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部十四 太平御覽
卷五百七十七.樂部十五
樂部十六 

琴上编辑

《說文》曰:琴,禁也。神農所作。洞越練朱五弦,周加二弦。

《毛詩·關雎》曰: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注曰:宜以琴瑟友樂之。箋云︰賢女乃與琴瑟之志同也。

又《鄘·柏舟·定之方中》曰:樹之榛栗,椅桐梓漆,爰伐琴瑟。

又《甫田·車轄》曰:四牡騑騑,六轡如琴。箋云︰禦群臣使之有禮,如禦四馬騑騑然使之均調緩急和也。

又《緇衣·鶏鳴》曰:琴瑟在禦,莫不靜好。

《禮記·曲禮》曰:先生書篋琴瑟在前,坐而遷之,戒勿越。

又《曲禮下》曰:士無故不去琴瑟。

又《明堂位》曰:拊搏玉磬,揩擊大琴、中琴,四代之樂器也。

又《檀弓上》曰:子夏旣除喪而見,見于孔子。與之琴,和之而不和,彈之而不成聲,里襠人心。作而曰:「哀未忘也。」子張旣除喪而見,與之琴,和之而和,彈之而成聲,作而曰:「先王制禮,不敢不至也。」

又《檀弓上》曰:顔淵之喪,饋祥肉,孔子出受之,入彈琴而後食之。彈琴以徹哀也。

又曰:絲聲哀,哀以立廉,廉以立志,君子聽琴瑟之聲,則思志義之臣。

又《雜記》曰:下大功至辟琴瑟。

《周禮》曰:雲和之琴,冬至日,于地上圓丘奏之。空桑之琴,夏日至,于澤中方丘奏之。龍門之琴,于宗廟奏之。

《左傳》曰:初,穆薑使擇美檟,自以爲櫬與頌琴。

又曰:晋侯觀于軍府,見鍾儀,問其族,曰:「伶人也。」與之琴,操南音。公曰:「君子也。言稱先職,不背本也;樂操土風,不忘舊也。」

又曰:初,衛侯有嬖妾,使師曹誨之琴。師曹鞭之,公怒,鞭師曹三百。

《爾雅》云︰大琴曰離,二十弦,或傳此是伏羲所制。

《周書》曰:鄒忌以皷琴見齊威王,威王悅之,舍之右室。須臾,王自鼓琴,鄒忌推戶,久曰:「善哉!鼓琴也。」王勃然不悅,去琴按劍,曰:「夫子見之未察,何以知其善?」忌曰:「大弦濁以溫,小弦廉折以清,推之深而釋之舒,均諧以鳴,大小相蓋,回邪而不相害,是知其善。」忌復曰:「不獨語音。夫治國家,弭人民,皆在其中。」王又勃然不悅,曰:「若語五音紀,信未有如夫子者也。若治國家、弭人民、皆在其中,又何爲絲桐之間?」忌曰:「大弦急以溫者,君也。小弦廉折以清者,相也。推之深釋之舒者,刑罰審也。均諧以鳴者,政令一也。大小相蓋、回邪不相害者,上下和鳴,吏民相親也。夫復而不亂者,所以治昌。連而徑者,所以存亡。故曰琴音調而天下治。治國家,弭人民,無若乎五音者矣。」王曰:「善。」忌見三月而受相印。淳于髡謂忌曰:「髡有愚志,願陳諸前。」忌曰:「謹受教。」髡曰:「得人者昌,失人者亡。」忌曰:「謹受命,請無觀。」髡曰:「犬各膏棘軸,所以爲猾,然而不能運方穿。」忌曰:「謹受命,請事左右。」髡曰:「弓膠臘幹,所以爲勢,然而不能傳合疏遠。」忌曰:「謹受命。請謹自撫附萬民。」髡曰:「狐裘雖弊,不可補以黃犬之皮。」忌曰:「謹受命,謹請擇君子無親小人。」髡曰:「大車無轂不能載常任,琴瑟無軫不能成五音。」忌曰:「謹受命,請謹修法律而督奸吏。」髡說畢,趨出。至門而眄其僕,曰:「是人者,吾語之微言,其應我如響之應聲,是人封不久矣。」居期年,封于下邳,號曰成侯。

