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部十五 太平御覽
卷五百七十八.樂部十六
樂部十七 

琴中编辑

《樂府解題》曰:《水仙操》,伯牙學琴于成連先生,三年不成,至于精神寂寞,情之專一,尚未能也。成連云︰「吾師方子春,今在東海中,能移人情。」乃與伯牙俱往。至蓬萊山,留宿伯牙曰:「子居習之,吾將迎師。」刺船而去,旬時不返。伯牙近望無人,但聞海水洞滑崩澌之聲,山林寞,群鳥悲號,愴然而嘆曰:「先生將移我情。」乃援琴而歌,曲終,成連回,刺船,迎之而還。伯牙遂爲天下妙矣。

又曰:《雉朝飛操》者,齊宣王時處士犢沐子所作也。年七十無妻,出薪于野,見雉雌雄相隨則心悲。乃仰天嘆曰:「聖王在上,恩及草木鳥獸,而我獨不獲。」援琴而歌以自傷。

又曰:《思歸引》,衛有賢女,邵王聞其賢,請娉之。未至,王薨,太子曰:「吾聞齊桓得衛姬霸。今衛女賢者,欲留之。」大夫曰:「不可。若賢,必不我聽。聽亦不賢,不足取。」太子不聽,遂留拘深宮。思歸不得歸,援琴而歌,曲終自縊而死。

揚雄《琴清英》曰:尹吉甫子伯奇至孝,後母譖之,自投江中,衣苔帶藻。忽夢見水仙賜其美樂,惟念養親,揚聲悲歌。船人聞而學之。吉甫聞船人之聲,疑似伯奇,援琴作《子安之操》。

《琴操》曰:商陵牧子娶妻無子,父母將改娶,牧子援琴鼓之,痛恩愛乖離,故曰《別鶴操》。

揚雄《琴清英》曰:《雉朝飛操》者,衛女之作也。衛侯女嫁于齊太子,至中道,聞太子死,問傅母:「何如?」傅母曰:「且往。」當喪畢,不肯歸,終之以死焉。傅母好琴,取女自操琴,于冢上鼓之。忽三雉俱出墓中,傅母撫雌雉曰:「女果爲雉耶?」言未卒,俱飛而起,忽而不見。傅母悲痛,援琴作操,曰《雉朝飛》。

《琴操》曰:古琴曲有歌詩五曲:一曰《鹿鳴》,二曰《伐檀》,三曰《騶虞》,四曰《鵲巢》,五曰《白駒》。語襇十二操:一曰《將歸操》,孔子所作。孔子之趙,聞殺鳴犢而歸作此曲也。二曰《倚蘭操》,孔子所作,傷不逢時。三曰《龜山操》,孔子作。季桓子受齊女樂,孔子欲諫不得,退而望魯龜山,作曲喻季氏若龜之蔽魯也。四曰《越裳操》,周公所作。五曰《拘幽操》,文王作。文王拘於里,作此曲。六曰《岐山操》,周人爲太王所作。七曰《履霜操》,尹吉甫子伯奇無罪見逐,自傷,作此曲。八曰《雉朝飛操》,沐犢子所作。沐犢子七十無妻,見雉雙飛,感之作此曲也。九曰《別鶴操》,商陵牧子所作。取妻五年無子,父母欲改娶,其妻聞之,中夜悲,牧子因之作此曲。十曰《殘形操》,曾子夢見一狸,不見其足,而作曲。十一曰《水仙操》,伯牙所作。十二曰《壞陵操》,伯牙所作。語襇九引:一曰《列女引》,楚樊姬所作。二曰《伯姬引》,魯伯姬所作。三曰《貞女引》,魯漆室女所作。四曰《思歸引》,衛女所作。五曰《霹靂引》,楚商梁出游九皋之澤,遇風雷霹靂,畏懼而歸,作此引。六曰《走馬引》,樗里牧恭所作。牧恭爲父報冤,殺人而亡藏于山林之下。有天馬引之,感作此引。七曰《箜篌引》,霍里子高所作,即《公無渡河曲》。八曰《琴引》,秦時屠門高所作。九曰《楚引》,楚龍丘子高所作。語襇河間雜歌二十一章。

