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部九 太平御覽
卷五百七十二.樂部十
樂部十一 

歌三编辑

《山海經》曰:夏後開上三嬪于天,得《九辨》與《九歌》以下焉。開始歌《九招》于天穆之野。上美人于天帝,得天樂下也。帝俊八子,是始爲歌。帝俊即帝舜也。

《太元真經·茅盈內記》曰:秦始皇三十年九月庚子,盈曾祖于華山之中,乘雲駕龍,白日升天。是時,其邑謠歌曰:「神仙得者茅初成,駕龍上升入泰清,時下玄洲戲赤城,繼世而往在我盈,帝若學之臘嘉平。」始皇聞謠歌,乃有尋仙之志,因改臘曰嘉平。

《楚詞》曰:《九歌》者,屈平之所作。昔楚南郢之邑,沅湘之間,其俗敬鬼神。于夜必作樂鼓舞,以樂諸神。屈原放逐,竄伏其域,見俗人祭祀之禮,其辭鄙陋,爲作《九歌》之曲。

《風俗通》曰:張仲春,武帝時人也。善雅歌,與李延年幷侍。每奏新歌,莫不稱善。然不知休息,終至于敗亡。以論人之進退,當有節奏。

又曰:百里奚爲秦相,堂上作樂。所賃浣婦自言知音,呼之援琴,撫弦而歌曰:「百里奚,初娶我時五羊皮,臨當別行烹乳鶏,今適富貴忘我爲?」因尋問之,乃其妻。

《世說》曰:王曇孫年十四五便歌,諸妓向謝公稱嘆王郎能歌,謝公甚欲聞之。而王旣名家年少,無由得聞。諸妓又具向王說謝公意。後出東府土山上作伎。王時作兩丸髻,著褶,騎馬住土山下庾家墓林中,作一曲歌。于時秋月,王因舉頭看北林,卒曲便去。土山上,妓白謝公曰:「此是王郎歌也。」

《說苑》曰:襄成君始封之日,衣翠衣,帶玉劍,履喬舄,立乎流水上。楚大夫莊辛過而說之曰:「臣願把君之手,其可乎?」襄成君忿然作色而不言。莊辛遷延而稱曰:「君獨不聞夫鄂君方乘青翰之舟,張翠蓋,會鍾鼓之音,越人擁楫而歌曰:『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洲流,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。山有樹木兮木有枝,心說君兮君不知。』于是鄂君乃舉綉被而覆之。」

《三輔决錄》曰:梁鴻東出關,過京師,作五噫之歌曰:「陟彼北邙兮,噫!顧瞻帝京兮,噫!宮闕崔嵬兮,噫!民之劬勞兮,噫!遼遼未央兮,噫!」肅宗聞而悲之,求鴻不得。

劉向《別錄》曰:漢興已來善歌者,魯人虞公,發聲清哀,蓋動梁塵。受學者莫能及也。

石崇《楚妃歌辭序》曰:《楚妃嘆》莫知所由。楚之賢妃能立德著勛垂名于後世者,惟楚姬焉。故爲歌辭。

《襄陽耆舊傳》曰:宋玉識音而善文,襄王好樂而愛賦,旣美其才而憎其似屈原也。乃謂之曰:「子盍從楚之俗,使楚人貴子之德乎?」對曰:「昔楚有善歌者,王其聞歟?始而曰《下俚巴人》,國中唱而和之者數萬人。中而曰《陽阿》、《采菱》,國中唱而和之者數百人。旣而曰《陽春白雪》、朝日《魚麗》,含商吐角,絕節赴曲,國中唱而和之者,不過數人。蓋其曲彌高,其和彌寡。」

《穆天子傳》曰:宴西王母于瑤池之上,西王母爲天子歌曰:「白雲在天,山陵自出。道里悠遠,山川間之。將子無死,尚能復來?」天子答曰:「予歸東土,和治諸夏。萬民平均,吾顧見汝。比及三年,將復而野。」

