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御覽/0631

 治道部十一 太平御覽
卷六百三十一.治道部十二
治道部十三 

薦舉中编辑

《東觀漢記》曰:光武召鄧禹曰:「吾欲北發幽州突騎,諸將誰可使者?」禹曰:「吳漢與鄧弘俱客,蘇弘稱道之。禹數與語,其人勇鷙有智謀,諸將鮮及。」上以禹爲知人。上欲定河內,問禹曰:「諸將誰可守河內者?」禹曰:「寇恂文武備足,有牧民御衆之才。」上乃用之。

又曰:東平王蒼薦吏吳良,上以章示公卿曰:「蕭何薦韓信,設壇即拜,不復考試。」以良爲議郎。

又曰:王丹字仲回。初,有薦士于丹者,丹選舉之。而後所舉者陷罪,丹免。客慚自絕。俄而征丹復爲太子太傅,乃呼客見之,謂曰:「何量丹之薄?」不爲設食以罰之,相待如舊。

又曰:南陽太守杜詩上疏薦伏惠公曰:「竊見故大司徒陽都侯伏惠公,自行束脩,訖無毀玷。篤信好學,守死善道。經爲人師,行爲儀錶,衆賢百姓,仰望德義。微過斥退,久不復用,識者湣惜,儒士痛心。」

又曰:上嘗問宋弘通博之士,弘薦沛國桓譚才學洽聞,幾幾,近也。及揚雄、劉向父子。于是召譚,拜議郎、給事中。上每宴,輒令鼓琴,好其繁聲。弘聞之,不悅,悔于薦舉。聞譚內出,遣吏召之。譚至,不舉席而讓之曰:「吾所以薦子者,欲令輔國家以道。而今數進鄭聲以亂雅樂,非碩德忠正也。」後大會群臣,上使譚鼓琴,見弘,失其常度。上怪而問之,弘乃離席免冠謝曰:「臣所以薦桓譚者,望能以忠正導主,而令朝廷欽悅鄭聲,臣之罪也。」

又曰:杜林字伯山,扶風人,爲御史。先與鄭興同寓隴右,乃薦之。上乃征興爲太中大夫。

又曰:陳寵字昭公,沛人,爲尚書。寵性純淑,周密重慎。時有表薦,輒自手書削草,人莫得知。

又曰:韋豹字季明,數年辟公府,輒以事去。司徒劉愷辟之,謂曰:「卿輕人,好去就,故爵位不逾。今歲垂盡,當辟御史,意在相薦,子其留乎?」豹曰:「犬馬齒衰,豈敢久待?薦之私,非所敢當。」遂跣而起。愷追之,遙去不顧。

范曄《後漢書》曰:東平王蒼以至戚輔政,時班固始弱冠,說蒼曰:「將軍以周、邵之德立于本朝。今者將軍幕府新開,廣延群俊,四方之士,顛倒衣裳。將軍宜效唐、殷之舉,審伊、皋之薦,令遠近無偏,幽隱必達,光名宣于當世,遺烈著于無窮。竊見故司空掾桓梁、京兆祭酒馮晋、扶風掾李育、京兆督郵郭基、凉州從事王雍、弘農功曹殷肅,此六子者,皆有殊行絕才,德隆當世。如蒙征納,以輔高明,此山梁之秋,夫子所爲嘆也。」蒼納之。

又曰:曹騰加位特進,其所進達皆海內名人。陳留虞放、邊韶,南陽延固、張溫,弘農張奐,潁川堂溪等,皆所舉也。

《漢雜事》曰:傅喜爲右將軍,傅太后與政事。喜數諫之,後不悅。喜上印綬,病在家。司空何武、尚書唐林上書曰:「魯以季友治亂,楚以子玉輕重,魏以無忌折衝,項以范增存亡。故楚跨有南土,帶甲百萬,鄰國不以爲難;子玉爲將,文公仄席而坐,及其死,君臣相慶。百萬之衆,不及一賢。」于是上拜喜爲大司馬,封高武侯。

又曰:谷永爲尚書,薦薛宣曰:「竊見少府宣,材茂行潔,達于從政;有退食自公之節,寡移賞游說之助。臣恐陛下忽于《羔羊》之詩,舍功實之臣,任虛華之譽,是以越陳宣行能,惟留神考察。」上然之,遂以宣爲御史大夫。

《魏志》曰:太祖旣定河北,而高舉幷州叛,衛固與範先通謀。太祖謂荀曰:「河東被山帶河,當今天下之要地也。君爲我舉蕭何、寇恂以鎮之。」曰:「杜畿可。」于是拜畿爲河東太守,固等卒伏。

