滅歸國,爲通直郎,直內史省。貧無産業,每傭書養親,怏怏不平。嘗爲五言以見意,情理凄切,世以爲工,作者莫不吟咏。

又曰:房彥謙居官所得俸祿,皆以周恤親友,家無餘財,車服器用,務存素儉。自少及長,一言一行,未嘗涉私,雖致屢空,怡然自得。嘗從容獨笑,顧謂其子玄齡曰:「人皆因祿富,我獨以官貧。所遺子孫,在于清白。」

又曰:許康佐擢進士第,以家貧母老,求爲知院官,人或輕怪,笑而不答。及母亡,服除不就侯府之辟。君子知其不擇祿養親之志也,故名益重。

又曰:李建,字杓直。家素清貧,無舊業,與兄造遜于荊南,躬耕致養,嗜學力文。

《六韜》曰:武王問太公曰:「貧富豈有命乎?」太公曰:「爲之不密,密而不富者,盜在其室。」武王曰:「何謂盜也?」公曰:「計之不熟,一盜也;收種不時,二盜也;取婦無能,三盜也;養女太多,四盜也;弃事就酒,五盜也;衣服過度,六盜也;封藏不謹,七盜也;井灶不利,八盜也;舉息就禮,九盜也;無事燃燈,十盜也。取之安得富哉!」武王曰:「善。」《說苑》同。

《列女傳》曰:黔婁妻者,魯黔婁先生之妻也。先生死,曾子與門人往吊之,見先生尸在牖下,覆以布被,手足不盡斂,覆頭則足見,覆足則頭見。曾子曰:「[B103]其被則斂矣。」妻曰:「[B103]之有餘,不如正之不足;且先生以不[B103],故至於此。」

又曰:齊女徐吾者,海上。貧婦人也與鄰婦人李吾之屬合燭相從績。徐吾最貧而燭數不屬,李吾謂曰:「徐吾燭數不屬,請無與夜。」徐吾曰:「是何言歟?今一室之中,益一人燭不爲益明,去一人燭不爲益暗,何愛東壁餘光!貧妾不蒙見愛之恩,長爲妾,不亦可乎?」莫之能應,遂復與夜。

《高士傳》曰:老萊子,楚人,耕蒙山之陽。以藿葭爲墻,蓬蒿爲室,枝木爲床,蓍艾爲席。

《東方朔別傳》曰:朔書與公孫弘借馬,曰:「朔當從甘泉,願僥吳厩之後乘。木槿夕死而朝生者,士亦不必長貧也。」

《李郃別傳》曰:公居貧而不好治産,有稻田三十畝,第宅一區。至京學問,常以賃書自給,爲人沉深弘雅,有大度。

《郭林宗別傳》曰:「林宗家貧,初欲游學,無資,就姊夫貸五千錢。乃遠至成皋從師受業,幷日而食,衣不蔽形。常以蓋幅自障出入,入則護前,出則掩後。

《邴原別傳》曰:原字根矩,年十一喪父,家貧早孤。鄰有書舍,原過其傍而泣。師問曰:「童子何悲?」原曰:「孤者易傷,貧者易感。夫書者必有其父兄,一則願其不孤,二則羨其得學。心中惻然,而爲涕零也。」師亦哀原之言,而爲泣曰:「欲書可書耳!」