又曰:天子東游于黃澤,宿于曲洛,洛水曲也。使宮樂謠曰:「黃之池,其馬噴沙;音普悶反。黃之澤,其馬噴玉。」

《漢武內傳》曰:西王母降,命侍女安法嬰歌《玄珪曲》曰:「大象雖雲寥,我把天地戶。披泛靈輿,悠忽適下土。泰真靈中唱,始知風塵苦。頤神三田中,約精六闕下。」上元夫人自彈林之磝,鳴弦駭洞,清音零朗。乃奏《步玄曲》,其辭曰:「黃陟真道騰,步玄登天霞。負笈造天關,借問太上家。忽遇紫微圃,真人列如麻。流星清飈起,蓋映朱葩,蘭房辟林闕,碧室啓瓊沙,丹台結空構,曄曄生露華。誰言終有終,扶桑不爲查。」王母命侍女田四非答歌,其辭曰:「晨登太霞宮,挹此玉水蘭。夕入玄圃闕,采蕊掇琅玕。濯足匏瓜河,織女立津盤。吐納抱景雲,味之當一餐。朝發漫汗府,暮宿鈎陳垣。莫與世人說,行尸言此難。」

《列女傳》曰:趙簡子南擊楚,津吏醉臥,不能渡。召欲殺之,津吏女娟持楫而前曰:「昔父聞君東渡不測之水,恐風波之起,故禱九江三淮之神,不勝巫祝杯酒飲,沉醉至于此矣。妾願鄙軀易父之死。」簡子將渡,用楫少一人,娟願備員用楫,遂與渡。中流,奏《河激之歌》,歌曰:「升彼阿兮西觀,清水揚波兮杳冥,禱求福兮醉不醒,誅將加兮妾心驚。蛟龍助兮主將歸,呼來掉兮行勿疑。」簡子大悅,立爲夫人。

《文士傳》曰:太祖雅聞阮瑀,辟之不應。連見逼,乃逃入山中。使人焚山得瑀,送至,召入。太祖時征長安,大延賓客,怒瑀,不與言,使就伎入列。瑀善解音,能鼓琴,撫弦而歌曰:「弈奕天門開,大魏應期運。青蓋巡九州,在東西人怨。士爲知已死,女爲悅者玩。恩義苟潜暢,他人焉能亂。」爲曲旣捷,音聲殊妙,太祖大悅。

《淮南子》曰:歌《采菱》,發《陽阿》,鄙人聽之,不若《延露》、《陵陽》。非歌拙也,聽各異也。

又曰:寧戚欲幹齊桓公,困窮無以自達。爲商旅,將任車任,載也。毛詩曰:我任我輦也。以商于齊,暮宿于郭門之外。桓公郊迎客,夜開門。寧戚飯牛車下,望見桓公而悲擊牛角,而疾商歌,歌曰:「南山粲,白石爛,短褐單衣長止。生不逢堯與舜禪,終日飼牛至夜半,長夜漫漫何時旦。」桓公聞之,撫其僕之手,曰:「異哉?歌者非常人也。」命後車載之。

又曰:易道良馬使人欲馳,飲酒而樂使人欲歌。

《燕丹子》曰:荊軻入秦,不擇日而發。太子與知謀者,皆素衣冠,送之于易水之上。荊軻起爲壽,歌曰:「風蕭蕭兮易水寒,壯士一去兮不復還。」高漸離擊築,宋意和之。

《孟子》曰:有孺子歌曰:「滄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纓;滄浪之水濁兮,可以濯我足。」孔子曰:「小子聽之哉!」

《韓子》曰:宋王築武宮,謳癸倡,行者止觀,築者不倦。王召賜之,對曰:「臣師射稽之謳賢于臣。」召使之謳,行者不止,築者知倦。王怪問,對曰:「王試度其功。」癸四板,射稽八板其堅;癸五寸,射稽二寸。

《列子》曰:林類年且百歲,拾遺穗于故畦,幷歌幷進。孔子適衛,望之于野,顧謂弟子曰:「彼可與言者,試往訊之。」子貢請行,逆之壟端,面而嘆曰:「先生曾不悔乎?行歌拾穗。」林類行不留,歌不輟。