又曰:潁川戲志才,籌畫之士,太祖甚器之,早卒。太祖與荀書曰:「自志才亡後,莫可與計事者。汝潁固多奇才,誰可以繼之?」薦郭嘉。召見,與論天下事。太祖曰:「使孤成大業者,必此人也。」嘉亦喜曰:「真吾君矣。」

又曰:張囿字隽義,河間人也。郃雖武將,而愛儒士。嘗薦同郡畢諶經明行修。詔曰:「昔祭遵爲將,常置五經大夫居軍中,與諸生雅歌投壺。今將軍外勤戎旅,內存國朝,朕嘉將軍之意,擢諶爲博士。」

又曰:桓范薦徐宣曰:「臣聞帝王用人,度世授才,爭奪之時,以策略爲先,分定之後,以忠義爲首。故晋文行子犯之計,而賞雍季之言;高祖用陳平之智,而托後于周勃也。竊見尚書徐宣,體忠厚之行,秉直亮之性,清雅特立,不隨世俗,確然難動,有社稷之節。今僕射缺,宣行掌後事,腹心任重,莫如宣者。」帝遂以宣爲右僕射。

又曰:陳群薦廣陵陳矯、丹陽戴乾,太祖幷用之。後乾以忠義死,矯爲名臣。

《蜀志》曰:諸葛亮自比管仲、樂毅,時人莫之許,惟徐元直徐庶,字元直。謂爲信然。時先主屯新野,庶謂先主曰:「諸葛孔明者,臥龍也。將軍豈願見之乎?」先主曰:「君與俱來。」庶曰:「此人可就見,不可屈致。將軍宜枉駕顧之。」由是先主遂造亮,凡三。於是情好日密。關羽、張飛等不悅。先主解之曰:「孤有孔明,猶魚之有水也。願諸君勿復言。」羽、飛乃止。

《吳志》曰:劉繇字正禮,東萊人。兄岱,字公山。平原陶洪薦繇,欲令舉茂才,刺史曰:「前年舉公山,奈何復舉正禮乎?」洪曰:「若使君用公山於前,擢正禮于後,所謂禦二龍于長衢,騁騏驥于千里,不亦可乎?」

又曰:周瑜薦魯肅才宜佐時,當廣求其比,以成功業,不可令去也。權即召肅與語,甚悅之。衆賓罷退,獨引肅還,合榻對食。

又曰:淩統字公績,吳郡人。爲孫權將,甚見親重。時有薦同郡盛暹于權者,以爲梗概大節,有過于公績。權曰:「但令如公績足矣。」後召暹夜至,公績已臥,聞之,攝衣出門,執其手以入。其愛善不害如此。

《晋書》曰:桓彝字茂倫。性通朗,早有盛名。有人倫識鑒,撥才取士,或出于無聞,或得之孩抱。時人方之許、郭。

又曰:劉恢嘗薦吳郡張憑,卒爲美士。衆以此服其人。

又曰:華譚字令思,廣陵人。除鄄城令,過璞水,作《莊子贊序》以示功曹。而廷掾張延爲作答教,其文甚美,譚異而薦之,遂得升擢。比譚爲廬江,延譚已爲郡。譚至廬江,舉寒族周訪爲孝廉,訪果立功名。時以譚爲知人。

又曰:江統爲司徒左長史。東海王越爲兗州牧,以統爲別駕,委以州事。與統書曰:「昔王子師爲豫州,未下車,辟荀慈明;下車,辟孔文舉。貴州人士,有堪應者否?」統舉高平郤鑒爲賢良,陳留阮脩爲直言,濟北程收爲方正。時以爲知人。

徐廣《晋紀》曰:張華少自牧羊,而篤志好學。初爲縣史,盧欽奇其才,數稱薦之。

《晋中興書》曰:賀循,會稽人。郡鈐下有楊方者,字公回,世爲郡威儀。少好學,有奇才,以門役在閣下。公事之暇,輒讀五經,鄉邑未之別也。內史諸葛恢聞方學,召爲給使,見而異之,謂有殊常之才。即解役,散置左右,以門人待焉。由是邦壤敬異方,始得周旋鄉貴。虞喜兄弟以儒學立名,幷知撥之後,恢欲薦郡功曹於中宗,使方具其事。主簿虞預以薦爲美送示,太常賀循遂向京師稱美之。司徒王導辟以爲掾。方始出都,交游人間,縉紳咸厚遇之。

傅暢《晋諸公贊序》曰:魏舒雖有宇量,衆望未能悉歸。侍中任愷爲世祖所委任,泰始中,啓舒散騎常侍、侍中、尚書令,又爲吏部,遷僕射。舒雖體度弘雅,而才鈍無所創設,遷光祿大夫、開府領司徒,世祖臨軒使太常任愷拜授舒。時以愷有佐世器局而舒登三公,人人爲之憤嘆也。

