治道部十四 太平御覽
卷六百三十四.治道部十五
刑法部一 

急假编辑

《釋名》曰:急,及也,功之使相逮及也。

漢書》曰:高祖常告歸之田。李斐注曰:「告,請也。言請休謁也。寧,安也。吉日告,凶日寧也。漢律:吏二千石有予告、有賜告。予告者,在官有功最,法所當得也。賜告者,病滿三月當免,天子優賜其告,使得印綬將官屬歸家理病。至成帝時,郡國二千石賜告不得歸家,自馮野王始也。漢律:吏五日得一下沐,言休息以洗沐也。」

又曰:汲黯多病,病且滿三月,上常賜告者數,終不愈。

又曰:馮野王爲琅琊太守。成帝時,王鳳輔政。京兆尹王章譏鳳專權,薦野王代鳳。上初納其言,而後誅章。于是野王懼不自安,遂病,滿三月,賜告,與妻子歸杜陵。大將軍鳳風音諷。御史中丞劾奏野王賜告養病而私自便。杜欽素高野王,奏記于鳳,爲野王言曰:「竊見令曰吏二千石告,過長安謁。如淳曰:謁者自白得告也。不分別予賜。予,予告也。賜,賜告也。今有司以爲予告得歸,賜告不得,是一律兩科,失省刑之意。夫三最予告,令也;在官連有三最,則得予告也。病滿三月賜告,詔恩也。令告則得,詔恩不得,失輕重之差。又二千石病,賜告得,有故事,不得去郡亡著令。」鳳不聽,竟免野王官。

謝承《後漢書》曰:許荊字子張。少喪父,養母孝順。家貧,爲吏無有舟車,休假常單步荷擔。上下清節,稱于鄉里。

又曰:范丹字史,陳留人也。爲郡功曹,每休假,上下常單步策杖,同類以車牛與之,不取。

又曰:吳馮字子高。爲州郡吏,休假先存恤行喪孝子,次贍病,畢,拜覲鄉里耆老先進,然後到家。名昭遠近。

《後漢書》曰:光武皇帝紀告寧之典。

《魏志》曰:王思正始中爲大司農,年老目暗,又少信。時有吏父病篤,近在外舍,自白求假。思疑其不實,發教曰:「世有思婦病母者,豈此謂乎?」遂不與假。吏父明日死,思無恨意。其爲刻薄如此。

《魏志》曰:祝皓字子春,南陽平氏人也。志節抗烈,篤于仁義。爲吏歸休,周旋鄉里,吊死問疾,畢乃還家。

《晋起居注》曰:孝武太元元年,詔大臣疾病假滿三月,解職。

王隱《晋書》曰:王尼音夷字季孫。洛中貴盛名士王澄、胡母輔之等皆與尼交。時尼爲兵曹佐大將軍幕,澄等持羊酒詣軍門,吏疏名內,請入見大將軍。澄等旣入,語吏過王尼,炙羊飲酒訖而去,竟不見。將軍聞之,因與尼長假,遂得離兵。

《宋書》曰:王敬弘子恢之,爲秘書郎。恢之曾請假還,東定省,敬弘克日見之,至日輒不果。假日將盡,恢之乞求奉辭,敬弘呼前,旣至閣,復不見。

又曰:謝景仁憎弟述,嘗設饌請宋武帝,希命豫坐,而帝召述。述知景仁夙意,又慮帝命之,請急不從。帝馳遣呼述。頃至,乃歡。其見重如此。

又曰:謝靈運自以名輩應參時政,王曇首、王華名位素不逾之,幷見任遇,意不平,多稱疾不朝。直出郭游行,或一百六七十里,經旬不歸,旣不表聞,又不請急。上不欲傷大臣,諷旨令自解。靈運表陳疾,賜假東歸。

又曰:庾炳之居選部,請急還家。尚書令史來諮事,一人善彈,一人工歌,留與宿。有司以違制奏焉。

又曰:伏音亘自以名輩,素在始興內史何遠前。爲吏俱稱廉白。遠累見擢,亘循階而已。意望不滿,多托居家,尋求假到東陽迎妹喪,因留會稽築宅,自表解職。詔以爲豫章內史,乃出拜。侍御史虞嚼奏曰:「風聞豫章內史伏恒,去歲啓假,以迎妹喪爲辭,因停會稽不去,入東始貨宅賣車,以此而推,則是本無還意。恒深懷誹怨,形于辭色,請以大不敬論。」有詔勿論,遂得就郡。

又曰:謝裕字景仁,晦從父也,爲左僕射。裕性矜嚴,居家守靜,每唾輒唾左右衣,事畢,即聽假一日浣濯。每唾,左右爭來受之。

徐爰《宋書》曰:申恬字道獻。少懷貞恪,志業介然。拜殿中將軍,禁省八載,不休急,時莫之比。

《齊書》曰:衡陽公諶,字彥孚,高帝絕服族子。武帝即位,除步兵校尉,領禦仗主,齋內兵仗委付之,心膂密事,皆便參掌。郁林即位,深委信諶,每請急出宿,帝通夕不能寐,諶還乃安。