《琴曆》曰:琴曲有《蔡氏五弄》、《雙鳳離鸞》、《歸風送遠》、《幽蘭曰雪》、《長清》、《短清》、《長側清調》、《瑟調》、《大游》、《小游》、《昭君》、《胡茄》、《廣陵散》、《白魚嘆》、《楚妃嘆》、《風入松》、《烏夜啼》、《楚明光》、《石上流泉》、《臨汝侯》、《子安之》、《流漸洄》、《雙燕離》、《陽春弄》、《悅弄》、《連弄》、《悅人弄》、《連珠弄》、《中揮清》、《暢志清》、《看客清》、《僻清》、《婉轉清》。

《大周正樂》曰:師襄子,夫子琴師也。方子春教成連生鼓琴,能化人情者也。成連先生,教伯牙鼓琴者也。鍾子期,善聽知音者。子期死,伯牙終身不鼓琴者也。顔淵聽夫子琴,知周衰者也。涓子操琴,心玉篇者也。禽高以琴養性,求仙于羅浮山中,鼓琴于郢中,奏《陽春白雪》者也。雍門周以琴感孟嘗君,悲者也。鄒忌與齊王言琴事,以方正定德者也。榮啓期對夫子彈琴,言三樂之事者也。禽孟臨巒戶死,而琴歌者也。應侯鼓,賈子對,以取牛婦人者也。子桑饑寒欲死,鼓琴而歌者也。師曠爲晋平公操微,感玄鶴二七下舞者也。師滑寫濮上琴聲者也。子夏除喪,曰琴樂,曰不敢不至者也。閔子騫除喪,曰彈琴不成聲者也。宓子賤治單父不下堂,彈琴而邑自理者也。踞轉鼓琴,春秋晋大夫張胳輔轢者也。衛師曹,衛獻公令師曹教公嬖妾,師曹鞭之。公怒之,鞭師曹三百者。

又曰:寇先生,宋人也。以釣魚爲業。宋景公問道,不告,殺之。後十五年,在宋城門下彈琴者也。已上自堯神人暢至始皇,九十三弄,好士二十七人,幷爲上石。

又曰:《杞梁妻》者,齊邑杞梁殖妻之所作也。莊公襲莒,殖戰而死,莊公還遇其妻于路,使使者道吊之。妻曰:「今殖有罪,君何辱命焉?若殖免于罪,賤妾有先人之廬,妾不敢受郊吊也。」公乃吊諸室,成禮而去。妻嘆曰:「上則無父,中則無夫,下則無子。外無所依,內無所倚,將何以立?吾節豈能更二哉?死而已矣。」于是乃援琴而鼓之。

又曰:《伐檀操》者,魏國女之所作也。傷賢者隱弊,素餐在位,閔傷怨曠,失其嘉會。夫聖主之制,能治人者食于人,不能治人者食于田。今賢者隱退伐木,小人在位食祿,懸珍琦,積百穀,幷包有土,德澤不加。百姓傷痛,上之不知,王道之不施。仰天長嘆,援琴而鼓之。

又曰:《將歸操》者,孔子之所作也。趙簡子循執玉帛以聘孔子。孔子將往,未至,渡狄水,聞趙殺其賢大夫竇鳴犢,喟然而嘆曰:「夫趙之所以治者,鳴犢之力也。殺鳴犢而聘余,胡丘之往也?夫燔林而田,則麒麟不至,覆巢破卵,則鳳凰不翔,鳥獸尚惡傷類,而况君子哉?」於是援琴而鼓之。

