宗親部五 太平御覽
卷五百一十六.宗親部六
宗親部七 

兄弟下编辑

《晋書》曰:王覽字玄通。母朱氏遇前妻子祥無道。覽年數歲,見祥被楚撻,輒涕泣抱持。至于成童,每諫其母,母少止凶虐。祥漸有譽。時朱氏密使鴆祥,覽知之,徑起取酒。祥疑其有毒,爭而不與。朱氏遽奪反之。自後朱氏賜祥饌,覽輒先嘗。

又曰:庾冰字季堅。兄亮以名德流訓,冰以雅素垂風,諸弟相率,莫不好禮,爲世論所重。亮常以爲庾氏之寶。

又曰:荀組字大章。于時天下已亂,組兄弟貴盛,懼不容于世,雖居大官,幷諷議而已。

又曰:謝安弟萬爲西中郎將,總藩任之重。安雖處衡門,其名猶出萬之右,自然有公輔之望。

又曰:華悝字道弘。少失父,事母至孝。年十三,值年饑貴,悝蔬食而母甘肥不絕。又撫育孤弟,友愛甚至,稱爲慈兄。由是少有聲譽。

又曰:魏徐州刺史任城呂虔有佩刀,工相之,以爲必登三公可服此刀。虔謂別駕王祥曰:「苟非其人,刀或爲害。卿有公輔之量,故以相與。」祥始辭之,因强,乃受。及祥死之日,以刀授弟覽曰:「吾兒,凡汝後必興,足稱此刀,故以相與。」覽則導之祖。

王隱《晋書》曰:祖逖字士雅,范陽人。與弟約,將母詣洛,交結人流。逖舅程玄良,良弟衛,衛弟收,幷台郎,有勢于洛,更共扶贊兩甥。故命幷階清途。逖初爲司州主簿,舉秀才,爲大司馬齊王掾,有將帥之風。

《宋書》曰:謝弘微少孤,事兄如父。兄弟友睦之行,世莫能及。口不言人長短,兄曜好臧否人物,每言論,常以他語亂之。

又曰:蔡廓奉兄軌如父,家事小大,皆諮而後行;公祿賞賜,一皆入軌。有所資須,悉就典者請焉。從高祖在彭城,妻郗氏書求夏服,廓答書曰:「知須夏服,計給事自應相供,無容別寄。」軌時爲給事中。

又曰:謝景仁愛其弟胡甘切。而憎弟述。嘗設饌請高祖,命預坐,而高祖召述。述知景仁夙意,又慮非高祖命之,請急,不從。高祖馳遣呼述,須至,乃歡。及景仁有疾,述盡心視湯藥,飲食必嘗而後進,不解帶、不盥櫛者累旬。景仁深懷慚愧也。

又曰:張暢弟收爲犬制音冀犬所傷,醫言食蛤蟆即愈。收甚難之。暢含笑先嘗,收因啖得差。

又曰:庾登之字元龍,潁川鄢陵人也。少以强濟自立,爲吳郡太守,坐事免官。弟炳之爲臨川內史,登之隨弟之郡,優游自適。

又曰:江夷字茂遠,濟陽考城人也。夷少自操厲,爲吳郡太守,以兄疾去官。後遷右僕射。

又曰:陶潜與弟子書,以言其志,幷爲訓戒曰:「汝輩稚小,家貧無役,柴水之勞,何時可免?念之在心,若何可言?然雖不同生,當思四海皆兄弟之義。鮑叔敬仲分財無猜,歸生伍舉,班荊道舊,遂能以敗爲成,因喪立功。他人尚爾,况共父之人哉!潁川韓元長,漢末名士,身處卿佐,八十而終。兄弟同居,至于沒齒。濟北稚春,晋時操行人也。七世同財,家無怨色。《詩》曰:『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』汝其慎哉!」

又曰:孔顗字思遠,不尚嬌飾,服用粗敗,終不改易。時吳郡顧顗之亦尚儉素,衣裘器服,皆擇其陋者。宋世清約,稱此二人。顗弟道存,從弟微,頗營業。二弟請假東還,輜重十餘舫,皆是絹紙席之屬。顗見之,命上置岸側,命左右取火燒之盡,乃去。道存代顗爲江夏內史,時都邑米貴,道存慮顗甚乏,遣吏載伍百斛米餉之。顗呼吏載米還,彼吏曰:「都下米貴,乞于此貨之。」不聽。吏乃載米而去。