史記》曰:箕子諫紂不聽,而被髮佯狂爲奴,隱而鼓琴以自悲。

又曰:司馬相如素與臨邛令王吉相善。臨邛富人卓王孫有女文君新寡,好音。相如謬與令相重而以琴心挑之。相如始之臨邛,車騎雍容,閑雅甚都。及飲卓氏弄琴,文君竊從戶窺之,心悅,恐不得當也。

又曰:荊軻左把秦王,右扌甚其胸,王乞聽琴而死。召姬人鼓琴,聲曰:「羅縠單衣可裂而絕,八尺屏風可超而越,鹿盧之劍可負而拔。」王奮而去。

又曰:黃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琴,帝悲不能自禁,破爲二十五弦。

又曰:萬石君奮,年十五,爲小吏。侍高祖,與語,愛其恭敬,問曰:「若何有?」對曰:「獨有母,不幸失明。姊能鼓琴。」高祖乃召其姊爲美人,以奮爲中涓,徙其家長安中戚里。

《東觀漢記》曰:上嘗問宋弘道通之士,弘薦桓譚。譚善鼓琴,喜鄭聲。上數聽,悅之。弘聞,坐府上,遣吏召譚,責問之。譚叩頭良久,乃遣。後上令譚鼓琴,譚爲之失次。上召之,弘言其故,故不復令譚給事。

《後漢書》曰:初,蔡邕在陳留,鄰人有以酒食召邕者,比往而酒已酣。客有彈琴于屏,邕在門潜聽之,曰:「以樂召我而有殺心,何也?」遂返。將命者告主人曰:「蔡君至門而去。」邕素爲邦鄉所宗,主人遂自追問其故,邕具以告,莫不憮然。彈琴者曰:「我向見螂螳方向鳴蟬,蟬將去而未飛,螳螂爲之一前一却,吾心聳然,惟恐螳螂之失蟬也。此豈爲殺心而形于聲乎?」邕嘆曰:「此足以當之矣。」

又曰:蔡邕字伯喈,陳留人。性沉審,志好琴道,以嘉平元年入清溪訪鬼谷先生所居。山五曲,曲有幽居靈迹。每一曲制一弄,三年曲成。出呈馬融,王元、董卓等異之。

《晋書》曰:王敬伯,會稽餘姚人。洲渚中,升亭而宿。是夜,月華露輕。敬伯鼓琴,感劉惠明亡女之靈,告敬伯,就體如平生,從婢二人。敬伯撫琴而歌曰:「低露下深幕,垂月照孤琴。空弦益宵泪,誰憐此夜心。」女乃和之曰:「歌宛轉,情復哀,願爲烟與霧,氛氳同共懷。」

《晋書》曰:阮瞻善彈琴,人聞其能,多往求聽。不問貴賤長幼,皆爲彈之。神氣沖和,不知向人所在。內兄潘岳每令鼓琴,終日達夜,無忤色。

《晋中興書》曰:戴逵字安道。少有文藝,善鼓琴。太宰武陵王晞聞其能琴,使人召焉。逵對使者破琴,曰:「戴安道不爲王門伶人。」晞怒,乃更引其兄述。述亦能樂,聞命忻然操琴而往。逵不樂。當世以琴書爲娛,不遠千里。

《宋書》曰:蕭思話領左衛將軍。嘗從太祖登鍾山北嶺,中道有磐石清泉。上使于石上彈琴,因賜以銀鍾酒,謂曰:「相賞有松石間意。」

又曰:衡陽王義季鎮京口。長史張邵與戴顒姻通近來,止黃鵠山,林澗甚美,顒憩于澗。義季亟從之游,絺衣野服,爲義季鼓琴,幷新聲變曲,皆與世異也。

又曰:衡陽王義季鎮京口,戴顒爲義季皷琴,並新聲變曲。其三調《游弦》、廣陵《止息》之流皆與世異。太祖每欲見之。常謂黃門侍郎張敷曰:「當燕戴公山也。」以其好音,長給正聲伎一部。顒合《何嘗》、《白鵠》二聲以爲一調,號爲「清曠」。

又曰:陶潜不解聲音而畜素琴一張,每有酒適,輒撫弄以寄其意。

蕭子顯《齊書》曰:王仲雄善彈琴,當時妙絕。江左有蔡邕焦尾琴,在王衣庫,上敕五日一給仲雄。

又曰:尚書令柳世隆少立功名,晚專以談義自業,善彈琴,世稱柳公雙璅,爲十品第一。常自云︰「馬槊第一,清談第二,彈琴第三。」在朝不幹世務,垂簾鼓琴,風韵清遠,甚獲世譽。