《宋書》曰:劉穆之爲丹陽尹,凡所薦達,不納不止。常云︰「我雖不及荀文若之舉善,然不舉不善。」

又曰:王鎮惡頗讀諸子兵書,喜論軍國大事,騎射非長而縱橫善果斷。武帝伐廣固,鎮惡時爲臨澧令,人或薦之。武帝召與語,異焉。因留宿,且謂參佐曰:「鎮惡,王猛孫。所謂將門有將。」即署前部賊曹。破賊有功,封博陸縣五等子。

又曰:謝晦字宣明。初爲昶建威府中兵參軍。孟昶死,帝問劉穆之昶府誰堪人府,穆之舉晦。即命爲太尉參軍。武帝嘗訊獄,其旦,刑獄參軍有疾,晦代之。晦車中一覽訊碟,隨問,酬對無失,即日署刑獄賊曹。

又曰:張邵元嘉五年爲征虜將軍,領寧蠻校尉、雍州刺史加都督。初,王華與邵不和,及華參要,親舊爲之危心。邵曰:「子陵陵,華字。方弘至公,豈以私隙害正義。」是任也,華實舉之。

又曰:晋平王休佑爲南徐州,帝就褚彥回求幹事人爲上佐,彥回舉沈文季,轉騎長史、東海太守。

又曰:劉道産在雍州,有惠化,遠蠻歸懷,皆出緣沔爲村落,戶口殷盛。及到産死,群蠻大爲寇暴。孝武西鎮襄陽,江夏王義恭薦柳元景,乃以爲廣威將軍、隨郡太守。至,廣設方略,斬獲數百,郡境肅然。

又曰:荀伯子好學,博覽經傳。解褐爲駙馬都尉,奉朝請、員外散騎侍中郎。著作郎徐度重其才學,舉伯子及王韶之幷爲佐郎,同撰《晋史》。

《齊書》曰:博昭字茂遠。御史中丞劉俅薦于武帝。永明初,以爲南郡王侍讀。

又曰:孔休源字慶緒。州舉秀才,太尉徐孝嗣省其策,深善之,謂同坐曰:「觀此足稱王佐之才。」琅琊王融雅相友善,薦之于司徒竟陵王,爲西邸學士。

又曰:江革字休映。弱冠舉南徐州秀才。時胡諧之行州事,王融與諧之書令薦舉。諧之方貢琅琊王沉,便以革代之。

又曰:武帝將下都,劉懷珍白帝曰:「夏口是兵衝要地,宜得其人。」高帝納之。與武帝書曰:「汝旣入朝,當須文武兼資人委以後事。」武帝乃舉柳世隆自代,轉爲武陵王前軍長史、江夏內史行郢州事。

又曰:明帝詔求異士,始安王遙光表薦王昧及東海王僧孺,除暕散騎從事、中郎將。

又曰:梁武帝之臨雍州,問京兆人杜惲求州綱紀,惲言柳慶遠。武帝曰:「文和吾已知,所問未知者耳。」因辟爲別駕。

又曰:陸厥字韓卿。少好屬文。永明元年,詔百官舉士,同郡司徒左曹掾顧暠之表薦厥堪舉秀才。

《梁書》曰:何遜字伯言。八歲能賦。沈約嘗謂遜曰:「吾每讀卿詩,一日三復,猶不已。」其爲名流所稱如此。天監中,兼尚書水部員外郎,南平王引爲賓客。後薦之于武帝,與吳均俱進幸。

又曰:朱異字彥和,吳郡人也。有詔求異能之士,五經博士明山賓表異。高祖召見,使說《孝經》、《周易》,甚說之。謂左右曰:「朱異實異能。」後見山賓,謂曰:「卿所舉殊得其人。」仍召異直西省。

又曰:陸襄字師卿,天監三年,都官尚書范軸表薦襄,起家爲著作郎。

《陳書》曰:陸瓊字伯玉。幼聰惠,有令名,深爲文帝所賞。及討周迪、陳寶應等,都官符及諸大手筆幷中敕付瓊。及宣帝爲司徒,妙簡僚佐,吏部尚書徐陵薦瓊于宣帝,言其「識優敏,文史足用,進居郎署,歲月過淹。左曹掾缺,允膺茲選。雖階次小逾,其屈滯已積。」乃除司徒左西掾。

《北齊書》曰:祖鴻勛,范陽人也。僕射臨淮王表薦鴻勛有文學,宜試一官。敕除奉朝請。人謂之曰:「臨淮舉卿,便以得調。竟不相謝,恐非其宜。」鴻勛曰:「爲國舉才,臨淮之務。但鴻勛何從而謝之?」聞而喜曰:「吾得其人矣。」

 治道部十一 ↑返回頂部 治道部十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