又曰:蔡廓罷豫章郡,還起二宅,先成東宅與弟軌。

又曰:徐湛之年數歲時,與弟淳之共車行,牛奔車壞,左右馳來赴之。湛之先令取弟,衆咸嘆其幼而有識。

又曰:謝弘微寬重有雅量,不以喜慍改色。有蔡湛之者,及見太傅兄弟,謂人曰:「弘微貌類中郎,而性似文靖。」

《齊書》曰:衡陽元王道度,太祖長兄也。與太祖俱受學雷次宗。宣帝問二兒學業,次宗答曰:「其兄外朗,其弟內潤,皆良璞也。」

又曰:劉兄,夜隔壁呼共語。不答,方下床著衣立,然後應。問其久,曰:「向束帶未竟。」其操如此。

又曰:張岱少與兄太子中舍人寅、新安太守鏡、征北將軍弟永、廣州刺史辨俱知名,謂之張氏五龍。

《隋書》曰:盧昌衡小字龍子,風神淡雅,容止可法,博涉經史,工草行書。從弟思道小字釋奴,宗中俱稱英妙。故幽州爲之語曰:「盧家千里,釋奴龍子。」

《唐書》曰:溫大雅曆遷黃門侍郎,弟彥博爲中書侍郎,對居近侍,議者榮之。高祖從容謂曰:「我起義晋陽,爲卿一門耳」。大雅將改葬其祖父,筮者曰:「葬於此地,害兄而福弟。」大雅曰:「若得家弟永康,我將含笑入地。」葬訖,歲餘而卒。

又曰:張嘉貞爲幷州長史,爲政嚴肅,甚爲人吏所畏。開元初,因奏事至京師。上聞其善政,數賞慰,嘉貞因奏曰:「臣少孤,兄弟相依,以至今日。臣弟嘉祐今授鄯州別駕,與臣各在一方,同心離居,魂絕萬里,乞移就臣側近,臣兄弟盡力報國,死無所恨。」上嘉其友愛,特改嘉祐爲忻州刺史。

又曰:韋述弟迪,學業亦亞于述,尤精《三禮》,與述對爲學士,迪同爲禮官。時人榮之。

又曰:張道源族孫楚金,少有志行,事親以孝聞。初與兄越石同預鄉貢進士。州司將罷越石而薦楚金,楚金辭曰:「以順則越石長,以才則楚金不如。」固請,俱退。時李爲都督,嘆曰:「貢士本求才行,相推如此,何嫌雙舉也。」乃俱薦擢第。

又曰:李遜幼孤,寓居江陵,與其弟建皆安貧苦,易衣幷食,講習不倦。遜兄造知二弟賢,日爲營丐,成其志業。建先遜一年卒。兄弟同致休顯。士君子多之。

又曰:楊汝士爲劍南東川節度使,時宗人嗣復鎮西川,兄弟對居節制。時人榮之。

又曰:薛膺友悌。弟齊爲李絳山東西道從事。絳遇害,齊中飛矢,墜于城下。膺時爲左補闕,聞難,不及請,馳馬以赴齊歿。膺與兄弟褒、庠處喪過禮,朝之卿大夫暨縉紳者往吊繼路。聞其哀號,吊者悲不能自持。膺去左補闕,庠去河南縣尉直弘文館,與褒皆屏居外野,布巾終喪。蹈名教者推之。

《續晋陽秋》曰:王岷有俊才,與兄珣幷有名,而聲出珣右。時人爲之語曰:「法護非不佳,阿彌難爲兄。」

韋昭《吳書》曰:劉繇長子基遭家多難,嬰丁困苦,潜處味道,不以爲戚。與群弟居,常夜臥早起,妻妾稀見其面。諸弟敬憚,事之猶父,不妄交游,門無雜賓。

《三十國春秋》曰:裴楷嘗新爲別宅,宅甚美麗,楷酗覃之,楷便讓之。爲性有大度,皆斯類也。

《世說》曰:諸葛瑾弟亮及從弟誕幷有盛名,各在一國。于時以爲蜀得其龍,吳得其虎,魏得其狗。誕在魏,與夏侯玄齊名;瑾仕吳,吳朝服其弘雅。

又曰:謝弈作剡令,有一老翁犯法,謝以醇酒罰之,乃至醉而猶未已。太傅時年七八歲,著青衣褲,在兄膝邊坐。諫曰:「阿兄,老翁可奈何,故取作此?」謝於是改容曰:「阿奴欲放去耶!」即遣之。