又曰:《岐山操》者,周大臣之所作也。大王居幽,狄人攻之。仁恩惻隱,不忍流血,選練珍寶、犬馬、皮幣、束帛與之。狄侵不止,問其所欲,欲得土地。大王曰:「土地者,所以養萬民也。吾將委國而去矣。二三子亦何患無君焉?」遂杖策而出,喻乎梁而邑乎岐山。自傷劣不能化夷狄,爲其所侵,喟然嘆息,援琴而鼓之。

又曰:《三士窮操》者,其思革子之所作也。其思革子、石文子、叔愆子三人相與爲友,聞楚成王賢而好士,三子相與俱往見之。至于磝磽岩之間,卒逢飄風暴雨,相與俱伏空柳之下。衣寒乏糧,自度不得活,三人相視而嘆曰:「與其饑寒俱死也,豈若幷衣糧于一人哉?」二人俱以其思革子爲賢,推衣糧與之。革子曰:「死則共之。今二子以賢愚相辭,乃以死讓,孰賢哉?」辭而不受。二子曰:「吾自以相與,猶左右手也。左傷則右救之,右傷則左救之。子不我受,俱死無名于世,不亦痛乎?」于是思革子乃受之,二子遂凍餓而死。其思革子抱二子尸而埋之,號天哭泣,竭哀而去,往見于楚王。楚王知其賢者,于是旨酒嘉肴,設鍾鼓樂之。其思革子愴然有憂悲之意,楚王心動,怪而不悅,乃推樽罷樂,引琴而進。其思革子援琴而鼓之,作相與別散之意。王聞曰:「子琴音何苦哀也?」革子推琴離席,長跪涕流而下,對:「臣友三人石文子、叔愆子,竊慕大王高義,欲俱來謁。至于磝磽岩之間,逢飄風暴雨,食寒糧乏,度不能俱活,二子俱不以臣爲不肖,推糧與臣。二子逢凍餓死。大王雖陳酒肴設樂,誠不敢酣樂也。」楚王曰:「嗟乎,乃如是耶!」于是賜其思革子黃金百斤,命左右棺斂收二子而葬之。以其思革子爲相,故曰《三士窮》。

又曰:《鹿鳴操》者,周大臣之所作也。王道衰,君志傾,留心聲色,內顧妃後,設旨酒嘉肴,不能厚養賢者,盡禮極歡,形見于色。大臣昭然獨見,必知賢士幽隱,小人在位,周道陵遲。自以是始,故彈琴瑟以風諫,歌以感之,庶幾可復。歌:「呦呦鹿鳴,食野之蘋。我有嘉賓,鼓瑟吹笙。吹笙鼓簧,承筐是將。人之好我,示我周行。」此言禽獸得美甘之食,尚知相呼,傷時在位之人不能。乃援琴以刺之,故曰《鹿鳴》也。

又曰:《騶虞操》者,邵國女之所作也。古有聖王在上,君子在位,役不逾時,不失嘉會,內無怨女,外無曠夫。及周道衰微,禮義廢弛,强淩弱,衆暴寡,萬民騷動,百姓愁苦,男怨于外,女傷于內,內外無主。內迫情性,外迫禮義,嘆傷所說而不逢時,于是援琴而歌。

又曰:《猗蘭操》者,孔子之所作也。孔子周流天下應聘,諸侯莫能任用。自衛反魯,過隱之中見薌蘭之獨茂也,喟然而嘆曰:「夫蘭,當爲王者香。今乃獨茂與衆草爲伍,譬猶賢者不逢時,與鄙夫爲倫也。」憑車撫軾,援琴而鼓之。自傷不逢時也。

又曰:《龜山操》者,孔子之所作也。齊人饋女樂,季桓子受之,魯君閉門不聽朝。當此之時,季氏專政,上僭天子,下畔大夫,賢聖斥逐,讒邪滿朝。孔子欲諫而不聽,復退而望魯。魯有龜山蔽之,譬季子于龜山,托勢位于斧柯,季氏專政道,猶龜山之蔽魯也。傷政道之不用,閔百姓不得其所,欲誅季氏而力不能,于是援琴而歌。