《家語》曰:孔子學琴于師襄子,襄子曰:「吾雖以擊磬爲官,然能于琴。今子于琴已習,可以益矣。」孔子曰:「丘未得其爲志也。」有間,曰:「已習其志,可以益矣。」孔子曰:「丘未得其爲人也。」有間,孔子有所繆然深思焉,繆然,深思貌也。有所然,高望而遠眺。眺,見。曰:「丘殆得其爲人矣,始近ホ然黑,ホ,黑貌也。頎然長,頎,長貌也。曠然如望羊,曠然,用志曠遠也。望,遠也。望羊,視遠。奄有四方,奄同也。文王時,三分天下有其二,後周有四方,文王之功上也。非文王,其孰能爲此?」師襄子避席,葉拱而對曰:攝拱,兩手薄心。「君聖人也。」其傳曰:《文王操》。

又曰:子路鼓瑟,孔子聞之,謂冉有曰:「甚矣!由之不才也。夫先王之制音也,奏中聲以爲節,流入于南,不歸北。夫南者,生育之鄉;北者,殺伐之域也。故君子之音,溫和居中,以養生育之氣,憂愁之感不加乎心,暴厲之動不存乎禮。夫然者,乃所以爲治安之風也。小人之音則不然,亢厲微末以象殺伐之義,中和之感不載乎心,溫和之動不存于體。夫然者,乃所以爲亂亡之風。」

《家語》曰:伯牙鼓琴,鍾子期聽之。方鼓而志在太山,鍾子期曰:「善哉乎鼓琴!巍巍乎若太山。」少選之期而志在流水,鍾子期曰:「善哉乎鼓琴!蕩蕩乎若流水。」鍾子期死,伯牙破琴,絕弦,終身不復鼓琴,以爲世無足爲鼓琴者。

《莊子》曰:孔子窮于陳蔡,七日不食,弦歌鼓琴。

又曰:孔子游于緇帷之林,休坐杏壇之上,弟子讀書,孔子弦歌鼓琴。奏曲未半,有父者下船而來,孔子推琴而起曰:「其聖歟?」

《列子》曰:瓠巴鼓琴,鳥舞魚躍。鄭師文聞之,從師襄,三年不成。無幾,見師襄曰:「久得之矣。」于是當春而叩商弦,以召南呂,凉風總至,草木成實。秋而叩角,溫風徐回,草木發榮。夏而叩羽,霜雪交下,川池暴涸。冬而叩徵,陽光熾烈,堅冰立散。將終而四景風翔,慶雲浮,甘露降,醴泉涌。

《前秦錄》曰:苻堅末年好色,寵幸鮮卑。有趙整者援琴歌曰:「昔聞盟津河,千里作一曲。此水本清白,是誰亂使濁。」

又曰:「北園有棗樹,布葉垂重陰。外雖多棘刺,內實有赤心。」

《世說》曰:王子猷病篤而子敬先亡,猷問左右曰:「何以都不聞消息,此以喪矣。」語時了不悲,便索轝臨殯。子敬好琴,故以置棺中,因大慟曰:「所謂人琴俱亡。」于是乃絕。

《風俗通》曰:今琴長四尺五寸者,法四時五行。七弦者,法七星。大弦爲君,小弦爲臣。文王、武王加二弦,以合君臣之恩。

劉向《列仙傳》曰:子主者,不知何許人也。言寧先生雇我一百餘年,不還,直詣江都王,陳辭:先生居龍首彈琴,是我鄰家九代孫。

《琴操》曰:伏羲作琴長三尺六寸六分,象三百六十日也。廣六寸,象六合也。文上曰池,下曰岩,池水平也。前廣後狹,象尊卑也。上圓下方,法天地。五弦,官也,大弦,君也,寬和而溫;小弦,臣也,清廉不亂。文王加二弦,合君臣恩也。宮爲君,商爲臣,角爲民,徵爲事,羽爲物。