《桓階別傳》曰:階貧儉,文帝嘗幸其第,見諸子無禈,文帝搏手笑曰:「長者子無禈!」乃抱與同乘。是日拜二子爲郎,使黃門賫衣三十囊,賜曰:「卿兒能趨可以禈矣。」

《文士傳》曰:劉梁,字曼山,一名岑,漢宗室子孫。少有清才,以文學見貴。梁貧,恒賣書以供衣食。

《汝南先賢行狀》曰:胡定,字玄安,潁川人。至行絕人,在喪,雉兔游其庭,雪覆其室,縣令遣戶曹扌彖排雪問定。定已絕,妻子皆臥在床。令遣以乾糗就遺之,定乃受半。

《三輔决錄》曰:第五頡,字子陵,倫小子。以清正爲郡功曹,至州從事。公府辟舉高第:侍御史、南頓令,皆稱病免。洛陽無主人,鄉里無田宅,寄止靈台中,或十日不炊。

又曰:孫晨,字允公。家貧不仕,居杜城中,織箕爲業。明詩書,爲郡功曹。冬月無被,有一束芻,暮臥中,旦燒之。

《華陽國志》曰:朱良,字卿,什仿人。少受學于蜀郡張寧,食豆屑飲水以諷誦。同業憐其貧,給米肉,不受。家貧恒以步行,爲郡功曹。

《世說》曰:李弘度常嘆不被遇。殷楊州知其家貧,問:「君能屈志百里不?」李答曰:「《北門》之嘆,久已上聞;窮猿奔林,豈暇擇木?」遂作ガ縣。

《俗說》曰:謝僕射太常詣吳領軍,坐久,吳留ガ作食,日已中,方使婢賣狗供客。比得食,無氣力可語。

又曰:劉真長,少時居丹徒,家至貧,織芒履以養母。

《說苑》曰:子思居于衛,袍無里,二旬九食。

《西京雜記》曰:司馬相如初與卓文君至成都,文君貧,愁憊,以所服裘就市人楊昌貰酒,遂相與謀,還于成都賣酒。相如親著犢鼻禈滌器,以耻王孫。

《墨子》曰:天下有義則富,無義則貧。

《列子》曰:管仲之相齊,君淫亦淫,君奢亦奢。志合言從,道行國霸。其後田氏相齊,君盈則己降,君斂則己施。民皆歸之,因有齊國。若實名貧,僞名富也。

又曰:齊有貧者,常乞于城市。城市患其亟也,衆莫之與。遂適田氏之厩,從馬竪作役而假食。郭中人戲之曰:「從馬竪而食,不以辱乎?」乞兒曰:「天下之辱莫過于乞。乞猶不辱,豈辱馬竪哉!」

又曰:齊之國氏大富,宋之向氏大貧,自宋之齊,謀其術。國氏告之曰:「吾善爲盜。始吾爲盜也,一年而給,二年而足,三年大穰。自此往,施及州閭。」向氏大喜。喻其爲盜之言,而不喻其爲盜之道,遂逾垣鑿室,手目所及,亡不探也。未及時,以贓罪,沒其先君之財。問氏以國氏之謬己也,往而怨之。國氏曰:「嘻!若夫爲盜之道,天有時,地有利,吾盜天地之利。雲雨之潤。吾陸盜禽獸,水盜龜鱉,亡非盜也。夫金玉珍寶,帛財貨,人之所聚,豈天之所與?若盜之而獲罪,孰怨哉?」

又曰:凡爲名者必廉,廉斯貧;爲名者必讓,讓斯賤。

《莊子》曰:原憲處魯,居環堵之室,蓬戶不完,桑木爲樞,而瓮牖,上漏下濕,匡坐而弦歌。子貢乘大馬,中紺而表素,軒車不容巷,往見原憲。原憲杖藜而應門。子貢曰:「先生何病也?」原憲應之曰:「憲聞,無財之謂貧,學道不能行之謂病。今憲貧也,非病也。」子貢逡巡而退,有愧色。

又曰:孔子謂顔淵曰:「家貧居卑,胡不仕乎?」對曰:「不願仕。回有郭外之田五十畝,足以給饣亶粥;郭內之田五十畝,足以爲絲麻;鼓琴,足以自娛;所學于夫子者,足以自樂也。回不願仕。」孔子愀然變色曰:「美哉!」

又曰:莊周家貧,故往貸粟于監何侯,曰:「我將得邑,貸子三百金。」周忿然作色曰:「周昨來,有中道而呼者,顧視車轍有鮒魚焉。問之曰:子何爲者耶?對曰:曰:我,東海之波臣也。君豈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?周曰:諾,我將南游吳越之王,激西江之水而迎子,可乎?鮒魚忿然作色曰:吾得斗升之水然活耳。君乃言此,曾不如早索我于枯魚之肆。」