又曰:《白駒操》者,失朋友之所作也。其友賢,俱仕乎衰亂之世。君無道,不可匡輔,依違微風,諒不見受,國士咏而思之,援琴而長歌。

又曰:《越嘗操》者,周公之所作也。周公輔相成王,成就文王之道。天下太平,萬國和會,江黃納貢,越嘗重九譯而來獻白雉,執贄曰:「吾君在外國也。頃無迅風暴雨,意者,中國有聖人乎?故遣臣來。」周公于是仰天而嘆之,援琴而歌。

又曰:《拘幽操》者,文王之所作也。紂爲無道,上逆天文,下變地理,刑無罪,殺不辜,朝涉,刳孕婦。百姓怨悲,海內同心苦之。文王爲西伯,種德修仁,布其恩惠,天下三鳳襇其二。紂大怒其有仁心也,召而朝之,拘于里。文王憂愁,援琴而鼓之,故曰《拘幽操》也。

又曰:《聶政刺韓王》者,聶政之所作也。聶政父爲韓王治劍,過時不成,韓王殺之,時政未生。及壯,問其母曰:「父何在?」母告之。政欲殺韓王,乃學塗入王宮,拔劍刺韓王,不得,走。政逾城而出,去,入太山,遇仙人學鼓琴,漆身爲厲,吞炭變其音。七年而琴成,欲入韓國,道逢其妻,妻對之泣下,對曰:「夫人何故泣?」妻曰:「聶出游七年不歸,吾常夢相思。見君對妾笑,齒似政齒,故我心悲而泣也。」政曰:「天下人齒盡相似耳,胡爲泣乎?」即別去,復入山中,仰天而嘆曰:「嗟乎,變容易身,欲爲父報仇而爲妻所識,父仇當何時復報?」援石擊落其齒,留山中三年,習琴持入韓國,人莫知政。政鼓琴闕下,觀者成行,馬牛止聽,以聞韓王。王召政而見之,使之彈琴。政即援琴而鼓之,內刀在琴中,政于是左手持衣,右手出刀,以刺韓王,殺之,曰:「烏有使生者不見其父,可得死乎?」政殺國君,罪當及母,即自犁剝面皮,斷其形體,人莫能識知。乃梟磔政形體市,懸金其側,有知此人者賜金千斤。遂有一婦人往而哭之,曰:「嗟乎,爲父報仇耶!」顧謂市人曰:「此所謂聶政也。爲父報仇,知當及母,乃自屠剝面。何愛一女之身而不揚吾子之名哉?」乃抱政尸而哭,冤結陷塞,遂絕行脉而死。故曰《聶政刺韓王》也。

又曰:《曾子歸耕》者,曾子之所作也。曾子事孔子十有餘年,眷然念二親年衰,養之不備,欲歸而重嘆之,于是援琴而鼓之。

又曰:《崔子渡河》者,閔子騫之所作也。崔子早無母,其後母常以其死母名呼之,不應者,後母輒笞之。崔子惡與其母同名,欲自殺,恐揚父惡,又死母名應則逆,非義也。則以能游渡河爲辭,系石于腹,入水自沉而死。衆人但以爲不能游耳,莫知其故自沉。是以父過不揚,閔子騫大其能爲父隱,傷痛之,故援琴而鼓之,以美其意,故曰《崔子渡河》。

又曰:《屈原自沉》者,屈原之所作也。屈原,楚同姓也。爲懷王佐,博聞强識,疏通政事。入則與王議國計策,以施號令;出則接遇賓客,應對諸侯。上官大夫與之爭寵,害其器能,譖之于王,曰:「使屈原每一出,矜伐功,以其非己莫能爲。」懷王怒而斥之。屈原自傷懷忠而見疑,憂愁,面目黎黑,臨河而哀思,著《離騷》、《九歌》、《九嘆》、《七諫》之辭,仰天而嘆,援琴而鼓之。