《逸士傳》曰:堯時有八九十老人,擊壤而歌曰:「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。鑿井而飲,耕田而食。帝何力於我哉?」

《列女傳》曰:魯陶嬰妻者,夫死守志不二。作歌詩曰:「悲夫,黃鵠之早寡,七年不雙。宛勁獨宿,不與衆同。夜半悲鳴,想其故雄。天命早寡,獨宿何傷?寡婦念此,泣下數行。嗚呼悲哉,死者不可忘,飛鳴尚然,况于貞良。雖有賢雄,終不可重行。」

韋昭《洞曆記》曰:紂無道,比干知極諫必死,作《秣馬金闕》之歌。

《西京雜記》曰:高帝令戚夫人歌《出塞望歸》之曲,侍婢數百皆爲之,後宮齊唱,聲入雲霄。

又曰:賈佩蘭說在宮中時,常以弦管歌舞相娛,競爲妖服以趨良時,十月十五共入靈女廟,吹笛擊築,歌《上》之曲,而相連臂踏地爲節,歌赤鳳來也。

《洞冥記》曰:漢武帝使董謁乘浪霞之輦以升壇,侯王母。王母至,與宴,歌奏《春歸》之樂。謁乃聞王母歌聲,而不見其形。歌聲繞梁三匝乃上,旁梁草樹枝葉皆動,歌之感也。

張華《博物志》曰:薛談學謳于秦青,未窮青之技而辭歸。青餞于郊,乃撫節悲歌,聲振林木,響遏行。談乃謝,求返歸。

辛氏《三秦記》曰:隴右西開,其阪九回,不知高幾里。欲上者七日越,高處可容百餘家,下處數十萬戶,上有清水四注流下。俗歌曰:「隴頭流水,鳴聲幽噎。遙望秦川,心肝斷絕。」

黃<門弁>《武陵記》曰:有綠羅山,側岩垂水懸蘿,百里許,得明月池,碧潭鏡澈,百尺見底。素岸若雪,松如插翠。流風叩阿,有絲桐之韵。土人爲之歌曰:「仰茲山兮迢迢,層石構兮,峨峨。朝日麗兮陽岩,落景梁兮陰阿。彰壑兮生音,吟籟兮相和。敷芳兮緣林,恬淡兮潤波。樂茲潭兮安流,緩爾擢兮咏歌。」

《宜都山川記》曰:峽中猿鳴清,山谷傳其響,冷冷不絕。行者歌之曰:「巴東三峽猿鳴悲,猿鳴三聲泪沾衣。」

鄭緝之《東陽記》曰:歌山在吳寧縣,故老相傳云︰昔有乘船從下過,見一女子,汲乃登此山,負水行歌甚妍,而莫之所由,故名歌山。

劉欣期《交州記》曰:俗好鼓琴,牧竪于野澤乘牛唱遼遼之歌,歌曲說牛力强弱,耕具輕重也。僮隸于月下撫掌發烈謠。

魏大山《秦州記》曰:隴西郡隴山,其上懸吐溜于中嶺泉亭,因名萬石泉。泉溢漫散而下,涓澮皆注。有人升此而歌。

紀義《宣城記》曰:臨城縣南三十里有蓋山。登百許步,有舒姑泉。俗傳雲有舒氏女,未適人,與其父析薪于此。女坐泉處,牽挽不動,遽告家。比還,惟見清泉湛然。母云︰女好音樂。乃作弦歌,泉涌回流,雙鯉赴節。

盛弘之《荊州記》曰:臨賀馮乘縣有歌父山。傳雲有老人不娶室而善歌,聞者莫不灑泣。年八十餘而聲逾妙,及病將困,命鄉里六七人與上山穴中。鄰人辭歸,老人歌而送之。聲振林木,響遏行,餘音傳林,數日不絕。

 樂部九 ↑返回頂部 樂部十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