又曰:曾子居衛,捉衿而肘見,納履而踵决。

又曰:河上有家貧恃緯蕭而食者,其子沒淵得千金珠。謂其子:「取石來鍛之!夫千金之珠,必在九重之淵而驪龍之領下。汝得之必遭其睡,若龍寤,子尚奚珠之有哉?」

《呂氏春秋》曰:世皆以珠玉爲寶,寶愈多而民愈貧,失其所寶也。

《荀卿子》曰:仁義禮善于人,譬若貨財粟米之于家也,多有之者富,少有之者貧,至無有者窮也。

又曰:子夏貧,衣若懸絲,人曰:「子何不仕?」曰:「諸侯驕我者,吾不爲臣;丈夫之驕我者,吾不復見也。」

《抱朴子》曰:洪禀,體羸,兼之多疾。貧無車馬,不堪徒行,荊棘叢于庭宇,蒿莠塞乎階ニ,披榛出門,排草入室。

《淮南子》曰:貧人夏則披褐帶索,含菽飲水,以支暑熱;冬則羊裘解札,短褐不掩形,而煬灶口焉。爲裘如鎧甲之札,言其破壞也。煬,炙也,向灶口之自溫。煬讀高尚之尚也。故其爲編戶齊民無以異;然貧富之相去也,猶人君之與僕虜,不足以喻之。喻,猶方也。

又曰:人有盜而富者未必富,盜有廉而貧者未必廉也。

《苻子》曰:楚之交子,魯之周子,齊之狂子,三子和與居乎太山之陽,處乎環堵之室,蓽門不扇,蓋茨不翳而弦歌不輟。

《鶡冠子》曰:家富疏族聚,居貧兄弟離。

漢·揚雄《逐貧賦》曰:揚子遁居,離俗獨處。左鄰崇山,右接曠野。鄰垣乞兒,終貧且窶。禮薄義弊,相與群聚。惆悵失志,呼貧與語:汝在六極,投弃荒遐。好爲庸卒,刑戮如是,匪惟幼稚,嬉戲土沙。居非近鄰,接屋連家。恩輕毛羽,義薄輕羅,進不由人,退不受呵。久爲滯客,其意謂何?人皆文綉,餘褐不完;人皆稻粱,我獨藜餐。貧無寶玩,何以接歡;宗室之宴,爲樂不盤。徒行負賃,出處易衣。身服百役,手足胼胝。或耘或耔,沾體露肌;朋友道絕,進宦淩遲。厥咎安在?職汝爲之。舍爾遠竄,昆侖之顛,爾復我隨,翰飛戾天。舍爾登山,岩穴隱藏;爾復我隨,陟彼高崗。舍爾入海,泛彼柏舟;爾復我隨,載沉載浮。我行爾動,我靜爾休。豈無他人,從我何求?今汝去矣,勿復久留。貧曰惟惟,主人見逐。多言益蚩,心有所懷。願得盡辭;昔我乃祖,宣其明德。克佐帝堯,誓爲典則。土階茅茨,匪雕匪飾。爰及季世,縱其昏式。饕餮食群,貪富苟得。鄙我先人,乃傲乃驕。瑤台瓊室,華屋嵩高。流酒爲池,積肉爲崤。是用鵠逝,不踐其朝。三省吾身,謂予無愆。處君之家,福祿如山。忘我大德,思我小怨。堪寒能暑,少而習焉。寒暑不忒,等壽神仙。桀跖不顧,貪類不幹。人皆重蔽,子獨露居。人皆怵惕,子獨無虞。言辭既罄,色厲目張。攝齊而興,降階下堂。誓將去女,彼首陽。孤竹之子,與我連行。余乃避席,辭謝不直。請不貳過,聞義則服。長與爾居,終無厭極。貧遂不去,與我游息。

 人事部一百二十五 ↑返回頂部 人事部一百二十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