傅玄《琴賦叙》曰:齊桓有鳴琴曰號鍾,楚莊王有琴曰繞梁,司馬相如有綠綺,蔡邕有焦尾,皆名器也。蔡邕焦尾有相如政取古名曰琴耳,無其事也,不異號鍾。

《世說》曰:顧彥先平生好琴,死後置琴床上。張翰直上床彈琴,不與孝子語而去。

《語林》曰:嵇中散夜燈下彈琴,忽有一人,面甚小,斯須轉大,遂長丈餘,單衣革帶。嵇見之旣熟,乃吹燈滅之,曰:「耻與魑魅爭光。」

阮籍《樂論》曰:漢桓帝聞楚琴,凄愴傷心,倚戶而悲,慷慨長息,曰:「善哉!爲琴若此而足矣。」

《說苑》曰:應侯與賈子坐聞鼓琴聲,應侯曰:「今日琴一何悲也?」賈子曰:「夫張急調下,故使之悲耳。因張者,良材也;調下者,官卑也。取夫良材而卑之官,安能無悲乎?」應侯曰:「善。」

揚雄《琴清英》曰:晋王謂孫息曰:「子鼓琴能令寡人悲乎?」息曰:「今處高臺邃宇,連屋重戶,藿肉漿酒,倡樂在前,難可使悲者。」乃謂:「少失父母,長無兄嫂,當道獨坐,暮無所止,如此者乃可悲耳。」乃援琴而鼓之,晋王酸心哀涕,曰:「何子來遲也。」

蔡邕《女訓》曰:舅姑若命之鼓琴,必正坐操琴而奏曲。若問曲名,則舍琴興對曰某曲。坐若近,則琴聲必聞;若遠,左右必有贊其言者。凡鼓小曲,五終則止;大麯,三終則止。無數變曲無多少,尊者之聽未厭不敢早止。若顧望視也,則曲終而後止,亦無中曲而息也。琴必常調。尊者之前,不更調張。私室若近舅姑,則不敢鼓。獨若絕遠,聲音不聞,鼓之可也。鼓琴之夜,有姊妹之宴則可也。

《通禮纂》曰:堯使無勾作琴五弦。

《江表傳》曰:顧雍少從蔡伯喈學鼓琴,伯喈貴異之,謂曰:「卿成必早,故以名與卿。」雍、伯喈同名由此。

蔡邕《月令章句》曰:凡弦急則清,慢則濁。

《白虎通》曰:琴,禁也,以禁止淫邪,正人心也。

《韓詩外傳》曰:孔子南游適楚,至于阿穀之隧。有處女佩璜而浣,孔子曰:「彼婦人可與言矣。」抽琴去其軫以授子貢,曰:「善爲之辭,以觀其語。」子貢曰:「于此有琴而無軫,願借子以調其音。」婦人曰:「吾野鄙之人也,僻陋而無心,五音不知,安能調琴?」子貢致其辭,孔子曰:「丘知之矣。」

《山海經》曰:帝俊生晏龍,始爲琴瑟。

又曰:東海之外大壑,少昊、孺帝、顓頊于此弃其琴瑟。郭璞曰:孺義未詳也。

《蔡琰別傳》曰:「琰字文姬,陳留人,漢左中郎將蔡邕之女。少聰惠秀異,年六歲,邕夜鼓琴弦絕,琰曰:「第二弦。」邕故斷一弦而問之。琰曰:「第四弦。」邕曰:「偶得之耳。」琰曰:「吳札觀風,知興亡之國;師曠吹律,識南風之不競。由此言之,何不足知也。」

《馬明生別傳》曰:明生隨神女入石室,金床玉幾,時自彈琴,有弦五音,普奏聞于數里。

《幽明錄》曰:劉琮善琴,忽得困病,許遜曰:「近蔣家女鬼相錄在山石間,專使彈琴作樂,匡覃致灾也。」琮曰:「吾常夢見女子將吾宴戲,恐必不免。」遜笑曰:「蔣姑相愛重,恐不能相放耳。以爲誄之,今去當無患也。」琮漸差。

《文士傳》曰:嵇康臨死,顔色不變,謂其兄曰:「向以琴來不?」兄曰:「已至。」康取調之,爲《太平引》,曲成,嘆息曰:「《太平引》絕于今日耶!」

《搜神記》曰:吳人有燒桐以爨者,蔡邕聞其爆聲,曰:「此良桐也。」因請之,削以爲琴,而燒不盡,因名ㄡ尾琴,有聲也。

揚雄《琴清英》曰:昔者,神農造琴,以定神齊淫僻去邪,欲反其天真者也。舜彈五弦之琴,而天下治;堯加二弦,以合君臣之恩也。

 樂部十四 ↑返回頂部 樂部十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