又曰:《孔子厄》者,孔子之所作也。孔子應聘于楚,待禮于陳。在陳絕糧,從者病,莫能興,喟然而嘆曰:「歸邪,吾黨之小子狂簡,斐然成章,不知所以裁之。」于是援琴而鼓之,以自叙其志,故曰《孔子厄》。

又曰:《霍將軍歌》者,霍去病之所作也。去病爲討寇校尉,爲人少言,勇而有氣,使擊匈奴,斬首二千。後六出,斬首十餘萬級,益封萬五千戶,𧙍祿與大將軍等。于是志得意歡,乃援琴而鼓之。

又曰:《鳳凰來儀》者,周成王之所作也。成王即位,用周召、畢、榮之屬,天下大治,殊方絕域,莫不蒙化。是以越常獻雉,重譯來貢,太平之瑞,同時而應,麒麟游苑圃,鳳凰翔舞于庭,頌聲幷作,僉然大同。于是成王乃援琴而鼓之。

又曰:《子安》者,其門離須之作也。其門離須兄弟三人,長兄從軍,二年不歸。離須坐事被刑,天下昏亂,兵革騷動,宗族離散。離須當遠往輸,持其小弟往寄所知,分別相去,垂涕而决。其弟覷欷謂離須曰:「吾生不睹母,長不識父。遭顛沛擾攘之世,兄從軍不歸,子復遠輸,未知反期,一旦是非,使吾無所依。吾聞兄在林梨,欲往從之。」離須止之曰:「兵革交錯,道路不通,子爲我無往,往必不還。令吾兄弟分別死別,不亦痛乎?」喟然不應,啼泣而別。離須屬其主人曰:「子欲往,慎爲我勿遣也。」去數日,卒夜亡,不知其處。離須來還,分布求之,卒不得。憂思不樂,仰天而嘆,于是援琴而鼓之。

又曰:《力拔山》者,項羽之所作也。項王爲漢所圍于垓下,諸侯兵悉到,圍數重。項王夜覺,聞漢軍四面楚歌,驚起,坐,仰天而嘆曰:「漢得吾衆,是何楚歌之多?」於是心悲,援琴而鼓之。

又曰:《禹上會稽》者,禹之所作也。堯時洪水滔天,百姓巢居不安,堯乃征禹而使治之。乃决江河,上會稽山,顧曰:「嗚乎!洪水滔天,下人愁悲,上帝俞諮。三過吾門不入,父子道衰。非欲伐功也,傷君莫知,不欲煩下民。嗟呼!天非欲數煩下,嗟嗟不欲煩下民。」自是之後,百姓降丘,黎庶安,彈琴以自嘆,故曰《禹上會稽》。

又曰:《箕子吟》者,箕子之所作也。箕子,紂之諸父也。紂爲無道,殺比干,醢梅伯,朝涉,刳孕婦,奢淫驕恣,不修道德。箕子不可諫,乃被髮佯狂,痛宗廟之丘墟,喟然援琴而鼓之。

又曰:《文王思士》者,文王之所作也。文王思得賢士與爲治,出田乃援蓍而卜之,卦得,所獲非龍、非麟、非虎、非熊,乃帝王之師也。至渭之陽,果遇呂尚。與語,大悅之,曰:「吾先人太公有言,當有聖人適周,子其是耶?」遂載與之俱歸,立以爲師,號曰太公望。文王悅喜,乃援琴而鼓之,自叙思士之意,故曰《文王思士》。

又曰:《武王伐紂》者,武王之所作也。武王興師伐紂,伯夷、叔齊拔劍扣馬,曰:「父死不葬而爭天下,非孝也。執贄而事之,舉兵而伐之,非義也。」武王以告太公望,太公曰:「循大行者不顧細禮,立大功者不恤後愆。」遂克殷,誅紂于牧野。于是天下晏然,萬民歡忻,武王援琴而鼓之。

 樂部十五 ↑返回頂部 樂部十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