《梁書》曰:太清元年,大舉北侵。初,謀元帥,帝欲用蕭範。時朱異取急外還,聞之,遽入曰:「嗣王雄豪蓋世,得人死力。然所至殘暴非常,非吊人之。才。昔陛下登北顧亭以望,謂江右有異氣,今日之事,尤宜詳矣。」

《後魏書》:邢虬字神寶,爲光祿卿。虬母在鄉遇患,請假而歸。值秋水暴長,河梁斷絕,虬得一船而渡,船漏而不溢。時人異之。

《唐書》曰:張志寬,蒲州安邑人。隋末喪父,哀毀骨立,爲州里所稱。賊帥王君廓屢爲寇掠,聞其名,獨不犯其閭,鄰里賴之而免者百餘家。後爲里正,詣縣稱母疾,取急求歸。縣令問其狀,對曰:「母常有所苦,志寬亦所苦。向患心痛,知母有疾。」令怒曰:「妖妄之辭也。」系之于獄。馳驗其母,竟如所言。令異之,慰諭遣去。

《襄陽耆舊傳》曰:習溫長子宇爲執法郎,取急歸,賓從甚盛。溫怒,杖宇,責之曰:「吾聞生于亂世,貴而能貧,始可以後亡,况侈競乎?」

《文士傳》曰:顧榮兼侍中,安慰河北。以前後功封嘉興伯,求急還南。旣造江渚,欣然自得。

《風俗通》曰:濟北李登爲從事史,病,得假歸家,復移刺延。期後被召,登自嫌不甚羸瘦,謂雙生弟寧曰:「我兄弟相似,人不能別。汝類病者,代我至府。」寧曰:「府君大嚴,得無不可?」登曰:「我新吏耳,無能覺者。我自行見診必死。」寧便詣府。醫藥集診有驗。後爲人所言,事發覺,遂殺登。

《世說》曰:車武子爲侍中,與王東亭諸人期共游集。車早請急出,過詣王子敬。子敬于時宅在建陽門內道北,車求去。王問:「卿何以匆匆?」車答云︰「與東亭諸人期共行。」王曰:「卿何以乃作此,不急行!」車遂不敢去,盡急還台。

又曰:顧長康作殷州,請假還東。爾時例不給。苦求之,乃得。

又曰:張敷爲宋台秘書郎,自彭城請假還東。于時相國府有一參軍督護,亦請假,武帝遣傳令語敷云︰「可載之。」答曰:「臣性不雜。」遂不載。

《俗說》曰:張邀在彭城,請假當歸東。傅亮時爲宋台侍中,下舫中與張別。張不起,授兩手指著舫戶外。傅遂不執其手,熟視張面,云︰「且是梨中之不臧者。」便去。

陸機《思歸賦序》曰:餘牽役京室,去家四載,以元康六年冬取急歸。而羌虜作亂,王師外征,機興憤而成篇。

范寧《啓國子生假故事》曰:國學開建,彌歷年載。講誦之音靡聞,考課之績不著。良由道達之訓未弘,鑽仰之心弗至。陵替文源,宜見整正;謂應斷假,精加督勵。嚴其師訓,舉善黜違。

《衆官受假故事》曰:伏見內外衆官,陳假紛紜,煩黷無已。舊有急假,一月五急,一年之中六十日爲限,不問虛實,相率如此,誣罔視聽,煩穢官曹,舉世行之,不以爲非。急假之制,惟以父母妻子爲辭,而伯叔兄弟,制所不及。長偷薄之風,傷敦睦之化。臣謂宜去病解故之制一年,令賜衣。假日隨其所欲之,適任其取日多少。《假寧令》曰:諸內外官五月給田假,九月給受衣假,爲兩番,各十五日。田假若風土異宜,種收不等,通隨給之。

又曰:諸百官九品私家廟、除程給假五日;四時祭祀各給假四日。幷課主祭者。去任所三百里內亦給程。若在京都,除祭日,仍各依朝參。

又曰:諸文武官,若流外已上者,父母在,三年給定假三十日。其拜墓,五年一假十日,幷除程。若已經還家者,計還後給。其五品已上所司勘當于事,每闕者奏,不得輒自奏請。請冠,給假三日;五服內親冠,給假一日,幷不給程。

又曰:諸婚給假九日,除程。周親婚嫁五日,大功三日,小功已下一日,幷不給程。周已下無主者,百里內除程。諸本服周親已上,疾病危篤,遠行久別,及諸急難,幷量給假。

 治道部十四 ↑返回頂部 刑法部一