《會稽典錄》曰:謝淵字休德,山陰人。其先钜鹿太守,夷吾之後也。世漸微替,仕進不繼。至淵兄弟,一時俱興。兄諮字休度,少以質行自立,局見稱,官至海昌都尉。淵起于衰末,兄弟修德,貧無戚容,歷位建威將軍。

又曰:鍾牧字子。牧兄駰計吏,少與同郡謝贊、吳郡顧譚齊名。牧童齔時號爲遲訥。嘗謂人曰:「牧必勝我,不可輕也。」時人皆以爲不然。

《三輔决錄》曰:張宇,穆之第二子也。以父功當封,自言兩目失明,天子信之,乃封弟恭。其小弟好戲無度,放散家財,宇悉以所得千萬與之。天子聞而嘉之,又知其讓封,征拜議郎。

《說苑》曰:宋襄公茲父。爲桓公太子。桓公有後妻子,曰公子目夷,公愛之。茲父爲公愛之也,欲立之,請于公,曰:「請使目夷立,臣爲之相,以佐之。」公曰:「何故也?」對曰:「臣自知不足以處目夷之上。」公不許,强以許。公許之。將立公子目夷,目夷辭曰:「兄立而弟在下,是其義也。今弟立而兄在下,不義,而使目夷爲之,目夷將逃。」之衛,茲父從之。三年,桓公有疾,使人召茲父曰:「若不來,是使我以憂死也。」茲父乃反。公復立之以爲太子,然後目夷召茲父歸。

《楚國先賢傳》曰:陰興字君陵,南陽新野人也。拜衛尉,薨。時封興長子慶爲嗣陽侯,次子傅爲氵隱强侯,傅弟員、丹皆爲郎。慶少修儒術,推所居第宅、奴婢、財物悉鳳耠員、丹,但佩印綬而已。當世稱之。上以慶閨門孝悌,行義敦密,褒顯朝廷,以勵親戚,擢爲羽溜褚監。

劉向《列女傳》曰:廣漢汝婦者,汝敦之妻也。居世殷富,兄弟早孤,而嫂貪吝。敦以所受田宅、奴婢三百餘萬悉讓與兄,裁留園地數十畝,起舍耕作。土中得金一器,敦以示妻,妻曰:「本言讓先祖所有也,此獨非其有耶?」敦曰:「固吾意也。」乃俱擔金與兄嫂。嫂初謂叔窮乏,來欲假貸,有不悅之色,見金而喜。兄乃惻然感悟,弃妻還金。

《海內先賢傳》曰:范丹字史,讓財千萬與三弟。

《風俗通》曰:陳留太守泰山吳文章,少與兄伯武相失。二十年後相會下邳市中,爭計共鬥,伯武毆之。文章欲報,心凄悵,手不能興。觀者笑之。更相借問,乃親兄也,相持啼泣。觀者復曰:「兄得校弟,不得報兄。向者所笑,乃其義也。」

《典論》曰:劉表疾病,其子琦還省疾。琦性慈孝,其弟恐琦見表,父子相感,更有後之意,謂曰:「將軍命君撫臨江夏,爲國東藩,其任至重。今釋衆而歸,必見譴怒傷嘆以增其疾,非孝敬也。」遂遏于戶外,使不得見,琦流涕而去。

江微《陳留志》曰:李銓字玄機,平丘人也。少聰惠,有志行。銓兄全,前母子,後母甚不愛也,而衣食皆使下銓。銓始年五歲,覺己衣勝兄,即脫不著,氵頁兄得與己同,然後服之。其母遂不得有偏。及長,銓內匡其母,外奉其兄,故閨門雍睦,爲邦族所稱。

《晋諸公贊》曰:高柔長子携,大將軍掾。次誕,曆三州刺史,放率不倫,决烈過人。次光字宣茂,少習家業,明練法治,晋武帝世爲廷尉。兄誕與光异操,謂光小節,常輕侮之。光事誕愈謹。

又曰:和嶠爲少保散騎常侍,性至儉吝。嶠同母弟郁素無名稱,嶠輕侮之。以此爲損一。

 宗親部五 ↑返回頂部 宗親部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